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蜂紫】大梦一场春几度

一到四:http://barafundlebay.lofter.com/post/38eeb7_8a6f65e

-----和蔼分割线--------

感谢我毛老师的图




第五章 茕茕孑立

甲州又来过那么几次,都是要直冲冲道丙力的后院来,说要搜查,正又碰到王丰一次从山中采药回来,自然不免对着甲州冷嘲热讽一番,“呵,我说村长,我暂住在丙力的家里,也需要搜查一下?还是说本来外来人就不应该住在这里很久?却不想我为你村里人尽心竭力看病这么久,会遭受如此冷眼。”

甲州能说什么?

论妖力,他自是不输于王丰的,甚至因为修炼还要高一些。但是他不敢在众人面前露出妖气,妖气太重,即使普通人,也能立时辨认出来。

暂时他还不想失去这些。

可是在外人看来,总是觉得甲州是无凭无据吃亏的那一个。

王丰日日都去山间采药,为的是最新鲜的药材和清晨干净的露水,这些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自己尽心竭力去做,分明有些时候,吩咐手下人就行。

紫胤一日比一日好一些,亦不知道有没有听从他的建议,总之是没有再提除妖一事。

今日距离当初小孩子失踪已是第四日。

王丰清晨照例在紫胤房外设了结界,上山采药去了。

王丰前脚一走,甲州后脚就来了。显然是有所准备。丙力正起身做着早饭,甲州带着人便横冲直撞的闯进来,叫道,“紫胤!你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

丙力忙拦住,“村长!你都搜查过很多次了,显然我这里只有我和王大夫!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

甲州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无凭无据会来这里?是有人告诉我说,曾经在你这里看到过那个妖人!”

丙力对王丰的结界倒是放心得很,所以也就懒懒散散的回了厨房,“那村长搜吧,只要不搜去我的日常衣物用品就行。”

甲州“桀桀”一笑,带人直奔紫胤房间,丙力仍旧有些不放心,于是探头出来,见甲州停在紫胤房前,对其他人说,“你们去那边搜!”

然后见四下无人,伸手结了一个复杂的印记,在丙力的眼里同紫胤房间边缘那一层看不见的结界相撞。

结界像火一般的烧了起来。

丙力喉头一紧。

果不其然,结界渐渐消失,紫胤立于房间中的身影渐渐显露,穿着的是王丰给他带来的白衣,束着银色发冠,腰围刺绣青蓝腰带,披一件银蓝大氅,手里提着一把剑。

丙力没有见过那把剑,但是见此时紫胤神情淡然又平静,显然是早有准备,丙力于是四下一看,赶忙跑过去。

甲州开口道,“紫胤,好哇!你倒是躲得安逸!倒是当初连累了我!”说着已是涨红了脸,眼神闪烁间语气却是愈发的凌厉起来,“王丰到底是不是受了你的妖力蛊惑?!才心甘情愿帮你躲避?!”

丙力早已按耐不住要开口,紫胤却冲他微微一摇头,缓缓道,“我已知道小孩被关在何处?何不一起走一趟,我自可自证清白。”

甲州眼神一阵慌乱,却又收敛好了,“那好!头前带路!”挥手招了带来的几个人。

丙力往前一拉紫胤,紫胤侧首道,“你等着王丰回来,就去上次你和阿乙第一次见我的那个洞穴找我。放心,这么多人,甲州不敢对我怎么样。”

丙力道,“可是……”

紫胤似是知道他想说什么,又道,“结界破了,王丰想必马上就能回来,不必担心。”

丙力这才点头道,“那好吧,你自己小心些,千万别硬撑。”

紫胤点头,“我自有分寸。”

 

紫胤头前走着,一身气度风华自是傲然。

甲州认得他手里的剑,青蓝剑身,锋芒毕露却又静敛于紫胤手中,自然是古钧。甲州并不知道紫胤唤出了本命飞剑,又见紫胤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不免心下有些发怵。却又只能梗着脖子挺直脊梁跟着。

紫胤停在山洞前,回身道,“这里便是了。”

甲州皱眉,还未说话,随他来的几人便有人道,“这里?!一个山洞?!我们怎么知道是不是你设下的陷阱?”

紫胤看他一眼,“你不知道。”

甲州开口道,“我和他进去便好……”

便有人急忙道,“村长!不行!他万一又像上次一样和妖物勾结!那可如何是好?!不如我们一起进去!”

紫胤也不理几人,当头便率先进去。

几人跟紧。

洞里仍旧如上次来的时候一般,越进越深的时候早已听不见这时候清晨的鸟叫声。只余下“哗哗”水声,清凉却又令人毛骨悚然。

甲州倒是没什么,表情带着七分得意三分安然。果然进去之后,紫胤当初见到的两个水潭仍在,只是此番四周多了一些昏迷的孩子,或坐或卧围着水潭,一张张脸上都仿若熟睡般的神情。

紫胤心下微微松了一口气,刚刚转过身,便见随甲州来的几人已是昏迷在地,甲州笑吟吟的向每人眉心点去,道,“你不必担心,这不过是篡改记忆的术法罢了。到时候他们醒来,也不过是觉得我和你大战一场,你死或者我死,都不是很重要。”

紫胤冷冷看着他将几人靠去岩壁旁,道,“你是万万出不去的,屠苏送你来,也只是送死罢了。”

甲州闻言,背对着紫胤的肩膀抖动的幅度由小变大,嘶哑又阴沉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岩洞,“紫胤啊紫胤,我说你是不是上仙做久了,变得这么的蠢笨了起来?哈哈哈,你看看你,”转过身来,“已经是个废人!还是从天山贬谪下来的废人!哦不对!废仙!哈哈哈哈!你能有什么办法?”

紫胤将手中古钧从负着翻腕拿到身侧,剑尖垂指地,闻言也不恼,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你试试。”

紫胤欺身便近了甲州的身,甲州也不能料到紫胤竟然能抢攻,一时有些乱了分寸,然而当他闪避过后,这才反应过来,紫胤原也只是仗着剑招在攻击,封印的清气丝毫没有泄露一分一毫。

甲州干瘦脸上浮起一个胸有成竹的微笑。

 

王丰急匆匆赶回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从丙力断断续续无头无尾的诉说中依稀抓住了几个关键词。

他也并不管那么多,提着丙力就往山洞飞。

山洞并没有什么区别,依旧和丙力上次碰到紫胤的时候一般静悄悄的。王丰放了几只蜜蜂探路,转头嘱咐道,“你好好呆着,哪里也别去,如果有人来你就拦着。”

丙力点头答应着,王丰侧身贴着洞壁慢慢走了进去。

血水落入水潭里稀释成淡红,四周洞壁依旧完好无损,孩子和村里的青壮年被细心的安置在一旁结界之内。

白发的人影盘腿坐在结界前,一旁躺着甲州干瘪的皮囊,皮囊下一滩乌黑的水渍。

王丰的心非但没有放下,反而提了起来。

有人悠悠的开口,“他原本是水潭里的水藻,这里的确灵力充沛,适合修炼。只可惜后来应该是因为有人无意中发现这处洞天福地,强行改变了灵力格局,导致它怨气滋生,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王丰几步上前,扳过紫胤的肩膀,仔仔细细打量起来。

见紫胤面色虽然苍白,但是眼睛还是有神,嘴角挂了一丝红线,白衣却干干净净。王丰放下一口气,道,“你怎么能这么乱跑……”伸手就往紫胤的脉搏探去,紫胤却猛的一收,嘴角扬起一个又冷又邪的微笑,“我跑不跑,关你什么事?”

王丰反手一掌拍向紫胤,只见紫胤斜飞出去,面色上纠结出一丝痛楚和无奈。

王丰冷冷道,“甲州,你的幻术不该这么大意,紫胤和我如此熟悉,你竟幻化成他的模样来骗我。”

那箱倒飞到一旁的紫胤站起身来,伸手怪异的拍了拍衣袍上的灰尘,笑着挥了挥手,“那么,你再仔细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他。”

四周一阵天旋地转。

孩子散落在四周零零散散的趴着,原来靠在洞壁的青壮年已经消失不见,徒留下一团血迹。四周都是焦黑的痕迹,潭中的水比之前更红一些,甲州干瘪的尸体仍旧躺在地上,紫胤浮在半空中,漠然的看着这一切。

王丰瞳孔一缩,往紫胤看去,“你竟然占了他的身体?!”

紫胤垂着眼看着王丰,似乎正要说什么,身体却一阵颤抖,从中猛的弹出一个黑色的人影怪叫着,转身又要附身回去。说时迟那时快,王丰往紫胤一旁一闪身,挥手结印将那团人影打散,蜜蜂密密麻麻的围着那人影,将它压缩成一个小小的黑粒。

王丰反手一收,将其收入袖中。

手臂拉着的紫胤悄无声息,仿佛睡着了一般。

(4157)

第六章 自是人心

当王丰黑着脸出来的时候,洞外已经聚了黑压压一片人头。王丰打横抱着紫胤,丙力转头看到王丰,松了一口气。

“王大夫!你为什么还要救这个妖人?!”

“是啊是啊!自从这个妖人来了以后,我们不仅村长受到了伤害,连我们小孩也……”

“今日你们非要给我们一个说法不可!”

“对!说法!”

“说法!”

王丰冷笑一声,本就邪俊的脸上此刻更是冷到极点,开口道,“你们要说法?!”

丙力往一旁站了站,王丰示意丙力过来接着紫胤,丙力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入手的身体却并没有寻常男子的重量,有些轻,一头银发如瀑泻下,直垂于地,然而人却紧闭双眼,似乎毫无生气。

一旁有人道,“丙力!你为什么和他们串通一气?!”

丙力一愣。

“你把你手里的人交给我!我们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你处处帮着这妖人是何居心?!”

“你的孩子现在也失踪了!”

“丙力……”

“啊!”

惊叫声忽的四起,丙力往王丰身后站了站,只见乌压压一大片蜜蜂盖住了本来的人群,四下逃窜的身影再也顾不得这边的事情,王丰冷笑一声,一拂袖。丙力便觉得臂弯里的紫胤浮起来,又复落在王丰怀里。

王丰道,“你留在这里,这个术法一个时辰后就散了,洞穴里都是孩子,你找人进去救了就好,什么都不用和他们说。”又冷笑一声,“狼心狗肺。”

丙力点头,“那……”

王丰道,“我带他去修养,再这么下去他也要死了。他死了我要你们全村人给我陪葬!”眼神一凛,“这句话你倒是可以告诉他们,呵呵。”

丙力又点头,本想问他们住在哪里他可以去帮忙,但是王丰一转身,蜂群便裹了他,再散开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王丰落在蜀山深处,这处地方外围是终年不散的雾气,加之他又在里围设了些结界,一般的人误入也只能原地打转,最后从来时路返回。

这里他是偶然发现的,在深处一点还是一处十分舒服的修炼场所,清气虽比不上天墉,但是胜在天然安静,也是十分的舒适。

当时紫胤将那个妖物从体内逼出来的时候,不仅是催动了体内清气的封印,更是强行运转了整整一周天,又利用体内仅存的底子,趁着妖物不防备,重创它之下逼出。

但是太过于凶险,王丰一把脉就知道了,紫胤内里五脏六腑俱裂,经脉由于强行运转而导致不能再次承受清气运转,否则就会落得一身修为俱损,回天乏术的地步。

王丰一面黑着脸将紫胤放在自己置于此处的冰玉床上,一面想法子如何能够将丹药喂服入他体内而不至于使本就脆弱的经脉更加危险。

 

紫胤又做了一个梦,生死之间他是没有梦到了,倒是梦到从前在天墉城的时候,收了陵越,后来又收了屠苏,又梦到自己受到重创不得不闭关修炼抑制煞气,也不知道何时,小徒弟看自己的目光变得不太一样。

紫胤意识飘在一旁,像是在看别人的故事。修炼几百年渡劫,中间又碰到小徒弟身死,天雷过后见到的羲皇,威风凛凛遥不可及。但是也是羲皇告诉他,如果想要救他的徒弟,只能寻求辟邪的骨头重塑。

重塑以后的屠苏,好像是和以前不太一样。虽然仍旧是少言寡语,却仿佛有很多心事。

当他小徒弟吻他的时候,紫胤却不觉得惊讶。思和欲本也是分开的,在他看来,只要这些能够帮到屠苏,如果只是需要身体上的欲望,又何尝不可。

自是神仙无情多。

于是屠苏便住在了他的仙府中。有时说的话又很奇怪,有时却又寻求他的原谅。紫胤却不知是不是多心,再次找了羲皇。

伏羲将商羊找来,少年模样的神仙只说了一句话,“长琴滋生邪魔,分散聚合,终成一体,切记。”

心头微热,紫胤猛地醒了,哇的吐出一口污血来。

一旁早就准备好的王丰扶着他,迅速的点了几处大穴,又往他口中喂了一颗丹药,扶正了身体,往紫胤身上很小心的送了一些清气护住心脉,化去药力。

紫胤头脑渐渐清晰,也不知王丰用的什么药,温和着四经八脉,也不是十分的痛。但药力一过,痛便从丹田涌起,直冲大脑。惹得紫胤一皱眉,浑身也无力,仅靠王丰扶着,正要开口,“我……”

王丰便狠狠地打断,“我不想才救了你又破了功!”

紫胤似是累极,只微一颔首,便又昏睡过去。

王丰将他放平,叹气,自己盘腿坐在一旁,闭上了眼。

 

夏天一过就是秋了,结界内因着清气却看起来像春日,绿草茵茵,姹紫嫣红。

紫胤这一养就是半年,直到冬至的时候,才能勉强下床,被搀扶着缓缓行走。王丰每日都给他带一些吃食回来,有时候又会自己做一些甜而不腻的糕点,但是最拿手的,还是“清凉蜂蜜汤”,也不知从哪里采的新鲜蜂蜜,味道还各有不同。

冬至是吃羊肉的好时节。

王丰找了海碗大的一个锅,下了很香的料,给紫胤涮羊肉片。他大病初愈不能吃辛辣,于是做的清汤,也很暖和。

王丰煮的时候紫胤盘腿坐在冰玉床上静心,煮了不一会儿香气飘出来,王丰自己闻着都觉得很香,一边喝汤咂嘴一边转头看紫胤,但是紫胤却不理他,闭着眼,坐的笔挺。

王丰道,“上仙,可以吃饭了。”

紫胤还未睁眼,声音已是四平八稳的传过来,“已同你说了,现在我只是一介凡人,戴罪之身,不必如此称呼。”音线却有些沙哑,完全不似之前说话。这也是因为当初王丰虽然救了紫胤,但是当日紫胤受伤过重,又吐血甚多,躺了半个多月也是有气无力很少说话,后来经脉稍好之后,便在咽喉化去药丸,再散药力入体,有些损伤。

王丰闻言戏谑道,“你坐着不动,我一锅羊肉汤都熬好了,只能请你了。”

紫胤灰白睫羽一颤,苍灰色眸子里一闪而过无奈,伸手撑了床,慢慢起身,道了一句,“多谢。”

王丰放了汤勺就过来扶着他,闻言道,“你又谢我什么?自从你能说话每日几乎都有一个‘谢’字,我甚至有时候都不懂你谢我什么。”

紫胤走了两步蹙眉,似乎有些难受,听到王丰这么说也不回答,慢慢走去桌边坐下,才道,“是……”

王丰也坐下,打断道,“先吃饭!”盛了一碗乳白的羊肉汤给他,“特别香。”

紫胤接过,见汤鲜香色美,入口温热不烫,咸淡适中。暖到胃里。特别是紫胤封了一身修为之后,也无法自行御寒,这会儿披着的是王丰给他的灰色兔领大氅,一头银发散着,喝了汤之后微微眯了眼,王丰一旁看到,就再也移不开眼,端在嘴边的汤碗都忘记喝了。

紫胤喝完一碗,转头看到王丰的样子,喊道,“王丰?”

王丰回神,“什……什么?”

紫胤心情尚佳,微微摇头笑了,“你的汤凉了。”

王丰这才喝了,尴尬道,“吃点羊肉吧,我给你盛点。”

紫胤摇头,“我自己来。”伸手拿过汤勺,边舀边道,“你这么和我呆着,也并不是办法,若是那天庭派了人来,你也……”

王丰看着紫胤骨节分明的手,闻言嗤笑道,“当日救下你我便想过如此,那又如何?总是他冤枉的你,始祖剑……”说道半晌顿了,没说下去。

紫胤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

 

这又过了小半年。

当时强行破了封印而造成的反噬和运转灵力造成的损伤,至少在过了一年的时候,在紫胤的面上,已不大看的出来了。

便又到了夏至。

王丰提议南下江南,那边人杰地灵,对紫胤身体恢复有帮助,他原以为会好好的劝服一番,紫胤才会答应,但是辅一出口,王丰心里“咯噔”一下,紫胤面上竟有些笑意,对他道,“如此,便去吧。”

两人便出了蜀中深山恶水,王丰雇了一辆马车,一路缓慢行去。每至一处热闹些的大城镇便停下来,住上两三日,王丰偶尔会出去摆摊给人看病行医,紫胤有时会在一旁,有时待在客栈里。

王丰叮嘱他伤还没好不要出门,毕竟现在可能他连几个地痞都打不过。然而私心却是,刚到前几个城镇的时候,紫胤还出去能四处看看,结果天人之姿,倒是到处被人看,紫胤本来是习惯了的,但是王丰不习惯,好像是自己的被别人分享了。

一开始他还和紫胤调侃说,如果紫胤去摆个算命摊子,肯定很多人来。紫胤当时就拒绝了。

现在如果紫胤这样提议,王丰一定会拒绝的。

两人就这么走走停停,还是在夏尾的时候,到了江南。江南的城镇给人很温和的感觉,人也很温柔,好像每个人都是吴侬软语,女子袅袅娉婷,男子潇洒肆意。但是夏末,江南也没什么好看的了。

王丰在江南转了三日,买了一座三进三出的院子。他和紫胤进去住的时候江南下了蒙蒙小雨,打得人发梢和肩膀濡湿一片。紫胤走在前面,进了门虽然嘴上不说,但是王丰竟然能从他的背影感觉到紫胤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些许。王丰就在背后笑道,“这处很安静,平常也没有人来打扰,你就在这里好好休养,其他事情都不用操心。”

紫胤负手往前走着,闻言回头,嘴角难得的挂了丝丝缕缕的笑意,“多谢。”

(3247)


评论(22)
热度(32)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