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镜中芭蕾【4】

芭蕾舞演员AU,布鲁斯韦恩性格分裂,不影响谈恋爱。

 

脑洞来源:  @阿金米德 

 

图片和梗:http://9998144.lofter.com/post/1d05e50d_be3b995

 

:作者不了解芭蕾,有些胡扯,如果有什么对不上,请记得放我一马。

 

【1】  【2】 【3】




【4】

 

当J敲响韦恩大宅的门的时候,时值深夜,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只把门楔开一条缝隙,露出他的半个脸。他谨慎的没有开口,不只是因为对方绿得发亮的头发,而还是那人夸张惨白的面容上的一个小丑般的笑容。

“请问,韦恩先生是不是住在这里?”J先生咧着嘴问,他用口红画到耳根的嘴角可怖的颤动起来,“就说我说J,他知道。”

阿尔弗雷德尽管不喜欢这个人,但是出于礼貌他立刻开了大门:“J先生,您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请进,容我通知一下布鲁斯少爷。”

J笑眯眯的走进门来,他拖着脚,故意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拖沓出声响,他嘴里啧啧称奇,背手弓腰,像是一个穷极又猥琐的乡下人,对所有一切有钱的人们都感到高不可攀和厌恶。

“布鲁斯,很有钱,很有钱。”J念叨着,直到韦恩下楼来,他还是这样念叨着。

布鲁斯脸上由疲倦堆砌起一个笑容:“J先生,原谅我的姗姗来迟,白天要练习天鹅湖,其实已经耗费我所有的精力。”

J摇头晃脑,随着韦恩坐下,他发出尖锐的笑声:“不不不,布鲁斯,亲爱的B,你白天也会困乏,不只是因为晚上有我这样的人来打扰……”J故弄玄虚,故意卡住。

布鲁斯仍旧是懒洋洋的,他从眼里流泻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凌厉,随即又消失无形,他好奇的问道:“哦,那是为什么呢,J先生,你可是这几天头一个来打扰我的。之前,我想,我的睡眠应该还是很好的。”

J大笑起来,他向前拍了拍布鲁斯的肩膀,随即又缩回来:“韦恩先生,韦恩先生,你不知道,哈哈哈,你竟然一点也不知道吗?”他转头看向一旁站着的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先生,你也不知道吗?哈哈哈哈。”

阿尔弗雷德无声的瞪了他一眼,随即转身离开,而布鲁斯似乎没有注意到管家的反常,他摇头:“J先生,你说话可是让我摸不清头脑。我应该知道什么?”

J笑得更大声,惹得韦恩连连皱眉:“哈哈哈哈,不知道最好了,哈哈哈哈,韦恩先生,千万不要知道,否则不知道他……”他捂上嘴,笑嘻嘻的摇头。

“他?”

J摇头摆手,在长时间的得不到答案中布鲁斯厌恶的皱起眉,他站起身来:“J先生,很晚了,请回吧。”

J追在他身后问:“布鲁斯,难道你从来没有疑惑过,衣柜中黑色的衣服是做什么用吗?”

布鲁斯脚步顿住,下一秒J被大力的推倒在沙发上,他笑声更大,显得更加疯狂,而布鲁斯眼神沉寂,宛如恶魔:“你再说一遍。”

“哈哈哈哈哈,”J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你是B,哈哈哈。懦夫总是容易出现分裂,你竟然直接代替了他。”

布鲁斯没有说话,他揪着J的衣领,听J狂乱喊叫:“我第一眼就认出是你,哈哈哈哈,韦恩先生,那个傻大个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也可能是归功于我们疯子的直觉。你知道,疯子总是很容易辨别出另外一个疯子,而你病得却比我更重,哈哈哈哈,韦恩先生,你简直是入魔…………”

韦恩把他的衣领拽的更紧:“你也不过是个小丑。”

“那你是什么,B,哈哈哈哈,一个守护者?还是一个胆小如鼠的避世者?”J笑声越来越尖细,“B,你敢不敢对你的傻大个说你们是一个人,白天他为自己无法解释的行为做逃避,晚上你为他的逃避去弥补?”

“不关你的事,”B的声音平白的比布鲁斯低了很多,也许是刻意,但是沙哑得令人头皮发麻,“如果我要他知道,他会知道。”

一旁的管家沉默的拉开门,B拉起狂笑的J,堪称粗暴的把对方丢出门外,而J在水泥地上笑得打滚:“哈……哈……还有你的管家……哈哈……哈哈……”

门被阿尔弗雷德“砰”的一声关上。

 

他们两个相对无言,阿尔弗雷德率先开口:“布鲁斯少爷,无论你是哪一个,你都不得不承认你们是一个人。”

沉默。

“布鲁斯少爷,该睡觉了。”

“晚安,阿福。”

 

 

“我觉得我好像认识他。”

“你和一个不认识的人一起跳了一周的芭蕾,现在才告诉我?”戴安娜被克拉克约出来吃饭,她听到克拉克抱怨了一晚上的关于那个B的一切,质问道。

“戴安娜……”

普林斯挥手打断对方即将又开始的喋喋不休:“我知道我知道了,他跳得很好,你从未见过,J说他认识,于是你想你也认识,但是不知道是谁?克拉克,这话每每我打断你,你都要重复一遍,我已倒背如流。”

克拉克愁眉苦脸,他撑着下巴:“戴安娜,你帮我分析分析,我一开始以为他是布鲁斯,但是他从不开口,我也不知他是不是有所残疾……”

戴安娜大声的叹气:“克拉克!如果你怀疑是布鲁斯,为什么不当面去问问?”

克拉克用他乡下少年淳朴的眼神看着戴安娜:“万一布鲁斯是人格分裂怎么办?”

戴安娜只差拿棒子敲打克拉克:“克拉克,你是不是要去看一下‘说话的艺术’这本书?”

克拉克疑惑:“戴安娜,我从未听说过。”

戴安娜冲他一笑,高盘发髻的女王顿时艳惊四座:“克拉克,我杜撰的。你该和布鲁斯一起聊聊,我见他最近也颓靡不振,说不定只差你和他谈心。”

 

 

克拉克坐在舞台下,他挨着布鲁斯,看着他们的老板卢瑟在舞台上大吼工人们装饰舞台,克拉克紧张的问道:“布鲁斯,我感觉时间过得好快。”

韦恩好笑的看他一眼:“男孩,你是第一次上舞台吗?”

克拉克伸手理了理贴身的芭蕾衣,他的王子服衣领高立,衬得他脖子修长,而他的表情却苦兮兮的,仿若下一秒要夺路而逃:“是的,布鲁斯,是的,尤其是……我还未曾和你练过第三幕……”

布鲁斯毫无同情心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克拉克,你不用担心,我们一二四幕都契合得非常好,不用担心第三幕。”

克拉克侧头瞪他一眼:“请问韦恩少爷,你练过黑天鹅吗?”

布鲁斯摇头,他耸肩:“不知道,克拉克,晚上回去我总是觉得非常累,但是早晨醒来我又觉得我仿佛晚上去跳过芭蕾。”

克拉克心里有鬼,没有听出韦恩的调侃:“布鲁斯!你再好好想想?”

也许是他脸上严肃的表情吓到韦恩,韦恩诧异的看着他:“克拉克……”他缓和了口气,“我是说,我晚上睡觉做梦……”

克拉克猛地反应过来,他连连说道:“哦,哦,对不起,布鲁斯,我以为……我以为……”

布鲁斯疑惑:“没有关系,克拉克,也许是你看得太重,该道歉的是我。”

克拉克避开对方的眼光,他侧过脸,不知为何有些黯然:“不,布鲁斯,是我错了。明明你和我的朋友迥然不同,可我竟以为你是他。”

布鲁斯敏感的感觉到这个话题克拉克不想继续,他于是也转头,看向舞台:“克拉克……也许你的朋友是你的黑天鹅,而我只能做白天鹅。”他顿了顿,忽然想起两个人第一次的见面,于是顺从的让自己说了下去,“戴安娜和你说了我的故事,也许只是我没法接受,总是对黑衣服避而远之。我怯惧它,不知为何这么多年,也仍旧害怕那黑暗的小巷……”

克拉克忽然扭过头,他拍上韦恩的肩膀,非常端肃的说:“布鲁斯,你必须接受它,你只差一步的勇气,而有人已经帮你走了之前的九十九步。”

布鲁斯吃惊,他反问道:“谁?”

克拉克只慢慢的抬起手,他把手半遮在他和布鲁斯的眼睛中间,随即布鲁斯感觉到那放在他肩膀上的手起了微小的颤动,而克拉克放下手之后,他蠕动的嘴唇也没能吐出一些相关的解释。

 

卢瑟在台上笑吟吟的喊道:“两位,韦恩先生,肯特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

 

 

【TBC】

热度: 30 评论: 8
评论(8)
热度(30)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