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恭紫】天墉城记【第十章】

第十章

此时是冬天,北方室外冷得渗人。

他们原定计划是坐直升飞机到E市,再从E市坐火车出境,此趟时间绝不是只有几天便能完成的,上了火车至少也需要小半个月。

紫胤原那么说,是为的大家不要担心。毕竟去了俄罗斯,如果路上性命无虞,那么到了目的地也会十分的艰难。

他和婆婆原都答应了那个人,再次回去的话,就再也不会离开。

 

紫胤当初离开A市,想的是远远的离开,去做点事情。他便选择了离A市最近的国家,俄罗斯。

冥冥之中好像一切都安排好了,他到俄罗斯起初的一年都是辗转各地打工和学习,一边读书一边兼职,学了一年能将俄语说了七七八八,勉强听得懂。也是这一年里,他碰到韩休宁和韩云溪。

当韩休宁孤身外出的那日傍晚,有个人就找上门来。紫胤将韩云溪藏在衣柜里,并嘱咐他不要说话,自己去开门。

进来的这个人西装革履,外穿有御寒的棉衣,一头爽利短发,右眼上有一圈类似木质,中空的装饰,但是眉目温和,黑发黑眼,张口就是流利的中文,声音带一点慵懒的拖长“你好,我是谢衣。”

紫胤点头,也不让他进来。

谢衣笑,“我并不是来带走韩云溪的,我只是来和你做一笔交易的。”

紫胤道,“什么交易?”

谢衣道,“看你年纪轻轻,却一头白发,又能躲过追杀这么久,师父看中你的潜质,想……”话不说完,停了。

紫胤道,“师父是谁?”

谢衣道,“沈夜。”

紫胤一震,皱眉想了想,让了谢衣进来。

给谢衣倒了水,紫胤转身去将韩云溪抱出来,叫他待在房间里,自己玩耍。自己坐在谢衣对面,也不开口,等谢衣说。

谢衣从大衣里拿出一份薄薄的文件,放平在桌案上,推给紫胤,“你看看。”

紫胤拿起来,看罢又看谢衣,道,“沈夜不应该派你来。”

谢衣也不恼,闻言笑笑,“为何?”

紫胤摇摇头,“没什么,沈夜上面说,若是要见面,和你约定就好。那就明天下午,地方随意。但是一定要保证屠苏的安全。”

谢衣问道,“屠苏?”

紫胤道,“我已为他改名百里屠苏。”

谢衣往里间一看,见屠苏年纪不大,但是坐在床上盘腿看书,能够沉静下来,便也微微笑了,“我自会传达,明日我会派人来知会你。”

紫胤点点头,谢衣起身,顿了顿,问道,“我可以去和他说几句话吗?”

紫胤看向百里屠苏,正巧屠苏也抬起头来,见到谢衣对着他微笑,又看了看紫胤的神情,低下了头。紫胤便道,“为何?”

谢衣道,“我曾在国内学过一阵子机巧弹簧,做了一个小玩意……”说着从棉衣口袋里拿出一个鸡蛋模样的木块,“可以吗?”

紫胤点点头,看着谢衣坐到屠苏的身边,说了几句话,给了屠苏那个小东西,手极巧的拆了下来,又装了回去。屠苏一双眼看的直,谢衣始终温柔的笑着,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屠苏,屠苏抬头看了看紫胤,紫胤颔首,屠苏高兴地便接了过来。

谢衣摸摸他的头,站了起来。

走的时候谢衣说,“明天见。”

 

第二日一早就有人来敲门,是个青涩的小伙子,见到紫胤还有些无措,但是很快就调整过来,恭恭敬敬道,“我家先生请您下午两点,在斯威索特卡拉斯尼豪迈酒店1001见面。”伸手递了一张房卡过来。

紫胤接过了,道,“我会准时的。”

年轻人便又道,“下午您去的时候我会代为照顾您的孩子。”

紫胤皱眉,“你?”

年轻人就介绍起自己来,“是的。我叫乐无异,是谢先生的弟子。下午您去的时候,我主要陪着您的孩子,这栋楼周围会有两队保镖乔装随时候命,请您放心。”

紫胤打量半晌乐无异,道,“你下午再来吧。”

乐无异扬起一个笑容,就像个阳光大男孩,“好的先生。”

紫胤关了门,回身便看到屠苏站在自己身后,脸上表情紧绷着,“先生,你不要屠苏了吗?”

紫胤笑着摸摸他的头,“先生只是出去一趟,不放心屠苏,所以叫人来陪着屠苏。晚点先生就回来。”

屠苏扭捏了一下,低声问道,“那先生和回来吃饭吗?”

紫胤道,“会的,屠苏想吃什么?”

屠苏道,“只要是先生做的,屠苏都喜欢。”

紫胤笑着摇头,往厨房里走去,“这么小谁教你的这样说话……”

 

紫胤推门进去的时候沈夜已经到了,但是房间里除了沈夜和之前见过的谢衣,便没有其他人。

屋子里暖和得昏昏欲睡,沈夜脱了外衣,披着西装的外套坐在沙发上,看到紫胤进来便站起身,谢衣往前了两步,两人一点头。

沈夜道,“先生请坐。”

紫胤点头,坐下了。

沈夜也坐下,谢衣为两人各端了一杯水,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紫胤和沈夜,紫胤道,“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谢衣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紫胤会答应在沈夜的手下做事,谢衣看的出来紫胤若是自己想,也是能够做一番事业的人。但是愿意在谢衣手下做事,表明了紫胤立即便会从一个好人,转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黑道中人。黑道中人不讲情分,只是生杀。

后来谢衣也不记得了,只知道紫胤回中国之前和沈夜大吵一架,然后便离开了。和他一起离开的还有一个女人,谢衣很少见到那个女人,之后听沈夜提起,她和紫胤回了中国,分别成立了幽都和天墉城。

谢衣看到那一封军令状已经是紫胤走了一年以后,上面说如果紫胤和女人如果以后再回来,那么再也不能离开俄罗斯。

谢衣以为紫胤不会再回来了。

但是时隔十多年,谢衣站在人潮拥挤的火车站的时候,见到紫胤却头一次有了时光如流水的无力感。

 

欧阳少恭等了两日,还是雷严先得到消息说紫胤和幽都婆婆马上就要坐上开往俄罗斯的火车了,欧阳少恭立即买了机票,前往E市。又赶上了最后的时间,坐上了那趟火车。

欧阳少恭知道紫胤在4车厢里,上车以后便直奔4号车厢。门外守着的保镖拦住他,他也不管不顾,伸手打了两个保镖,踢门进去。

只有紫胤一个人坐在车厢里,幽都婆婆却不在。听到声音的紫胤回过头来,见到是欧阳少恭一点也不奇怪,起身很礼貌的道,“请坐。”

欧阳少恭气极,跨步上前揪了他的衣领,疾言厉色道,“你又要跑?!上一次你跑了,连涵素都找不到你!这一次不过是为了一个烛龙之鳞!你又要去哪里?!俄罗斯?!为什么是俄罗斯?!”

紫胤平静的看着他,“你吃错药了?”

 

 

【下一章讲为什么欧阳少恭这么失态,论真爱的重要性,以及,这篇快完了……时间线大家应该也都比较清楚了。以及,这篇更新是有点慢不好意思哈。】


评论(6)
热度(22)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