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忘爱症候群【下】



 

当天蝙蝠侠和超人在瞭望塔相遇的时候,他们已经各自在哥谭和大都会完成了一场战斗,超人神采奕奕,而蝙蝠侠沉默寡言。没有人看出他们的不同。直到戴安娜上前询问:“卡尔,你和布鲁斯……”

超人立刻打断:“什么?我们什么事也没有。”

神奇女侠顿觉不妥:“卡尔……”

蝙蝠侠拉住戴安娜,他直视着超人,对方也回看他,他说:“戴安娜,不,那个魔法……”

超人立刻打断:“这不是因为魔法,蝙蝠侠,你心知肚明。”

戴安娜表示明白过来:“再试一次真言套索。”她毫不犹豫的伸手触碰腰上的套索,而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按住了她:“不,戴安娜,没有用。”

半神疑惑的看着他,随即摇头表示不解:“试一试而已,布鲁斯。”

蝙蝠侠纹丝不动:“不,戴安娜,你这样只会让魔法变本加厉的反弹回来…………扎说的。”他补充道。

超人摇头,表示不解:“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觉得这是魔法?也许在这之前的一切才是魔法。”他走近一些,“戴安娜,我以为你会明白……”

戴安娜伸手拦住他:“卡尔,你问问你自己。”

“问什么?”

“这不是魔法,”戴安娜说,“根本没有这样的魔法。听从你的心。”

超人再次摇头,这次则显得比上次更加坚定:“戴安娜,不,根本没有这样的魔法。”

戴安娜失望的望向他。

 

“少爷,你再盯着电脑,它也不会自己给你跳出解决方案来的。”

“阿尔弗雷德……”

“少爷,你该休息了。”

阿尔弗雷德站在布鲁斯的身后,时间表示这个时候蝙蝠侠已经夜巡归来,但是今晚哥谭非常安静,蝙蝠侠理应直接上楼来休息,而阿尔弗雷德没有等到布鲁斯·韦恩,所以他下到蝙蝠洞,却看到他的少爷坐在电脑前抓着那头汗湿的黑发。

“不,阿福,你看,我刚刚查出一些眉目,有人在这里留言说这种症状病被治愈过,但是他没有说这是怎么被治愈的。”

阿尔弗雷德说:“可是,少爷,这应该是魔法。”

布鲁斯用手指堆叠成尖锥放在嘴边,韦恩家的福尔摩斯开口说:“扎说这个没法逆转,只有治愈一条路。我想克拉克也许不会愿意看到他病好了以后,现实被他弄得一团糟。我希望在克拉克态度坚决的找我离婚之前,治好他。”

“如果治不好……少爷?”

布鲁斯摇头:“不不,难治不是治不好。克拉克其他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对我,他一直在拒绝。”

“这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布鲁斯要再次回话,电脑忽的“叮”一声,他看向屏幕,之前他给那人的留言已经有了回应:

 

忘爱症候群:一直拒绝所爱之人是此病的特征,治愈的方法只有爱人的死亡。我就是那个被治愈了的人,而相信我,我宁愿死的那个人是我。

 

韦恩和韦恩家的管家一同沉默的看着这段话。

“少爷……”最先开口的还是阿尔弗雷德,“你不能这么做。这个病只是拒绝,而没有其他的特征。”

布鲁斯什么都没说,他起身,妄图和阿尔弗雷德平视,但是他忘记老人在时间流逝中已经有些佝偻,比他八岁那个时候的阿尔弗雷德老去很多:“阿福,该休息了。”

“少爷。”阿尔弗雷德喊了一声。

布鲁斯忽然就笑了,笑得仰过头:“阿福,我保证,我不会为这件事就去英年早逝的。”他微笑着看向对方,“我保证,而且这样看来,我只能先和他离婚。”

“少爷,”阿尔弗雷德又喊道,“相信克拉克少爷。”

“好啊,”布鲁斯脱下披风,随意的丢在椅背上,“如果克拉克能自己治愈自己。”

 

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那条回复下又弹出一条回复来:

 

前提是,由于某种原因忘记了所爱的人。不论回忆多少次都会再度遗忘。

 

 

“我不同意。”蝙蝠侠在超人来之前,在例会上说,“尚恩不需要读取他的记忆,那样只会让他遗忘得更厉害。我有办法。”

“你是说……你找到了解决方法?”鹰女问道,“要不然我给他一锤试试。你们知道,坦桑尼亚的钢铁,抗击魔法。”

“不。”蝙蝠侠再次拒绝,“完全不用,我保证我会和他解决,然后他会和以前没什么不同。”

“可是……”绿灯说,“我隐约觉得这个病和其他的不太一样。”

蝙蝠侠再次义正言辞,拿出他联盟副主席的威严:“我知道怎么办。”

也只有闪电侠还敢再次反驳:“蝙蝠侠,你不能这么做,超人中了魔法我们应该一起解决,虽然……好吧……虽然以前基本都是你来帮忙,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我感觉得到你也没辙。”

蝙蝠侠看着他。

从门外进来一直等到闪电侠说完的超人站在他的背后,非常愤怒的反驳:“我没病!”

一直到例会结束超人都保持着被人背后谈论的愤怒,蝙蝠侠落在最后将他叫住:“超人。”

超人离他很远,但是停了下来:“什么事?”

蝙蝠侠稍微停了一下,随即说道:“我们离婚。”

超人的面上首先浮出来的是欢喜,但是接着他开始疑惑、不解、甚至没法解释从心底冒出来的反对,他微微张口站在那里,却不如之前伶牙俐齿,只等着对方说下去。

“你周末抽空来哥谭,然后我们去办理手续。”

超人只点了点头。

 

 

克拉克回到他的公寓的时候还很早,大都会和他最近都相安无事,他坐在桌边写报道的时候想起,在隐约模糊的记忆里曾经也有个人和他一起,而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转念想到布鲁斯·韦恩,他敲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想:

他的老板已经很久没来视察过了。

 

周末克拉克也穿上自己灰蓝的西装,他在镜子前整理很久,才坐上去哥谭的大巴。路途中他忽然一阵恍惚,直到走到约定的地方也还在恍惚,他们约在韦恩大厦布鲁斯的办公室,再一起在其中签订那些章程。克拉克坐在宽敞过分的办公室的时候,也一度在回想那个时候婚礼到底是怎么举行的,但是他不记得,只莫名觉得心痛。

他坐到离约定时间还差十分钟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他所愿记起的、非自愿忘记的,都纷至沓来,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袋里。而等他站在办公室巨大的落地窗前时,不远处十字路口上众人围观,一辆巨大的搬运车撞上了一辆轿车。

他念:

布鲁斯。

 

 

布鲁斯换上西装的时候想起很久之前他们结婚,尽管几乎是立即在结婚结束以后就投入了战斗。但是他们的婚礼还是非常值得回忆。他们的婚礼只有亲近的人,玛莎,阿福,鹰女,绿灯,闪电,神奇女侠,和尚恩。本来康纳和曾经或现在的罗宾也收到邀请,但是源于世界暂时空无一人守护的后背发凉罪恶感,他们留了下来,靠着实时影像观看。

他们只有教父,从踏进教堂开始,直到结束,除了教父庄严洪亮的声音,就只有最后两人相吻时大家的祝福声。

克拉克唯一一次取下眼镜,穿着普通人的衣服站在所有人面前。

布鲁斯边打领结边笑起来,他手上的戒指,是地球上随处可见的银,最值钱的不过是克拉克刻上的那些氪星文,乱七八糟的,都是情话。

他已经决定,如果这个病治愈以后会让克拉克追悔莫及,他宁愿自己承担这半份的痛苦,这份代价只会是一些拒绝,并不包括双方的死亡。布鲁斯·韦恩,或者是蝙蝠侠,他深刻明白超人如果在不应该失去他的时候失去他,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布鲁斯·韦恩曾经想过自己的死法,可能在某个战役中化成飞烟,又或是在哥谭的深夜中碎成碎片,但是丝毫不包括车祸。

他的一生开始于一场平平无奇的抢劫,又结束于一个平平无奇的车祸。他曾在空中飞荡的时候掉落过,也曾追随导弹而受伤过,他拯救了很多人,又有很多人来拯救他。他的头骨碎裂过,浑身几乎没有好的地方,但是当布鲁斯的车在空中腾飞时他眼前也不曾闪现曾经的画面,只有阿福的声音回响在他脑袋里:

布鲁斯少爷,您如果英年早逝要记得将遗嘱柜的密码告知我。

布鲁斯想:

阿福你肯定知道的。

 

【THE END】

另:突然想起……黑归算不算这个病的治愈方法。

 

 


热度: 91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91)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