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陆花】【童年梗】春游记


这年春天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在这个山高皇帝远的海边,有个小城镇,里面有两户比较有钱的人家,人们都叫它们的老板叫,花老爷,陆老爷。

这两户人家门对着门,又因为好客而时常的开着门,所以两家人真是熟的跟什么似得。

今天是个春风和煦,阳光普照的好日子。

两家门前各坐了一个娃娃,陆家门前的娃娃约莫七八岁,大眼睛圆脸,扎着个小髻,坐在门槛上。花家门前的娃娃约莫五六岁,唇红齿白,白嫩嫩的,眼睛却有点无神,看着对面陆家的娃娃微微招手,喊道,“陆小凤。”

这边陆家的娃娃往前一跳,几步就跑了过去,拉着花家娃娃的手,“花满楼,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花满楼侧头看着他,“这府里我熟得很,怎么走都不会丢的,爹爹说今天带我出去春游,你也去吗?”

陆小凤回头看了看自家的门里,又看了看花满楼,爽快道,“好啊,我去和我爹说一声!你等着我啊!”

说完放了花满楼的手,蹭的就跳了回去。别看这陆小凤年纪小,功夫还挺好,上蹿下跳,中气十足。花满楼只听到陆家传来,“爹!我和楼儿出门去春游!”

一阵乱的脚步声,“陆小凤!你今天答应我……”

“不去不去!明天再去!爹我走啦!晚一点就会回来的!还有花伯父在呢!”

那边一声气急败坏的,“陆小凤!”

这边花满楼已感觉到了陆小凤的手,“楼儿~”

花满楼眨眨眼,伸手戳陆小凤的脸,“小凤凰这样不好的,你爹会担心。”

陆小凤搔头,嘴角抿出一个酒窝来,“我爹说带我去看看牙,可是我牙很好,你知道那个回春堂的老头子凶巴巴的,完全没有楼儿温柔,我才不去!”

背后一声,“陆小凤,你又不去什么?”

两个小孩子抬头,陆小凤见是花家老爷,立刻笑道,“花伯父,我想陪楼儿去春游。”

花如令伸手摸了摸陆小凤的头,笑眯眯,“去吧,回头我帮你拦着你爹。”

花满楼伸手拉花如令袖口,“爹,我们走吧。”

花如令伸手牵了花满楼,又见陆小凤跑到另一边也牵了花满楼,道,“走吧,听说今年的桃花开得挺好。”

花满楼想了想,问,“爹,桃花……是什么颜色的?”

花满楼是天盲,但是从小却也习惯了用手来看书,花家家规却有习武不能习文的规定,也许是花如令想要补偿一下花满楼,便找了师父教他武功,亦找了私塾教他习字。毕竟在花满楼之前还有六个哥哥,花家倒也不怕没有继承。花如令也更是希望这个最小的孩子能够过得开心一点。

陆小凤见到花满楼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小孩子好美好可爱,不怯生,也不哭闹。当陆小凤三岁的时候趴在花满楼的摇篮边看他睡觉,花满楼伸胳膊伸腿都令他心肝一颤。

他也为花满楼惋惜,想法设法的为花满楼找了很多个大夫来看,却每到最后是花满楼来安慰他,站在凳子上摸着陆小凤的头,说,“小凤凰不要伤心,我摸摸你就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了。”

一大一小闻言都愣了,陆小凤想了想,道,“楼儿,你觉得我是什么颜色的?”

花满楼想了想,“很开心,很温柔的颜色。”

陆小凤一笑,脸颊边的酒窝又深进去了几分,“对啊!桃花的颜色比我的颜色浅一点点哦。”

花如令微微一笑。

想了想,陆小凤又道,“你觉得桃花是什么颜色,它就是什么颜色,就像你觉得天是什么颜色,云是什么颜色,它就是那个颜色。”

花满楼也笑了,唇角一个小小的梨涡,“所以它们都比小凤凰的颜色浅一点点?”

陆小凤拍手,“就是!”

说着往前拉着花满楼的跑,花如令放了手,等两个小孩子跑到前面去。他看陆小凤今天穿的是一件大红的短袍,花满楼穿的是一件鹅黄的轻衫,混在不远处的桃林里,倒的确也是,比他浅一点的色彩。

花如令正在心里感慨陆小凤这个娃以后长大了不得了的时候,就听到不远处林子里传来一声,“哎哟……”

那中气十足的声音,花如令一听就是陆小凤的,他赶忙跑进去。

就见陆小凤正从地上爬起来,花满楼一旁站着,看着有点呆。

“楼儿,没事吧?”

花满楼转头过来,“爹,小凤凰跑太快,好像……摔掉了牙……”

爬起来的陆小凤拍了拍身上的泥,闻言愣住了,看了看花满楼,张口道,“楼儿……嘶------”

花如令赶忙蹲下来,见陆小凤捂嘴,就道“陆小凤,你张开嘴给伯父看看,别摔坏了才好……”

陆小凤捂着嘴摇头。花满楼一旁走过来,“小凤凰,六岁该换牙了哦,这样子你回去陆伯父不会带你去看牙了呀!”

陆小凤挣扎的看着花满楼,还是摇头。

花满楼跑去掰他的手,花如令惊奇的看着平日温文尔雅的儿子使出蛮力来,连忙劝道,“楼儿!不能和陆小凤打架!”

花满楼道,“爹爹,万一陆小凤吞了他的牙怎么办?”

花如令一愣,陆小凤又不好对着他的梦中情人使出功夫,只好放了手,还真被花满楼说中,一放手,那颗白白的大门牙就掉了下来,花满楼听声辩位,伸手接了,笑着拿给他爹,“爹,你看昨日我学的听声辩位。”

花如令摸摸花满楼的头,笑道,“楼儿进步很大啊。”

陆小凤咂咂嘴,门牙那里空了一块漏风凉悠悠的,“楼儿,你似不似也要掉牙了……”

花满楼眨眨眼,“什么似不似?”

陆小凤吃力的又重复一遍,“你似、不、似也要换牙了……”一跺脚,“似!”

花满楼笑得开怀,“小凤凰,我也要换牙的哦,你比我大,当然比我早。”伸手拿了陆小凤的手,把牙齿放进去,“小凤凰,书上说,你把牙齿枕在头下睡一晚,第二天许了愿抛到房顶上,就会梦想成真哦。”

陆小凤想,等我长大了我要娶楼儿,这个梦想好不好呢?

   

标签:陆花
热度: 32 评论: 6
评论(6)
热度(32)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