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不义】【超蝙】信天翁/ALBATROSS【1】

【不义】【超蝙】信天翁/ALBATROSS

 

CP:Superman/Batman

Rate: PG

Warning: Maybe they will become who they were.they do not belong to me, whatever, maybe it will has a happy ending,depends.

Everything happened before they date with each other.

Batman has a broken spine.(you know which batman)

 

大概是动画JL和游戏不义剧情的结合体。

主世界称谓是克拉克肯特,不义世界是卡尔艾尔


脑洞在: http://barafundlebay.lofter.com/post/38eeb7_b60ae47 这里

忍不住动手,不会很长,中篇。


 

【1】这长着翅膀的旅行家,多么虚弱、笨拙

“布鲁斯,你要知道,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小镇男孩?”

红披风无精打采的耷落在地上,超人,克拉克肯特,正注视着他的战友,那个一身笼罩在黑暗里的蝙蝠侠,他们为了之前早些时候的一个小战役而吵了架。蝙蝠侠站在他的对面,独自摆弄着瞭望塔的屏幕,头也不回的反问他。

“蝙蝠!你知道……我只是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肯特,”蝙蝠侠终于舍得回过头,白色的目镜微微眯起来,“那是在哥谭,好吗,我一直都能处理。”

“噢,”克拉克低下头,像是个丧气的小孩子,“噢,”他重复了一声,“如果你坚持……但是,”他抬起了头,眼神坚定又令人温暖,“下次我还是会这么做,你知道的,布鲁斯。”

蝙蝠侠似乎有些气闷,但是随即他吃惊的全部转过身,往克拉克的面前疾步走来,他们中间最多隔了五步,克拉克张大了眼吃惊的看着布鲁斯,条件反射的也往前走了一步,随即白光眩晕,天旋地转。

 

克拉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站在蝙蝠洞里,周围的一切都没什么变化,陈列的纪念品一个也不少,克拉克怀疑是蝙蝠侠在尝试瞭望塔新的传送,他打开了频道,呼喊道:“蝙蝠侠,蝙蝠侠。”

没有人回答他,频道里一片沙沙声。

也许是蝙蝠洞屏蔽了信号,克拉克往四周看去。有一个不同,克拉克走了两步,这里墙壁全都含了两倍的铅。也少了很多人情味。

他飞起来,凭着记忆中的入口往地面上的韦恩大宅走去。

布鲁斯曾经告诉过他,在布鲁斯伤重得时候。布鲁斯躺在病床上,罩着脆弱的呼吸器,对他轻而缓的说,

“孤儿都有收集癖,克拉克,因为失去的太多,让人很难对一些东西放手。”

克拉克看着他藏蓝的眼睛里悲哀得要满溢出眼泪,但是布鲁斯只是哀恸的看着他,沉默地睡去。

克拉克从韦恩家古董钟背后走出来,喊道:“布鲁斯?阿尔佛雷德?有人吗?”

一声急促的呼吸声从二楼传来,克拉克认出那是布鲁斯的心跳,随即飞了过去,敲了敲门,问道:“布鲁斯?是你吗?”

里面窸窸窣窣一阵响,里面的人用嘶哑的声音说:“超人从来不敲门……你不是他……你是谁?”

克拉克疑惑道:“布鲁斯?”随即他反应过来,推开门,急匆匆的进去妄图对证,“这是平行……我的天……布鲁斯?!你怎么了?!”

布鲁斯韦恩,平躺在房间改建的病房里,身上插着克拉克平生仅见的最多的管子和测试线,而一旁的心率仪表示他现在心跳很平静。

克拉克飘到布鲁斯床边,迅速的用x视线看了一眼,他愤怒的落在地板上,质问道:“布鲁斯?是不是每个世界你都不会好好地对你自己?!是谁?贝恩?小丑?双面人?泥脸?布鲁斯!我呢?我去哪里了?阿尔佛雷德呢?”

而布鲁斯只是看着他,等他稍微平静一些才开口:“卡尔,你为什么不坐下,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就告诉你这是谁弄的。”

克拉克瞪着他看了半晌,随即气馁的盘腿飘在布鲁斯正好能不费力看到的地方,说:“这是平行世界是吗,你的年纪比我世界的布鲁斯大一些,而且……”

“他叫你什么?”布鲁斯打断道,他踌躇了一下,“克拉克,还是卡尔艾尔?”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克拉克,其实,他生气会叫我肯特。你要告诉我这个世界怎么了吗?”

床上的布鲁斯似乎松了一口气,他面上的表情都松懈了下来,用一种类似困兽般的嘶哑嗓音低声道:“事实上,这就是他弄的。我们世界的超人。我劝你赶紧回去,在他对你世界的蝙蝠侠做了点什么之前……”

克拉克想到向他走来的布鲁斯,他摇了摇头,道:“如果我走了,你呢,我也许站的地方就是他之前站的地方,他也许还会对你……拉奥啊……我想象不出来……我会对布鲁斯做这种事……拉奥啊……”他极快的摇着头,似乎不肯相信,“戴安娜呢?她容忍他这么做?”

布鲁斯又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也许你经历他所经历的,就不会这么说了,”他犹豫了一下,藏蓝色眼里忽的显出了一些悲愤,“克拉克。”

他咬得极重。

 

“你不是他。”蝙蝠侠退了一步,看着一阵白光以后站在面前的超人,笃定又坚定的说,“你是谁?平行世界的超人?你们那边又怎么了?求救?”

面前的超人,卡尔艾尔,吃惊的看着蝙蝠侠,他抬头打量了一下瞭望塔,又极快的飞到落地窗前看着地球:“你们……你们……露易丝在哪里?”他急切又热烈的转头,看着蝙蝠侠。

蝙蝠侠把面前的屏幕都挥手收起来,卡尔看到不含铅的面具下他的眉头皱起来,并向自己走了过来:“露易丝……为什么你不先告诉我你们那边怎么了,我就告诉你露易丝在哪里呢?”

他比布鲁斯更年轻,更少伤痕。卡尔想,而露易丝还活着,大都会也还在那里。卡尔几乎是要泫然欲泣,却丢不掉这么多年以来积累的愤怒和悲痛。

“布鲁斯……”卡尔如此亲昵又温柔的叫着,并完全没有发觉自己在重新见到完整的布鲁斯的时候有多么喜悦,“布鲁斯……”

蝙蝠侠警觉地退了一步,和卡尔保持距离:“露易丝死了,我可以推测?”

卡尔艾尔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变得咄咄逼人,变得充满愤怒:“你!”他极快的掐上了蝙蝠侠的脖子,并把两人推到一旁的墙壁上,蝙蝠侠后背重重的挨上墙壁,发出一声闷哼,而卡尔仿佛觉得自己有点失色,又立刻放开了他,“你……没事吧?”

蝙蝠侠在目镜后打量着他,卡尔知道,卡尔更知道自己不需要知道蝙蝠侠的答案了,他可以看到那只手放在装着氪石的腰带上。

他于是退着走了,再也没有和蝙蝠侠说一句话。

等那个红披风消失在地球蔚蓝的怀抱里,蝙蝠侠打开了通讯频道,并冷冷道:“神奇女侠,绿灯,闪电,火星猎人,海王,我们要开会了。不要和超人打招呼,他不是我们世界的。”

 

 

克拉克沉默的听完布鲁斯讲的一切,他飞到落地窗前,看着哥谭,并用超级听力尽力的去寻找声音。

他听见大都会的那里没有一丝生命气息,恐惧蔓延在每一个人的嘴里,而瞭望塔,克拉克转过身问:“布鲁斯,瞭望塔还好吗?”

布鲁斯似乎是极其困倦的合上了眼:“除了我……剩下的正义联盟的人都在上面……现在……应该……”

克拉克走过去,给布鲁斯盖上被子,并再次的检查了一下布鲁斯的身体状况。

他需要氪星技术,也许。

克拉克把布鲁斯沉睡中的心跳放在耳边,慢慢地关上了门。他准备去一趟堡垒,顺便再去一趟瞭望塔。他也是他,也许他能骗过这些人。

 

等他进了孤独堡垒以后,他发现这个世界的超人,卡尔艾尔,把蝙蝠洞的一部分也带到了这里,那台电脑代表的东西,一些蝙蝠技术,人类的高科技。其他都没有什么变化,他熟悉自若的把堡垒的系统打开,寻找着是否有能够帮助布鲁斯恢复的技术。

而他把身后戴安娜的脚步声忽略掉了。

穿着极其暴露和性感的神奇女侠从堡垒深处走过来,她几乎是贴在克拉克身上,果冻般的唇瓣开合间,吐出犹如蛇信子的丝丝声:“卡尔……你说要去处理蝙蝠……这么快吗?……”

克拉克,只能绷直了身体,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出来,竭力的装作是那个人:“戴安娜,我没有告诉你我是去处理蝙蝠。”

戴安娜蜻蜓点水的在克拉克的面颊上落下一个吻:“是的,卡尔,你没有,但是我就是知道。卡尔,你还记得之前你说过什么吗?”克拉克紧绷着嘴,不说话,和他的神奇女侠完全相反的戴安娜婀娜多姿的往堡垒门口走去,笑声充斥在孤独的堡垒里,“你说你要问个明白,卡尔,我知道你的心思,只是你从来不承认。”

克拉克摇摇头,在堡垒大门关上的时候又重新调出他之前寻找的资料。

 

 

蝙蝠侠和正义联盟坐在会议室里,每个人都神情严肃的看着漂浮的屏幕里的超人,那个超人在离去之后找到了正在工作的露易丝,并情绪十分激动的和她说着什么,而露易丝有些畏缩在桌子面前,满脸都是惊恐。

“你不是他,”蝙蝠侠对着露易丝的口型说道,“他从来不是这样的。”

神奇女侠疑惑的看向蝙蝠侠:“他没有告诉你他的世界怎么了,你说他的露易丝死了,也不能代表这个超人有什么过激的统治世界想法,蝙蝠侠。”

蝙蝠侠极快的点了一下头,看向尚恩:“尚恩,你能读一下他吗,不是冒犯,他实在不对劲。”

坐在蝙蝠侠旁边的尚恩橘色的眼睛微微张大了一点,点了点头:“我可以,但是说明,这只是为了我们的超人安全。”

闪电侠摇摇头:“总不会是那个正义领主的超人,为什么平行世界这么多的超人都变坏了?我不明白。”

闪电侠话音落下的同时,屏幕上的超人突然精准的看向了屏幕,他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怒气,眼角泛着爆红的热视线的前兆,他放开了露易丝,随即离开了屏幕。

蝙蝠侠回头,会议室的落地窗前,超人正以他的速度向瞭望塔飞来。

“尚恩?”

火星猎人不多表情的脸上写满了吃惊和恐惧,而带来恐惧的人正在向他们行进:“他……露易丝和他的孩子都死了……他杀了很多人……是小丑控制他……他还毁了大都会……蝙蝠侠!”火星猎人失态的大声叫道,“他来这里之前才把他的蝙蝠侠脊椎打断了!”

与此同时超人卡尔艾尔打飞了会议室的门,缓缓飘进来。

【TBC】

热度: 114 评论: 6
评论(6)
热度(114)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