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红子】Religion


Notes:大约是接着上一次的红子。在他们针锋相对之前 ,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以及,上篇和这篇都有一个彩蛋,当然不是大少,还没人找到,找到了我愿意为这位知己写一篇文。

Warning:人物ooc是我,其他都不是我的。

上一篇红子:http://barafundlebay.lofter.com/post/38eeb7_c3b39de


他从人海中分辨出了布鲁斯。
对方裹挟着大衣,竖起了高领,即使面容被遮去一半,他还是认得出布鲁斯·韦恩。
人潮散去的时候他急切的寻找着那个人影,而那位却不知如何的在他眼皮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彼得·罗斯洛夫叫他留下,他充耳不闻。

布鲁斯·韦恩被指责盗窃的第二天,据彼得说,是带着赃物逃得无可蹑踪,超人面无表情的听着报告,随即问道:“他偷的是什么?”
彼得·罗斯洛夫噎了一下:“是那绿色的石头。”
“我让他拿走的。”超人说,“不用追究了。”
罗斯洛夫非常生气,他的眉头皱起,表示他又要对着超人冷嘲热讽:“哦,超人,在我们还没有研究出这个东西的‘妙用’来的时候,你就擅自让那位无名先生带走了。如果卢瑟再来偷袭一次你,我很乐意替你管理国家。”
“随你便。”超人转过身,继续他的雕刻,那个巨大的雕塑几乎要完成了,只剩下一半的面孔还兀自狰狞,看得出来像斯大林,“彼得,我要提醒你,他是朋友。”
“我看不见得……”
彼得面前忽然刮起一阵风,原本站在脚手架上的超人已经不在了,彼得眯着眼睛,对着那副雕像碎了一口。

超人有些时候会非常困惑,苏维埃所有的呼救他都能听见,却总是无法凝神关注他想听的,比如收养他的父亲和母亲。
他宣誓就职很长时间以后,超人尝试淡出民众的眼光中,只出现在他需要出现的地方。他甚至去了美国,救了一位普通的记者(注1),后来他知道这位是卢瑟的妻子,但是他不在意。
在某个庆祝晚会上他再次见到布鲁斯·韦恩。
即使是屋顶上细小的动静超人也听得到,他迅速的离开了人群,在惊呼声中起飞,落在房顶上那位的后面。透过铅他看不见里面人的面容。
“呵,超人。”那个人嘶哑的声音具有无法言说的嘲讽力,“你要抓我吗?”
超人在黑暗中清晰的看到对方漆黑的披风和帽子,对方开口不久,在得不到回答的时候他回过头,超人立刻认出这是谁了。
“布鲁斯。”他温柔的喊道,丝毫不觉得两人正在某个正式的场合对峙。
“谁?”对方说。
“除非你告诉我说布鲁斯·韦恩把他的心脏捐给你了,否则我不会听错。”克拉克指指自己耳朵,他穿着军装,高靴立领,说的话却又很慢,小心翼翼,“布鲁斯,你要做什么。”
那厚实的帽檐和面具下,克拉克分明看见对方嘴角勾起,有了一个笑意:“哦,克拉克。你觉得我能干什么?”
克拉克看到他按下手里一直紧紧攥住的遥控器,超级听力中马上就充满了滴滴答答的倒计时。
“布鲁斯。”克拉克看着对方站起来,破旧的披风在晚风里猎猎作响,“我希望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超人飞下屋顶,将埋藏好的炸弹丢上太空。

令克拉克感到惊讶的是,布鲁斯还在那附近等他,他落在布鲁斯身边,和他一起遥望空中炸开的绚烂烟花。
“克拉克,”布鲁斯先开口,“别找我。”
克拉克侧过头,他比韦恩高一些,视线垂到布鲁斯的鬓角上:“我没有。”
“你在找我的心跳,”布鲁斯说,“很危险,别找我。”
“是你有危险,还是我有危险。”
“你知道彼得·罗斯洛夫杀了我的父亲母亲吗。”布鲁斯说,用陈述句,也不是一个反问,“这个世道这么乱,我指不定那天就杀了他。”还有你,布鲁斯没说出来,他的心里远不比他的面上那么平静,是蓄势待发的海底火山,蠢蠢欲动。
克拉克不知道回什么了,他一贯不擅长交际。
“我……我很抱歉……”
布鲁斯伸手取下面具,只留了一个帽子,克拉克发现他蓄了一些胡渣,刺眼的长在原本年轻光滑的面容上:“不必。”布鲁斯说,“你那个时候忙着升官发财。”
克拉克反驳:“布鲁斯,你明明知道这不是我的想法……”
“呵,一个玩笑。”布鲁斯打断道,“但是你已经成为彼得·罗斯洛夫的上级了,掌管一个国家,以后可能会掌管世界,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热烈拥戴你,还有像我这样的极端分子,要除去你的左膀右臂。”
“我只希望和平。”克拉克说,口气不自觉的带上了威严,“在其位,谋其政。”
布鲁斯笑起来,他憔悴又落魄的脸上真切的绽放一个笑意:“克拉克,希望你不要走错。”他转过身,拢了拢不知道何时换上的大衣,“别来找我。”
他再次提醒道。


更长一段时间里,超人没再见过他这位朋友,他知道彼得在偷偷的寻找他,但是永远不可能找到。布鲁斯聪明且谨慎。


彼得·罗斯洛夫说:“超人,你说你要干什么?”
他那个时候正为一个憧憬而兴奋,忽略了对方话语中的不满:“社会主义,全世界。除了美国和智利(注2)。”
“不行。”罗斯洛夫大声反驳,“超人!你以为这是你的独裁吗?我就见不惯你这样,为一个奇奇怪怪的想法就要去统治世界。”
“我没有,”超人疑惑,“我只是说,可以推广。我觉得这样很好,和平,平等,乌托邦。”
“乌托邦,哈,乌托邦,”罗斯洛夫嘲笑,“外星人和我们说乌托邦?拥有飞行的超人和我们说平等。”
超人觉得和他无话可说,他想把这个想法分享出去,但是布鲁斯·韦恩肯定不会同意。
超人瞪着彼得,想起布鲁斯说他杀了他的父母。
“你还记得那次你和我说的大清洗吗?”超人问,“你说我在光鲜的地方,你却在黑暗里。”
彼得不知道超人为什么提起这件事,他眯起眼睛,在那张本不算丑恶的脸上,奸诈的思维滴溜溜的打转:“记得,超人,听着……”
“你放了一个小孩。”
彼得这下是怒视着超人了:“是的!听着!超人我不管你……”
超人说:“嘘,彼得,我只是帮你的父亲实现愿望。”
彼得的眉头高高挑起,他的表情介于愤怒和大发雷霆:“你敢提他……”
超人说:“你父亲比我伟大,我只是想帮他将最后的愿望实现。”他伸手拍了拍罗斯洛夫的肩膀,“最后还是交给你。”
罗斯洛夫用力的拍开他的手:“超人!你他妈睁开你的眼睛看看,看看我是不是比你老得多了?!”
超人忽然漫无目的的出神了,他呢喃道:“给你儿子也可以……”
剩下的话超人听不见了,他只听到不远处一个心跳如擂鼓。
彼得·罗斯洛夫再一次看着超人飞出去,他沉默的站在落地玻璃前,见那红色披风消失在黑暗的也许是地平线的某个地方,彼得·罗斯洛夫拿出电话:“喂,我要和他见面。”


克拉克落在布鲁斯面前的时候,布鲁斯正望着天空,夜晚月明星稀,满月柔和的洒下光辉,克拉克从圆月的中心飞向他,披风在他身后肆掠翻飞,像极了吸血鬼鲜红的长袍。
布鲁斯穿了一件较为老旧的大衣,深冬的苏维埃滴水成冰,他裹在里面,戴了一顶厚厚的帽子。
“克拉克,”布鲁斯说,他带了一点微笑,“我知道你会来。”
克拉克和他面对面的站着,发现那垂下的长帽檐下一缕灰白被暴露在外面,而布鲁斯刮了胡子,眼角砌起了皱纹,好似一整面水泥墙上裂开的一道细微痕迹。
“布鲁斯,这么晚了。”克拉克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有什么事?”
“我们走走。”
布鲁斯先迈开步子,往一旁的白桦林中走去,寒风吹过树干之间发出可怖的啸声,而四周没有灯火,天地仿佛只剩下这两个互不了解、甚至称不上恋人的恋人在苟延残喘。
他们沉默着走了很长一段路。
克拉克试图和布鲁斯并列行走,但是他发现只要他追赶上布鲁斯,布鲁斯就会悄无声息的再走快一点。
“布鲁斯,你想走去哪里?”
布鲁斯紧了紧棉衣,说:“随便走走。”又是一个非常长的沉默间隙,“克拉克,你知道叛军的事,你为什么不去打压?”
“布鲁斯,”克拉克说,“我没说我知道。”
“但是你知道。一国之主,怎么会不知道。”
“他们蚍蜉撼树。”克拉克说,声音不疾不徐,也并不威严,只是陈述事实,“除非他们有杀死我的办法。”
布鲁斯猛地回过头来,他瞪着克拉克:“你很想死?”
克拉克说:“我并不想活着。”他看着布鲁斯,“布鲁斯,我知道你以后的打算,我可能阻止不了你,但是我会尽力。”
他不等韦恩回答,又说下去:“布鲁斯·韦恩的秘密身份……我不是在寻找你的心跳,而是我发现这个心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在我的耳边。也许是军人,也许是服务生,也许是职员,也许是医生。”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
“你一直在观察我,我知道。你想杀我,我也知道。”克拉克顿了顿,他的眼里映着月光和树木,好似倒映了整个世界,他温柔又体贴,说的话却像十二月的冰窟,“你爱我,我也知道。”


布鲁斯·韦恩的确如坠冰窟,他忽然知道他并不是那个幸运的人。
在他八岁那年父母因为政见不同而被杀死,他为了复仇步步为营,费尽心思接近超人。他以不同身份观察他,最终如愿以偿得到那块绿色的石头。
而超人早就知道。
但是爱却不能超过一切。


克拉克更近一步:“布鲁斯,听着,这本来都可以避免,只要你……”
“只要我什么?”布鲁斯打断道,他声音陡然冷了下去,“只要我还爱你,就会愿意为你的共产主义统治世界的未来贡献一份力量?这个回答是不。”
“布鲁斯。”
“别叫我布鲁斯。”韦恩咧开嘴笑,嘴在月光下仿佛生出獠牙,而回音朗朗,犹如漆黑蝙蝠,“叫我蝙蝠侠,超人。”



“你确定这里安全?”
“高科技,都是从你那里偷来的,墙壁全部含铅。”
“你确定吗?”
“确定安全,还是确定有办法?”
“都。”
“布鲁斯·韦恩为我们带来了那个东西。”



他们再次重逢的时候是兵戈相见。
超人说:“你想清楚了?”
蝙蝠侠回道:“是。”
而他以克拉克的口气最后道:“布鲁斯……千万不要……”

那些血和肉一同飞溅到他的满身。他回忆起蝙蝠侠破旧的披风在莫斯科飞舞,他担心某个时刻在极速的骤停里,那些涤荡的绳索断了,蝙蝠侠落在地上,血肉飞溅。
就像现在这样。

他抹了抹脸上黏糊糊的东西,一旁白了发的神奇女侠正凄惨的站着。(注3)

从这个时刻起,超人已经失败了。

即使布鲁斯·韦恩从来没用过那个铅装的东西。

【END】






注1:露易丝·莱恩,和卢瑟结婚。
注2:超人:红色之子中,美国和智利是唯二两个还是坚持资本主义的国家。
注3:蝙蝠侠用真言套索捆绑住神奇女侠,超人让她挣脱,挣脱以后戴安娜立刻苍老,头发全白。


有话说:结尾如果觉得仓促是因为我觉得他们没有再次见面的必要。

热度: 19 评论: 6
评论(6)
热度(19)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