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镜中芭蕾【3】

芭蕾舞演员AU,布鲁斯韦恩性格分裂,不影响谈恋爱。

 

 

脑洞来源: @阿金米德 

 

 

图片和梗:http://9998144.lofter.com/post/1d05e50d_be3b995

 

 

:作者不了解芭蕾,有些胡扯,如果有什么对不上,请记得放我一马。

 

 

【1】  【2】




【3】

 

“克拉克……克拉克?克拉克?!”戴安娜弯腰看着坐在练习室出神的人,拿手在他眼前晃,“你最近经常走神,有什么要告诉我吗?”

 

克拉克猛然回神:“戴……戴安娜……”他差点咬到自己舌头,“没什么……”

 

戴安娜在他旁边坐下:“你恋爱了。”她笃定的说道,随即吃惊的摇摇头,“竟然不是布鲁斯?”

 

训练室的门被推开,布鲁斯穿着白天鹅的衣服走进来,他一面关门,一面问道:“戴安娜,什么不是我?”

 

布鲁斯没得到回答,他回过头,发现坐在地上的两人正怪异的看着他,他摊手:“怎么了?”

 

克拉克摇头:“布鲁斯,你今天又迟到了。”

 

布鲁斯踮起脚,夸张的弯下腰,手正好放在克拉克的眼前:“我的王子,我需要时间变成人。”

 

戴安娜“啪”的打上他的手:“布鲁斯,调情时间请留到下课。”

 

布鲁斯夸张的叫起来:“噢!戴安娜!我只是进入角色非常的快,你不能为此惩罚我。”他又眨眨眼,“不过作为一个男士,被一位美丽的女士惩罚也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

 

克拉克在一旁扶着额头笑出声来:“布鲁斯,你油嘴滑舌,小心戴安娜不让你毕业。”

 

布鲁斯摇头:“肯特,这又不是芭蕾八级的课堂,戴安娜最多投诉我们不肯真情投入。”

 

 

 

“喂,肯特,”布鲁斯追上前面的克拉克,“你今晚有什么安排?”

 

克拉克:“没有什么安排。”

 

布鲁斯冲他笑:“那我是否有这个荣幸,邀请你赏脸吃个晚饭?”

 

克拉克受宠若惊:“布鲁斯……噢……好的好的……只是为什么?”

 

布鲁斯凑近他,笑得全然无害:“因为我们是世界最佳搭档。”

 

克拉克觉得有时候可能他自己对于韦恩太过掉以轻心,这是他踏进哥谭的韦恩大宅的时候发现的。韦恩有钱到能够建立一座庄园,还能雇一位彬彬有礼的管家。

 

“阿尔弗雷德,”那位管家自我介绍,“布鲁斯少爷很少带人回来。”

 

“阿福!”布鲁斯对他怒目相向,然而那位管家却忽略了少爷的愤怒,微笑着给克拉克端上一杯水,“克拉克少爷,布鲁斯少爷除了跳芭蕾就没什么长处了,我听闻你和他合作,希望你能多包涵他的怪脾气。”

 

克拉克立刻喜欢上了这个彬彬有礼的老人:“阿尔弗雷德,布鲁斯非常努力,也很可爱。”

 

阿尔弗雷德的笑声和布鲁斯涨红的脸混合在一起,令克拉克仿佛回到了他堪萨斯的老家:“克拉克少爷,请不要宠坏布鲁斯少爷。”

 

克拉克和阿尔佛雷德一起笑:“阿尔佛雷德,据说有才气的人都有非同一般的癖好,相比J先生,布鲁斯是非常正常的了。”

 

韦恩叹气,夸张的垮下肩膀:“阿福,终有一天你会被炒鱿鱼。”

 

阿尔佛雷德只是转身:“布鲁斯少爷,也许吧。在我被炒鱿鱼之前,请你恕我离开,我还要为您做一顿晚餐。”

 

布鲁斯瞪着笑得快要仰过去的克拉克,克拉克只笑得更大声:“布鲁斯,阿福实在有趣,你是哪里雇佣的?请给我来十个。”

 

布鲁斯向后靠在沙发上,他非常放松,又十分慵懒:“克拉克,阿福是个退役的军人。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他们雇佣了阿福,他几乎看着我长大。但是相信我,雇佣一个就够你受的了。”

 

克拉克想起戴安娜对他说的,关于布鲁斯父母的事情,也许是他的表情泄露了他的情绪,韦恩对他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肯特,收起你那副‘对不起’的表情,每个人的童年都不是像你一般完美无瑕,父母双全,又幸福美满。”

 

克拉克说:“不不不,布鲁斯,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摇头,“不是因为我幸福的童年,而对你产生什么怜悯和可惜,恰恰相反,阿福使你成长,你与我并无不同。”

 

布鲁斯眨了眨眼睛,仿佛在鉴别对方话语的真假,而他长久的不回答,使得克拉克真诚的神情被埋没在尴尬里。随即韦恩哈哈大笑:“克拉克,你实在很像堪萨斯的阳光。”

 

克拉克从未听过如此的比喻,两颊飞上绯红:“布鲁斯……你……你……你说什么……”

 

布鲁斯笑得更厉害:“哈哈哈,肯特,阳光啊,就是…………”他连比带划的在沙发中扭动,“阳光啊……非常温暖,又非常单纯。”

 

克拉克在对方的笑声中摇头,表示自己不能理解:“布鲁斯,我有时分不清你是嘲笑,还是夸奖。”

 

布鲁斯捂着嘴连连摆手,他的话断断续续的从手指缝中溜出:“哈哈……啊……肯特……我是……夸奖……”

 

克拉克简直要对他怒目而向。

 

 

直到阿福过来叫他们之前,克拉克都不再搭理韦恩,他们两个像小男孩吵架般的隔着距离一前一后的走向餐桌,又赌气似的坐下来,两相隔着很远,刀叉发泄般的弄出巨大声响。

 

阿尔佛雷德站在一旁大声的斥责:“二位少爷,请问,你们多少岁了?你们的餐桌礼仪是抛在脑后了吗?韦恩少爷,尤其是你,你受过的教育并没有让你有良好的行为的时候,我不禁怀疑,你是不是跳芭蕾跳得坏了脑袋?”

 

一阵非常尴尬的沉默。

 

克拉克首先笑出声来,他嘴里的晚餐几乎要喷出来,而他及时的收住了,并且含混不清的笑道:“哈哈哈……布鲁斯…………”

 

韦恩只想把头埋进那些饭菜里,他虽然还在赌气,但是却没有再次弄出声响。

 

 

“阿尔弗雷德,谢谢你的晚餐,”克拉克在十点的时候向他们告别,他对着阿尔佛雷德背后的韦恩灿烂的挥手,“布鲁斯,谢谢你的款待,下次有机会,也许你也愿意尝尝我妈的手艺。”

 

阿尔弗雷德不无惋惜的再次挽留道:“克拉克少爷,您一定要走吗?韦恩大宅中,我想还是有那么一两个空房间的。”

 

克拉克微笑:“不了,阿福,我想我还有一个约会。”

 

韦恩在管家的背后不屑的“哼”了一声。

 

 

克拉克在剧院等了不久,那全身漆黑的天鹅就来了。他和上次一样不言不语,克拉克却发现对方的眼睛颜色变得没有那么的深了,那如深海的蓝色变得犹如高原的海子,在氧气稀薄处露出一点点希望。

 

“我能否知道你的名字,先生?”克拉克在两人旋转靠近中问道,“我从未在哥谭的任何舞台或传闻中见过你这样的风格,一意孤行的舞蹈。”

 

克拉克直视着从不开口的舞伴,而对方也竟直视着他,他的问题出口以后对方只是从他的怀里滑出,从此开始黑天鹅和王子欲拒还迎的戏码。

 

“虽然我盼望你能开口,但是也许我内心已经认同你沉默的回答。”克拉克再次拉住对方的手时,手也抚上对方的腰,他将人送起,一跃从空中落下,“你可以和我比划,随意的称谓。”

 

黑天鹅的背贴着克拉克的胸膛,他的手交错在胸前,拉着克拉克的手,他听到克拉克的话,用手指在对方手里画了一个字母。

 

“B。”克拉克认出来,“咦,与我共舞的白天鹅,他的名字开头也是B。”

 

B在两人见面以后第一次勾了勾嘴角,他暴露在空气中的半脸由此生动而驱除冷漠,他又在克拉克的手心划拉,拼了一个开头为C的单词。(coincidence/巧合)

 

克拉克也笑起来,他觉得对方实在很可爱:“哦,B,好的。你们两个截然不同,当然不会是同一个人。”

 

 

堂下忽然响起掌声和笑声,那笑声非常尖锐,好似充满嘲讽。B仿佛在这之中惊吓,他迅速的放开了克拉克的手,退到一旁的帷幕阴影中去。

 

克拉克望向堂下走来的不速之客,但当那张惨白的面具暴露在剧院的灯光下,笑声正是从那面具上克拉克许久未见的血盆大口中发出。

 

“J先生,”克拉克尝试让自己心平气和,“你为什么在这里?”

 

J先生鼓着掌,他走上舞台,笑声随着他越来越近:“哈哈哈哈,克拉克,哈哈哈哈,你和黑天鹅的幽会很美,我今天无意在这里寻找灵感,哈哈哈,克拉克,请不要让我的打断扰了你们兴致。”他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却没有停下脚步,他绕过克拉克,直逼那帷幕中的黑影,“这位先生……B先生,哈哈哈哈,请问,我现在还有机会,邀请你来跳天鹅吗?哈哈哈哈……”

 

B在阴影中摇头,克拉克跨了一步,挡在两人的中间:“J先生,他只是我的临时舞伴。请你要明白,我的搭档已经定了下来,韦恩少爷的舞技并不逊色于B。而你偷听我们的谈话,却毫无悔意。”

 

J在克拉克的话中放声大笑,使得克拉克疑心自己今天是不是有了什么搞笑魔法的加持,毕竟在此之前韦恩也这么笑他。而J伸手指着阴影中的天鹅,笑得弯下腰扶住膝盖:“哈哈哈哈,克拉克,哈哈哈哈,请问你实在是很笨,哈哈哈哈,还是你实在是很笨?”他断断续续的抽搐,仿佛要笑穿这个剧院,“你竟然不认识他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克拉克,哈哈哈,我不会换你的搭档,请你一千二百个放心。”

 

克拉克这下才是实实在在的惊奇:“J先生,他是谁?你竟然认识他吗?”

 

J冲着克拉克连连摆手:“克拉克,惊喜是一个需要你永远发现的东西,哈哈哈哈,我不破坏美感,只能提醒你,哈哈哈哈,他和我一样,甚至比我疯的还厉害,哈哈哈哈,克拉克,也许我们天赋异禀,哈哈哈哈。”

 

J又探头看了一眼仍旧还在帷幕阴影中的B,他对他眨眨眼睛,随即大笑着离开。

 

“克拉克,与疯子为伍也许会让你也变得疯狂。”J在离开灯光前尖锐的说道,“哈哈哈哈,我开始非常期待这一场芭蕾。”

 

克拉克不明所以,他思索了J先生的话以后,回过头去看,那沉默的黑天鹅早已消失不见。

 

 

 

一个梗:克拉克某天照镜子问:“mirror mirror who is the beautist ballet dancer in the world ?”/别信

 

【TBC】


热度: 46 评论: 4
评论(4)
热度(46)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