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POI】【RF】【MVU】INTERNAL DEATH/极夜 【CHAPTER 2】


CHAPTER 2

“你说的是他?……我不敢相信。”杰西卡和里瑟并排走在哈罗德的后面,她小声的说道,“西装三件套,金丝眼镜,虽然它们看起来的确价值不菲,不过我觉得……”

里瑟皱了皱眉,觉得杰西卡过于掉以轻心了,虽然哈罗德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人:“觉得什么?杰西卡,你要相信我。他很危险,比你想的要危险多了。我不知道他纯善的外表欺骗了你多少,但是我敢肯定,那里面又黑又毒辣……”

哈罗德平稳地走在前面,接上里瑟的话:“里瑟先生,奥莱特小姐,你们要知道,其实我听得见。”

杰西卡在后面吃吃的笑起来。她金发棕眼,笑起来的时候眼角有点鱼尾纹,像个没心没肺的孩子:“约翰,哈罗德实在很可爱。”

里瑟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面无表情的哼了一声表达反对。

这个时候他们在房间外的走廊上走着,他们三个人的脚步声几乎占据了整个走廊。这条走廊长的可怕,两边都是一模一样的房间门,除了变换的门牌号表示他们的方向之外,里瑟觉得就像在走一个永远没有尽头的迷宫。尤其当这个迷宫还铜墙铁壁,无法突破的时候。

走廊的尽头是所谓的贡品训练室。训练室很大,哈罗德说可以同时容下所有的游戏参赛者在这里成双成对的训练。

哈罗德轻车熟路的开了门,自动亮起的灯照亮了整个训练室。训练室里只有一些简单的小隔间,供人攀爬训练对打以及野外生火之类的技能。而哈罗德只是走到训练室最里面的角落里。里瑟看到他抬了一下头,角落门上的摄像头转了一个角度对着哈罗德,中间只有几秒的差,那扇门悄无声息的滑开了。

哈罗德走进那扇门里面,他开了灯,里瑟才发现那个房间,除了最初的门以外,其他都是透明的,他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哈罗德站在门边上,低头摆弄着一块屏幕。随即杰西卡拉上他的手,往哈罗德的方向走过去:“约翰,我们去看看。这可让人很惊讶。”

里瑟顺从的踩着杰西卡的脚步过去,哈罗德抬头看了一眼他们:“你们看着房间中间。”随着他话音落下的是两个虚拟成形的人体,说是人体,因为他们没有面容,笔直的站在场地中央。接着他们开始移动起来,在空气中虚拟的对打,然而每次碰到却好似真枪实剑一样的发出和两个人对打毫无二致的声音,他们甚至没有用虚拟的武器,只是柔软的身体。

“熟悉吗?”哈罗德低头看了看屏幕,问道,“我用你们的数据模拟的你们对打的招式……鉴于这个技术的……不为人知性……我仅仅只是用来训练你们。”

杰西卡有些吃惊的问:“哈罗德……这个……这个太棒了……你是怎么……”

哈罗德抬头冲杰西卡小小的短促的笑了一下:“事实上,奥莱特女士,我对于电脑很擅长。我会告诉你们怎么样启动这个模拟程序,每次模拟的时候穿上特定的制服,会有真实的打斗效果。它可以模拟这一次参赛的所有贡品的打斗方式。”哈罗德说着,弯腰从控制台边上提了一个银色的箱子起来,“试试?”

里瑟接过哈罗德从箱子拿出的黑色的衣服,它极其的贴身,仿佛有细小的电流在上面涌动,而哈罗德等他们换好了衣服,才又重新开门进来:“看样子衣服很合身。”

杰西卡似乎很喜欢,伸手摸了摸衣服:“是啊,哈罗德,这衣服很舒服。”

哈罗德目光又转向一言不发的里瑟:“里瑟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里瑟:“你怎么能保证……别人……不会看到我们这样的训练?”

哈罗德大笑起来,而里瑟只是诧异的看着他:“里瑟先生,别人看不出区别的,只有你们能看出来。这些玻璃并不是透明的,它受我的控制而做出变化。”

里瑟:“也就是说,这是开小灶。”

哈罗德微微的点头:“是,这就是开小灶。开一个我能力范围之内的小灶,鉴于明天你们将在这个训练室接受观察训练展示,我这会儿告诉你们比较合适。”他伸手指了指训练室的上部,“那里有个观察平台。”

“我们开始?”哈罗德示意两人站在房间中间去,他低头在控制台上按了几个按钮,“模拟,马克斯洛和卡拉斯坦顿。”

 

里瑟明显的感觉到背后靠着他的杰西卡听到名字的时候,浑身抖了一下,但是杰西卡并不是需要他安慰的那种人,他们在很早之前就学会了化悲愤为力量。在久远的惨剧之前,他,约翰里瑟,还是一个服役在国会区军队里的微末小兵,日复一日穿着白色捂得严严实实的军装,在国会区保卫着他们的唯一的女总统,女总统自称Control,雷霆手腕,干净利落。

里瑟以前有野心,他和那群军人坚定不移的相信着凯匹特【1】,他们以游戏为乐,私底下开着数倍的赌注赌博那个游戏里哪个区的人会赢,里瑟曾经想成为凯匹特的将军,只要能掌握大权,他手上不在乎沾了多少鲜血。在那个时候里瑟的眼里,凯匹特的指令凌驾在一切的神论之上。

但是他也像很多人一样,曾经有句话“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空空有着抱负,他空空有着一身出类拔萃的技能,但是在这个分区决定地位的世界里,他来自13区的出身显得微末之极。后来甚至里瑟也忘了自己犯了什么错,应该和那个逃跑的男人有关【2】。他重新被打入平民阶层,又重新回到13区。

回到13区以后他一度消沉以酒浇愁,直到13区起了一阵暴乱,凯匹特派人来镇压,那些和曾经的里瑟并无二致的年轻人在13区大开杀戒,放火为乐,而里瑟就是在火场里找到杰西卡奥莱特的。里瑟循着哭声找过去,在军队碾压过的残骸里寻找生还的痕迹,而杰西卡蜷缩在墙角,哭得瑟瑟发抖。

现在里瑟也很难把当初那个女孩和现在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她们除了有着同一张脸之外,几乎再也没了共同点。除非杰西卡笑起来,脸上可能还残存了一些以前那个女孩瑟瑟发抖的孩子气,而这些都被一把火和死亡给带走了。

“我们会赢的(we will win)”里瑟在房间里格挡来自虚幻人影的第一招的时候这么说道。

 

哈罗德站在房间边缘上以免虚拟的打斗波及到自己,房间里杰西卡正被卡拉斯坦顿压制在地上,而约翰里瑟只是和斯诺周旋,没有去帮杰西卡的意图,也没有击败斯诺的意图。哈罗德想,里瑟先生这会儿倒比自己像毒辣的蜘蛛了,在自己编织的网边缘慢慢地吐着丝,看着网上的猎物越陷越深。

哈罗德在房间边上出言指点了一句:“奥莱特女士,你也许可以考虑和里瑟先生交换一下舞伴。”

回应他的是里瑟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里瑟把斯坦顿的模拟人从杰西卡身上踢开,他们像跳着刀尖上的舞蹈一样,里瑟把杰西卡拉起来,让杰西卡从自己背上翻滚过去,一脚踢到斯诺的模拟人身上,在房间中央迅速的交换了对手。等到杰西卡把斯诺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以后,里瑟把斯坦顿一脚踢到墙上,那金色的幻影人趴在地上,真实的表现出再也爬不起来的愿望。

杰西卡说:“哈罗德,这是斯巴达吗?”

哈罗德微笑着把人影收回去,回道:“不,这是反抗的堕天使。”

里瑟说:“他们还有真情实感……”

哈罗德手在控制台上点了点,示意里瑟和杰西卡看房间中央的投影:“这是他们的资料,从出生接受训练到现在。他们的身体素质、体能特征,每一项每一年都有记载,我的机器可以模拟他们最真实的,最巅峰的状态,并根据反打的力度,来调整受损的数据,直到受损在不可评估范围之内,他们会倒下,就像人一样。是的,里瑟先生,他们有。”

房间曾经出现幻影人的地方显示出一个巨大的屏幕,上面斯坦顿和斯诺的照片悬挂在两端,中间的数据和资料随着哈罗德的话而逐渐滚动,两个人的一生被困顿在这个屏幕里,变得数据化,格式化,就像两个精密的机器。

“芬奇,你告诉我,是不是所有活生生的人,在你眼里都是一串触手可及,拿来分析的数据?”

哈罗德抬眼看向发问的里瑟,眼里难得的显出了一点困顿:“里瑟先生,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不是我理解的那样。但是,是的,里瑟先生,我说过我们需要诚实相待,那么我告诉你,现在这个数据和科技包含的世界里,你,我,奥莱特女士,我们都是一串数据,一个文件夹,可以用右键删除我们,也可以用左键把我们升上天堂。里瑟先生,数据有数据的好处……”

“不,哈罗德”里瑟打断他,侧脸看了看旁边的杰西卡,“我的意思是,即使你冷漠无情处理一切像台精密的电脑,可是你终究还是个人。”

哈罗德仿佛恍然大悟似的笑起来,他伸手抬了一下镜框,从控制台走向里瑟和杰西卡,带着十分的优雅:“里瑟先生,我想,你误解了。我仍旧是个人,”他抬手,将手穿过虚拟的屏幕中央,并注视着手上的投影,“你看,电脑里,1和0代表了一切,所有都是它们能够表达的,包括那个英文字母,那张照片。它却终究代表不了人,它除了分析数据之外,根本无法在人心之间生存。它的作用取决于谁拥有它,而我,里瑟先生,我脑子里并不是充斥着1和0的怪物,它里面是我的一生。”

“里瑟先生,奥莱特女士,机器服务于我作为一大助力,却并非我被它所奴役。”哈罗德如是说道。

 

【1】:施惠国是饥饿游戏产生的背景国家,首都名为凯匹特。或称国会区。

【2】:这里指卡尔以利亚,后面会交代两人的过往。


热度: 12
评论
热度(12)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