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恭紫】天墉城记【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欧阳少恭一踏上C市的地界涵素就知道他来了,正巧这个时候紫胤也通过幽都传递了消息,告诫涵素要小心欧阳少恭。

消息里支离破碎的提醒了涵素,欧阳少恭曾找上过他。涵素于是亲自去欧阳少恭入住的酒店。

但是没人知道他们谈论了什么。

 

紫胤出境之前转了火车,甩掉尾巴一路向北,和婆婆会面在了国界上。

边界永远是冷酷的,站在这边似乎能远远看到对面的警戒。这是高海拔的平原,却又算不上高原,每个人都穿了很厚的棉衣为了御寒。

紫胤接过箱子,和婆婆道了声谢。

幽都婆婆看着紫胤:“你真的要回去了?”

紫胤也回看她:“婆婆,我已经回来了。”然后遥指对面的,似乎和警戒的卫兵不太相同的黑点:“沈夜派人来接我了。”

幽都婆婆似乎是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扭头看过去。紫胤便从一旁走了,走的不是很远的时候,婆婆看到他身影若影若现在大风里,直到也成为一个小黑点,和那个小黑点重合在一起。

紫胤和她见面的第一句话犹在耳边回响:“若是天墉城散了,请婆婆帮我照顾一下我的两个徒弟。”

于是又辗转上了火车,坐了几天几夜紫胤也不是很清楚,到达车站的之后,他见到的第一个熟人,就是谢衣。

谢衣一点也没有变,只是更加的成熟稳重,和紫胤相视一笑,似乎泯了过去十几年的时光。

 

雷严将紫胤和谢衣见面的照片重重的拍在欧阳少恭的面前-----欧阳少恭在C市已经呆了很多天,雷严本来企盼着他能给他带来点什么好的消息,但是当他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整个人气得颤抖:“这就是你说的,知道他去了哪里?!”

欧阳少恭满不在乎的推开:“这又能说明什么?幽都婆婆回来了,没有紫胤我们一样有办法。况且……”顿了顿,“我已抓到了一个重要的人物,费了我这么多天。”

雷严皱眉,似乎不是很相信:“谁?”

欧阳少恭朝后打了一个响指:“带进来。”外面就有两个彪形大汉绑了一个人进来,那人头套着黑布袋,雷严觉得这个人不是很眼熟,然后欧阳少恭手指一勾,那人的头套被粗暴的扯下来,雷严有些惊讶又有些欣喜:“……方兰生?!”

方兰生嘴里被塞了布条,看到雷严的一瞬间眼睛瞪如铜铃,一副要冲上来和雷严决斗的样子。

欧阳少恭站起来,让按着方兰生的两个人退下:“我们兰生可不是一个好找的人,是吧?”伸手拍了拍方兰生的头,方兰生偏了偏头,给了欧阳少恭一个非常憎恨的眼神。欧阳少恭不在意的收回手,笑笑:“兰生,你要记得,你姐姐还等着你回去的。”然后伸手拿走了布条,看了看雷严,坐了下来,“你和我们说说,陵越去了哪里?”

方兰生身后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似乎是很清楚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哥哥已经回不来了,现在面前的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空有皮囊的欧阳少恭,他的姐姐方如沁也许也回不来了,方兰生于是说:“你是更想知道陵越去了哪里,还是更想知道巽芳去了哪里?”

欧阳少恭眼睛危险的眯起来,雷严嘴角滑漏出一丝冷笑,欧阳少恭道:“巽芳早就死了,兰生,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

方兰生偏过头,似乎在欧阳少恭面前还是那个无话不说的弟弟,天真的一塌糊涂:“真的吗,少恭,你可要想清楚。你我都清楚,二姐能不能回来。多年的交情份上,我给你最后一个选择。选错了,你死也不会知道另一个的答案了。”

雷严一把提起方兰生的领口:“方兰生!你不要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告诉我陵越的下落!”

方兰生仍旧看着欧阳少恭,嘴角噙着一丝嘲讽的笑意:“是你的选择吗,少恭?”

欧阳少恭冷冷地看着方兰生:“怪不得我抓到你你就不曾开口,原来是为了给我难看。找一个死人有什么重要的,我还是奉劝你告诉我们陵越的下落,抓到了陵越百里屠苏,到时候可以考虑放你回家和姐姐团圆。”

方兰生这次回答的很快:“他在A市,和涵素在一起。”

欧阳少恭看着方兰生,半晌:“他说的是实话。”

雷严欣喜的看到了有进展,然后他拍了拍欧阳少恭的肩膀:“也许你们两个还有话说,我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走了出去。

欧阳少恭解开了绑着方兰生的绳索:“兰生,如果你早些这么合作就好了。”

方兰生揉了揉绑红的手腕,冷笑一声:“欧阳少恭,你真的会放了我姐姐吗?”

欧阳少恭正在倒水的手顿了顿,端着水杯转过身来,笑道:“怎么会不放呢,那可是我的青梅竹马,你的姐姐。再说,我什么时候对你言而无信过?”

方兰生接过水杯,但是没有喝。

方兰生长得眉清目秀,即使此时此刻眼里都是愤恨,也掩盖不住脸上的稚气和骄纵。

方兰生是A市方家的养子,这也是他长大以后才知道的身世---在他碰到陵越以后-----他的血亲哥哥。但是这个时候方家父母已经相继去世了,只剩下他和他的二姐方如沁。好在方家是A市大家,家底经过几辈的积累已经丰足有余。方如沁一心想方兰生接管方家的生意,但是方兰生不顾方如沁劝阻,去了C市,虽然他没有入天墉城,但是也凭借着方家小少爷的背景帮助天墉城做了很多事。

比如将巽芳送走。作为巽芳和天墉城的联系纽带。

后来紫胤一走,方兰生就收到了方如沁被欧阳少恭带走的消息,他虽然涉世未深,但是并不是愚蠢。他深深地清楚其中利害关系。

但是他仍未看透这个从小和他长大的哥哥为何一夕之间变得如此冷漠不近人情。

这是一条他要走下去的路。

 

“你还记得这里吗?”

“记得。”

“这里被我买了下来,保持着没变。因为我就是知道,你会回来的。”

“……我会遵守诺言不再离开,但是请您也帮我这一个忙。”

沈夜鬓边经过时间的洗礼也增添了些许白发,却仍旧不容置疑,狭长双目看过来的时候,紫胤仍旧有一些第一次见面的紧张。

沈夜打量紫胤,问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紫胤稍稍抬了眼,直视着沈夜:“因为‘烛龙之鳞’,我可以将它给你。”

沈夜轻笑一声:“瞳,你听到了吗,他要用‘烛龙之鳞’来和我交换一个帮派的安全。”

被叫到的男人脸上有一个类似目镜般的独目镜,头发灰白,垂手站在沈夜身边,闻言头也不抬,应道:“是一个长远的买卖。”

紫胤不动声色:“若是任由欧阳少恭作为,迟早有一天他会抗衡流月城的。”

沈夜眯了眯眼:“你是在威胁我吗?”

紫胤道:“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沈夜大笑道:“紫胤,你成长的很不错,说明我当初没有看走眼。这件事我会考虑的……”

紫胤打断道:“城主,请尽快考虑,距离他来的时间已经没有多少了。”

沈夜摇摇头,转身准备走了:“你还是住这里吧,我想你会习惯些。”顿了顿,“谢衣会来陪你。”

紫胤一言不发。

流月城存在的年头很久了,紫胤也数不清流月城的来历,只知道上一个城主是一个女人,然而她死在了流月城有史以来最大的反抗里,为了保护沈夜。沈夜从十多岁便开始掌管流月城,期间只收了一个徒弟,就是谢衣。也许紫胤也算,但是他们从未师徒相称过,所以关系复杂。

沈夜最大的弱点是他的妹妹,他的妹妹有一种罕见的病症,算是失忆症的一种,每日睡觉以后,次日记忆就会回到沈夜受到攻击,上一任城主死去的时候。

流月城在沈夜掌管下一步一步恢复鼎盛,如今算是跨俄/中最大的黑帮。沈夜有实力帮他,紫胤很清楚,紫胤也很清楚“烛龙之鳞”对沈夜的吸引力。紫胤更清楚沈夜的一切弱点,必要时,他会不择一切手段。

人都是自私的,想要保护自己的东西、自己的人。

 

陵越发觉自己被跟踪的时候已经警觉地走过了三条街,他本来是要去找涵素商量下一步应该怎么走,长年的警觉在他要走进涵素住的地方的时候让他停下了脚步,转而走向其他地方。

陵越闪身进小巷之后,背后的脚步声停顿了一下,却没有离开,反而靠近了过来,直到陵越看到鬼鬼祟祟的后脑勺从他的面前探过去,他一拳砸向了那人的脑袋。但是出乎意料,那人极快的低头避过了这一拳,反身转了过来,喊道:“陵越!”

陵越吃惊的回道:“红玉姐?!”


评论(12)
热度(25)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