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不义】【超蝙】信天翁/ALBATROSS【3】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3】另一个人蹒跚地模仿着这昔日高飞的瘸子

在平行世界孤独堡垒呆的第一天,和布鲁斯一起,他看起来沉睡的时间更多了,和他们的闪电侠见面以后,我很庆幸巴里还是那个巴里,但是同时也可惜哈尔变成了黄灯,如果可以我希望他能变回来,在我的世界里,他们甚至在一起了。

但是尚恩死了,为什么他下得去手?用那种病毒(注1),尚恩从来没有做错什么,他只是站在布鲁斯这边而已。哦,拉奥啊。

布鲁斯在计划着推翻超人的统治,似乎是从炸掉瞭望塔开始。我不认同,但是有什么办法,超人最后的寄托就是瞭望塔了,布鲁斯太清楚了,他要让超人发疯,并且他坦白和我说,他在计划找我们世界的正义联盟进行帮助,也许我们能把超人关在红太阳里去,他这么和我说。

那是另一个我,我感受到他的愤怒无助和悲哀,同时也感受到了他深埋在心里的另一种情绪,不知道布鲁斯会不会相信我。

我很担心我世界的那个蝙蝠侠,我很想回去,但是那边还有戴安娜尚恩他们,蝙蝠侠总有PLAN B不是吗。我希望他们把他说服,布鲁斯会有办法的,我想只需要控制住他的愤怒。

哦,另外说一句,露易丝在我的世界里和她的上司结婚了(注2),还有个孩子,不知道那个超人知道以后会不会更加疯狂。

布鲁斯一定要记得带着氪石,哦,我忘了,布鲁斯总是带着氪石。

还要穿铅服。

最后,我希望他能见见玛莎,玛莎总是有办法。

                                                        ------来自克拉克日记。

 

由于布鲁斯是个普通人,复原舱从神经开始修复,并且要让布鲁斯的骨骼重新长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克拉克就在孤独堡垒里浏览着卡尔艾尔的所有信息,包括他的一些计划,自己要破解另一个自己的文件简直易如反掌。

“拉奥啊,”克拉克低低的叫出声,屏幕上正放着他找到的一个装满视频的文件夹,里面的命名都是每一个超人杀死的那个人的名字,“拉奥啊。”克拉克不想点开,也没有必要。

他见过白色的超人和灰色的蝙蝠侠,那个超人同样舍弃了克拉克肯特这一个身份,他统治了世界,把世界整理得井井有条,但是很可惜他碰到了他们,妄图帮忙的领主们只是让自己吃了一个败仗。

克拉克还记得他和布鲁斯那个时候的谈话,他向他保证,我虽然受到了同样的诱惑,但是我不会那么做,至少有一点不同的是我们的闪电侠会一直活下去。

而灰色的蝙蝠侠,听说他最近在准备组织叛军。

拉奥啊,克拉克关上了文件夹,侧头看着一旁的复原舱,沉默的想,超人实在是很容易变坏,幸好是平行世界变坏的先决条件在我的世界已经没有了。我希望以后不要来个死了蝙蝠侠的平行世界。

克拉克悲哀的想着,要不然我估计会直接毁灭地球。

等等,为什么?

 

 

“他这样多久了?”在红太阳监控卡尔和值班的闪电侠问,“一副眼镜,他一直拿着吗?为什么?蝙蝠侠好像把他抓得死死的,他把我们都抓得死死的。嘿!哈尔!那是我的甜甜圈!”

一旁忙着吃甜甜圈的绿灯含混不清的回道:“哦,巴里,我以为你不吃了,帮你个忙……他大概有一个星期了,这个样子。除了尚恩谁知道蝙蝠侠说了什么……”他咽下最后一口甜甜圈,喝了一口咖啡,“我实在很惊讶,那个世界的我竟然会成了黄灯,虽然我以前很欣赏塞勒斯托,但是不代表他变坏了我还是欣赏他。”

闪电侠消失了一秒又重新回到绿灯的身边,手里拿了一个汉堡和一杯咖啡:“我不能原谅他杀了尚恩!哦,他杀了那么多人,蝙蝠怎么说的!他还有救之类的?要我说,赶紧把我们的蓝大个换回来,把他交给那边的蝙蝠侠,要怎么救就怎么救……”

绿灯条件反射的往身后看了看,确定蝙蝠侠不在附近才对着闪电低声道:“我听说蝙蝠回去找上次卢瑟把那个白色超人打来没有能力的装备去了,他应该要做点什么了……而且他不是在研究那些时空穿越的东西吗……”

而卡尔艾尔,与此同时抬了头,看着玻璃后的两个人,缓缓地站起来,拖着沉重的镣铐往玻璃边走过来,他走的很慢,脸庞在红太阳下显得阴沉,而那双本应该充满了希望的蓝眼睛里少了一些愤怒,有着某些闪电和绿灯看不出来的决心。

他抬手敲了敲玻璃,一个星期没怎么开口使得他的声音有些滞涩的沙哑:“我要见布鲁斯,和他说,我要见他。”

 

蝙蝠侠拿着那个像激光炮一样的东西来到红太阳室的时候,正义联盟的人基本都在了,除了临时在亚特兰蒂斯的海王----自从他知道那个世界的自己成了超人一边之后,他就着手开始清理亚特兰蒂斯,并保证不会变成那样子----蝙蝠侠把那个仪器交给神奇女侠,示意闪电侠把门打开。

里面卡尔艾尔除了说那一句话之后,又沉默的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开门的时候他抬头看着蝙蝠侠,手里握着那个眼镜。

蝙蝠侠走到他面前,用那不似凡人能发出的声音问道:“什么事?”

卡尔自从他进来就一直看着他,他没有了X视线,但是能感觉到蝙蝠侠把面具换成了含铅的那种。卡尔伸手把那个眼镜递给蝙蝠侠,蝙蝠侠没有伸手接,而卡尔开口,稍微比之前流畅的说道:“那个问题……布鲁斯……我的确想见见露易丝,但是答案是不,不。”

卡尔艾尔几乎是报复般的要笑起来,但是他没有,仍旧紧绷着脸,这下好了,无所不能的蝙蝠侠能做什么?为什么蝙蝠侠们都爱克拉克?因为那是个热心又胆怯的小记者吗?还是因为那是一个傻子?他还伸着手,神情变得轻松,眉头也舒展开了。

超人从来都不是傻子。

从来都不是。

“你留着吧。”蝙蝠侠,或者说布鲁斯,很快的回答道,像是一点也不意外这个答案。

 

“他疯了。”蝙蝠侠从那个房间里出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而剩下的人脸上极快的都写满了“我告诉过你”这样的表情,蝙蝠侠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继续道,“PLAN B,戴安娜,你去。”

尚恩拦在戴安娜面前,问:“蝙蝠侠,你确定吗?我们不知道他多久能恢复。”

蝙蝠侠用白色的目镜直视着尚恩,说道:“我知道,三四天,足够了。”

火星猎人沉默的让开位置,戴安娜走进去,那个在里面的超人看见戴安娜进来,不解的看了看玻璃,下一秒一道白色的能量束精准的打在了他的身上。

他哀嚎一声,颤抖着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红太阳的光束消失在房间里,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日光灯,从门外沉默着走进来的正义联盟众人都带着各自不同的,惧怕、厌恶、憎恨、无奈、不信任。卡尔都看的出来。而他也感觉的出来,力量被抽走的虚弱。

无论那个东西是什么,布鲁斯又赢了一次。

 

 

克拉克按住要起身出来的布鲁斯,摇摇头:“不行,布鲁斯,这才一个星期!即使是我也不能好这么快!”

布鲁斯看了他一眼,又重新躺回去:“你这是在浪费时间。”

克拉克转身去拿他才做好的小甜饼,并拿了一杯牛奶,他把牛奶用热视线稍微加热了一下:“我没有,布鲁斯。而且你知道,这一个星期你基本都是睡着的,就今天稍微醒的时间长了一点,你就觉得自己好了是吗?”克拉克把牛奶递给布鲁斯,顺便帮他垫高了一点,“复原舱又不是拉萨路深渊,你不要去那里泡一下,只有等着。可是庆幸的是,你还可以吃点我做的东西。”

韦恩家里最后一人沉默的接过那个闻起来十分熟悉的小甜饼,他咬了一口,脸上的所有肌肉仿佛都被冻结了一样的僵硬着,克拉克关切的看着他,问道:“不好吃吗?布鲁斯,是不是烤过了?”克拉克伸手去拿他手里的饼干。

布鲁斯立刻回过神来,摇摇头,把手缩了一点,“不,”他含糊不清的说道,随即狼吞虎咽般的吃起了那个小甜饼,又似乎确认般的说了一句,“不。”

克拉克看着他,微微皱起了一点眉头:“布鲁斯,你慢点吃,慢点好吗?没人和你抢……哦,布鲁斯,哦……对不起……我是不是……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克拉克手足无措的看着布鲁斯,那个年纪大一些的蝙蝠侠用小甜饼塞满了嘴,他毫无形象的吃着,丢下了蝙蝠侠和布鲁斯的仪态,他本来不应该这么失态,他应该是坚强且隐忍的。而他却哭了,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落在复原舱里,落在他的手里,落在他的牛奶里,落在克拉克手足无措的手心里。

布鲁斯从来不轻易哭泣,蝙蝠侠连眼泪都没有掉过。除了一次,他在看到闪电侠带回的他父亲的亲手信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也只掉了几颗眼泪。眼泪对他而言弥足珍贵,仿佛是对过去柔弱的他的告别,和对未来不曾充满希冀的沉默。

布鲁斯和卡尔交谈的那天,卡尔暴躁的打伤了他,让他瘫软在地上,看着他亲爱的管家,阿尔佛雷德,在他目之所及又远如海角的地方死去。(注3)

如果不是他让阿尔佛雷德驻守蝙蝠洞。

如果不是他对卡尔的召唤避而不见。

如果不是……他仍旧抱有希望。

卡尔每次暴怒以后他都会对他说对不起,正是这样矛盾的超人,他留了蝙蝠侠一命,把蝙蝠侠囚禁在韦恩大宅里,靠着管子和医疗设备存活。卡尔走的时候一直在对他说对不起,但是他看得出来,卡尔正在一步步的走向崩溃和失控。

但是还来得及,还来得及。

 

“布鲁斯!嘿!不要这样……我实在是……”克拉克蹩脚的安慰着布鲁斯,但是布鲁斯什么也没说,只是流着泪,吃光了所有的小甜饼,喝光了牛奶。

 

克拉克从没有见到过这样的布鲁斯,或者说蝙蝠侠,大部分时候他都在对自己嘶吼,以及冷漠的嘲讽。克拉克知道阿尔佛雷德死了,但是克拉克不清楚,他很多事都不清楚,蝙蝠侠一直是说一半留一半的类型。克拉克叹了一口气,浮起平行在布鲁斯的上空并紧紧地抱住了他。

“哦,布鲁斯,”克拉克的声音静悄悄的在蝙蝠侠耳边响起,“你不必一个人承担那么多,我相信等他回来,我们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找回那个克拉克……”克拉克低声的说,怀抱里的人渐渐的止住了抽泣,“克拉克肯特不是被杀死的,他只是没有勇气去面对。”

“不,克拉克,”那个被他抱住的异世界蝙蝠侠沉稳的开口,再也听不出来刚刚哭泣的是他,“永远要有PLAN B。”

 

 

注1:荣米尔病毒。(我假设?

注2:参考超人归来(布兰登版本)

注3:漫画里阿尔佛雷德是被维克多萨斯杀死的,改动一下。详见不义联盟第五年#23。

 

以及,我没有详细看过漫画(实在是不敢看),设定基于的是游戏剧情。

以防万一,这里说一下,里面有夜翼会是达米安,绿箭黑金已经死掉了。(当然罗宾什么的也都死掉了,除了达米安

 

(后面会有两章,一章全是主世界,一章全是不义世界。)

PS:可能明后天没有时间更新 ,如果有人不明白老爷为什么是在这里崩溃的话,我可以解释一下,大概是因为阿福死的时候不想在不义超面前伤心,而也不想在蓝超面前和人说那么多。但是蓝超是出名的温柔,让老爷想起他失去的小记者,也让老爷想起他的阿尔佛雷德,以及,老爷 的味觉比他自己的镇定要诚实多了。

【TBC】

热度: 80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80)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