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 A LINE OFLIGHT/一线之光【1】

灵感来源

一个AU,未剔除超人超能力,年轻化,布鲁斯最后仍旧会成为蝙蝠侠。

CP:Clark Kent/Bruce Wayne

NOTE:小时候在小巷里布鲁斯看着爸妈死去而摔了一跤,他的大脑不愿意相信光明,于是他在黑暗中生活了二十年,直到他碰到光明之子,他又能看见了。

WARNING: 瞎掰。


【1】

    布鲁斯从楼上下楼,他听到阿尔佛雷德的脚步声在厨房里打转,而在布鲁斯准备坐到餐桌之前去的时候,门铃响了。

布鲁斯打开门,他从来人的呼吸声里判断出对方的距离和位置,他已经习惯了,并耐心的等着,没有开口。

    “哦……哦……韦恩先生……”来人显然是有些惊讶,布鲁斯觉得可能是因为他没有想到是自己来给他开门。那人的声音还不错,温柔、稍微有些醇厚,“韦恩先生,我是星球日报的,克拉克肯特,之前您的管家说我如果今天来,就能采访到您……请原谅我这么早打扰……”

    布鲁斯稍微动了一下他毫无焦距的眼睛,让来的记者有一种他能看见的错觉,布鲁斯伸出手来,并把门打开了一些:“布鲁斯韦恩,没有关系,请进。”

    握上他的手的那只手非常的有力,老茧均匀的分布在指尖,手掌心的要厚一些,也许是经常做点什么重活,温暖、非常礼貌的即触即离,并不逾距。

    布鲁斯转身走进门,他还赤着脚,穿着白色的绵柔睡衣睡裤,短发乱糟糟的,他听到身后那人脚步声跟上来了:“肯特先生,是吗?请不要觉得拘束,原谅我的起迟,阿尔佛雷德会好好的招待你的,稍等一会儿。”他回身冲着那人的方向眨眨眼,显得俏皮,“我需要打扮一下。”

    克拉克捧着阿尔佛雷德的茶坐在韦恩家的沙发上,管家给他倒茶的时候和他说:“肯特先生,您能答应一个老头的无理要求,并且前来真是太好了。”

    克拉克受宠若惊,他不好意思的回道:“没关系,阿尔佛雷德,没关系的,也许如果你直接告诉我能看到韦恩先生不同的一面,还并没有这么神秘……韦恩先生和传闻中的,很不一样。”

    他逗得那头发花白的老人笑起来:“肯特先生,如果你直接说他不像个瞎子,我还能认同你一点。相信我,他的脾气可比你看到的要坏多了。”阿尔佛雷德彬彬有礼的举起托盘,“如果你原谅我,我要先去给少爷准备一下早餐了,肯特先生,你要来一起吃点什么吗?”

    克拉克摇摇头:“不,阿尔佛雷德,我来之前就已经吃过了,请忙你的。”

    另一个人的声音在阿尔佛雷德背后响起来,懒懒散散的,带着一点和阿尔佛雷德一样的英国腔:“相信我,阿尔佛雷德的手艺你不会想错过,肯特先生,多多少少尝一点也可以。”

    阿尔佛雷德侧过身,让身后的人能够走到克拉克的面前来。

    布鲁斯韦恩已穿好了西装,打一条藏蓝斜纹宽领带,和他眼睛颜色相得益彰。他在手臂上搭了一根导盲杖,但是却令它悬空,布鲁斯脚步从容又轻快的从阿尔佛雷德的背后走过来,对着克拉克发出邀请。

    克拉克嘴角漾起一个微笑,他抬了抬眼镜,说道:“那恭敬不如从命。”

    

    “虽然阿尔佛雷德的手艺也经历过一段惨不忍睹的时期,但是幸好那也不算什么噩梦般的经历,你实在是很幸运,克拉克,能够直接体会到硕果,而不用感受栽种的汗水。”

    布鲁斯坐在餐桌的一旁,正在毫无形象的吞咽着他的早餐。克拉克在品尝到韦恩家顶级手艺之前和布鲁斯已经聊起来,他们开始称呼对方的名字,并且有一种一见如故的交心感。这在克拉克来哥谭之前也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这位韦恩的遗孤在8岁那年遭受惨烈的遭遇而失去双亲,他自己也因此封闭自我导致双目变盲。在报纸和新闻中的布鲁斯韦恩暴烈又不耐,媒体大多是猜测因为遭遇而使得他性情大变。克拉克在来之前已经约过阿尔佛雷德很久,却在昨天接到电话,那位管家几乎是在电话里恳求他,务必要在第二日早上七点以前来到韦恩大宅,并敲响门铃。

    克拉克一开始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他遵从老人的吩咐,当他看到乱糟糟的韦恩少爷的时候,老人的心思也变得轻易解读起来。

    虽然克拉克不明白为什么阿尔佛雷德选择的是自己,他星球日报的同事莱恩小姐比他善于此道更多,而阿尔佛雷德的解释却是因为他读过克拉克的专栏,觉得他在面对破碎的人的时候更胜一筹。也许是那些他关心底层人士生活的报道。他常常为了这些而走街串巷,坚持不懈又不厌其烦的去拜访每一个受害者,直到他能够完全感同身受,成为其中的一员。

    但是韦恩是不同的,他生于富裕的家庭,极少体会辛酸苦辣,为了生计而不得不寻求帮助也更为不可能。他只是一个心灵破碎的人,把自己要看到光明的那个孩子永远的留在了八岁。

    克拉克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开口,忧虑让他吃的阿尔佛雷德的早餐味同嚼蜡。

    “是的,布鲁斯,我很幸运。”克拉克回应道,准备抛开杂念,如朋友间关怀,“也许我一年份的幸运都用在了这一天。”

    布鲁斯笑起来,他笑起来很好看,先是眼睛开始有神,掺杂一点笑意,嘴角才挑起来,露出整齐雪白的牙床:“克拉克,我打赌你有女朋友了。”

    克拉克装作恼人的敲敲碗,非常轻:“不,布鲁斯,你输了,我还没有女朋友。韦恩少爷才是应当有女朋友的那一个。这个赌约毫无意义,韦恩少爷是否要输点什么给我?”

    布鲁斯大笑,他笑得微微仰起头,把睫毛投下的阴影全数交诸光里:“克拉克,你的甜言蜜语没有女人欣赏,是她们的损失。以及,韦恩少爷不是风流的浪子,也不会说什么温柔的情话,他穷的只剩下钱,克拉克,你是否想要?”

    克拉克吃惊的沉默了一下,他望进韦恩的眼里,虽然他知道他看不见,但是他还是十分诚恳的评价道:“布鲁斯,你性格与电视里迥然不同,又长着一张好看的脸,如果你让那些人了解你的内心,那么她们定然为你神魂颠倒。”他又摇了摇头,想起对面的人看不见,才接着说,“即使我有时候做梦盼着一夜暴富,可是钱也不能赔给我一个女朋友,布鲁斯,你这话伤碎了大部分美国人的心。”

    那一瞬间韦恩收了笑意,眼睛的海中波涛跌宕起伏,令人有着他并非失明的错觉,而他眼里的焦距又承认他的黑暗,他不经意在阴影和光里各留了一半的面目,嘴角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又扬起来,布鲁斯倾身向前,令克拉克清晰的看到他轮廓分明的脸:“克拉克,我原以为阿尔佛雷德让你来是因为你是不同的,看起来你又和那些媒体人有何不同?如果内心是轻易展示给别人所看,那要面目作何种用途?往他人面前头碰头,火星猎人式的心灵感应,是否世界上的战火和斗争就会消失,人们提前实现共产主义式的生活?”

    克拉克吃惊的瞪大了眼,他说:“布鲁斯……”随即又收了音,好像为自己刚刚的冲动而尴尬的买单,对面的韦恩做出一副我在听的样子,克拉克只好说下去,“如果你想试试心灵感应……”

    布鲁斯疑惑不解,他转头问在一旁的阿尔佛雷德:“阿尔佛雷德,我看起来是说的那个重点吗?”

阿尔佛雷德似乎在深思熟虑中点头:“是的,布鲁斯少爷,我觉得肯特少爷的重点一点都没错。”

    

    等布鲁斯站在他和克拉克约定的那个公园的时候,不禁觉得自己的答应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记者是个有些草率的决定,诚然里面推波助澜的还有一个因素是阿尔佛雷德对克拉克极力的赞扬。

    哥谭固然没有什么好看的地方,空气里带着一种自然而然的、诚如它名声所言的、潮湿、堕落、压抑又沉默的味道。布鲁斯小的时候就很少上街,他失去父母之后又失去光明,虽然每一个医生都对他开导,并劝慰他只需要接受和放下,他就能重新再次看到色彩,但是他固执己见,不肯接受,放任自己在黑暗里成长到二十岁。

    十岁以后他习惯了导盲的手杖和脚下提醒他转弯直行的盲人道,他在盲人的世界里如鱼得水,用步伐丈量着家中每一段的距离,并且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乐此不彼。直到家中再也没有什么给他丈量和新奇的探究,布鲁斯从那个时候开始渐渐开始往城中心的繁华之处徘徊,即使那些记者快门的咔擦声在他耳边嚣张又得意的响个不停。

    二十岁之前他重新回到镁光灯下,大大方方的把自己展示给众人,他在W标志的大楼里正式接过韦恩家的产业。但是他在台上看起来茫然无措,坐在底下的记者们也不曾给他喘息的机会,他们从他的父母开始发问,尖锐直逼布鲁斯努力在十年中隐藏的自我。布鲁斯韦恩在台上暴怒,他用他的拐杖敲击出沉闷的声响,并以此为开端戴上了他冷漠又不近人情的面具,他在黑暗里看到蝙蝠旋转着飞起来,托起他那永远沉睡在小巷的布鲁斯韦恩。

    超人从天而降的时候,布鲁斯坐在中央公园的长椅上喂着鸽子。

    那些长椅在风雨的洗礼里变得暗淡,这个季节稍微有些冷了,布鲁斯和他剪裁舒适的西装都裹在灰色的风衣里,他抱着和他衣服颜色接近的灰鸽坐着,那个拐杖随意的被放置在身旁,他微微低着头,似乎在看着鸽子。

克拉克悄无声息的落在他的不远处,视力好的又一用处在于,克拉克能够看清楚布鲁斯手里细碎的玉米粒,以及扑着往他手心里啄食的鸽子。那些戴着蓝色或白色花纹的信鸽像是簇拥着布鲁斯,仿若在簇拥着一个君王般的虔诚,而还是韦恩家的王子只是低着头,眼里映出他未曾看到过的色彩。

    克拉克确信自己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浮空了半步飘着,在离布鲁斯大约三米的时候,布鲁斯精准的抬头看向他,他的眼睛微微眯起,似乎在努力聚着焦:“你是谁?”

    克拉克仍旧在考虑用超人的声音还是克拉克的声音回答他,一旁热心的群众们的窃窃私语已经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布鲁斯韦恩伸手把手里的玉米都洒到地上,鸽子立即便从他的膝盖上飞了下去,他站起身,熟稔的握上导盲杖:“是克拉克叫你来的。”

    他的语气实在不是一个问句,而超人本也不会在意:“是的。”

    布鲁斯没有往前走,克拉克也没有往他身边过去,那少爷像是领主般的伸出手来,而食食的群鸽更像是俯首的小人国臣子,他把拐杖搭在自己的小臂上,似乎那是一个国王权力的长杖:“那么,带我去见他。”

    超人满含笑意的飘了过去,把布鲁斯的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将披风裹住他,并回答道:“如你所愿,我的陛下。”

    

    “这就是飞行的感觉,”布鲁斯环抱着超人的肩膀,在猎猎的风里感慨出声,“我曾经也想过在云里穿行,不是坐着飞机的那样子。少年们都会想着云朵之上群神所在,威严庄重,而我只想在云上睡个觉。”

    超人在他耳边笑了笑:“韦恩先生,高空实在不适合普通的人类睡觉,上面我向你保证没有神,只有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偶尔飞过去,乏味可陈。”

    布鲁斯义正言辞:“不,超人先生,你就是神。也许你不住在云上面。我听过许多关于你的报道,非常的神性化。”

超人问他:“韦恩先生,那你觉得我是神吗?”

    布鲁斯毫不犹豫,脱口而出:“你充满热情,又乐于助人,我能理解大都会以你为荣,但是人类就是这样的,超人先生,神未出现之时他们祈求着米迦勒,而当神触手可及之时他们又会大写特写阴谋论著,实在是很矛盾。”他稍微停了一下,从超人的怀里抬头,看向光的方向,“请你谅解,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世间诸权力不能付诸别人,除非人类本身,如果我也是个超能力者,也许我会做个备用方案防止你变坏,即使你是我最亲密的伙伴。”

    “掌握着一些底牌,布鲁斯,”超人不知何时念出他的名字,像多年的老友,“如果以后能与你共事,也许我会很放心的向你展示弱点。”

    韦恩在他怀里笑起来,带着一点冷嘲热讽般的尖锐:“超人先生,我们才见第一次面。”

    超人下降着高度,布鲁斯开始听到车水马龙的声音,就像从天堂回到人间,等超人把他放在地上,那会飞的英雄低声说:“相信我,布鲁斯,我对你的了解不仅仅只是这一面而已。”

【TBC】


标签:超蝙dc
热度: 90 评论: 5
评论(5)
热度(90)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