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不义】【超蝙】信天翁/ALBATROSS【2】

第一章:http://barafundlebay.lofter.com/post/38eeb7_b625955


【2】有人用粗短的陶制烟斗逗弄着它的嘴

卡尔以一种非常有趣且惊奇的眼光打量着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他飘到蝙蝠侠的背后,说:“这是你们对待超人的方式吗?孤立?”他又飘走,飘到尚恩的背后,“你读了我的思维,很久没有这种有人进入我脑袋的感觉了,尚恩,我竟然有点怀念。”他顿了顿,抱起手,居高临下的看着火星猎人,“但是我以为你是从来不主动读人思维。”

神奇女侠站起来,看着超人:“真言套索可以让你说实话,我们只是为了确认,你是否有什么……”

“有什么偏激,不一样,是否变坏是吗?”卡尔饶有兴趣的打断了她的话,“我完全没有防备,尚恩应该知道了我的一切,”他勾勾嘴角,妄图做出一个笑容来,但是他失败了,他眼里的愤怒遮盖过了一切,使得他的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蝙蝠侠!哈!尚恩!你应该能明白,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以后,如果还能保持理智简直是天方夜谭……”

蝙蝠侠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的抱怨:“我一直以为你的意志力比谁都要坚定,卡尔,”他接受了超人转过来的目光,暴露自己在热视线下,“我相信你的那个蝙蝠侠也这么觉得,是你越走越远了而已。”

超人又飘高了一点,仍旧抱着胳膊,做出一副“我在听”的样子。

蝙蝠侠继续说:“你让你的人性掩盖了你的全部,愤怒,不安,责备,怨怼,克拉克,你……”

他露在空气里的唇瓣仿佛吐出了一种密语,一个噩梦,超人用嘶吼般的大叫打断了他,而布鲁斯在那声里面听出了绝望和悲愤:“不要叫我克拉克!不要叫!蝙蝠侠!你永远不知道!你永远只会说!”在超人热视线来临之前,闪电侠把蝙蝠侠从原来的位置带走,而绿灯用绿色的囚笼笼罩了卡尔。
这都是暂时的。

布鲁斯站在会议室的门边,叹了一口气。




“布鲁斯!”克拉克循着心跳飞进韦恩大宅,并带着一些愉快的叫道,“布鲁斯!我找到办法也许可以……”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并落在布鲁斯的床边,和对面的人沉默的对峙着。

“克拉克,”布鲁斯转过头,鉴于他也只能转头,“我是不是忘了和你说,卢瑟和我在合作。”

克拉克看着同样沉默的卢瑟,只弯了弯腰,对着布鲁斯说:“我有办法帮你治愈,但是你得和我走。”然后咬牙切齿的低了声,“你一定是故意忘了,布鲁斯。”

布鲁斯露出一个勉为其难的眼神,疲惫又充满耐心的回了过去:“你也没有告诉我你会去孤独堡垒,克拉克。”

克拉克震惊的瞪大了眼:“你是怎么……算了……”

卢瑟在旁边咳嗽了一声:“两位,可以换个时间打情骂俏其实。”

克拉克直起身,面无表情:“难道这个世界超人没有和你打情骂俏吗,莱克斯。”

卢瑟还想说什么,布鲁斯打断了他,蹙眉道:“卢瑟,我们时间不多,我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他把我放在这里。瞭望塔没有炸毁,还有人监视的,卢瑟。”
卢瑟说:“我代替超人来看看你,免得你死了,再说超人就在这里,什么问题都没有。”卢瑟耸耸肩,露出一个和克拉克碰到的卢瑟完全不同的神情,“他今天骗过了神奇女侠,我想他还是有点脑子的。”

“嘿!你怎么知道!”克拉克质问道,充满敌意的抱了手臂,“你在监视我吗!”

卢瑟用了一个愚蠢的眼神看向克拉克,随即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蝙蝠侠,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他是不是没和你说,我和超人是好朋友,在这个世界里?”

克拉克说:“不,我知道。以及,每个世界都不能相信你果真是硬道理。”

卢瑟没好气的挥挥手,表示不能再多呆一秒:“布鲁斯,下次你要如果要求助,可以找个谈得来的。”

布鲁斯目送他走出去,克拉克问道:“我刚刚说的,你答应了吗?”

布鲁斯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久违的老友,事实上,克拉克知道,他只是在缅怀那个他的超人失去的克拉克肯特而已。

克拉克小心的用红披风裹住布鲁斯,并把自己带来的钢板叠在布鲁斯的腰上:“希望你不会晕了。”

布鲁斯摇摇头:“没关系,我经常都能被动的去适应一下。”

克拉克沉默的抱起他。而手臂上的身躯比他的蝙蝠侠要壮硕许多,应当是常年和超人争斗的必要产物,却比他的蝙蝠侠更要脆弱,也更坚强。


孤独堡垒一如既往的欢迎他的回来,他把布鲁斯带去复原舱里休息,并在蝙蝠侠的注视下打开了电脑,连上了瞭望塔。

“超人呼叫神奇女侠。”

克拉克搜寻出记忆力他曾经遇到过的白色衣服的超人样子--他觉得是唯一一个可以拿来做参考的超人---并顺势放松抱起了手臂。布鲁斯在他身后沉默的透过复原舱看着,蓝眼睛里有了一些惊讶和久远的怀念。

“神奇女侠在线。”

屏幕上显示出和离开堡垒市穿着不一样的神奇女侠,她穿的更接近于克拉克熟知的那一个,眼神却挑逗又意味深长。

“除了你,还有谁在瞭望塔?”

戴安娜想了想:“钢骨,闪电侠,黄灯。什么事,卡尔?”

克拉克冷漠的看着她,他确实不太喜欢这个戴安娜,冷漠一半是真的,带出了一些犀利的神情,另一半却是竭力学习那个超人的产物:“最近如果没有什么事情,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你也不要来。”

戴安娜问道:“为什么?卡尔,是出了什么事?”她急急的说着,脸上涌起担忧,“蝙蝠侠?布鲁斯韦恩又做什么事了?我去帮你……”

“戴安娜!”

克拉克带着警告的喊了一声,那边的神奇女侠果真噤声了,并且有些畏惧的看着他,而克拉克不喜欢,但是他只能装作稍微温柔了一点,却还是皱着眉--布鲁斯告诉他,卡尔艾尔大部分的冲动的举动都有戴安娜在支持,她变得无可理喻,并且疯狂的迷恋着超人--超人应当对她欲拒还迎:“我没事,不是蝙蝠侠的事情。最近在我出来之前,我相信你能处理好一切。超人完毕。”

布鲁斯看着走过来的克拉克,道:“叫闪电侠来,别叫黄灯。”




超人一拳就打碎了绿灯仓促建起来的牢笼,蝙蝠侠分析着这个超人的不同,更加强壮,更加情绪化,容易激怒,也令他更没有章法。
蝙蝠侠对着旁边的闪电侠说:“能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闪电侠看了看:“也许,怎么了?蝙蝠,你又有了计划是吗?”

蝙蝠侠看向一旁浮空的尚恩,点了点头:“是的,总有PLAN B。”

尚恩睁大了眼,把正义联盟的人都用精神连上了线:

{火星猎人在线}
{蝙蝠侠在线}
{神奇女侠在线}
{绿灯侠在线}
{闪电侠在线}
{海王在线}

蝙蝠侠往超人破坏了的门边靠了靠,站到一个更深的阴影里去,{我有个计划,但是需要你们分散他的注意力,机会只有一次,打赌这个超人不怎么熟悉正义联盟的合作。}

{蝙蝠你有没有把握,这个超人比我们的超人难搞太多},闪电侠极快的从墙壁上跑到天花板,然后跳下来。

{不是很},蝙蝠侠从腰带里掏出一个盒子,{超人都有一样的弱点不是吗?}

绿灯接住了被超人打飞的闪电,而尚恩也接住了被打飞的戴安娜,海王正用三叉戟和超人对抗着,可是下一秒便连人带戟的被超人打到一旁。

“布鲁斯,”超人往布鲁斯的藏身之地飘过来,“尚恩是不是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在我的世界里,他被我杀死了。”

躲在阴影里的蝙蝠侠冷笑一声:“我说过,我相信那个蝙蝠侠也说过,只要跨出一步,就永远无法回头。”

闪电侠紧急的在超人身后刹住,绿灯的意识几乎和他同时响起来,{什么!这个混蛋!}

浮在一旁的火星猎人神色复杂,{我没来得及告诉你们。}

神奇女侠回头看了一眼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尚恩,你在我们的世界,不必担心}

海王做了一个攻击的姿势,{希望我的亚特兰蒂斯还在}

蝙蝠侠站在超人的面前,往前跨了一步,沉默的迎上去,{准备!}

超人精准的用热视线在布鲁斯的鞋前烧了一个洞,阻止他前进:“你比我想象中的反应要冷静得多,呵,这不就是你吗,眼睁睁看着那些本该死的人渣在疯人院里进进出出,而你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抓他们回来,却阻止不了他们伤害你最亲近的人……”

{现在!}

蝙蝠侠猛地往前又跨了一步,随手丢了一个蝙蝠镖,身后闪电绿灯神奇女侠和火星猎人海王一起往前攻击向卡尔的背,卡尔偏了偏头,回身抵挡来自五人的攻击,而蝙蝠侠把盒子打开,那枚克拉克送他的子弹头精准的落进了超人的披风里。

绿灯把昏迷的超人送进了红太阳的照射室里,蝙蝠侠把那个氪石收起来,隔着玻璃看里面的超人醒来,然后无力在地上嘶吼。

“我会去和他谈谈,”蝙蝠侠回头看着他的同伴们,“在此之前我需要了解他的世界到底怎么了。”

尚恩说:“我直接给你们看会形象很多,如何?”

所有人都点点头。


卡尔艾尔颓唐的坐在红太阳室里,灌了铅的墙壁简直是为了他量身定做,他只能看见唯一的玻璃外面,这个世界的正义联盟正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他把目光游离在每个人身上。

是的,是的,卡尔垂下头,愤怒又无力的想,每次那个家伙为什么都是对的,而卡尔找他对峙的时候---被公开身份的蝙蝠侠财产悉数被没收,韦恩企业的牌子在哥谭已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那曾经在哥谭夜空里闪耀的W因此黯淡无光----蝙蝠侠总有办法让自己愤怒不是吗?但是蝙蝠侠也总是会忘记自己是个普通人不是吗?

所以他把他的脊椎打断了,让他再也没有办法去组织叛军,让他再也没有办法站起来。

但是,不,卡尔想,他不曾后悔,再来一次他还会这么做,他还会把一切都归咎于蝙蝠侠。卡尔又抬头,充满愤怒的看向外面的那个蝙蝠侠,他不用X视线都能知道那块氪石一定还紧紧的被攥在他的手里。为什么他不杀人,为什么他不杀了小丑?!为什么任由小丑来控制自己?!为什么?!为什么?!

他的孩子不必死!他的露易丝不必死!他的明日之都不必死!

你的罗宾也不必死。

卡尔把脸埋在手里,愤怒平静以后是满身的挫败。

而门也是这个时候打开的,被剥夺了一切的卡尔只是把脸埋在手心里,直到那个人走到他面前,开口的时候他才发现是蝙蝠侠:“卡尔艾尔,我们需要谈谈。”

哦,这个口气他清楚极了,卡尔一动不动,这个口气的后面往往是想劝慰他迷途知返。

“我不是劝你要怎么样,”那个蝙蝠居高临下的说着,该死,每一个蝙蝠侠都这么会读人心吗?“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去看看露易丝,但是,你知道用哪个身份。”

卡尔低着头,放下了手,他因为镣铐的束缚,而是跪在地上的,他低着头,放下了手,摇了摇头:“做梦,蝙蝠侠,做梦。”

蝙蝠侠丢了一个东西下来,落在卡尔面前,卡尔看着那个东西,多么脆弱,他可以马上捏碎他,即使他没有了超能力,他也可以马上起来撞倒蝙蝠侠,大声充满愤怒的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但是他没有,卡尔艾尔只是沉默的看着那个东西。

那是一副眼镜。

蝙蝠侠的声音也变回了他轻佻自若的布鲁斯,卡尔不明白为什么他要用布鲁斯的声音说话,是为了提醒他当初星球日报采访他的日子吗,卡尔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去感受一下呢,卡尔艾尔,感受一下,普通人是怎么处理他们失去一个人的感觉呢?”他随即转身,准备出去,那声音缠绕在卡尔的耳边,像美人蛇的吐丝,充满致命的诱惑力的同时把毒液注射进你的血液里,“我给你时间,卡尔艾尔,我知道你责怪你的蝙蝠侠,呵,卡尔艾尔,但是他从来没有对你失去希望,你自己放弃了而已。”

“我仍旧说过,”蝙蝠侠关门前这么说,而卡尔还是盯着地上的眼镜,默不作声,“走出那一步很简单,控制自己不走出那一步,才是最难的。”
    
【TBC】



PS:如果要强行HE,后面肯定OOC,但是不义就是一个大写的OOC典范!所以是个HE,请大家不要打我的OOC{:2_120:}
而且切换到主世界超我发现自己不自觉的就会欢快一点,这不是我想要的。【乐高蝙蝠式遮脸

是个中篇,尽量日更

*每一节标题都节选自波德莱尔的诗--信天翁,译者是徐芜城。*

热度: 94 评论: 8
评论(8)
热度(94)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