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紫清】名剑如霜·干将莫邪【上】

这是上一篇【名剑如霜·纯钧】的,姐妹篇吧。可能后来会有时间会继续写够上古十大名剑。这是【上】下可能要等段时间才会有了。 我知道我很久啥都没更了,【不是哥哥不想更啊~实在是太懒了

----------------------------

上回我们说到两个人羞羞涩涩的亲亲我我。

清和睡得很沉,也许可能是因为白日间的妖兽劳累了心神,又有可能是因为晚间两人分开以后,紫胤只道了一句晚安便走了。清和难得的睡到日上三竿,醒来的时候紫胤的声音在门外冷清传来,“那就有劳大祭司了。”

衣摆窸窣的声音在门外晃了晃,紫胤还未曾敲门,清和的声音已经四平八稳的传出来,“不必敲门。”

紫胤推门而进,见清和已经起身穿外衣,便道,“你还要留在云南多久?”

清和道,“本来也是过来替你找剑,找到了自然就走了。你可是要回天墉了?”

紫胤坐在桌边,将手上提着的纯钧放在桌子上,“淳说他愿意跟着你,你带着防身罢。涵素传信让我回天墉一趟,若是你无事也可以随我回去。”

清和手里提了拂尘,认真道,“难道山人是可以用一柄剑就骗走的吗?”

紫胤,“……”

 

当涵素送出灵鸟三日之后,紫胤带着清和一起回来了。

涵素正在自己的书房翻相关的书籍,门外传来紫胤对着清和道,“我记得陵越从前和你十分要好,后来却不很要好了,为什么?”

清和笑吟吟,“山人忘记了。”

涵素起身开门,见到清和亦点头,“诀微长老。”

清和点头,“涵素真人。”

三人落座,涵素将手里的札记推给紫胤,“紫胤你看看。”

紫胤接过来,略略一翻,便抬头道,“这是讲当年轩辕剑的出世和重铸。只是后来在动乱里流失了。”

涵素点头,指着札记一处道,“你看这里说当时商汤持有这柄圣道之剑,大败上古三大邪刀龙牙、虎翼、犬神,三大邪刀被轩辕剑辗成碎片,却不知怎么的在商汤出来以后却失踪了踪迹。”他抬头看紫胤,“当时很多人猜测是商汤因为三大邪刀的黑气只有轩辕能震住,因而将其也毁在大殿之内。”

涵素收了札记回来,转身去书桌前拿起一张信纸,回身递给紫胤,“你看看。”

只见得上面写着寥寥数语,并且字迹缭乱,可见当时写下书信那人情绪要么十分激动,要么十分后怕,上书“今于西北边发现圣道踪迹,速来,见傍晚金光闪烁之处即是所在,切记小心。”

紫胤拿着信反复看了几遍,也没有认出这是谁的字迹,好在涵素已经开始解释道,“我亦不知是谁留下的,那人在天墉门前留给弟子之后便走了,回来的弟子竟也无法描述那人的面貌,想必也是个隐世避居的高人。我让陵越派人去西北边看了看,应当是在雾灵山涧。”

清和疑惑道,“雾灵山涧终年烟雾缭绕,倒是和纯钧出世的地方有些类似,但是轩辕剑已经消失了几百年,怎会如此轻易的让人发现?”

涵素道,“据说是天生异象,每每傍晚时分,总会有一束刺眼金黄光芒射出,恍若曜日。且方圆百里灵气忽然十分鼎盛,如果不是圣道之剑,那只怕也是柄罕世好剑。”

紫胤还未做声,一旁忽的闪出紫袍的道士来,涵素吃了一惊,清和便解释道,“这是我此次和前……”被紫胤淡淡看一眼,立马改了口,“和紫胤去苗疆的时候找到的纯钧剑剑灵。”

涵素觉得仿佛有一种微妙的气息在两个人之间涌动,淳在一旁开口,“吾确实感觉到了西北不同寻常的剑气,但吾并不认为那是轩辕。”

紫胤道,“那你可否感知出那是什么剑?”

淳闭眼半晌复又睁开,遗憾的摇了摇头,“此处清气鼎盛,倒是和那处有些相似。不过它似乎处于一个混沌的状态,并未完全觉醒,吾亦不知。不过吾对轩辕仍略知一二,吾敢断言,此剑并非轩辕。”

清和道,“何必在此纠结,既然有人愿意告诉我们这件事,那不如走一遭。”

紫胤看了看涵素,思虑半晌道,“也好。”

两人起身就要走,涵素匆忙也站起来道,“我让陵越和你们一起去罢,那里离琴川近,让他去看看弟弟也是好的。”

紫胤道,“那天墉城诸事又要麻烦你了。”

涵素摆手道,“无妨,做了这么多年掌门,也不在乎这么两三天。”

陵越听说可以回琴川的时候十分的开心, 但是因为个性沉稳内敛,自然只是拱手谢过涵素,转到主殿门前,见到的却不只是紫胤,还有清和。

陵越想起小时候清和曾经来过天墉城,并且给他带很多稀罕的玩意儿,紫胤倒也不在意,只是嘱咐他记得谢过诀微长老。他自然对这个又温柔又时常笑着的长老很有好感,直到有一天清和来找他,问他,“你为什么不开朗一点,我徒弟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是可爱得紧。”

他说,“师尊不喜。”

清和无奈看他半晌,才道,“紫胤教出来的徒弟果真和他一个模样。”

陵越依稀觉得那对自己也算是一种认可,于是点头,点头还没有点完,清和续道,“不会开窍的榆木。”

在那个时候的陵越听来,这已经是他长到那么大听过的对师尊最严厉的侮辱,于是他一把将手里清和那日才带给他的红玉小马塞给清和,扭头跑了。

现在的陵越时时也能想起这件事来,但觉得那个时候的清和其实一脸茫然,可能那个时候他也不知为什么会对着小辈这么说话。陵越现在看这两人的身影,青蓝和鹅黄,一白一黑的发尾,倒是很有些登对。

咦,自己为什么要说登对这个词语?

陵越抛去自己越走越远的念头,上前拜了拜,“师尊,诀微长老。”

紫胤看他一眼,点头道,“我们走罢。”

三人化作三道彩练往天边划去。

 

等到了雾灵山涧,落地的却只有一青一蓝两道光束,自然是紫胤和清和。陵越在途中告别两人之后,约定了时间便走了。

一路上紫胤总是以他平淡的眼光来打量清和,清和硬着头皮愣是一句口风都未曾露出。陵越虽然从来不瞒着师尊任何事情,但是紫胤又怎么好意思拉下脸皮去问一个小辈。

脸皮这种事,紫胤自问是向来比不过清和的。

他们敷一落地,淳便显了身形,嘱咐二人道,“此处不止一柄,吾能感知到。”闭眼又细细感知一番,道,“周围有些强大的妖物在守候,切记小心。若是吾未曾感知错误,这或许是干将莫邪。”

紫胤和清和对视一眼,“干将莫邪?”

淳眼望向雾灵山涧深处,“它们并非在一处,并且在中间仿佛有什么遮挡住。若是吾辈能了却它们心愿,也算功德一件,否则此处迟早便会充斥妖气怨气,直到化为齑粉。”

清和道,“当初也曾听闻这干将莫邪的凄惨故事,只是依然不知引你来此那人是何居心,还是小心为妙。”

紫胤略微沉吟,抬眼望向雾灵山涧。

雾灵山涧取名如此,一是因为入口两侧壁立千仞,站于此处只觉人身渺小,难以言喻一股生如蝼蚁的无力感油然而生。二是因为站于谷口望向谷内,不出五米便是大雾弥漫,却能听一阵水声哗哗,由是清凉,且地处雷云之海旁边,钟灵毓秀,雾灵山涧之名由此而来。

此时正是他们出发两日之后的中午,雾灵山涧雾气并没有十分浓郁,依稀可见谷内枝繁叶茂,古木参天,之前淳在说话的时候,紫胤已经放出神识探查过一番,可是在进入谷内不到四百米之处便被一层仿佛无形的墙壁止住了。

那一层透明壁垒十分坚固,且有一丝妖气附于其上,妖气之浓郁实属紫胤平生罕见,不由有些担心,一时望向谷内,没有说话。

清和见紫胤不说话,亦探出神识去查看,他自然不知道紫胤遇到的那层壁垒,却不知怎么往内深处看了看,直到神识仿佛被什么猛烈一撕扯,才猛然收了回来。

紫胤本欲叫清和入谷,转头却见清和身形猛然晃了晃,下意识伸手扶住清和,关切道,“你做什么?”

清和将刚刚见闻一一道来,紫胤道,“我神识被阻在外部,你竟然能够进入,也不知是你幸运还是说它有意,据我看来可能是干将莫邪一畔有一只千年妖兽,在两剑未曾觉醒的时候徘徊于此,阻碍了两剑的清气交流,干将的剑性暴烈不受束缚,可能因此生了怨气,却苦于未曾觉醒,无法赶走妖兽……”

清和心神被那一震弄的动荡,听紫胤说完却也未曾平复下来,紫胤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将就扶着清和的手就往他体内输入真气。

清和眼前一阵恍惚,心脏跳的之快平生少见,他张口想说什么,却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嘴,耳畔仿佛听到谷内一阵又一阵的呼喊,一声声都是,“清和。”

声音仿佛是紫胤的,却又仿佛不是,清和大脑一片混沌,身体不由自主就往山谷里走去。

紫胤长眉微微皱起,觉得清和有些奇怪。却不知清和已是因为神识探查被干将的怨气无知无觉附上几分,心神被摄。平日间本不会如此,只是此次雾灵山涧灵气掩盖下,又有干将刻意放进来,一番撕扯下自然是没有防备。更何况干将莫邪身为上古十剑之一,这等未曾觉醒的手段亦是防不胜防。

紫胤连唤几声清和都没得到反应,于是只好上前随着清和进去。走到先前探明的障壁处,清和抬手轻抚于上,真气源源不断的灌输进去,障壁渐渐破开一处一人高的裂口,清和回头看一眼紫胤,紫胤见他双眼无神且瞳仁处隐约有一丝金色,伸手往前妄图阻止他进去,却不料清和侧身一闪,已是继续回身往前走去。

--------

未完待续

评论(21)
热度(16)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