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A LINE OF LIGHT/一线之光【5】


 
一个AU,未剔除超人超能力,另一种超人被迫掉马甲的经历。
 
CP:Clark Kent/Bruce Wayne
NOTE:小时候在小巷里布鲁斯看着爸妈死去而摔了一跤,他的大脑不愿意相信光明,于是他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直到他碰到光明之子,他又能看见了。
WARNING: 瞎掰

【5】

“阿尔弗雷德,你什么时候告诉克拉克的?”
“少爷,我没有。”
“阿尔弗雷德,如果没有你的确认,克拉克不会那么快就猜到。”
“喔,布鲁斯少爷,你只是不愿意承认克拉克少爷比你想象中的要聪明得多。也许你把他伪装的木讷笨拙当成他自己,而忽略他的聪敏。”
布鲁斯摇头,极为不赞同:“不,阿福,我从来没有被克拉克的乔装打扮欺瞒过。只是有些时候我觉得克拉克不应该这么急切的,要再去用他生命拯救世人。”
 
阿尔弗雷德为他的少爷打开车门:“布鲁斯少爷,如果这是为克拉克少爷坚持要去上班的抱怨……”他合上门,坐到驾驶室,“少爷,你不是已经为克拉克少爷做了最全然的打算吗?”
 
布鲁斯在后排哼了一声。
 
 
这是克拉克在他们模糊的心意表白第二天提出的,他表示自己需要去上班,而不是在韦恩庄园里混吃等死,布鲁斯和他争论无果。
 
超人的能力才恢复一点点,他体内的氪石影响粉末还没有全部排出,克拉克能飞,却飞不远。
 
布鲁斯当着克拉克的面给星球日报大都会主编佩里怀特打电话,表示克拉克要调到哥谭工作一段日子。
 
克拉克和他就此吵了一架,意见相左,但是克拉克屈服在布鲁斯的坚持里。
 
 
当布鲁斯抵达韦恩集团的时候,卢修斯已在会议室等他。布鲁斯要求单独面见卢修斯,虽然这位CTO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卢修斯,”布鲁斯推开门,身后阿尔弗雷德为他贴心的关上门,他取下墨镜,“请问韦恩集团最近致力的轻轨建设如何?”
 
卢修斯福克斯回道:“准备建的轻轨统统在韦恩大楼之下交汇,您前两天提出要重新开始这项计划,我们就已经着手准备了。”
 
“卢修斯,可否带我去见见韦恩的科技结果?”
 
“当然可以,老板。”
 
他们乘电梯而下,韦恩集团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秘密库房,布鲁斯模模糊糊跟着卢修斯走在黑暗的道路里,卢修斯解释道:“老板,这里的东西就是那准备给华盛顿提供的军备产品。而他们愿意为了科技投资千万,却不愿意升级士兵的装备。在托马斯先生去世以后,这项计划就搁置了,直到您之前又让我翻出来。”
 
布鲁斯忽的顿住脚步:“卢修斯……铠甲呢?”
 
卢修斯不明所以:“有的,老板。”
 
“我想看看。”布鲁斯犹豫着提出要求。
 
“这里。”卢修斯指引着布鲁斯的手放上黑色的护胸,“这原是托马斯老板为的士兵着想的铠甲,它几乎能抵过爆炸,比现在重型的铠甲轻上些许。”
 
布鲁斯手指从盔甲的护胸划到背后,他问道:“卢修斯,可否为我准备一副?”
 
卢修斯诧异的停顿几秒:“当然可以,老板,这都是你的。只是我能否问你,用这个做什么?”
 
布鲁斯笑了一声:“我用于洞穴探险。卢修斯,这是我们的秘密。”
 
卢修斯盯向他的眼睛:“你是否……”
 
“是的,”布鲁斯竖起食指放在唇边,“嘘嘘嘘,卢修斯,看得不是很清楚,我还不愿意外人知晓。”他笑起来,“这副盔甲是什么颜色?”
 
“灰色,”卢修斯也笑起来,“我为您感到高兴,先生。”
 
 
“布鲁斯,你看,这里也是原来为了装甲部队准备的坦克式重车,它可以冲透任何高楼大墙,随意碾压任何车体。而它本身也非常防弹,你要知道,如果有小型火箭炮在你车前爆炸,那么它可以护你毫发无损。”
 
卢修斯在路上已经和布鲁斯互称名字,有时候友谊就是来源于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而布鲁斯在卢修斯介绍那些蒙尘的武器以后,对这项原本的研究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卢修斯,你会开吗?”
 
“当然。”
 
他们坐上那个迷彩色的坦克:“它时速可达70迈,还有推进器。坐稳了,布鲁斯。”
 
布鲁斯扣好安全带,在油门声中推背感如约而至,一瞬间他觉得自己正在哥谭飙车,从闪烁而过的灯火里体验极致的美。
 
 
 
克拉克上班第一天,他的哥谭主编不如佩里大呼小叫,令他如沐春风。交稿以后克拉克得到一个笑脸和极其夸张的赞美,还有小心翼翼措辞的提问,克拉克忽然明白他以前在大都会受到的诘问和刁难是多么难能可贵。
 
克拉克甚至碰到同行维姬薇尔小姐的采访,吓得他落荒而逃,只差怕在对方面前使用超级速度,而暴露身份。
 
克拉克奔跑出来的同时听到哥谭的呼救,极为小声,又极为绝望。
 
克拉克看了看日薄西山的天,施展了超级速度挑拣人少的小巷跑去,他救了一个女孩,女孩即将被拐卖,而他又从一个毒贩手里救下另一个毒贩,捆绑完毕以后他发觉自己出了一身的薄汗。
 
此时此刻的哥谭接近夜晚,那些刀枪的碰撞从阴暗的小巷里断断续续的传出,霓虹灯过分的闪耀中人们开始纸醉金迷,或者进行狂欢盛宴。
 
克拉克忽然想起布鲁斯曾经对他说,哥谭不比大都会,它潮湿的空气使得霉菌自然生长,以至于哥谭几乎被霉菌覆盖,从此成为灰色的地带。连飞在天空的英雄都未曾光顾。
 
克拉克认命的叹气,往回韦恩大宅的路上走去。他磨磨蹭蹭,大约晚上九点回到大宅。阿尔弗雷德开门的时候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克拉克认得这个眼色,表示韦恩少爷正处于大发雷霆的状态下。
 
“阿福……”克拉克低声,悄悄的问,“布鲁斯今天做了什么?”
 
阿尔弗雷德摇摇头,头偏往黑暗的客厅。
 
“你为什么不问我呢?”
 
那声音从沙发边传来,冷嘲热讽。
 
“布鲁斯……”克拉克堆起讨好的笑意,他几步上前,“你今天做什么去了?”
 
布鲁斯韦恩打开灯光,他站在沙发一端的墙壁边,手扣在开关上,他的脸上隐含怒火:“你竟然还关心我做了什么?肯特,不如我们说说,你做了什么?”
 
布鲁斯向前走了两步,克拉克才发现对方的手里拿着遥控器,他的耳边忽然就充斥了新闻的声音,“哥谭的神秘英雄到底是谁?女孩所言的又是否属实?路边的摄像头没有拍下所谓的英雄的一丝影像……”
 
“肯特,你出息了,已经开始管哥谭的事情了?我猜测你可以举起地球了,所以才任由自己肆意妄为?”
 
克拉克沉默不语。
 
布鲁斯咬牙切齿:“肯特,如果这是你去坚持上班的代价……”他深呼吸一口气,“你必须放弃其中一项。”
 
克拉克轻声回答:“布鲁斯,我已经能够……”
 
“能够干什么?飞?举起地球?再杀一次毁灭日?还是在你的踪迹暴露以后引来政府的新一轮窥探?”布鲁斯语速越来越快,“还是让大都会的卢瑟来帮你提供一下氪星人死去的一百种办法?你非常愚蠢,肯特,极其,特别,尤其的愚蠢。哥谭不该你来管,是不是我要让你回大都会,你才会知道如何好好的待自己?!”
 
克拉克吃惊的看着布鲁斯,他随即作弊般的使用超级速度,抱住了布鲁斯:“对不起……布鲁斯……可是你要知道,我能够照顾好我自己。氪星人是太阳能的,他只需要充电。”
 
“哼,”布鲁斯大力的推开他,“不!不!不!肯特!二选一!我是不能理解你们超级英雄的一套,但是我也不会坐视不管我刚救回的人重新死在我面前!肯特!如果你要死!请去其他的地方!不要来我的面前!”
 
“布鲁斯!”克拉克声音陡然提升,“我无法坐视不管!在我选择披上披风的时刻开始!我就再也不会重新缩回我的小镇!我以为你明白!布鲁斯!没有任何的回头路!尤其是我死而复生!”
 
“呵,你的命是我给的,”布鲁斯声音低了下来,却仍旧非常愤怒,“在你重新糟蹋之前是不是要先报恩?”
 
克拉克睁大了眼:“……布鲁斯?!”
 
布鲁斯就站在他的一步开外,脸上漫起冷酷无情的笑意:“能不能理解是一件事,我让不让你去做,又是另一件事。肯特,你他妈就是太固执,你听听,现在哥谭的哪里又正在死人?哪里又正在交易?哪里又正在挣扎?”他微微抬高了下巴,“你要去救每一个人吗?我的无所不能超人先生?”
 
克拉克摇头:“布鲁斯,有一某天我也许会死于一场战斗,我会再也来不及救每一个人,也不会再听到那些人的呼救,也许我的披风也不会有人继承下去,而人类的生命将生生不息,我们的使命也是。”他忽然耐心下来,“总有接班人,布鲁斯,我称待在韦恩大宅的日子为幸福,而同时也称它为死亡。布鲁斯,请让我陪伴你有限的时日,相同的是,你也将陪伴我有限的时日。”
 
也许是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布鲁斯韦恩沉默下来,他短暂的抬眼瞥向门口,又转回到克拉克的脸上,他不言不语,把遥控器往地上一丢,转身回了楼上。
 
:其实这一章主要是矛盾,这样的布鲁斯怎么成为蝙蝠侠,他们应该怎么在一起。
如果要看甜蜜蜜的谈恋爱就下一章开始

【TBC】

热度: 39
评论
热度(39)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