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恭紫】天墉城记【修改后第八】【更新第九章】

第八章

紫胤垂眼想着什么,听到警官问欧阳少恭,“这位同学,你可有证据?”

欧阳少恭又要说话,紫胤打断道,“我没有杀人。”抬头起来,脸上仍旧留有些从大火死里逃生出来的灰尘,神情却是又疲倦又苍白,透着一股子决绝,“警官,我当时只是去拿素材,五分钟以后,实验室试管就爆炸了。”

欧阳少恭打断,气急,“你胡说!我进来的时候,听到你说……你说……”

紫胤道,“说什么?”

一旁警官也问道,“说什么?”

欧阳少恭直视着紫胤,一字一顿道,“我听见他说,‘悭谀,如果少恭知道这件事,我们将巽芳……’”警官刷刷的写着字,“‘你一死,也许也没有人知道了。’”

紫胤嘴角扬起一个奇怪的笑,“欧阳少恭,难道你不知道,口说无凭?”

 

紫胤一路走到实验室,两边的梧桐裸着树干,寒风猎猎的吹着,摇晃出一股冬日里的萧瑟来。此时校园里的人已经不算很多,碰到涵素他还心情极好的笑道,“涵素,你若是不急着走,走之前我们聚个餐可好?”

涵素咧着嘴点头,对着紫胤道,“好啊,我也有这个意思!少恭在宿舍吗?我没带钥匙。”

紫胤转头望向窗户,道,“在的,我让他等着你。”

涵素也看过去,“你要去做什么?”

紫胤笑笑,“我去找悭谀拿毕业论文的素材,正好问问他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聚个餐。你快回去罢,我一会儿就回来。”

涵素点头笑着挥手,“那一会儿见。”

紫胤亦点头错过身,转过弯到了实验楼下,上楼推开2-23的门的时候,听到里面除了悭谀,还有一个清丽的女声笑道,“就差一点了。”

悭谀道,“巽芳,我早就想问你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少恭他没有什么背景……”

巽芳沉默了一瞬,紫胤推门而入,似有些咄咄逼人道“我当初听你说的时候,并不知道你竟然会利用我和悭谀。”顿了顿,又道,“你还记得当初和我说的话吗?”

巽芳眼波仍旧是温柔的,和现在也是丝毫不同透着稚气,但却已经能隐约可见的坚韧,使得她毫不避讳的直言道,“我不过是和悭谀商量如何做到金蝉脱壳,并没有瞒着你或者悭谀。”

紫胤望向悭谀面前的试管,里面透明的液体在酒精灯的烧灼下翻滚着,他虽然化学实验课很差,可是胜在知识储备量好,且过目不忘,当下便知道悭谀在配的东西,就是他们几人一同发现的“烛龙”。

说起“烛龙”,紫胤还记得当时悭谀仅仅只是想配出一种能够暂时麻痹神经,使得全身处于自然麻痹的状态,将身体活动降到最低,以期能够在手术台上,等待够长的时间。

“烛龙”的成功完全是因为某一种十分罕见的植物,悭谀曾说如果能够培育这样的植物,它虽然比罂粟有更大的危害,极易上瘾,却也极易戒除。

在紫胤脑海里转过这些片段的时候,巽芳已经又慢慢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当初你说的理解我,紫胤,只当我求你。”

紫胤回头看她,“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悭谀死了呢?或者万一我死了呢?”

巽芳望向悭谀。

悭谀其实是个瘦弱的青年,绣着半长不短的黑发,给人的印象绝没有他对化学的天赋来的惊人,此时悭谀小心的往试管里放入“烛龙”的种子,闻言笑道,“紫胤,你连我也信不过了啊?没有事……”

悭谀剩下的话完全淹没在一瞬间的耳鸣和眼前的刺白里。仿佛所有人的动作都像慢动作一样的放着,悭谀被爆炸气浪掀开,额角磕到一旁的桌子边,巽芳捂着脸倒在地上。然而紫胤自己,却也被掀到一旁的墙壁前,一撞晕了过去。

火光渐渐起了。

紫胤被火烟一呛倒是醒了,浑身酸痛,但好在没有伤口,他往一旁记忆里另外两人倒地的方向看去,在烟雾和火焰中依稀看到了巽芳就在不远处,于是站起来躲避着其他爆裂的试管弯腰跑去。

后来有时候被欧阳少恭逼得狠了,紫胤也不曾解释什么,完全是因为之后他抱着巽芳找到仍旧有一口气的悭谀,悭谀将“烛龙之麟”交给他的时候,只说了三个字, “保护好……”

少年的紫胤并不懂得,在好友将死的时候自己承诺下的重担,会给未来以后的生活带来如何翻天覆地的变化。紫胤那个时候的心性本也是同龄人中比较坚韧的,但是之于死亡这种事情,仍旧还是让他有些呼吸困难,十分的疲倦,以至于他喃喃对着悭谀渐渐僵硬的身体,几乎诉出了他所有的心里话。

紫胤现在偶尔想来,也是觉得当时的自己太崩溃了,见到好友死在自己面前,竟也没有想起逃出去,而只是一门心思的随缘。

所以当欧阳少恭撞开门的时候,紫胤心里除了悔恨,便就多了活下去的希望。

 

紫胤最终也没有被警察带走,实验室里被炸得面目全非,警方采集到的有效证据无不表明紫胤说的是真话,因而还有警察来找到紫胤,希望他能够劝诫一下少恭,可能是因为他是这场爆炸里唯一一个幸存者,欧阳少恭痛失所爱,有些精神失常罢了。

紫胤自然知道,巽芳已经被接走,只是留下话说好了回来,会再找他。

幸存者作为紫胤,自然是必须要留在A市,直到警方调查出真正的爆炸原因,以及排除人为爆炸的可能性之后,才能够让紫胤不必二十四小时都留在A市。

欧阳少恭从此失去了踪迹。

紫胤和涵素仍旧住在宿舍里,欧阳少恭的东西大部分的仍旧还原样不动的留着,有时候紫胤和涵素谈起欧阳少恭,紫胤总是避开爆炸这个话题。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涵素都不知道为什么,欧阳少恭会不辞而别,甚至不知道实验室爆炸的真相。

然而这个时候的紫胤和涵素,也未曾想过会成为雄斥一方的大佬,也可能那只是,逼不得已的选择罢了。

 

C市,千红阁,晚八点。

千红阁这个地方,临近C市和A市的交界,天墉城极少管理这边的事情,幽都也时常绕着千红阁一带行走,一是因为千红阁已算是双方公认的三不管地带,二是因为千红阁地方只要有钱,买凶杀人都有人为你放平。

紫胤和涵素下车的时候,站在门口有过一面之缘的青玉坛瑾娘已是婀娜多姿的迎了上来,一面亲亲热热的拉着紫胤和涵素的手,一面嘴里俏语奉承却又不让人有半点嫌恶。直直上了二楼,进了包间。

包间里只坐着雷严和欧阳少恭,菜已是上齐,瑾娘邀了两人进来,便住了嘴默默的退了出去。

雷严先站起来,“欢迎欢迎,两位请坐。”

两人分别落座。

一旁自有乖巧的服务员上得前来为两人斟酒。欧阳少恭笑道,“我代雷庄主,先向二位陪不是,昨天是我们手下太不懂规矩,说了几句便有了冲突,幸亏有陵越在,才阻止了一场不必要的纠纷,我先干为敬!”

紫胤亦举杯,却只道了一句,“无妨。”

雷严也举杯,“我已管教过手下,紫胤放心,必不会再出什么纷争。若是还有不听话的手下冒犯,紫胤只管抓来告诉我便是。”

涵素笑一声,亦举杯道,“雷庄主言重了,天墉城小门小派,虽然能够勉强在C市站起脚跟,却还有许多管理不善的地方。自是不能和青玉坛相比。如若有些冲突,应当是雷庄主多多包容我天墉城才是。”

紫胤却不再说话,听着涵素和雷严你来我往,针尖对麦芒。要知涵素在他耳边不知吐了多少雷严的苦水,现下这么正儿八经的说话,倒也难为他了。

这顿饭直到尾声,出乎紫胤的意料,欧阳少恭和雷严,倒是一句话也未曾提过关于“烛龙之麟”。一瓶白酒被分成八杯,四人均有些醉意,倒还是比较清醒,只是分开的时候欧阳少恭抓着紫胤,道了一句,“若是你肯将‘烛龙之麟’完璧归赵,我可以保证青玉坛从此不再侵犯天墉城。”

紫胤沉默的看向他,半晌亦道,“不必。”侧身不留痕迹的避开了欧阳少恭的手。

欧阳少恭便没有再说话,看着紫胤和涵素上了车,对一旁走上来的雷严道,“你原来说他要将烛龙送走?”看着却不像有醉意的人。

雷严点头,“据说是送去俄罗斯。”

欧阳少恭有些疑惑,“俄罗斯?”过了半晌,见那车尾灯转过街口消失不见了,又道,“为什么会是俄罗斯?”

 

车上紫胤一语不发,涵素坐在一旁,手扶着额头一点一点的晕着,依稀间仿佛听到紫胤问,“明天将烛龙给婆婆吧。”

涵素迷迷糊糊地问道,“你为什么之前说送去俄罗斯?”

紫胤似乎在叹气,没有说话。

 

 

第九章

“烛龙之麟”是一块棱形的木板样的东西,上嵌有一块墨绿色的东西,却不知道是宝石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

幽都婆婆小心的接过来的时候,仔细看了看棱形周边的花纹,不由赞叹了一句,“紫胤,这可真是个好东西,巧夺天工。”

一旁紫胤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闻言也就是微微点了点头。

幽都婆婆戴着白手套,将“烛龙之麟”小心的放进早已按照涵素给的尺寸做好的箱子里,“啪嗒”一声扣上的时候,紫胤才开口道,“婆婆,你不必亲自去。”

幽都婆婆取了手套,闻言叹气,示意旁边的人拿合同给涵素,自己却坐在了紫胤的旁边,“都一把年纪了,是该隐居幕后了,不管去不去,你觉得你一个人回去了,他会留下我?”

紫胤似乎在思考,又似乎在出神,一时没有回答。

 

他们所在的是一个C市一个破旧的小旅馆,找的最好的房间里面也只是刚刚好容纳下这十几个人,除了幽都婆婆和她带来的十二个人之外,剩下的却只有紫胤和涵素。

此刻紫胤坐的是小旅馆房间里的小沙发上,幽都婆婆坐在另一边,涵素打发了人出去,箱子放在床上,银白色反射着早晨旭日的光。

涵素并不清楚紫胤和幽都婆婆的过往。原来的那个寒假爆炸事件发生以后,紫胤回校以后却不知怎么回事,论文报告错误百出,化学实验也总是出错,以至于他的导师都让紫胤明年再试。

涵素陪着紫胤去住在了他们在A市租好的房子里,那个时候的房间布局,和现在C市的一模一样。

甚至连锁,紫胤都改的是一模一样的。

那天碰到欧阳少恭在紫胤房间里,涵素才觉得可能紫胤只是某些方面很迟钝罢了。他的反应比他自己诚实多了。

涵素陪紫胤又休养了半年,转眼便离当时爆炸过去了一年,后来涵素和紫胤去找导师又找了校长,于是整个天墉城知道紫胤和涵素被天墉城开除了。

没人知道为什么,都在讨论可能是一年前的那场爆炸。

 

涵素不愿再回想当时的谈话,紫胤这一切交代完了以后,便消失了。涵素也找不到他,只看到他留的字条,说是出去两三年。

涵素也没有结婚,只去将在老家原来十多岁的时候捡到的婴儿,那时已五六岁的芙蕖接来,和自己住在A市,直到五年后,紫胤和幽都婆婆一起回来,一人建立了天墉城,一人建立了幽都。

那五年的事情涵素曾经问过,紫胤从来不回答,他也不知道,只是隐约觉得,那五年紫胤可能碰到了什么人,记忆里模模糊糊,好像是在俄罗斯。

那边幽都婆婆又问紫胤,“我们定在今晚启程,如何?”

紫胤看了看涵素,又看了看幽都婆婆,低声道,“好,婆婆,我和涵素有几句话要说,大约多少点?”

幽都婆婆看看涵素,微微一笑,“晚上十点,来幽都和我会面。”

紫胤微微颔首,等幽都婆婆提了箱子走了,对一旁的涵素道,“走罢,陪我去拿个东西。”

一时无话。

当涵素坐在巽芳的对面的时候,听紫胤介绍说这就是巽芳的时候,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巽芳将一个白色的小布包交给紫胤,嘱咐道,“虽然药效没有那么重,但是也不能用多了,这一袋大约可以用四次,你……”

涵素不解,“这是什么?”

紫胤镇定自若的收起来,看涵素,“你找个时间把她送去其他地方,在这里欧阳少恭发现的几率太大,不得不谨慎一些。”

涵素见他模样便知道他不愿意多说,于是只好答应下来,给了巽芳联系方式。

紫胤见事情已办好,便起身道,“我不会再来找你了,你的事情我会守口如瓶,不必担心,想去哪里你尽可和涵素说。”

巽芳看了看涵素,又看了看紫胤,“多谢。”

 

涵素和紫胤走出来的时候巽芳还坐在那个位置,一口一口的啜着咖啡,此时已近中午,人流来来往往,隔着一道反光玻璃的三个人好像只是平日里吃了饭散了的朋友,但是三人心里都知道,下一顿饭可能再也不知道在哪个时候去了。

涵素忍不住问紫胤,“你就这么去?”

紫胤沉默一瞬,反问道,“要不然天墉城怎么办?”顿了顿,又道,“我只信得过你。”

涵素道,“陵越早已可以独当一面,你就一个人去,一路上……”

紫胤摇摇头,“我去,欧阳少恭就会去,可是雷严会留下,若是陵越屠苏碰到了雷严,你觉得,胜算有几分?即便是我回来了,也仍旧无济于事。”

涵素道,“你难道这次去,不是抱着天墉城会被解散的心情?若不是抱着这样的心情,你早就留下了。”

紫胤一时无言,叹了一口气。

两人走了半晌,紫胤道,“你找陵越和屠苏来,去天墉城。”

 

天墉城。

陵越和百里屠苏进门的时候,紫胤负手站在庭院中央,仰头似乎在看什么,银发如瀑。百里屠苏猛地一愣,眼前闪过一瞬间好像紫胤也是这么站着,自己被一个女子扶着,往前走到他旁边,他便笑了,弯腰摸了摸自己的头。

百里屠苏有些疑惑。

紫胤回过身来,看到两人,点头示意两人坐下。两人坐在石桌边涵素的身旁,紫胤也坐下,看了看陵越,又看了看屠苏,道,“我有些事要和你们说清楚……”

涵素喝了一口茶,听着紫胤从屠苏的身世讲起,缓缓讲出他曾经消失的五年的片段。

 

百里屠苏的母亲原是A市人,后来和丈夫早逝,她便一个人遵从家里的愿望,移居去了俄罗斯。

他母亲原叫韩休宁,他原叫韩云溪。紫胤是机缘巧合到俄罗斯的时候,碰巧救下被追杀的韩休宁,韩休宁将已四岁的韩云溪托付给了紫胤,自己引了杀手走,再也未曾回来。

紫胤当时自身也并未有什么自保手段,于是只好将韩云溪改名百里屠苏,自己一边照顾着他,一边谋生。

紫胤道,“屠苏,当初杀你母亲的人我已查清,便是雷严一行人等。原是为了抢夺你母亲的家产,后却不知为何你母亲见了他们的真面目,于是……”

百里屠苏一张脸冷着,双手紧握,“师尊,那么,雷严和青玉坛,必是我杀母仇人。”顿了顿,又沉声问,“师尊,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紫胤伸手摸了摸百里屠苏的头,道,“现在你已可以独当一面,只是一切计划需三思而后行,切不可莽撞,再任由你之前的性子。原来之所以迟迟不告诉你,是因为你心智尚未坚定。现在已是可以了,切记凡事多问问陵越。”

百里屠苏皱眉,“师尊,你是不是要走了?”

紫胤笑着摇头,“不过是出去几日,几日后回来,希望你跟着陵越涵素,已长成了成年人。”

百里屠苏有些不信,陵越也觉得不对,问道,“师尊,你要去哪里?”

紫胤道,“出去去A市几日,有点事情还没有办完,你和屠苏还有涵素好好盯着雷严,我很快便回来。”

陵越强压下心里的不安,点点头,只希望是自己想错了。

涵素看着谈笑自若的紫胤,叹了一口气。

 

晚上十点。

幽都建在C市某处隐蔽的郊外,紫胤打发了陵越和百里屠苏,涵素却坚持要送他过来,于是两人便开车,紫胤指着路,一路小心的看着尾巴,到了幽都。

涵素之前从未来过幽都,第一次见,见是一个巨大的别墅群,建在半山腰,四周看着风景独佳,特别是驱车往上走的时候,C市灯火辉煌尽收眼底。

涵素道,“你们准备怎么去?”

紫胤道,“直飞。”

涵素一惊,“飞机出事怎么办?”

紫胤看着他笑,“我那天叫你收好的箱子你收好了吗?”

涵素道,“放心。”

紫胤点头,见已能看到一幢别墅门前站着等他的婆婆,想了想,终是道,“涵素,若是我未曾回来,你就打开那个盒子,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交给欧阳少恭。”

说完,车子已减速停了下来,涵素心里“咯噔”一下,紫胤却已下了车,关了车门,对他摇头,示意他回去。

涵素看着紫胤,见紫胤转身,银色发尾在空中一转,离车门又远了一点。

头顶有直升飞机的轰鸣声,他见紫胤又回过身来,对他招手,他于是调转了车头,开走了。


评论(5)
热度(15)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