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紫胤x清和】名剑如霜【下】

【这里这么一说 紫胤辈分的确大了清和很多 按理清和应该叫一声【前辈】 可是为了行文顺利发展 毕竟两人除了紫胤白发白眉之外模样的岁数很接近 就叫一声【清和】和【紫胤】好了 2333 极其考究的请放过】

【可是这个时候我又开了一个年下养成的脑洞hhhhhh 求放过】

第二日,紫胤同清和告别了大祭司,一人带了一个大祭司给的驱虫香囊,便往苗疆山林深处走去。

走了一段,紫胤关切地问清和,“越是近了,倒是越能觉得有些凉意。你是否无妨?”

清和此时换回了他时常在太华穿着的道服,手里晃着拂尘,闻言笑了,“自是无妨,紫胤,这可是七月天啊,苗疆再冷一些,也不会有太华冷罢。”

紫胤侧首,见清和眉心的鹅黄云纹随着笑意舒展,心下的担忧也不妨减轻了些许,便也微微笑了,“是我多虑了。”

清和一怔,还想说些什么,紫胤便已经回过头来,周遭景色笼罩在了一片雾气浓重之中。于是清和亦凝神,两人并肩静默的走着,除了脚步声沙沙作响之外,竟也是听不见任何蚊虫鸟兽的声响。

确实有些冷了。

清和这么想着,下意识却将手往袖袍里拢了拢,一旁的紫胤本是高度警惕着,对周遭一切都极其敏感,闻声回头却见清和一脸茫然的看他,自己先无奈起来,“冷了啊?”

清和摇头,“我只是没有调动清气运转罢了,苗疆祭司说此处妖物众多,小心些总是好的。”

紫胤正想开口说什么,却猛地蹙起眉尖,侧身扶着清和一转,凌厉无匹的剑气已放了出去。清和亦感觉到了偷袭他们的妖物在出手那一瞬,妖气冲天的便随着发出的妖力冲了过来,此番紫胤离清和近了,两人鼻尖都要蹭到一起,清和心里倒还想了什么,紫胤却恍若不觉的转过身去,留下一句,“小心些,站我结界之内。”

清和侧过一步,见偷袭的妖物却不过是一头野猪,此刻双目赤红的被钉在不远处的书上,不停地挣扎吼叫着,便道,“为何那祭司不知,竟是纯钧的剑气污染了这些寻常生灵?”

紫胤皱眉道,“你我刚刚都没有感觉到妖气,这妖物冲出来一瞬妖气才释放着,如若是平常生灵,怎会有意识的去控制着?”

围着两人的四周已有模模糊糊的身影从浓雾中越逼越近,清和转身和紫胤背对着,道,“我也不知,只能尽快到纯钧剑处……”挥手就是一拂尘,“你把结界撤了罢,我若是还要你保护,不白活了这些年?”

紫胤道,“也是,一时情急之下,结界便出来了。若不是你同我讲莫要御剑,又怎会多生这些麻烦?”

清和道,“你现在御剑也不迟。”

紫胤,“……你瞧瞧半空。”

清和笑了,“御剑很冷啊,山人没带衣裳,又怕借了你的,你回头责怪山人将你折腾感冒。”停了停,“你不是也很久没有动过手了,正好‘宝剑锋从磨砺出’嘛!”

紫胤也不知清和哪里来的这样多歪理,每每说着自己竟然还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只好道,“且走且看罢,就怕这些妖物会有蛊毒在身上。我这就撤了结界。”

清和握好拂尘,紫胤挥袖,两人同时往外放出清气,一青一蓝,霎时间便和林中妖物撞在了一起。紫胤听清和道,“这纯钧也曾是尊贵无双之剑……怎么竟落得如此下场了?”

 

两人且走且战,倒不是妖物有多强,而只是胜在数量繁多,似乎总也杀不干净。饶是如此,凭借两人的修为,也是能轻松应付过来的。只是紫胤偶尔会分神去替清和减轻一些他那边的负担。

越往山林深处越是雾气缭绕,只有五步开外方能看清路径,然而又幸好两人并非只单纯用视感,其余几感亦由于修行的缘故而异常灵敏。妖兽也没有之前多了,稀稀落落的几只,虽然妖气仍旧是靠近了才会散发出来,但是紫胤和清和已是能够对着周遭的声响及时作出反应,也并不怕伤到无辜的人兽。

偶然间踏出一脚,两人均觉得眼前一亮,雾气到了这里仿佛被切割开来,正如他们当时进入雾气的时候一般。眼前出现的是落地大坑,正中稳稳的插着一把剑,泛着青蓝色光芒的剑身修长却十分的温和静谧,握柄呈工型,柄上的雕饰着如星宿运行般神秘又吸引得人靠近。

有一只山雀停在剑柄上,正喳喳的叫着。紫胤和清和却也发现,身处人世间的热闹又回来了。

两人缓步靠近,紫胤道,“想必定是纯钧出世时,将这周遭的蛊气浓雾都驱散开了,苗疆自有一番生存环境,这一被打破……”顿了顿,“想必那些妖兽也是因为蛊虫的缘故罢。”

清和享受着此刻空旷地面照射进来的阳光,暖融融的,心情极好,“可不是又多给你个名正言顺的借口带走纯钧。长期这里这样下去,反倒不好。”

紫胤闻言恼道,“对牛弹琴,不过如是!”

清和侧首,见紫胤眉心微微蹙起,眼神却并非十分恼怒,倒也是应了他爱剑如痴的名声,这个时候自顾不上和自己计较,于是也正色道,“是,山人错了,前辈一向都是十分光明正大的借走的。山人不懂这些。”

紫胤也不理清和的打趣,足下一点一落,已是到了纯钧的三步之内。

清和站在坑缘,拉长声音道了一句,“小心剑气。”便一心一意欣赏起紫胤的身姿来。

紫胤因为靠得纯钧近了,受得纯钧身遭罡风的影响,发丝翻飞在身后,然而他本已是成仙之人,剑仙之名更不是戏谑,纯钧虽为名剑,却又能奈紫胤何?自是认可了这个主人,由得紫胤将剑身从地上拔出来。紫胤双指并拢,顺着剑身便滑至剑尖,不由大赞一声,“好剑!”这便极其有兴致的舞起剑来。

清和一时感慨万千。

这紫胤也不知道囤了多少这样的好剑。

但是清和又不得不承认紫胤舞剑是极潇洒肆意的,他人面冷心热,品行更是一等一的威严自持,唯有碰上名剑,紫胤才会偶尔显出一些剑意傲然来。可是看紫胤舞剑又是另一种享受了。

和本人不同的是,紫胤舞剑一招一式虽然冷峻自持,但却十分的流畅优雅,身形削长,衣袂翻覆间别有一番肆意天地的感受。而这么一想的清和,却觉得好似两人间多了一种道不清说不明的羁绊。

 

两人回到苗疆祭司的宫邸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白衣大祭司恭敬的等着两人,听闻紫胤取了纯钧,便面露惊讶的要求一观。

纯钧是把古剑,里面自有剑灵。路上回来的时候紫胤便唤出了剑灵,却是一身蓝袍紫冠的年轻道者,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贵气。清和还道,“这比你的古钧剑灵,可好看多了。”紫胤不理他,问了剑灵的名字为“淳”,便收好了。

此刻紫胤本欲递出纯钧,剑灵却不乐意了---他愿意侍奉紫胤是因为紫胤道行高深,且紫胤剑仙证道,本在他们“剑”界,就很出名---紫胤无奈,只好对大祭司抱歉,然而苗疆祭司并未说什么,也是个通透豁达的人,一顿饭之后便各自分开了。

清和随紫胤到他院落,一直跟到了紫胤的屋里,紫胤只好道,“清和,你跟着我做什么?累了一天,不如打坐歇息了。”

清和却摇头,“我还想再看看纯钧。”

紫胤奇怪半晌,还是依言拿出来给他,问道,“你看纯钧做什么?”

清和摸着纯钧剑身,依依惜别道,“好歹我也曾经能够作为它的主人……”

紫胤倒听出个味道来了,“那你为何不修一修你的断剑?”

清和更依依惜别了,“你又不肯送我一把,南熏的秋水是女子用剑,太华上上下下也是都看到过的,我若是巴巴的找你要了,岂不是又是笑话?”

紫胤沉默半晌,见房中清和狭长眼眸里倒是有那么几分情真意切的舍不得,但更多的却并不是紫胤能一下子便明白的,只好伸手点了点纯钧,道,“不如让淳出来,若是它愿意跟你……”说着却觉得十分肉痛。

剑灵倒是悠悠闲闲的出来了,还没开口,清和便塞回了紫胤手中,“这把剑我用着并不合适。”

剑灵一副想要听听八卦的模样,轻飘飘的飘去了紫胤身后,留下两人对视着。紫胤还能说什么,消息是清和给的,虽然一开始戏弄他的成分比较多,然而能得到纯钧还是多亏了清和,当下也不纠结,道,“那么,我回去将给南熏的剑重铸好了,自是为你再铸一把可好?”

清和笑起来,“那山人先谢过了。”

紫胤道,“你说当初若不是因为你不肯修你的断剑,我也断不会拒绝你重铸一把。”

清和靠近一点,笑得眉心的云纹都柔柔软软的舒展开来,却什么也没说。紫胤看那人近在咫尺的面容,脑海里倒是冒出几百年都没有冒出过的“面如冠玉”四个字来。这才知觉可能自己对清和,并不是只是单纯的情谊罢了。

此刻紫胤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剑灵本是在紫胤身后,见清和离得近了以为两人做了什么,想绕一旁看,紫胤却忽然一动,吓得剑灵往前一栽,推了紫胤一把。

紫胤冰冷薄唇覆上清和的唇瓣的时候,清和还有些发愣。纯钧的剑灵却吓得钻回剑身中去了。留下的两人初尝与平日不同的情愫,竟也久久未曾分开。

 

    

    


评论(1)
热度(21)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