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恭紫】天墉城记【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欧阳少恭愣了一下,看进紫胤眼里,才发现紫胤并不是说笑,只是很认真地在问他。但是眼神里距离感并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有的。

紫胤直视着欧阳少恭的眼睛,“我要去哪里你不是很清楚?”

 

欧阳少恭一阵恍惚。

原来的爆炸事件当晚,紫胤找过欧阳少恭,当时欧阳少恭一句也听不进紫胤的解释,不过也不怪欧阳少恭,紫胤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少恭,你相信我。”“少恭,我没有杀人。”欧阳少恭却只是收拾东西,要出门的时候紫胤问他,“你要去哪里?”欧阳少恭说的也是这句话,“我要去哪里你不是很清楚?”

这一不见就是这么多年。

 

不知不觉欧阳少恭放了揪着紫胤领口的手,却并没有退步,反而深吸一口气,往前跨了一步,直接伸手摁上了紫胤的后脑勺,双唇相接的一刹那欧阳少恭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候,充满酒气的吻和旖旎的小心思。

但是紫胤很快就让欧阳少恭认清了现实。紫胤极快的反应了过来,伸手给欧阳少恭的小腹就是一拳。打得欧阳少恭一跄踉。

欧阳少恭看着紫胤,不知明的笑着,然后又凑近,嘴角勾着冷笑,“是我忘了,一个连自己同学都能下得去的手的人,怎么会顾念这些呢?”他进一步,紫胤就退一步,“当初是我不声不响的走的,你不也是不声不响的走的?我去过了巽芳的葬礼,我以为会看到你,但是我又错了,一个没有良知的人怎么会去那样的地方?!”他的眼睛深深望进紫胤的眼里,“你要送烛龙之鳞去俄罗斯?为什么是俄罗斯?因为有沈夜吗?紫胤,因为沈夜吗?!你回答我!!回答我!!!”

紫胤叹了一口气。

沈夜认识欧阳少恭和紫胤,纯粹是因为沈夜曾经代课教过他们化学课。但是紫胤常常是被留下来独自做实验的那个人,沈夜来了一个学期,欧阳少恭偶尔等紫胤,总会看到沈夜的目光带着说不清的欣赏看着紫胤。

后来沈夜被开除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又有传言说沈夜来学校是为了紫胤。但是原因无从而知。欧阳少恭因此和紫胤吵过一架,最后以紫胤解释说是因为父辈的关系而结束。

但是欧阳少恭想起来,沈夜的那个家族,就在俄罗斯。

紫胤道,“我说过,烛龙之鳞不会给你,所以,我去不去俄罗斯,又和你有什么关系?”

欧阳少恭突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叫,“来人!”

门外便冲进来两个黑衣人,欧阳少恭道,“你们仔细搜查一下这节车厢,并问清楚有几个客人上了这节车厢。”

“是。”

紫胤坐下来,从桌上的红酒瓶中倒了一杯酒,递给欧阳少恭,“这里自然没有别人。”

欧阳少恭神色复杂的接过来,但是没有说话。紫胤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下去。

欧阳少恭的道,“既然来都来了,难道我会怕什么吗?”一口饮尽。

紫胤看着他,也不说话。

两人之间沉默很久,直到之前欧阳少恭派出去的人回来了,道,“先生,这节车厢被包了,只上来了一个人。而且车厢里什么都没有,除了这个箱子。”

欧阳少恭转头,见递上来的是一个黑色的拉杆箱,欧阳少恭打开,一旁的紫胤却已经转头望向了窗外。

里面有一些换洗的西装衬衫,欧阳少恭往下翻翻,看到一张照片压在最下面。

“……好了,你们先出去吧,守着车门,谁都不要放进来。”

“是。”

欧阳少恭拿着照片,看了良久,又将它放回去,抬眼看紫胤,“为什么?”

紫胤灰白睫羽颤了颤,却没有回答。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欧阳少恭抽了一支烟,期间紫胤只是皱了皱眉,却什么都没说。直到欧阳少恭觉得自己有点晕。

但是他还能意识清醒,却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再拿不起酒杯,扶额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烛龙之鳞不能给你,少恭。”紫胤回过眼来,好像是在二人重逢之后第一次这么郑重的叫他,“去俄罗斯也不是因为沈夜。”

又是沉默良久。

“少恭,你忘了最好。”

欧阳少恭“呵”地一声冷笑出来,“呵呵呵呵,紫胤,你他妈说什么昏话……你忘一个给我看看?!”

紫胤仍旧是平静道,“我如果有去无回,希望你不要迁怒给天墉城。”顿了顿,“欧阳少恭,你下车吧。”

欧阳少恭正要拍桌而起,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火车拉起呜咽的长笛,“呜呜呜呜”的长音伴随着减速,欧阳少恭终于在紫胤最后的拍肩中彻底晕了过去。

他没有想到,紫胤对他说的最后一句便是,

“欧阳少恭,你下车吧。”

 

欧阳少恭醒来的时候雷严在一旁,看到他醒来,雷严难看的脸色立马变得更难看了,欧阳少恭问,“这是……哪里?”

雷严暴躁的站起来,“这里是青玉坛!你可知道你被送回来的时候就像个死人一样!紫胤呢?烛龙之鳞呢?听说还是紫胤送你下车的?!”

欧阳少恭扶着额头坐起来,“我睡了几日?”

雷严道,“两天!”

欧阳少恭猛地抬头,“两天?我睡了这么久?那你还有紫胤和幽都婆婆消息吗?紫胤没有和幽都婆婆……”

雷严一摆手,“我知道,我派人去了,不过至今没有消息转来。”

欧阳少恭回忆了一下自己晕过去之前和紫胤说的话,紫胤竟然叫他照顾天墉城?以为他欧阳少恭会如愿?做梦!

欧阳少恭道,“庄主,天墉城最近如何?”

雷严不明意义的看他一眼,“怎么,少恭要接手天墉城吗?”

欧阳少恭皱皱眉,雷严才又道,“天墉城低调了很多,C市现在风平浪静,听说是涵素在掌管,他那两个小徒弟都没有出来过,但是,呵,码头却增大了出入量。”

欧阳少恭道,“增大出入量……”他抬眼看雷严,“我要回去一趟,我想我应该能知道紫胤的去向。”


---------------------

废话说一点:

总觉得下一章就要完了哈哈哈

评论(8)
热度(27)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