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紫白】谈情说爱

紫胤攻,紫胤x白子画

哎昨天忘记贴了!一起过父亲节吧那就!



想了想还是写个短篇好了,我最近实在是有点喜欢粗眉的白子画。
 

【谈情说爱】

 

命格星君的殿子吧,本来有一个很睿智很优雅很美的名字,然而命格星君作为一个在天庭上呆了几千年的公认的没有欣赏水平的神仙,实在是不能忍受原来他的府邸的名字,遂改成了命格殿。

命格星君是个年轻的男子,喜欢和月老成双入对的出入在天界各个角落,一黑一白总是很好辨认,然而命格星君又总喜欢和月老下界,每次回来都会带几本人间的画册或者书籍,却又偷偷摸摸从来不给人看。

据月老宫和命格殿的掌灯宫人说,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时常传出奇奇怪怪的笑声。和隐隐约约的赌不赌之类的话。

 

白子画也算在天上修了很久的仙之一了,但是自从他师父归西之后他执掌了长留以来,又历经了种种劫难,直到他唯一的徒弟死去,他的验生石却还是没有黯淡下去,仍旧一闪一闪的。

……

白子画感觉仿佛有一万把断念锥心刺骨。

竟然自己的生死劫那个人找错了?!

白子画拿着验生石,御剑匆匆忙忙的去了命格殿。然而他还未曾进去,便见内里出来两人,一人白发青衣,端的是傲骨卓然,另一人黑发蓝衣,眉心有一点鹅黄云纹,端的是温柔儒雅。

温柔儒雅那人正道,“你为什么还在纠结你的劫难?山人都是过来人了,顺其自然。”

傲骨卓然那人道,“我只是想快些证道罢了。”

三人一个照面,白子画自然认出这两人是谁,也略略一弯腰,“紫胤前辈,清和前辈。”

紫胤清和一点头,“子画不必多礼。”

白子画将手里闪耀起来的验生石拿起来,凑到紫胤面前,紫胤一怔,“子画这是?”

白子画吃惊的看着越靠越近的验生石越来越红,嘴里却喃喃道,“这怎么可能……是个男的?……”

紫胤没听清,“什么?”

白子画回过神来,暗恼自己失态,将验生石收在袖里,拱手道“没什么,是我失态了。”

清和却一旁笑眯眯,“山人听闻长留门下弟子每人一块验生石,修仙遇到危险便会自动闪耀庇佑主人。子画是否遇到自己的生死劫了?”

紫胤回头吃惊的看着清和,“你是说……他是我的情劫?!”

白子画也吃惊的看着清和,“前辈是说……紫胤前辈是我的生死劫?……”

清和笑眯眯,“你们怕什么,山人都明白的。”说着拍了拍紫胤的肩膀,“难得你有如此运气。好好把握。”

紫胤难得严肃的拉着清和到一旁,不过他的严肃也只是皱眉才能表达,“清和,为什么是个男的?”

清和认真道,“天界提倡自由恋爱很久了。”

紫胤,“……”

清和又认真拍拍紫胤肩膀,“要山人说,你们不如呆在一起磨合磨合,到时候水到渠成生米煮成熟饭,自然就渡劫了。”

紫胤,“……”

 

白子画和紫胤的渡劫就这么开始了。

两人都不是多话的人,兴趣爱好说起来白子画和清和共同语言更多些,时常都是紫胤在一旁画图铸剑,白子画在一旁抚琴思考。

两人暂时住在紫胤的府邸里,据自称过来人的清和说,要经常在一起才能了解得更深,指不定哪天感情一来,就过了。

可是两个别扭人应该怎么做?两个都不知道。只是紫胤偶尔能在白子画出门之后在桌子上看到一些糕点,他也会挑一些甜的糕点吃了,久而久之,桌子上的糕点便变成了甜的。而此时紫胤和白子画两人交流已是渐渐多了起来,碰上命格和月老串门的时候,四个人坐在庭院里,莫名的就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见面感觉。

仿佛是隔壁家的夫妻来串门闲话家常。

这日紫胤坐在庭院中,听着白子画在一旁抚琴,道,“今日你的心情好像很不错?”

白子画手下未停,闻言好奇,“何以见得?”

紫胤道,“你的琴声,比前几日都要明朗。”

白子画道,“今日天气甚好。”指尖却陡然一转,琴声一转初时的细水长流般的温润,节奏变得又快又急促,仿佛明珠落玉盘般的节点,却听在旁人耳里多了几分的金戈铁马般的浩然。

紫胤似是很喜欢的合了眼,嘴角渐渐露出一丝笑意来。白子画侧首看他,自己也不知眼里多了几分的温柔。

这日天气实在是很好,天光明媚,紫胤院中的桃树开了粉艳的桃花,随着微风落了一些在树下两人的肩上,一人黑发如墨,一人银发如瀑,琴声悠悠扬扬传了很远。

一曲终了,白子画也不知紫胤睡没睡着,便开口道,“我师父曾经告诉我,若是想要渡过生死劫,必要杀生。”

紫胤本靠着桃树闭目坐着,闻言低声道,“如何?杀了我?”

白子画道,“我长留自从建立以来,从未有人在未杀生的情况下渡过生死劫。唯一有一人,他和他的生死劫一同堕入魔道,再也未曾听闻有消息,被长留视为奇耻大辱。”

紫胤轻声“呵”了一声,睁开眼“我少时也曾游历山水,人间有那一句话道为‘我命由我不由天’,子画心中想必自有计较,何必说与我听?”

白子画同紫胤对视,“紫胤可否与我比试一场?”

紫胤苍灰色眸子闪了闪,答应道,“好。”

两人分别召了古钧和横霜出来,剑意纵横在两人之间。两人几乎是同时动了,却又一击同时退开,古钧青蓝的剑身和横霜银白剑身在空中激撞,一人剑意潇洒肆意一人却变化无端游龙惊凤。

最终落地时,两人脸上竟都是有些笑意,紫胤道,“许久未曾和人如此切磋过,十分畅快。”

白子画却只丢了剑,坐下了,“我自是比不过你的。”

紫胤见白子画坐在自己身侧,背对着自己,于是亦坐在白子画背后,答应道,“长留第一人果真厉害,你又何必谦虚?”

白子画道,“我即使想赢也没法赢。”

紫胤道,“输赢个人心里自有计较,何必在剑招上非要争个什么劳什子输赢?”

白子画笑起来,“哈哈哈,我想不到紫胤也会有这样说话的时候!”却往后一靠,靠在了紫胤背上,懒散道,“和你比试真是很累,我休息一会儿。”

紫胤放松了肩,任由背后那人靠着,也不说话,只看着面前一瓣一瓣落下的桃花,嘴里道,“何必渡过生死劫?生死本就有天命,我们不过是比那些人活得长久罢了。”

白子画不知有没有听见,呼吸却愈见悠长,半晌才有一声轻轻的,“那你竟是宁愿放弃证道……来与我渡死么?”

紫胤却再也未曾答过。

 

-------------------------以上是正文,我承认我其实没有个好的梗的,所以写到这里让你们自己脑补可好--------

-------------下面是端午节福利小番外,人物ooc有,微肉渣有,请轻喷我------------------

白子画曾经问过紫胤,他会不会做饭之类的,紫胤反问白子画为什么要这么问自己,白子画说不如去下界住段时间寻个厨子来。

紫胤道,“为何?你我都已是早已辟谷的人,怎么还执着那些……”

白子画一面出门一面道,“你来是不来?我听说今日下界过节。你总之在天上铸剑也无趣,不如随我去看一看。”

紫胤道,“那……好罢。”

两人下界之后换成的不过是平常人家的衣物,一人锦绣白衣,脱骨出尘,一人山河暗纹,黑衣端的是英姿飒爽。

紫胤道,“为什么我是黑色?看起来并不好看。”

白子画道,“如果你再穿白衣,白衣白发吓到寻常人家了。”

紫胤道,“……低调一点……”

白子画,“……”

两人本是惹眼之极,走在街上极为瞩目,然而两个人却又迟钝得很,没人提醒也就这么走着,一路上白子画说买什么,摊主便会直接送了他们。紫胤倒是习惯了,毕竟自己以前带着陵越下山买东西就是这个样子。可白子画不是很明白,只淡然的每一家都道谢,最终手里捧了满手的粽子。

白子画,“……这如何吃?”

紫胤,“我只吃甜豆沙的。”

 

白子画万万没有想到,回了他们在人间的府邸之后,紫胤竟然会一手一面优雅的剥着粽子,一手一面优雅的剥着他。

紫胤咬着粽子挨着白子画,迫得白子画也张开口咬了一口粽子,然而两个人却已经跌在了床上,紫胤眼里都是笑意,囫囵不清道,“粽子……你……两不误么……”

评论(10)
热度(36)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