©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六】

 

     

六、故人西来

 

    胡铁花在这之后的一个月里,和金灵芝张三在松江府里开了一个酒馆。

 

    胡铁花从前不爱想这些经营赚钱的事情,他总有办法赚钱,也总有办法花光钱。所以他总是很穷,楚留香也总是在酒馆里找到烂醉的他。

 

    一旦需要胡铁花赚钱了,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酒。

 

    天下人都知道胡铁花是个酒鬼,可是只有一个人知道胡铁花酿的酒天下第一。

 

    那个人想必不说大家也知道是谁。

 

    胡铁花亲自酿起酒,又有金灵芝的资源支持,配上张三的烤鱼,自从开张以后生意就一直很好。

 

    胡铁花给他的酒馆取了一个名字,叫做酒香人家。

 

    金灵芝嘲笑胡铁花那么个粗人竟然也能起这么一个温柔的名字,胡铁花竟然没有生气,却只是笑,只有张三知道为什么。

 

     楚留香曾经对着胡铁花说过

 

     “酒香不怕巷子深。”

 

     ——————————————

 

     “他死了。”有个人坐在林还玉的床榻边,静静道,“虽然不见尸体,但是看到了一大片血迹,没有人能够流了那么多血之后还能活着。”

 

    “那……那柄刀上……”林还玉声音微弱,语气却很执着,“你是不是淬了毒。”

 

    “对不起,”那个人说,“是的,我淬了毒。没有双重的保证杀了他,我不会放心你去杀他的。”

 

    “你好狠的心,慕容,你好狠的心。”

 

     “不,是你杀了他,姐姐。”慕容公子微微一笑,“不过是为了哥哥报仇,我只是恳求了你。若不是你也有留下他的私心,他如今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慕容……我也快死了,你能不能答应我……不要为难他的朋友。”

 

     “为什么,姐姐,为什么?”慕容公子的语气温柔,表情却异常的凛冽。

 

     “你答应我……我知道你怕他们找你复仇,只是如果他们不来,你也不要去找他们,你答应我……”林还玉声音渐渐带着疲累的弱了下去。“我听到了上次……上次花蝴蝶对你说的话……”

 

     “……”

 

     “好的,姐姐,”慕容公子站起来,“我答应你,若是他们知趣不来,我便不去找他们。”

 

     “只是他们若是要来,我必定要让他们知道,楚留香既然都死在了慕容家的手里,那么他们简直不堪一击。”

 

    ————————————

 

    胡铁花在开酒馆之后的第十天,等来了一个人。

 

    来人头戴斗笠,手里提着一把剑。

 

    为什么不说他哪只手提着剑。

 

     因为他只有一只手。

 

     一只左手。

 

     这个人本来不想再提剑,可是为了一个人,他不得不重新提起剑来。

 

     胡铁花看到他的时候分外高兴,那个人一进来,胡铁花立马就放下了手里的所有事情,将他带去了后院。

 

     “请坐。”胡铁花道。

 

    那个人道,“消息千真万确?”

 

    胡铁花道,“活未见人,死未见尸。”

 

    那个人道,“你怎么打算?”

 

    胡铁花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个人点点头,“你知道我来干什么。”

 

    胡铁花点头,“无容呢?”

 

    那个人道,“照顾孩子。”

 

    这个人就是中原一点红。

 

    胡铁花一愣,叹了一口气,“我不该要你来的。”

 

    中原一点红道,“我自己愿意来。香帅对我有恩,纵使为他赔上一条命,我也绝不会眨一下眼睛。”

 

    胡铁花大笑三声,喊道,“张三!上酒!”

 

     张三提酒过来,将酒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哼”了一声,嘴里不忘道,“这就是你要的人?你等的人?只有一只手?哼,我看还不如隔壁街上的叫花子。”

 

     胡铁花道,“你不认识他?”

 

     张三道,“我为什么要认识他?”

 

     胡铁花道,“我记得我给你讲过我们从石观音手底下千辛万苦逃出来,有个人被我伤了。”

 

      张三神色忽然就变了,他不觉退开了一点,此时中原一点红已经平静的在倒酒喝。

 

     张三道,“他他……他就是……那个……中原一点红!”

 

     中原一点红道,“我不是那个,是这个。”

 

     胡铁花笑道,“所以,张三你觉得我们胜算多少了?”

 

     张三道,“起码多了三十倍。”

 

     胡铁花拍拍张三的肩膀,道,“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讨论怎么办了?”

 

     张三点头,“要不要叫金灵芝下来?”

 

     胡铁花道,“不用,你关门就过来。”

 

     张三去了。

 

     中原一点红道,“听说他的烤鱼好吃。”

 

      胡铁花大笑道,“可以让他烤给你吃。”

 

      胡铁花突然又正色道,“这件事我想了很久,也不用你亲自出手,不过首先你得出手一两次,让人晓得你在这里,并且要让人觉得你的手,还是好的。”

 

    中原一点红没有动作,胡铁花于是又道,“我去请天一楼的人来给慕容家带来混乱,你可以趁机去接触林还玉。”胡铁花面色一冷,“听说她缠绵病榻很久了。”

 

     中原一点红神色微微有些波动,问道,“天一楼?”

 

     胡铁花默了默,又似乎在措辞,慢慢道,“这件事情对你来说……有点困难。若是你不愿意,你可以不用去做。”

 

     中原一点红意外的看了一眼胡铁花,胡铁花认真道,“你是我们的朋友,强人所难,本就不是朋友所为。”

 

     中原一点红看着胡铁花,道,“我已来了。”

 

     胡铁花笑了,给一点红倒了一杯酒。

 

   话已至此,本就没有多说的必要。

 

      中原一点红以前是杀手组织的,他脱离了组织,和曲无容去过平静的生活。他少了一只手,曲无容毁了容貌,两个人倒也没觉得什么,心意相通,本也不觉得外形如何重要。

 

     可是现在中原一点红倒是还希望他的手还在。

 

     这样他就能替楚留香灭了慕容满门。

 

     楚留香不喜欢他这样做,可是他更不喜欢楚留香悄然死去。

 

     张三过来的时候只剩下胡铁花一个人在发呆,张三问道,“中原一点红呢?”

 

    胡铁花道,“休息去了。”

 

    张三冷言道,“不是说一起商量吗?噢,所以说你们避开了我,已经说完了?”

 

     胡铁花道,“你先坐下来。”

 

     张三“哼”了一声,没有动。胡铁花只好又道,“我并不是瞒着你,而是他是他,你是你,你们根本不能做同一件事。否则仇还没有报,命已经没了。”

 

   张三冷嘲道,“我难道只能拖后腿?他一只手就能做主力?酒鬼你未免太看不起人了。”

 

   胡铁花要是在以前,一定已经和张三吵了起来,可是胡铁花是现在的胡铁花,所以他只是又温言道,“你先坐下,听我把话说完。”

 

   张三愣住了。

 

   张三慢慢的坐下了,道,“酒鬼你是不是发烧了?”

 

   胡铁花一笑,“你和金灵芝回去找金太夫人。找到金太夫人半个月之后就把她带到这里来。”

 

   张三疑惑道,“找金太夫人做什么?你莫不是匡我!”

 

   胡铁花叹了一口气,“找来你就知道了,但是一定要半个月之后,太早反而不好。我保证到时候你们会知道一切的,就在你们找到金太夫人之后。”

 

   张三还没有问出口,胡铁花又道,“张三你和我和老臭虫这么久了,我和老臭虫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胡铁花给张三倒了一杯酒,“并非我们不告诉你,而是事情很复杂,若是和你讲了,你反而会麻烦缠身。”

 

   张三闭嘴了。

 

   张三喝完了一杯酒,用力的拍了拍胡铁花的肩膀,道,“既然如此,我和金灵芝明天就走。”

 

   胡铁花道“保重。”

 

   张三转身走了。

 

   胡铁花又慢慢的倒了一杯酒,自言自语道,“老臭虫啊老臭虫,现在看来,你简直就是一个混蛋了。”

-------------------------------

   “为什么他还不醒来?”

   “若是你,伤了身,伤了心,是不是愿意沉睡在梦境里,且不用面对难以继续的人生。”

   

   “他并不是那样的人,他愿意面对着各种各样的人生,也愿意为了各种各样的人生而沾染一身的麻烦。”

   “可是当他爱上一个人,他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他了。”

   “我听说胡铁花和中原一点红在一起了。”

   “等他醒来,再作定夺吧。”

---------------------------------


评论
热度(13)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