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A LINE OF LIGHT/一线之光【4】

【超蝙】A LINE OF LIGHT/一线之光

一个AU,未剔除超人超能力,另一种超人被迫掉马甲的经历。

CP:Clark Kent/Bruce Wayne 

NOTE:小时候在小巷里布鲁斯看着爸妈死去而摔了一跤,他的大脑不愿意相信光明,于是他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直到他碰到光明之子,他又能看见了。 

WARNING: 瞎掰

 

【4】

“阿尔佛雷德!阿尔佛雷德!”布鲁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惊恐的大叫,“阿尔佛雷德!”

阿尔佛雷德脚步匆匆忙忙,他几乎是破门而入,见到少爷还好好的坐在床上不禁松了一口气:“什么事,布鲁斯少爷?”

“阿尔佛雷德……”布鲁斯抬起头,阿尔佛雷德原以为会是惊恐,一个噩梦,或者说是担忧,一个后果,结果都不是。布鲁斯眯着眼看向阿尔佛雷德,有些诧异,更多的是惊喜,还有些犹豫,布鲁斯说:“阿尔佛雷德,我好像……好像……”

“布鲁斯少爷,如果您激动到一句话都说不完整,那么请允许我猜测一下,您是否是能看到了?”阿尔佛雷德说。

布鲁斯把手捂上脸,随即又放下,他抬头看向他的老管家的方向,眼睛瞪得非常大:“阿尔佛雷德,你怎么……我只是有点感觉了……不再是漆黑一片……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一线光……多少年了……阿尔佛雷德……”

“十二年了,少爷。”阿尔佛雷德温柔的回道,他努力控制自己声音不要颤抖,“十二年了,要去检查一下吗?”

布鲁斯立刻摇头,似乎思虑已久:“不,阿尔佛雷德,事物在它朦胧的时候是最美的,让它保持一阵子神秘感。也许过不了多久我就能清晰的看到了。”他从床上起身,套上一件外套,“阿尔佛雷德,可能重新看见的感觉也不是那么差,特别是当我意识到我的意识对它已经不起作用的时候。”

“是的,少爷。昨天我们也探讨过这个问题。也许是某个人让你坚定了信念,我猜?”阿尔佛雷德说,“是克拉克少爷吗?”

“阿尔佛雷德!”布鲁斯有些气急败坏,却又笑起来,“我承认克拉克是有那么一点触动我,特别是他作为超人身份的时候。也许我只是想看看他的脸,而不是听你转述他有多可爱。”

“您还有触感,布鲁斯少爷。”

“不,想都别想,阿尔佛雷德。”

“老爷和夫人也会非常高兴的,布鲁斯少爷。”

“……是的,也许。”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都会的上空没人看到红蓝二色的衣服在飞舞,取而代之的是长着翅膀的坦桑尼亚星人和绿皮肤火星人。有人甚至偷偷给超人立了衣冠冢之类的东西在大都会的中央公园,但是没过多久就被政府强行拆除了。新闻中报道的只是超人下落不明,毁灭日已被正义联盟处理,整个地球随着超人的消失而似乎变得平静。

除了没有人关心的角落中,克拉克肯特请了一个冗长的假期。

 

克拉克在第三十四次抗议里被布鲁斯拖起来,丢到医疗室中进行检查。自从他苏醒到现在不过才一周,每日非常早的时候他就会被布鲁斯叫醒,然后两人会到布鲁斯特意改造的一个医疗室里,进行身体检查。

他昏昏的睡了大约一个月才困倦的转醒,醒来的时候他就躺在正义山里,晒着太阳,面朝大海。却不知道为什么,他在苏醒以后,暂时失去了超能力,变得嗜睡。他让尚恩把他带到韦恩大宅的时候,布鲁斯仍旧吓了一跳,却什么都没有问,收留了他。却开始每日对他进行体能的训练和检查,美名其曰:辅助恢复。

他至今还无从知晓是谁救了他,又是怎么救了他。

现在克拉克正在布鲁斯面前进行力量测试:“布鲁斯,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布鲁斯哼一声,听着那个机器的报数:“什么问题?”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我的身份的?”

布鲁斯听完了报数,摸索着在纸上打洞,似乎没有听进去:“嗯哼,你说什么?克拉克……今天比昨天要好一些了。”

“我是说,不是尚恩来告诉你我的身份,你是什么时候猜到的?”

布鲁斯这才抬头望向他的方向,脸上的表情让克拉克觉得自己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克拉克,我是一个盲人,你记得吗,我不需要眼睛来看,我只需要听。”他笑起来,摸索着去往下一个测试仪,“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听出来的。来,克拉克,下一项。”

克拉克认命的走向下一个仪器:“布鲁斯,我有时候竟看不懂你。”

“克拉克,要是那么容易被人看懂,韦恩少爷也不要伤春悲秋了。”布鲁斯伸手摸索着凸起的键盘,克拉克出声提醒:“右边第三个,布鲁斯,你都快把它磨平。”

布鲁斯按下去:“克拉克,闭嘴。”

克拉克笑起来:“布鲁斯,我听说你把星球日报买了下来?”

“……”布鲁斯难得的沉默,又重新粗声粗气的说,“是的,小记者。如果你不配合我,等你回去工作了,也许我会扣你工资。”

克拉克笑容咧到耳根:“哦,布鲁斯,我知道你不会的。你反正也不差那么点钱。”

布鲁斯笑起来,笑得克拉克毛骨悚然:“哦,克拉克,可是你缺啊。”

 

 

布鲁斯从床上坐起来,缓慢的睁开眼,那些光线争先恐后的从眼皮的缝隙里钻进来,白色的,非常舒适的光,温暖。

一周以后他的视线更清晰了一些,他站起来,就像戴着高度近视的眼镜,他不能时刻再靠着感觉-----一旦拥有了视野,那些曾经灵敏的五官会被重新剥夺感觉,只剩下那片光-----布鲁斯只能依赖着这个光,幸好他最近不怎么出门,韦恩大宅他太熟悉了。

布鲁斯只想避免在克拉克面前露出那种,我要看到你了的神情。他至今只知道克拉克比他高,那张脸还是模模糊糊的。

布鲁斯今天也照常起来,准备去叫克拉克。

 

“阿尔佛雷德,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请问,克拉克少爷。”

“布鲁斯他……”克拉克有些踌躇、彷徨,但是他还是下定决心,“是不是能看见了?这是好事吗,阿尔佛雷德?”

阿尔佛雷德和克拉克并排站在厨房里,克拉克正专心的做着手里的派,而阿尔佛雷德闻言也没有任何的惊讶,他一如既往的回答:“是的,克拉克少爷,这当然是好事。鉴于布鲁斯少爷还只能看到一点,据他所说,一线光,而不愿意去检查是为什么,克拉克少爷,你还是当做他看不见最好。”

“哦……哦……那是不是要等着布鲁斯能看清楚了……他自己告诉我?”

“应该是的,克拉克少爷。”

“噢……”克拉克低声下去,似乎有些不解,“阿尔佛雷德,我觉得可能是……可能是氪石影响了他。”

“为什么这么说,克拉克少爷?您的那个外星石头有什么辐射吗?”

克拉克想了想,他垂下头,有些丧气:“氪石对人类也有辐射,长期暴露之下会得癌症。布鲁斯那天暴露在我全身的氪石辐射下……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好的……阿尔佛雷德,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恢复得太慢。”

阿尔佛雷德笑起来,他倒了一杯刚煮好的咖啡给克拉克:“克拉克少爷,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克拉克伸手接过咖啡,似乎阿尔佛雷德的话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那些丧气一扫而空,克拉克也笑起来:“啊,阿尔佛雷德,你说的太对了。有若苏格拉底般的哲言。”

“克拉克少爷,”阿尔佛雷德摇头,“你太夸张了。”

 

 

布鲁斯发誓他不是有意听到克拉克和阿尔佛雷德的对话的,随即他准备坦白。为的是克拉克的担忧,又是他隐瞒的愧疚。

“我看得见了。”布鲁斯如是说,他们此刻站在训练室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比划着。自从克拉克醒了以后,他们经常这样做,布鲁斯和克拉克一起学习技能,他在黑暗里听声变位,克拉克躲避着他。他们可以算是他们的老师最勤快的学生。

“那很好啊,布鲁斯……”克拉克的声音有些慌乱,但更多的是关切,“能看到多少了?”

“肯特,不要装作你很惊讶,”布鲁斯反手抓住克拉卡的手腕,一个过肩摔,“看得到一点点。”

克拉克反手拉住布鲁斯的手将他甩向他脚前的地上,而自己顺力起身,做了一个反转:“布鲁斯……”他的语气委屈又沉默。

布鲁斯韦恩躺在地上,用仅剩的一只手捂住眼睛:“克拉克……这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把一切都背在自己身上……而我……我已经十二年没有看到过光是什么样子的了……”他的声音低沉又婉转,像是在讲述一个童话,“这是我的怯懦。而你,克拉克,你是带给我光明的使者,从没有天神给匍匐者道歉的道理。”

布鲁斯感觉到克拉克从他身边躺下来,呼吸声非常轻,克拉克的声音也非常轻:“布鲁斯,从来没有神,我曾经告诉过你。只有我和我的朋友们……他们……也都是普通人。”

 

他们的手在沉默中握得越来越紧。

 

“布鲁斯,”克拉克过了一会儿,把身体支起来,“让我看看……”

布鲁斯放下手,他缓慢的睁开眼睛,就像从一场深梦里醒来,目光模糊又滞泄,但是他的蓝色变得深了一些,那些光不再遗弃这双眼睛,它们在上面排列布阵,妄图使眼睛炯炯有神,却又因为那双眼睛本身的抗拒而困顿的缩在一隅。

克拉克想象着当布鲁斯能够完全看清楚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他的眼睛又会展示出如何美丽又迷人的神情。

“布鲁斯,不要抗拒,”克拉克把手伸过去,扶住布鲁斯的一边肩膀,而他们握着的手那个肩膀撞在一起,“你要放松。”

布鲁斯戏谑的勾了勾嘴角:“克拉克,如果我不愿意呢?”

克拉克低下头,嘴唇在布鲁斯的嘴边靠近,温柔的气息喷在两个人私密的距离里:“布鲁斯,我帮你。”

布鲁斯韦恩侧过头,使得一个初恋般青涩的吻在两人面前如蜻蜓点水。

 

【TBC】

 

——

终于有点进展!


热度: 72 评论: 2
评论(2)
热度(72)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