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SB】TRY ME【完】


CP:S/B Clark/Bruce

Rate:PG-13

PS:两人分别属于DC爸爸,还属于彼此,就是不属于我。亨本衍生,会用到一些漫画中的人物和梗,但是不影响整个剧情。剧情大概就是日常虐超和日常秀恩爱【也许只是给一个契机给两人想清楚】。 




“我希望不是看着你老去,而是我们一起老去。”

他们以前也碰到过这样的事不是吗?超人紧紧地抱着蝙蝠侠,而不是克拉克紧紧地抱着布鲁斯,但是又有什么区别,他们活下来了。


超级英雄的故事开始于人们绝望和恐惧的幻想中,在彩色的幻想里他们能够不受伤害,抵抗一切的罪恶,能使世界归结于和平,并且永生永世的守护着脆弱又高傲的人类。 但是当真的英雄出现在人们眼前,人们却又很容易被一时的舆论所激起愤怒,上一秒每个人都期望伸手碰到的英雄,下一秒却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被撵到天涯海角。但是逃亡却并不能解决问题。





克拉克来找布鲁斯的时候真是糟糕透了,红披风上全是大大小小的破洞,还冒着轻微的黑烟,蓝色的紧身衣上全是一道一道划痕,透着丝丝缕缕的绿光,以至于超人破窗而入的时候几乎是立马晕了过去。

这是一天早上的十点,哥谭天气比以往都稍微要好一些,太阳照射得适中,不冷也不热。布鲁斯晚上总是很忙,所以他这个时候刚刚醒来吃到阿尔佛雷德端上来的早餐,还没做他日常的锻炼,不速之客破窗而入。

布鲁斯和阿尔佛雷德盯着地上的超人看了三秒,布鲁斯立马将超人抱起来,对着阿尔佛雷德道:“阿尔,你去看看有没有人看到,我先带他去蝙蝠洞。”

几乎是阿尔佛雷德点头的同时,楼下门铃大作,布鲁斯正在弹琴,暗门悄无声息的往两旁滑开,进入之前布鲁斯看了一眼阿尔佛雷德。


布鲁斯刚刚将超人放在蝙蝠洞的手术台上时,超人立刻警觉地醒了,伸手抓着布鲁斯的手,湛蓝的眼里失去了平日里的安静平和,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混沌和迷茫,他看着布鲁斯两秒,似乎没有认出他:“蝙蝠……?”

布鲁斯的脸半隐在黑暗里,看起来确实像带了面罩那么回事,然后布鲁斯恶狠狠道:“闭嘴,先处理伤口。” 超人立刻不说话了,伸手放开了他,似乎确定了这是哥谭黑暗的蝙蝠侠。

布鲁斯熟练的将超人衣服脱了下来,这天外来客的身体赤裸裸的暴露在布鲁斯面前,布鲁斯并没有管半梦半醒的超人脸颊飞起的红晕,拿了镊子从超人胸口最长的一道伤口里夹出了一片晶绿的碎片,然后布鲁斯又看了一眼超人,像是在自言自语:“氪石?”

超人听到了,嘴里又开始迷糊的絮絮叨叨起来:“是……是氪石……世界上知道这个克我的人……似乎变了……变了好多……是平民……嘿蝙蝠侠……我记得我给过你……一块好像……我从来不知道……氪还可以……量产……”说到最后超人合上了眼睛,布鲁斯抬眼看了一眼,确定超人是睡着了而不是昏迷。

清理氪石时间比布鲁斯想象的还要长,那些小碎片分布在超人每个伤口里,大大小小,从头到脚,除了脸。

布鲁斯边清理边看到超人清理过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在布鲁斯清理完超人背部最后一道伤口时候,超人身上已经看不到其他的伤口。布鲁斯松了一口气,身后阿尔佛雷德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响起:“少爷,喝口水?”

布鲁斯转过身拿起杯子,仰头灌了一大口:“阿尔佛雷德,你什么时候来的?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韦恩家的老管家温柔地笑道:“我来了有一会儿了,少爷。只是你做的太专注没有注意到我。”然后接过布鲁斯递过的杯子,“来的是星球日报的记者露易丝,说是上周约好的采访,我让她下午些来。”

布鲁斯抱着胳膊看着还在沉睡中的超人,皱眉道:“上周?阿尔佛雷德,你给他一身干净的衣服,等他醒来,我去看看昨天出了什么事情。”走了两步,又回头,“那个记者……她看到了吗?”

阿尔佛雷德立即回道:“没有,少爷。”

布鲁斯点点头,似乎忧心忡忡。

超人醒来的时候是接近傍晚,然后发现自己换了一身衣服,并且正躺在对着太阳的床上。超人坐起来,活动了一下,听到门边有人说:“介意说一下怎么回事?”

超人回头,看到他现实中小记者的老板斜靠在门边,穿着一身很随意的家居服看着他。超人有些吃惊:“布……韦恩先生……”

布鲁斯韦恩听到称谓的时候眯了一下眼:“布鲁斯。”走进门,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如果你没有一个满意的解释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那么我们可以去瞭望塔找火星人谈谈。”

超人认真的看着布鲁斯的眼睛:“布鲁斯……这件事说来话长,而且……我总觉得这件事牵扯太深了。”

布鲁斯嘴角勾起一个似乎是嘲讽的笑意:“Try me.”



每日早上克拉克除了去环球日报上班之外,还会注意着外面的呼喊,适当的救几个人。但是今天克拉克刚刚到了环球日报,佩里就将克拉克叫去了办公室,据说是有人宣称知道超人的真实身份,并且能够爆料一些大家都不知道的消息,却指名道姓要克拉克去采访。

佩里原话是:“克拉克,这是一个很好的噱头!超人的过去!他平日里在哪里生活?是混迹在正常人中间,还是说自己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住着?或者!英雄的阴暗面!克拉克!把握好这次机会!”

克拉克应下了,发现这个地址来自哥谭,某个阴暗的小巷子里。克拉克敲门的时候没人回答他,推门的时候他立马发现了这是一个陷阱---------先不说怎么有人知道他是超人---------他本来准备用X视线查看一下里面,发现老房子含铅太重以至于他不能透视,于是他打开了虚掩的门,这一瞬间他的力量像被抽水机最大马力抽走了一样,克拉克几乎站不稳-----------房间里有一块巨大的,半人高的氪石。 布鲁斯这时打断了克拉克:“半人高?”

克拉克摊手,一副“我就知道难以相信”的表情:“但是这是事实,布鲁斯。货真价实的氪石,如果有掺杂什么我也会知道的,但是没有。”

接下来更加令超人感到难以置信和疑惑的是,从内里的房间冲了三个人出来,手里拿着氪石的小刀,并且三人力大无穷,按倒了克拉克。

“这么多的氪石。”克拉克说。

布鲁斯没有回答,房间的寂静开始于克拉克说的最后一句话:“抱歉,我不是故意白天就……实在是想不到别的地方……”

布鲁斯道:“看样子是针对你,但是我不确定,最好这两天你销声匿迹。”布鲁斯往前倾了一点,看着想反驳的克拉克,“既然在哥谭,你得按照我的规矩来。”

克拉克呆了一下,等他意识回笼的时候布鲁斯已经走了。

哦,哥谭蝙蝠的规矩。


第二天克拉克打电话请了一个假,和佩里说他没有见到线人,反而被打得进了医院,佩里本来要过来看他,然而冷酷的地盘主义者布鲁斯接过电话,用他在公众面前一样韦恩少爷式的油腔滑调,充作满不在意:“佩里,我,布鲁斯韦恩……我碰到了你们的小记者,下次这样的线报不如不要了……对,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想他值得几天的假期对吧?你……对……我希望下次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克拉克感激地看着布鲁斯,布鲁斯挂了电话,在克拉克面前又是那个不苟言笑、疏离的蝙蝠了:“……闭嘴。” 克拉克噎了一下,冲到嘴边的感激顿时全数吞了回去,布鲁斯转身示意他跟着走,边走边说:“我昨晚查了一下,可能这次有些麻烦。”

克拉克随着他进了蝙蝠洞,问:“怎么了?”

布鲁斯在蝙蝠洞的监视器键盘上敲击几下,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了一个男人的照片,目光阴鸷毒辣,克拉克立刻道:“范达尔萨维奇。”

布鲁斯又调出另外一个人的照片和范达尔放在一起:“西蒙斯塔格。眼熟吗超人?”

克拉克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布鲁斯,决定不去回应布鲁斯嘲讽的语气,皱起眉来分析道:“他们……这样也不难解释为什么有这么一大块的氪石,那不是氪石……”

布鲁斯也皱眉:“变形人,根据你说的,应该不止一个。而且似乎比以前更完善,不是莱克斯梅森的那样。”

克拉克转过头,看着布鲁斯:“时光穿越的把戏,布鲁斯,我听你的规矩,但是你决不能一个人去做这件事。”

布鲁斯闻言也转过头,皱眉打量了一下克拉克,五秒之后转身道:“你需要一身新的超人服。”

克拉克微笑起来。





蝙蝠侠是诞生在黑暗里的,融入黑暗似乎成为永恒,而超人就不是了,超人是阳光下的,充满力量,如太阳般耀眼。



克拉克蹲在换上了蝙蝠装的布鲁斯旁边,布鲁斯融在黑暗里,用望远镜仔细的看着不远处的莱克斯公司大楼:“是卢瑟……”换了一种恶狠狠的口气:“不出所料……克拉克我们需要……”身边刚刚还在的超人现在已经不在了,布鲁斯暗骂一口,又架上望远镜,果不其然见到超人正冲入房间将卢瑟拎着领子提起来。

布鲁斯几乎是立刻掷出了蝙蝠镖,抓着绳子荡起来,随即张开的斗篷像滑翔翼一样带他穿过了莱克斯大楼的玻璃,然后布鲁斯意识到这是个陷阱的时候,两眼一黑的晕了过去。


克拉克发了一个呆旁边的布鲁斯就不见了,这种情况很罕见,毕竟超人没有失去力量,也没有任何的异常,克拉克一般在身边人有动静的时候就能立马回神。紧接着克拉克意识到,这是个圈套。他立马往卢瑟的大楼看去,正好看到蝙蝠被一棒子敲晕过去。

这有点脱离剧情了。

克拉克这么想着,身体已经离地而起,冲向卢瑟的办公室。但是他没有想到,半空中他的力量消失得无影无踪,从高空跌到哥谭的地上,砸出一个深坑。

克拉克晕过去之前看了一眼之前他们呆的地方,那里冒着哥谭小巷里随处可见的白烟。

好像味道有点……


布鲁斯再次醒来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黑漆漆的房间里没有一丝光,他尝试起身,发现自己的腰间被扣了一块冰冷的钢铁,而且似乎有人拿掉了他所有的装备,连他手套里藏着的小铁丝也被收走了。腰带披风什么都没有了。 然后他听到一声熟悉的呻吟。

“……克拉克?”

距离不远的声音停了一下,随即回应道:“布鲁斯?”然后那个声音急急忙忙的说:“是那个烟!我甚至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过去的!但是我飞到一半掉了下来……”

布鲁斯立刻明白了克拉克的意思:“而我是看到你过去,我才过去的。”又问道“现在你能力恢复了吗?”

那边窸窸窣窣几声响:“没有……我腰上有一块……腰带还是什么?上面嵌有氪石……”

布鲁斯精密的大脑运转起来:“那你感觉怎么样?”

那边超人声音没有什么变化:“氪石只是在辐射我,其他没有什么影响。”

布鲁斯沉吟一下,分析道:“可能烟里有氪石和迷幻物品,让人产生幻觉。也许是害怕发生的事情,也许是不想看到的。”

克拉克问道:“那你看到了什么?”

布鲁斯沉默了一会儿,就在超人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似乎叹了一口气,回答道:“我看到你打了卢瑟。”

作为记者的那部分克拉克立马活跃了起来,超人克拉克听到记者克拉克用克拉克的嘴问道:“这有什么问题吗?是破坏计划,还是说担心我冲动……”然后超人立马抓到了一个词“担心”。

布鲁斯那边回应的是一片寂静,像他给哥谭的印象一样沉默。

所幸这样的气氛在卢瑟打开门的时候并没有持续很久,卢瑟顺手打开了灯,然后布鲁斯和克拉克看到对方躺着的是这个房间的另一角落。整个房间空无一物,现在是三个人。连扇窗子都没有。

然后卢瑟打开了灯,仅仅只是开灯,似乎对着蝙蝠侠嗤笑了一声,因为背对着克拉克,克拉克不知道他什么表情,接着卢瑟关门出去了。

蝙蝠侠和超人面面相觑。

克拉克率先打破尴尬的沉默:“他……是卢瑟吗?” 布鲁斯抬了一点头看着克拉克,表情难得有点困惑:“是的……又不是……”然后布鲁斯描述了一下,“眼神不对……变形人!”

克拉克赞同的点了头,问道:“那为什么只是给我们开灯?这个房间里,开不开有什么关系?”

布鲁斯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转移了话题:“也有可能我们看到的不是幻想,我看到的超人是变形人,你看到的……也许是我……也许是另一个变形人。”

克拉克道:“反应迟钝可以解释、幻觉、变形人。难道全城的烟都掺杂了东西吗?”

布鲁斯道:“不,肯定不会,也许我们到那里之前就已经摄入了致幻的东西。”

克拉克回想了一下,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门又开了,这次进来的是范达尔萨维奇,看起来很正常,因为他进来就说:“好久不见。”

范达尔萨维奇接着说:“你们难道不奇怪为什么会被关到这里来吗?尤其是当你们的伙伴都没有办法救你们的时候……而且我给他,”萨维奇指着超人腰上的那一圈钢铁,转头对着仍旧平静的蝙蝠侠说“装了一点小小的惊喜,希望这不妨碍你们交流感想。”

布鲁斯还是没有太大的表情:“无聊的高中生。”

萨维奇似乎不是很恼怒布鲁斯这么讽刺他,他继续说:“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你们会被关在这里?很快……”说着他打了一个响指,“看着你的爱人在你面前死去,也许又是一件令我开心的事。哦,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毕竟是个永生的人。”

克拉克的腰带震动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鉴于萨维奇没有再说话,布鲁斯也没有,所以这点声音就格外的明显。布鲁斯艰难的抬了一点头,看到对面的超人似乎在挣扎,布鲁斯大声地问道:“超人?!”

克拉克的声音有点虚弱,但是还算清晰:“我没事。” 萨维奇大笑:“没事?小蝙蝠,那个腰带正在把氪石刺进他的身体里,我好感动,都这个时候了嘴他还这么甜,太贴心了。”

萨维奇期待的癫狂的布鲁斯并没有出现,冷静的蝙蝠侠看着他,并且回答道:“哦,这点我的确没想到。”

克拉克悄无声息。

房间惨白的四壁突然暗了下来,渐渐变成透明可见的状态,布鲁斯看到外面站着卢瑟和小丑,还有一个蝙蝠侠和超人。 字面意义上的蝙蝠侠和超人。

萨维奇又说:“你为什么不好奇我为何会和他们合作?”

布鲁斯往克拉克那里看了一眼,听到萨维奇这么问,嗤笑了一声:“反正我们都要死了,我不想太多垃圾的消息充塞我的脑袋。”

萨维奇瞪了布鲁斯一眼,转身走了出去,路过克拉克身边的时候他伸脚踢了克拉克一脚:“坠落的神……”布鲁斯听到门关之前模模糊糊传来一句,“不过如此。”


克拉克的梦很简单,他内心深处渴望的不过是普通人的生活,他不用在地球上做他的超级英雄,只在氪星上做他孝顺恭敬的儿子。上一次他做梦的时候,是布鲁斯将他救了出来,这次好像只能靠他自己了。

但是克拉克一入梦他就知道这是梦。

因为布鲁斯躺在他旁边,睡的很熟。克拉克可以近距离看到布鲁斯柔软的黑发,和平日里见不到的、毫无防备的一面。

克拉克突然惊觉到自己需要的是什么,然后克拉克发现自己在某个人从不言说的纵容下,奢求的好像比之前多了一点。 但是克拉克又反思了一下,这算是奢求吗?只不过是希望和爱人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像普通情侣一样的用吻互道早安,然后一起吃饭。做一些情侣之前会做的事情,克拉克知道,看电影?烛光晚餐?但是哥谭风流少爷布鲁斯早就厌倦了这些吧。

这个时候梦里的布鲁斯醒了,似乎知道克拉克醒了,他模糊不清的说:“克拉克……你醒了……”

克拉克忍不住凑上去给了他一个吻,并说:“嘿,早。”



布鲁斯不知道这次卢瑟和萨维奇打的什么主意,又是杀了超人吗?这个命题好像在萨维奇无穷无尽的生命里从来没有被否定过,卢瑟也是。

超人只不过是一个热心的傻大个而已,他对于世界毫无恶意,如果没有坏人,字面意义,蝙蝠侠可能会研究人性怎么了,但是超人只会高兴地开始他的假期而已。

有时候能力有多大,并不是代表他就需要承担那么多。只是傻大个愿意做,所以好像回到了一句古话,枪打出头鸟。

但是这次好像不太一样,克拉克那边再也没有过声音。尽管布鲁斯不相信萨维奇会这么容易的杀了克拉克。就像有时候布鲁斯不太相信超人像之前平行世界的超人一样,正义领主,受到卢瑟的挑衅,共犯?拜托世界上大部分的金鱼脑袋想一想,不杀人就是共犯,不抓恶人就会空虚失业----何况克拉克有正经的工作-----那世界上会有多少人都是共犯?

“恩啊……”

那边克拉克的一声浅又轻的呻吟响起来,似乎带着某种美梦破碎的痛苦。布鲁斯不管外面多少人看到,平躺着问道:“超人?超人?!”

回答他的并不是克拉克。

“蝙蝠,我可爱的蝙蝠侠,”说话的是小丑,声音不知道从房间的哪个隐藏的扩音器里放出来,带着令人晕眩的回音“超人似乎快不行了,你该怎么做?”顿了顿,“我说过,哥谭值得更好的犯罪品味。这个滋味怎么样,怎么样?你要不要和他一起享受一下?哦,我忘了……”卢瑟打断了小丑,“不,蝙蝠,你要看着他死,一眨不眨眼的看着……” 布鲁斯感觉到自己身体正在立起来,躺着的地板,他的那一块动了起来,竖立着,布鲁斯期间也没有忘记用手再摸索一下腰上的铁环。然后他看到克拉克躺着,脸上带着挣扎和不甘的表情,闭着眼,睫毛投下一片阴影。

克拉克腰间的铁环上有一些红色的,鲜红的,粘稠的,血液。

布鲁斯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是眨了眨眼,极其缓慢的眨了眨眼。接着他说:“小丑,你的品味就是这样的?”

布鲁斯转过头,看着透明的墙壁另一边,卢瑟似乎正在和萨维奇争吵着什么,只有小丑看着他,歪着头,脸上的那个笑容愈发的扩大了:“似乎你对我有什么指点?”

布鲁斯说:“没有,我在想,我什么都没有,对你们也不是威胁,为什么不放我下来,让我再近一点看着他死。”

小丑看了一眼旁边争吵的两个人,卢瑟似乎回头来对着小丑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小丑偷偷伸出的手即刻收了回来,对着

布鲁斯耸肩:“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房间是个高辐射,用作实验,你知道什么实验,对,就是那样的眼神,我最喜欢你那样的眼神。影响的,你知道了是不是,蝙蝠侠,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你最聪明。”

萨维奇站到话筒面前:“如果你变成了怪物,真的超能力者。想象一下,一个游走在正义和黑暗边界的人,拥有了超能力。感谢卢瑟先生的提供,我想我们可以试一试了不是吗?”

卢瑟补充道:“没有了装备和超人的你什么都不是了,蝙蝠。”

布鲁斯面罩下的脸露出一个冷笑,不屑一顾,昙花一现,毫不在意的冷笑,“Try me.”




克拉克在梦里和布鲁斯似乎度过了一生,直到他看到他死去,而自己还有很长的一段时光要活着。


布鲁斯不是这样的,不会温柔如水的对他说情话,不会带他出席各种各样的属于布鲁斯身份的场合,甚至可能没有一场高调采访来宣布他们在一起。

但是是自己的梦的话,这种想法很容易被实现。所以在婚礼上克拉克狠狠地丢掉了他给布鲁斯买的戒指,只是拉过梦里的布鲁斯,狠狠地吻过去。口舌交融,然后用热视线毁掉了婚礼的一切,留下目瞪口呆的布鲁斯站在那里。

“对不起,我很想要你,但是这不是现实,它不存在。如果它要存在,也只能是我来做这一切。”

克拉克在剧痛中醒来,眼睛聚了一下焦才发现布鲁斯被困在自己的垂直角度上。布鲁斯看到他醒了,做了一个噤声的表示,他听到布鲁斯说:“Try me.”

房间里以不正常的扭曲开始升温,氪石使他浑身无力,也许氪石上还涂了一点其他什么东西,但是克拉克很好奇为什么自己没有死。

布鲁斯隐蔽的,克拉克不知道怎么,他就看到了,做了一个动作,然后克拉克被地板上现出的一个大洞吸引进去。

他吃力地跌下的时候,黑漆漆地一片里有人警觉地问:“谁?谁在那里?”

克拉克捂了一下氪石和自己分离之后留下的伤口,觉得这个声音有点熟悉:“额,先生你好,我没有恶意……”

“克拉克?!”那人声音随着拐杖的声音渐渐接近了,带着十分惊讶的颤抖,“克拉克?”

超人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看着面前微微有些佝偻的身影接近自己,依旧是一身黑,时光在他脸上和身上留下了深深地痕迹,那些皱纹像雕塑师用力的雕刻过一样的嵌在这个人的皮肤里,那双湖蓝的眼睛却一如既往。超人也颤抖地叫出声:“布鲁斯?!”

布鲁斯韦恩,老年的布鲁斯韦恩,拄着拐杖看着地上如几十年前一样年轻的超人:“你……你应该死了……我记得……我们没有救回你……”

克拉克歪歪扭扭地站起来:“明明是你将我送进了时空隧道……等等,这是平行世界对吗?我什么时候死的?”

布鲁斯皱眉看着那个伤口,低声道:“不如包扎一下,我再和你说你什么时候……死的……”

克拉克摇摇头走到布鲁斯的面前:“没事,它在愈合。”

布鲁斯给克拉克泡了一杯茶,两人对坐在书房里,布鲁斯看着超人,缓慢的讲述起来:“很多年前,萨维奇知道了我的身份,从未来穿越回来杀了那个时空的自己,然后抓走了我。他诱捕了戴安娜,抢走了真言套索,迫使我说出如何杀死你。除了氪石。他引导卢瑟想把大脑互动体带回来的念头一步步实现,结果带回的是你的死敌Darkseid。那场战役里没有了我和戴安娜,虽然最后卢瑟最后和Darkseid一起消失了。但是你却被萨维奇抓住了。”

克拉克说:“所以是不是这个世界的我,再也没有出现过?”

布鲁斯说:“是的。我的追踪器半途中就没有信号了……”顿了顿,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相信他死了,后来正义联盟解散了,超能力者分布在世界各地,我也就放弃了。”

克拉克看着布鲁斯,似乎有些悲伤:“布鲁斯,这不是你的错。我想他将氪石交给你,也早就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我可以帮你试试能不能找到你的克拉克,如果他……”

布鲁斯听到这话抬了抬眼,平静得像大海:“你仍旧是那个样子,镜像克拉克。现在为止找到这个世界的超人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我老了,他也是。年轻人需要有自己的未来,而不是继续活在超人回来了的超级幻想里。哥谭已经有了新鲜的血液,我似乎随时可以走。”

克拉克问:“布鲁斯,你说的是世界。你呢?你是否活在自己的克拉克幻想里。我不知道这个世界克拉克怎么想,如果是我,”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你。”

布鲁斯忽然就站起来,愤怒又悲哀,似乎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肯特!我要说多少遍你才会明白!他已经死了!我不需要他了!他已经死了!肯特!他的坟墓就在你的脚下!” 克拉克忽然明白了。

蝙蝠从来没有说过的感情,沉淀在他金子般的心里的,尽管这个比喻当事人嗤之以鼻,是布鲁斯没有放弃过的希望,所以每每他得到的都是自责、不安、愧疚和失望。克拉克失踪并不代表他死了,再也没有消息也不代表他死了,偌大的地球就是克拉克,克拉克守护的,守护的是信念,守护的是他爱的人。

以地为坟,以天为碑。

现在他老了,他将克拉克的担子挑在自己身上,布鲁斯老了,世界有了新鲜的血液,有了新的守护者,克拉克消失无形,克拉克又无处不在,即使正义联盟已经消弭在历史里。现在的超人算是明白了,他之前做过的假设,在自己发觉喜欢布鲁斯之后,做的假设。没有一个答案,比这个平行世界布鲁斯亲身解释的答案诠释得更完美。

克拉克紧紧地抱着布鲁斯,那人因激动而颤抖地身体慢慢地放松下来,直到回抱了克拉克。克拉克呢喃道:“布鲁斯,谢谢,谢谢你所做的一切。” 


不要靠的太近,人群对你索求的越来越多,你可能仅仅只是退下去一步,他们却也依旧会紧紧的贴上来,得寸进尺的要求一个小镇男孩,成为全知全能的神,甚至要求你完美无瑕,收敛属于你最普通的部分,喜怒哀乐,只是不求回报的拯救世界,最后牺牲自己。

 

    四、

 

    “实际上,我这里正好有一个东西可以帮助你回去。” 布鲁斯拄着拐杖缓慢的走向蝙蝠洞,克拉克跟在他后面。“我们需要去瞭望塔上,但是你……”克拉克不需要布鲁斯说完就能明白,于是他接道:“我明白,我在这里等你。”

布鲁斯身影顿了顿:“我并不是要你等我……把今天值班的尚恩叫来就可以了。”

克拉克愣住,然后几步上前跟着布鲁斯:“好的。”

沉默中唯一的声音就是布鲁斯脚步声混杂着拐杖一下一下的点在地上,出人意料打破沉默的却是布鲁斯,

“饿了吗?”

 

 

超人消失以后时间裂隙合上的很快,蝙蝠侠毫不意外的看到莱克斯卢瑟和范德尔气急败坏的表情,只有小丑笑容满面的拍手。

但是布鲁斯视线里的房间已经开始扭曲,声音渐渐从嘈杂变成巨响,他甚至听的清卢瑟和范德尔的吵架声音。这个房间正在改变布鲁斯的一切,细胞,骨骼,构造,基因。创造的并不是蝙蝠侠,而是另外一个超人。

不是超人的反面,而是超人的阴暗面。

蝙蝠记得自己戴过绿灯侠的戒指以后说的话,自己不适合超能力。然后现在蝙蝠侠半梦半醒的脑里仿佛回到了自己那个时候的心情,痛觉是保持清醒的办法,流血也许只是蝙蝠侠为了自己不要真的成为哥谭报道中的独裁者的手段。蝙蝠侠一生都时时刻刻准备着死亡,以及对自己变异的盟友的后备计划。

蝙蝠侠不需要长到无尽的岁月以给自己足够的时间改变世界。蝙蝠侠只想保持着自己人类的那个基因,经历一生生老病死,英年早逝也行。他只想战斗到死。

闪电侠曾经对沉默哭泣的蝙蝠侠说过,巴里艾伦试图救回母亲,代价却是世界消弭,战火四起。连超人都被放在红太阳实验室里瘦骨如柴,恐惧一切人类。蝙蝠侠仍旧存在,死去的却是他自己,父亲和母亲成了仇敌,一切却只是因为时间线上的一块石头激起的涟漪。

“你和我其实很像,”闪电侠说,“努力似乎好像在证明什么,救某个人,救某个家庭。”

蝙蝠侠嘴里喃喃自语:“不……你是破开黑暗的光……而我就是黑暗本身。”

 

克拉克的伤口已经愈合。

尚恩看到他的时候克拉克正在享用布鲁斯老爷亲手做的汤,尚恩差点以为自己受到了精神控制,只有布鲁斯冷冷的提醒他:“这不是我们世界的超人,尚恩,送他回去。”

克拉克含混不清的接道:“不,不要紧…尚恩…”

尚恩坐在超人旁边,艰难的开口:“超人……”

布鲁斯叹了一口气。

克拉克拍了拍尚恩的手:“尚恩,送我回去。我想,我的世界的布鲁斯和尚恩需要我。”

瞭望塔的人已经被尚恩支走,克拉克站在能产生时光裂隙的机器前,对尚恩点头。

白色的光打开的气浪似乎令人熟悉,克拉克踏进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布鲁斯。

布鲁斯站在墙壁之后,以沉默来诀别。

 

克拉克落地的时候是在瞭望塔,面前的神奇女侠吃惊的看着超人:“超人?……你不是应该在……”

克拉克转身就走:“是的,我记得,我应该去会议室,和蝙蝠侠一起。我这就去。”

戴安娜转身碰到从地上飘起来的尚恩:“尚恩……”尚恩友好又和善的看着她,“你读了他的脑袋了吗?”

“……不,戴安娜,我从不主动读。”

克拉克以光速飘进会议室的时候,蝙蝠侠正看着门口,并为此评价:“迟到了二十秒。”

克拉克看着面前的蝙蝠侠端坐在桌边,白色目镜映照出自己不同寻常的表情,于是克拉克落到地上,傻傻地挠挠头:“嗨,蝙蝠侠,我不是有意的,你知道……”

蝙蝠侠目镜眯了起来,奇怪的看着超人,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说道:“你叫我来有什么事,说吧。”

超人已经忘记了之前他叫蝙蝠侠来是做什么,他往前走了两步,似乎下定了一个决心:“B,有件事你要知道……”

克拉克详细的给布鲁斯陈述了关于他之前经历的事情,只是略过自己在那边死了这个事实,布鲁斯思考了一下,看着悄悄地越来越近的超人,打算不戳穿他,问道:“这么说,小丑和萨维奇还有卢瑟在合作,目的是为了改造我?”

克拉克离地一厘米悄悄地又飘近了些:“是的,既然我回来了,这件事肯定不会再发生了。预防。”

布鲁斯点点头,表示自己会注意,站起身来:“在你回去之前,你肯定不是要和我谈这个,所以,你要说什么?”

克拉克一脸无辜:“我忘记了。这个比之前的重要。”

布鲁斯目镜微微变大了一点,似乎在瞪着超人:“你还有什么没有告诉我的?”

克拉克摇头,布鲁斯打量了一下他,想了想:“那个世界,你说了我,说了尚恩,但是你没有说你在哪里……超人,你是不是……”

克拉克要靠近的身影又退了一点,可怜的蓝大个被看了个对穿,在他离开会议室之前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什么事都没有,救人去了而已,我没有碰到……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布鲁斯站在会议室里,不用X透视都能感觉到超人在以光速躲避,他也走出去,叹了一口气。

 

蝙蝠侠变异的听力和视线忽然变得模糊起来,一阵潮水般的困意席卷了他,直到他醒来,耳边阿尔佛雷德的声音恰到好处响起:“早上好,布鲁斯少爷。”

“阿尔佛雷德……”

放下早餐准备离开的老管家停了下来,礼貌的回道:“怎么了,布鲁斯少爷?”

布鲁斯完全的清醒了过来,问道:“我在家里?”

阿尔佛雷德说:“是的,布鲁斯少爷。昨晚你和克拉克少爷出去之后,很晚才回来。克拉克少爷就睡在隔壁,如果您要问。是我留他下来的,因为实在是太晚了。”

布鲁斯坐起来,微笑道:“好的,阿尔佛雷德,没事了。我的确太累了。”

门边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克拉克笑道:“难得看到大名鼎鼎的布鲁斯韦恩起迟,世界奇观。”

阿尔佛雷德退了出去,路过克拉克的时候低声的回了一句:“布鲁斯少爷经常睡懒觉,只是没有人敢来看而已。”

布鲁斯喝着牛奶,含混不清道:“我听到了,阿尔佛雷德。”

克拉克盯着布鲁斯少爷仰头露出的喉结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匆匆忙忙道:“我……我要走了……要不然上班……哦……不……要回去了……”

布鲁斯喝完一杯牛奶,对着门边要走的小记者说:“请了假这么快就要走?”

克拉克愣住了,布鲁斯站起来,走到小记者面前:“晚上有个慈善晚宴,一起?”

克拉克又呆了一下,直到布鲁斯走到楼梯口,反应过来的小记者急急忙忙跟上去,点头:“一起去。可是我应该……”

布鲁斯摆摆手:“你是担心什么身份,还是担心穿什么衣服?”

克拉克觉得自己可能还是有点做梦:“B你……你是怎么……”下半句话被封在一个温柔又顺理成章,或者说期待已久的吻里。

“Try me.”

 

唠唠叨叨:好像最后结尾不是我想的结尾?之前看正联动画老爷说“try me”苏炸天,坑好像没圆过来,为自己担忧一阵【。 看看我后面会不会补一下2333。

似乎N52的老爷比重启之前黑暗了不少,看以前的动画,特别是【新蝙蝠侠】,习惯了这个尖下巴老爷还好帅233 里面的老爷没有很黑暗,还很爱笑。噢, Fall in  love with Bruce!

所以后面可能结局受了一些影响!请不要太介意


评论
热度(55)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