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蔺流】平安夜吃苹果了吗?

WARNING:

琅琊阁崩坏预警!!! 乱梗乱炖预警!!!! 无法自圆其说系列重出江湖【大雾】

赠:可可

Wuli可可生日快乐! 甜可大法好!要越来越可爱越来越高产哦~~

CP:主蔺流,副狄芳

【狄芳是黄宗泽、马天宇版本。】

PS:这篇我觉得应该叫,吃药。

    蔺晨看着面前的两个人,问甄平,“你说他们叫……”

    有个黑黑的,仔细看还是很帅的男的抢到,“狄仁杰,他是王元芳。”

    蔺晨斜睨他一眼,“我问你话了吗!”

    狄仁杰一愣,王元芳笑了。蔺晨又问,“你们从哪里来?”

    狄仁杰不答。

    蔺晨气急败坏,“我在问你话!”

    狄仁杰道,“……我?”

    蔺晨,“嗯。”

    狄仁杰道,“元芳本来是……可是后来我在他坟前醉了三天三夜,醒来就和他躺在你阁门前了。”

    王元芳摇头。

    蔺晨问,“你为什么摇头?”

    王元芳道,“他明明是哭了三天三夜。”

    “……”

    “……”

    “……你为什么知道?”

    最后蔺晨还是忍住了,拍拍狄仁杰的肩膀,“小黑,你是个好男人。”

    ……

    ……

    狄仁杰黑着脸问,“谁是小黑?”

    蔺晨写了飞鸽传书给梅长苏,说要借飞流几天。

    梅长苏欣然应允。

    飞流黑着脸落在琅琊阁面前的大石头上的时候,蔺晨正和狄仁杰在称兄道弟。

这才两天呐,狄仁杰凭借机智的头脑,竟然将琅琊阁的人贿赂个遍,蔺晨边和他称兄道弟边想,“有危机啊。”

所以危机果然来了。

王元芳不见了。

飞流刚刚来的第二天王元芳就不见了。狄仁杰大声的质问蔺晨是不是看不过他们太甜蜜了,蔺晨竟无言以对。

飞流倒是说了,“石头。”

蔺晨问,“什么石头?”

飞流想了想,转身走出去,指着琅琊阁面前的石头道,“石头!”

蔺晨问,“你是说,王元芳是这里不见的?”

飞流点头。

狄仁杰站上去,左看看右看看,找到夹在石缝中的纸条,“欲见王元芳……”

蔺晨紧张的问,“怎么不念了?”

狄仁杰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蔺晨抢过纸条一看,

“要收集二十条祝福?!”

蔺晨仰天长叹,“这都什么事儿?!”

狄仁杰拿着纸条,闻了闻,认真道,“我看这纸笺很高端啊,你看有暗压的松柏纹路,而且墨透而不晕,好纸!还有淡淡的墨香,这墨一闻就是药墨,透着一股有钱人的味道。”

蔺晨看着他,飞流也看着他。

蔺晨道,“所以呢?”

狄仁杰道,“这里除了你,难道还有谁很有钱?!”

蔺晨道,“小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毕竟我这两天都和飞流在一起。”

狄仁杰问飞流,“他和你在一起?”

飞流脸色一变,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立马摇头,“没有!”

蔺晨吃惊的看着飞流。

飞流扭过头,“没有!”

狄仁杰说,“你看!”

蔺晨噎了一下,道,“飞流啊,我陪你玩了两天,一起睡过了,你就这么对我?”

飞流脸都黑了,“没有!”转身就跑了。

蔺晨想去抓他,衣袖被拉住了,回头看狄仁杰,狄仁杰问道,“有八卦?”

……

“你果真是嫉妒我和元芳!”

狄仁杰说,“这下面是什么?我要看。”

蔺晨拦着他,“下面是琅琊阁的机密处,你不能进去。”

狄仁杰道,“有鬼,元芳肯定在下面!”

蔺晨摇头,“我敢给你保证下面没有。”

狄仁杰侧耳听了听,“有机关的声音!”

蔺晨道,“这是正常现象,琅琊阁本来就是汇集天下消息之所在,需要一些……狄仁杰你干什么?!”

蔺晨抓住要往下跳的狄仁杰,两人眼前一花,却是钻出个人来,站在两个人面前。蔺晨复杂的看了一眼面前的人,问道,“飞流,你为什么会在里面?!”

飞流手里拿了一只鸽子,捏它的肉,“抓它!”

狄仁杰问,“为什么他可以下去?”

蔺晨复杂的看一眼狄仁杰,又复杂的看一眼飞流,道,“你真的想知道?”

狄仁杰点头。

蔺晨道,“因为他比你白。”

……

……

蔺晨道,“我开玩笑的,因为他本来就是这里长大的。”

……

……

狄仁杰转身就走,“我还是去找祝福吧……”

蔺晨手拢在袖子里,“不送啊!”

甄平走上来,“蔺阁主,京中……”声音渐渐低了。

蔺晨点头表示知道了,回过身看到飞流手中的鸽子已经死了,眼角一抽,“飞流啊,下次可不可以对蔺晨哥哥的鸽子好一点?养一只很不容易的。”

飞流一惊,“不好!”

蔺晨摇头,伸手一把抓住了飞流,“你跟我来。”

飞流打他,“不要!”

蔺晨道,“你来了三天我鸽子死了六只!平均一天两只,这是为什么?飞流,你还想不想蔺晨哥哥陪你玩游戏了?”

飞流沉思了一下,似乎在权衡蔺晨哥哥陪自己玩,和弄死鸽子,哪个有趣些。

蔺晨拉着飞流走,一路七拐八拐,走到琅琊阁最外的一幢小楼里,飞流才道,“好。”

蔺晨一下愣了,“什么好?”

飞流认真比划了一下,道,“鸽子,不死!”

蔺晨笑吟吟摸飞流的头,“飞流真乖!”想了想,又道,“飞流去玩一会儿吧,晚上蔺晨哥哥再陪你玩。”

飞流点头,笑,“嗯!”

蔺晨进了门,负手威严的走进去,里面的两个人马上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蔺晨拱手道,“蔺阁主。”

蔺晨面上现了笑意,也拱手,“这两天我右眼直跳,就知道有贵人来,没想到是沈大人和蔡大人。”

三人落座,沈追道,“不瞒蔺阁主,此次前来,我和蔡……大人,是为了向阁主问几个问题。”

蔺晨笑着颔首,“二位有什么可以随便问,我们也是熟人了对吧?”蔺晨笑眯眯,“我给二位打个五折吧!”

蔡荃和沈追满头大汗,连连点头附和,“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蔺晨心情大好,“那二位,是一位一位来,还是一起问?”

蔡荃道,“我和沈大人分开问吧。”

蔺晨看一眼沈追,沈追在点头,显然两个人来之前就已经商量好了。蔺晨点点头,起身,走到一旁正厅进入偏厅的小门旁,问道,“谁先来?”

偏厅里面比较偏黑,采光是背对着太阳,只有一扇窗户,两把椅子,两把椅子相对而坐,中间坠着明亮的珠帘,虽然采光不好,但是仍旧让人感到很舒服。

蔺晨坐在珠帘的一边,沈追坐在珠帘的另一边,两人看着珠帘,却看不清对面的脸,模模糊糊的。

蔺晨的声音四平八稳的传过来,“沈大人,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

沈追似乎思考了一下,又似乎有些紧张,但还是道,“那个……蔺阁主,你最近可知道‘收集祝福’这件事吗?”

蔺晨眼神一利,好在珠帘那边的人并不能看到他的脸,“知道,这个问题算免费送你。”

沈追暗笑自己晕了,不问点关键的问题,怎么对得起银子,于是道,“我和……蔡大人……嗯……”若是那边的蔺晨能够看到沈追的脸,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沈追已经涨红了脸,问的问题却不明不白。

蔺晨想了想,本来不明白的,但是听到最后的语气词,蔺晨好像又明白了,道,“很配。”

沈追一愣。

蔺晨道,“收集祝福这件事也是最近江湖的怪事,一定要心意相通的两人,其中一人若是失踪,必须要求另外一人收集二十条祝福,若不够的话,另外一人就会穿上奇怪的衣服游街示众,这听起来很像是个恶作剧。”蔺晨架起腿,之前的凌厉已经毫无踪影,笑道,“但是沈大人和蔡大人,虽然收到了这样的恶作剧,但是那人显然并没有抓你们两个任何一个,你们却还是想知道是谁?”

沈追此刻平静下来,道,“琅琊阁是汇集大梁消息之所,所以我和蔡大人特地……特地……接了密旨……连夜赶来……”

蔺晨觉得好笑,想“萧景琰就这么让你们来,显然是调侃了一番的,但是他肯定不会出口很直白,一定是长苏在一旁,你们两个才这么……”嘴上却道,“是是是,两位大人一来,我便猜到了几分,当今皇上英明神武,非我等琅琊阁能比。”

沈追便起身,“那我去叫蔡大人进来。”

蔡荃进来比沈追还不好意思,蔺晨又不好意思调侃两位朝廷大员,于是一本正经的“祝福”了,和蔡荃一起出门去,对两人道,“烦请两位在客栈静候三日,三日后午时,琅琊阁外十七格,有两位要的答案。”

两人点头,蔺晨道,“但是……今天需先……”

两人一点就通,连忙拿出银票,由黎刚带着,去放钱了。

蔺晨心情特别好的往琅琊阁里走,却在王元芳消失的石头上看到了飞流。他走过去,问,“飞流在做什么?”

飞流想了想道,“小黑,下去!”

蔺晨往下看一眼,“你说狄仁杰跳下去了?”

飞流点头,蔺晨就揉揉他头,“没事的,别管他了,他会回来的。来,蔺晨哥哥陪你去玩~”

飞流马上笑起来,“玩什么?”

蔺晨想了想,“捉迷藏?”

飞流摇头,“不好玩!”

蔺晨看他,“那你想玩什么?”

飞流道,“泼水!”

……

“好吧……”

今晚月明星稀,实在是个赏月的好天气。

狄仁杰黑着他本来就不白的脸,闯进蔺晨的房间,见他和飞流在一起,也不管,只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蔺晨正拉着飞流要他煮茶,闻言头也不抬问道,“什么?”

狄仁杰的道,“琅琊阁是汇集天下消息之所,我之前就怀疑,你肯定知道‘祝福’这是怎么回事……而且我感觉,飞流肯定知道什么他不知道自己知道的东西。”狄仁杰笑,“于是那天我带他去那块岩石的地方,我就找到了元芳。”

蔺晨这才抬头,看他身后,好奇道“王公子呢?我怎么没看到?”

狄仁杰道,“那是我找他出来之后,怕你嫉妒我们,所以又藏起来了。”

蔺晨心里想他十个王元芳也比不上一个飞流,但是嘴上却恭维,“恭喜恭喜。”

狄仁杰“哼”一声,“飞流!你说!”

飞流看看他,又看看蔺晨,认真的将茶壶放在小火炉上,说了他很难得说的一段……词语,“纸片,他,下面!”想了想,似乎在措辞,“红的!”

蔺晨愣了愣,道,“你是说,王元芳在岩石收到纸片,但是不小心掉了下去,受了伤,但是下落不明?”

飞流摇头,“红的!帽子!”

蔺晨一愣,“你说他多了一个红帽子?”

飞流笑,觉得蔺晨是唯二和苏哥哥一样懂他的人。

狄仁杰道,“哼,什么祝福的鬼,都是你散布的……”

蔺晨看着飞流,道,“我这几日都和飞流在一起……”

狄仁杰就噼里啪啦如倒豆子一般的说,“据说远在西边有个古怪的国家,他们的节日和我们的有很多不同。元芳醒了之后告诉我,他那天本来是在那里等你,你说有事情和他说,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送了纸条给他,趁他没防备,推他下去,但是下面不高,有个小平台,他在底下找到了了一本书,还有一顶古怪的帽子,这本书就是这么写的。里面还说,那边人过一个节日,那个节日前一夜晚上,如果能收到苹果,那么就是祝福他一生幸福安康。”顿了顿,“蔺阁主,我说的可有假?”

蔺晨笑道,“我闻所未闻。”

狄仁杰道,“为什么想了这么一个方法……怎么看怎么觉得都是你无聊……”

……

狄仁杰见蔺晨不答,就仰着下巴道,“是不是我说对了!”

蔺晨认真的想了想,从怀里掏了一个苹果,认真的给狄仁杰道,“圣诞快乐。”又想了想,道,“平安夜吃了苹果吗?”

狄仁杰身后转出不知何时来的王元芳来,王元芳带着一顶红顶白檐的帽子,红色的顶软趴趴的,上面还掉着一个白色的小球,王元芳正咬着苹果,对狄仁杰奇道,“我不是给了你一个苹果吗?”

THE END

热度: 19 评论: 1
评论(1)
热度(19)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