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不义】【超蝙】信天翁/ALBATROSS【4】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4】但若放逐到人间,成为呵斥和揶揄的笑柄

 

失去了能力的卡尔被布鲁斯带离了瞭望塔。走之前尚恩在蝙蝠侠的脑海里说:{蝙蝠侠,小心一点,时间到了就带他上来,鉴于他才对了他的蝙蝠侠做……那样的事。}

 

蝙蝠侠操作着传送平台,往里输入着传送的坐标,{放心}。

 

卡尔艾尔异常沉默的站在蝙蝠侠身边,他打量着剩下的正义联盟的人,似乎在揣度,或者在找出他的世界的他们的影子。

 

他们落在韦恩大宅的门前,卡尔晃了一下身体,看到大宅,特别是在看到门前阿尔佛雷德开了门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个厌恶又奇怪的神情,前面已经脱下蝙蝠装的韦恩走了过去,而他,作为一个普通的超人,只能抱着手跟上去,冷嘲热讽般的尖锐道:“韦恩先生,呵,你是想我再一次杀死你的管家吗?即使我没了超能力。”

 

阿尔佛雷德面不改色的替他的主人回答道:“不,超人先生,恕我直言,你并不能打赢我,如果你想试试。”

 

卡尔艾尔愤怒的瞪回去,回应他的是一个管家转过去的后脑勺:“布鲁斯老爷,需要我收拾客房吗?”

 

“好的,阿尔佛雷德。”

 

布鲁斯韦恩懒洋洋地从门口走进去,他甚至礼貌的回过身来问卡尔:“不介意的话,明天我们就去大都会?”

 

卡尔艾尔愤怒的看着他,停了下来:“你就是不放弃是吧?我这样去?和一个普通人走着?还和的一个人形自走的报纸娱乐版!”

 

布鲁斯站在门边示意他进来坐,充作视而不见卡尔的愤怒:“你很容易生气,我想这解释了为什么你会做那么多的事情。”

 

卡尔哼了一声表示回答,并把自己暴躁的甩在沙发上。

 

“错事。”布鲁斯补充道。

 

布鲁斯和他坐在沙发两边,阿尔佛雷德给两人端了一壶茶:“红茶,老爷。”

 

布鲁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几乎是把不满写在脸上的卡尔:“你不戴那个眼镜我们也可以去大都会,以及,露易丝结婚了,如果你想知道,对象不是我的超人。”他指了指卡尔面前的茶杯,“你再看我也不会把我加热,所以,喝口茶怎么样?”

 

卡尔下意识的摇头,似乎从愤怒里缓解除了一些震惊:“为什么……”

 

布鲁西的人格渐渐的跑出来,展示在面前人的身上,那个人慵懒的几乎是陷在沙发里,即使他对面的人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暂时失去了超能力的超人。

 

“不为什么,卡尔,”布鲁斯好笑的看着他,“不是每个世界露易丝都会和你结婚。”

 

卡尔眼里的愤怒又渐渐的冒泡,他看着布鲁斯,失去了热视线的威胁的蝙蝠侠只是懒懒的摆手,而卡尔音量抬高了不少:“你怎么敢……!(How dare you),你怎么敢提她!你怎么敢!”

 

布鲁斯摇摇头:“卡尔艾尔,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他又喝了一口茶,满足的抿起嘴角,“我不是他,我的超人也不是你。 我为什么不能提她?她活的风生水起,活的自由自在,你不要忘了这里是哪里。”

在沉默里布鲁斯也能听到卡尔把自己手捏的咯吱作响的声音。他于是把杯子放下,在卡尔面前支起身体,仿佛一个要教训不听话的孩童的家长,藏蓝的双眼里那些倦怠和懒散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从来没有想过吗,卡尔艾尔,为什么你总是把你自己的一切怪罪到别人,哦,对不起,不是别人,是你的那个蝙蝠侠身上?”

 

“他做了什么?你又给了他什么?氪石戒指?氪石子弹头?”蝙蝠侠人格的布鲁斯在对面嗤笑出声,那个西装里的蝙蝠侠用不屑和蔑视的眼神看着卡尔,以一介凡人之躯居高临下的嘲笑着堕落的神,“信任?呵,好笑。超人,你明明知道他是哪种人,他是什么样的性格,因为他不在别人面前说,你就自由自在的怪罪他?”

 

“你在他面前杀了谁?卡尔艾尔,他杀了你的谁?小丑控制人心的把术你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任由你的愤怒和冲动占据了你自己?你想过在他面前杀人他的感受吗?你想过你杀的每一个你的并肩作战的伙伴的感受吗?卡尔艾尔,你如此的自私自大自我陶醉,你真的是觉得,没有人能杀死你,还是说,你心里真的觉得,他不会杀了你?”

 

对面的卡尔皱起眉头,看着布鲁斯,他不自觉的绷直了背坐着,甚至他没有发觉,自己一句话都没有去反驳。

 

“你问问你自己,你爱的到底是不是露易丝?你的愤怒到底是不是因为露易丝?”蝙蝠侠在对面最后的质问让卡尔浑身一颤,即使那个家伙语气平平,说到最尖锐的问题的时候还是一样的平静,而一个答案在他嘴边旋转着就要喷涌而出,他忍住了,用更加赤裸和愤怒的目光看着对方。

 

“他和我一样,卡尔艾尔。”

 

“你也和克拉克一样,卡尔艾尔。”

 

布鲁斯随手抛了一个盒子给卡尔,卡尔条件反射般的接住了。他低下头,看着盒子里那一副崭新的眼镜。

 

他在眼镜的反射的镜片里看到一个失态、混乱、疲惫又失望的自己。

 

“我现在唯一没有把你关在红太阳和氪石的房间里的原因是,你不是我的超人,我没有资格来给你审判。”

 

卡尔抬起头,仿佛看见那个西装革履的哥谭王子的倒影里长出恶魔般的尖角。

 

 

 

布鲁斯莅临星球日报的消息传来的时候,露易丝莱恩在她的桌子上写着新的卢瑟集团的报道。

 

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一家三口的合照,以及乱七八糟稿子和报纸,她头也不抬,直到韦恩的阴影笼罩了她的办公桌,她才从稿件里分出神来,发现这次她的老板不是一个人来的。

 

“韦恩先生!”露易丝站起来,故作惊讶的和他握手,“看得出来你最近好像过得不太顺利?”

 

韦恩笑了,指了指背后跟着他的,比他高一些的,戴着墨镜的男人:“你说他?可能是的,莱恩小姐。不,等等,这是采访吗,还是关心呢?”他冲露易丝抛了一个媚眼,却不轻佻,只是充满了朋友间的揶揄。

 

而露易丝果真笑起来。装成韦恩保镖的卡尔艾尔,超人,在墨镜后近乎贪婪的看着露易丝的一举一动。露易丝说:“哦,布鲁斯!不要那么见外!你是我的老板,也是我的一个采访对象,还是个朋友,有什么必要区分的那么清楚呢?”

 

布鲁斯耸耸肩,极其放松惬意地拿起露易丝桌子上的随便一份报纸,而那张报纸的标题又恰好是“为什么世界不需要超人”,他夸张的竖起报纸,似乎是故意做给谁看,而嘴里的赞美不曾停过:“你知道的,露易丝,你永远是那么机灵,我自愧不如,只怕一不小心我就说漏什么不该说的。这篇报道好极了,我这位,新的保镖,这位约翰度先生(注1),可是你的超级粉丝,给他拜读一下?”

 

不等莱恩回答,布鲁斯把报纸往身后人手里一塞,又转了话题:“露易丝,不知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请你吃顿饭?”

 

露易丝笑起来:“当然,布鲁斯,等我和我丈夫说一声。”

 

布鲁斯按住她:“不,没关系,事实上,你可以叫你的丈夫和儿子一起。”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沉浸在报纸里的约翰度,冲着露易丝笑起来,“我想可能你也不介意我的保镖和我们一起吧?你知道,人身麻烦。”

 

 

 

“克拉克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超人也不知道,如果你要问的话,布鲁斯,”露易丝坐在餐厅里,对着挨着她坐的布鲁斯抱怨道,“但是幸好还有卢瑟集团给我们报道,明日之都简直对不起它的名字了现在。”

 

布鲁斯认真的听着,并恰当的点评道:“是的,报社业就靠着新闻了,可惜卢瑟也不是一个解风情的人,否则像哥谭日报,我的娱乐版可以占一面。”

 

他逗得露易丝大笑起来。

 

 

 

约翰度先生没有笑,约翰度先生只是坐在旁边,板直了身体,谁也不知道他在墨镜后想些什么。

 

 

 

“你这位,约翰度先生,”露易丝低声问,“无名氏哈,布鲁斯,真是你的取名本事。介意告诉我什么料吗?”

 

布鲁斯也故作神秘的低声道:“没有,露易丝,当然没有。他的名字不方便说而已,你知道,为我工作,总是没有人身安全。”

 

露易丝掩嘴笑起来:“也许我该相信你,韦恩先生。”

 

布鲁斯夸张的吸气:“难道你有其他解释吗,莱恩小姐?”

 

 

 

对面的孩子,那个孩子在看约翰度先生。而约翰度先生没有笑。

 

 

 

露易丝的老公,理查德怀特,坐在约翰度的旁边,他试图向那位先生搭话:“嘿,听说你为韦恩先生工作很久了?”

 

约翰度看了他一眼,也许只是转了头,但是他摆正了头,隔了很长一段时间,理查德以为他不会理自己之后,并且布鲁斯和理查德聊天了有一会儿以后,他们开始吃饭,约翰度先生说:“不是很久。”

 

怀特有些发愣:“什么?……哦,你是说……工作……”

 

“是的。”约翰度说,“莱恩小姐,她的报道非常棒。”

 

怀特扬起嘴角:“是的,是的,你也看过她的报道吗?十分犀利,一针见血是吧?”

 

“是的,”约翰度似乎有点茫然,“是的,非常,非常,让人印象深刻。”

 

理查德笑笑:“难为她,曾经是超人的代言人,会写为什么世界不需要超人。”

 

约翰度没有再回答。

 

而理查德又说了下去,也许是因为约翰度先生看起来非常的靠谱,又或者对着一个陌生人说点心里话会痛快一些,理查德继续说:“超人离开了五年,你能想象吗,露易丝等他回来,等了几年,然后和我结了婚。”他摇摇头,把餐巾递给旁边的杰森,“露易丝曾经爱着超人,我知道,然而她向前看了(Move on)。看到了我。哈哈,是不是很老套。”

 

约翰度侧过头来,倒显得有些人情味,虽然他还是戴着墨镜:“不是,”他踌躇一下,“很浪漫其实,每个人都需要向前看……”

 

在理查德笑着低头的空隙,约翰度看向他的老板。

 

而布鲁斯只是笑着,凑到莱恩的耳边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笑话。

 

 

 

注1:John doe--无名氏,来源于一个漫画的梗,早些漫画里老爷上网,浏览论坛,网名叫JonDoe297.

 

【TBC】


热度: 90 评论: 9
评论(9)
热度(90)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