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紫胤x清和】名剑如霜【上】


写在前面:这是一场由于剑痴而引发的【血】案。后面应会有伪肉渣。紫胤攻。人物多参照游戏中,   听闻古剑二快拍了,希望诀微长老的演员是个如尧尧一样能够hold住紫胤的人!! 

 -----------

《广黄帝东行纪》曰:轩辕帝采首山之铜铸剑,以天文古字题铭其上。帝崩葬乔山,五百年後,山崩,室空,惟剑在焉。一旦,亦失去。

 

清和从夏夷则离开太华继承皇位之后,直至听得自己的徒儿登基为帝,便告别了南熏合硕和正阳,自行下山去了。

且说清和并没有什么十分喜爱的去处,便是一开始去了江南,温和的南方湿润宜人,但是清和总不免听见当今皇位上的夏皇帝,是如何以雷霆手腕颁布禁令,又如何为民生着想,使得国泰平安。

清和对于这些自没什么兴趣,只要徒儿没事,就是最好的了。他本不愿意夏夷则回到勾心斗角的政治漩涡中,和那唯一一个徒弟像论道般的争论许久,还是放了手。

清和无论如何也是有些无奈的。

这个时候若是能有一个好友陪在自己身旁,即使不开解自己,也能让自己心下安慰。当然当清和这个念头落下的同时,他就想到了一个人。

紫胤。

清和总是想到这个挚友,虽然天赋极高,已是仙人,但是一张俊脸却总是冷着,表情极少的同时,除了谈论剑之外,清和总觉得让他说话是很难的。

其实这个是清和许久不见紫胤自己臆想的罢了,紫胤平素话虽不多,但是从来不因为节约字句而只说一些精炼的句子。该说的还是要说,懒得说的清和也明白。

清和在江南呆了不久,某日间招来小二哥,对着他耳语几句,塞了足够分量的银子,便飘然而去。

 

待得紫胤找到清和,已是在夏日的云南。凉爽的风里仿佛都带着的是蛊虫的味道。

要说紫胤能找过来,也多亏了清和一路上给他留下消息,然而能吸引紫胤从天墉城下来的消息,无非是,又有名剑出世了。

这次的名剑还不同以往,紫胤听闻是轩辕夏禹剑,传闻里的圣道之剑,由众神采首山之铜为黄帝所铸,后传与夏禹。剑身一面刻日月星辰,一面刻山川草木。剑柄一面书农耕畜养之术,一面书四海一统之策。

然而当紫胤见到清和的时候,清和穿着一身清隽的青色长袍,绣得锦绣繁花,眉心鹅黄云锦印记更衬得人面如玉。清和和一旁白衣的大祭司对坐在溪流边,唇畔挂着一丝微笑,嘴里缓缓道,“时与文字古,迹将山水幽……”仰头饮下手里的一杯酒。

紫胤往清和身边走过去,一边早有人和苗疆大祭司打过招呼,大祭司本想起身行礼,紫胤却摇头,兀自坐在了清和身边,道,“你费尽心力的找我来,就是为了看你喝酒?”

清和不知是不是因为喝酒,狭长的眼里泛着丝丝光,伸手倒了一杯酒,递给紫胤,“哎,这不是……有福同享吗?”

紫胤素来面无表情,此时也是面无表情的回绝了,“我不喝酒。”

清和伸着的手也并没有拿回来,正儿八经道,“你喝了这杯酒,我就告诉你。”

紫胤瞧着清和的模样,依旧是人前云淡风轻的正经做派,便道,“你不说我就走了。”就作势要起身。

清和连忙拉住他,“紫胤,许久不见你怎么越发无趣了!你坐下来,我告诉你便是。”

紫胤眼里罕见的划过一丝笑意,坐下了,清和此时却喝了那杯酒,转头对着大祭司道,“大祭司,不知能不能麻烦你稍微回避?此事有关我这位挚友的秘密……”

大祭司也是通情达理的人,知道清和身份,自然也知道紫胤身份,自己本就插不上话,若是清和不说,他也是要走的,自然起身道“那么两位前辈就先叙叙旧,稍晚一些请来殿里为紫胤真人接风洗尘可好?”

清和点头,“有劳了。”

大祭司带着人渐渐远去,清和这才转头对着紫胤,一改之前的刻板模样,懒懒道,“紫胤,这么久不见,见了就问我轩辕剑,你也忒不关心我了。”

紫胤一本正经道,“怎么,难道说轩辕剑出世只不过是你骗我下山的手段?”

清和无奈,眼里却荡起悠悠笑意,“我并不是诓你,你看我这不是先你一步先来了吗?”

紫胤这才有些兴趣,连声音都微微上扬了些许,“噢?”

清和看面前这人,清蓝素白广袖长袍,领口绣着繁复的锦绣,未曾束带发冠,银白长发散在身后,灰白睫羽下的眼里是刚刚被清和话语激起的认真和好奇,清和却又不好意思了。

说是轩辕剑出世,确实本只是清和央了小二哥去找人给紫胤传的消息,为的就是诓紫胤下山。清和本可以去找紫胤,可是无聊之人自然会做出无聊之事,又何况是清和这样出来云游的。后来清和却实实在在听闻到苗疆这边,有一把名剑出世,虽非轩辕,但也是上古的名剑,纯钧。

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清和还是微笑开口道,“你眼里除了剑便没有别的了?南熏说上次你答应她收了秋水重铸一把还没有……”

紫胤打断他的话,道,“她想要更轻捷一些的,若不是这次你让我下山,也差不多了。”

清和道,“鸡同鸭讲。”

紫胤一时间有些不明白,“什么?”

清和眼睛微微眯起,嘴角笑意更深了些。紫胤熟悉自己这个挚友得很,这个挚友人前严肃庄重,人后却是该怎么打趣就怎么打趣,这副表情就表示,紫胤又要吃亏了。果不其然,清和道,“我的剑也坏了……”

紫胤素来面无表情的脸上,眉尖却微微蹙起,义正言辞的回绝道,“你太华山那么多好剑,上次我来还不让我去看一看,天墉城资源实在少得很。除了给南熏的剑,再铸不出什么好剑。”

清和只好无奈的叹气,“可是山人穷啊……”

紫胤觉得自己太阳穴一跳。

清和打趣够了,笑道,“算了,和你也说不通。这次出世的并非轩辕,而是纯钧。我一路打听过来,亦是和那大祭司旁敲侧击的问了问,大祭司说却有一把剑,在苗疆山林深处。那有一日从深林深处直直射出一道光华,他说差人去看了,方圆百里围满了各样的妖物,丝毫不能窥得剑的全貌。只听妖物间相互谈起,说是一把剑。”

紫胤道,“那你如何得知那便是纯钧?”

清和站起身来,“为铸这把剑,千年赤堇山山破而出锡,万载若耶江江水干涸而出铜。铸剑之时,雷公打铁,雨娘淋水,蛟龙捧炉,天帝装炭。铸剑大师欧冶子承天之命呕心沥血与众神铸磨十载此剑方成。剑成之后,众神归天,赤堇山闭合如初,若耶江波涛再起,欧冶子也力尽神竭而亡。”顿了一顿,清和又道,“方圆五百里,不是下雨便是大雾。”

紫胤亦起身,“什么时候去看看?”

清和负手顺着溪边往大祭司走的方向走,“明天吧,山人不急你倒是很急,大祭司要给你接风洗尘……”

紫胤感觉好像自己忘了问什么。

 

是夜。

紫胤从大祭司处要了一坛酒,提着就去找清和。清和的心思他又怎么会不懂,不过是徒弟走了,天高地远的,一个人也没地方消遣。若是来天墉城的话,看到陵越不免又是一阵哀叹。

说到底自己好歹也有两个徒弟,虽然屠苏也散了魂,但是陵越却不负众望的接任了天墉掌门。这也是清和的性格使然。

紫胤进清和的院子中时,便见到清和已是在庭院中的石桌旁,冲着他来的方向坐着,见到紫胤手里的酒时,眼里微微泛起星河般的亮意。

紫胤坐他旁边,手刚刚放下酒坛,清和便从袖中拿了两个酒杯出来,拍封闻了闻,便道,“你看,山人知道你要来,便准备了酒杯。”

紫胤道,“我也许久不曾见到你,叙叙旧是应当的。”

清和心情似乎是极好的,立刻倒满了两杯酒,端起来,“叙旧便叙旧,山人也好久没和你喝酒了。”

酒杯轻微的一碰,酒面映着两人含笑的眉眼,随着月光柔和地滑入喉咙深处。

紫胤放下酒杯,道,“清和,我听闻了夷则的事了。”

清和又满上一杯,“恩,我知道。”

紫胤道,“那么我也不计较你骗我下山的事情了。”

清和又喝一杯,奇怪的看紫胤,“难不成你还要计较?山人这么穷,你想拿什么也是没有的……”

紫胤认真的想了想,“我还是很看得起你们太华的宝器的……”

清和连忙塞他一杯酒,“那不行,山人就靠着这个吃饭,你拿走了我太华就没有什么好东西了。”顿了顿,“温留不如你带走……反正它一直想着怎么破契约……”

紫胤毫无兴趣,闻言却有些忧虑“温留给你留下这样严重的痼疾,竟也不知好歹,还想着破契约……你也不是没有准备的人,你可曾想过?”

清和见紫胤认真起来,却打趣道,“你当契约那么容易破了?你可是小瞧我的功力?温留那点动静,还不能对我有什么影响。百年之后我自会放它走,人世间我们的寿命,对它也不过区区弹指。”

紫胤神色复杂的看了清和半晌,却难得的叹了一口气,“我曾劝过你修仙证道,你却要随性而活,说一些什么赏春花秋月的话。你便不怕温留出来以后,没人能管住它?”

清和却笑起来,给紫胤倒了一杯酒,端在两人面前,“这不是,还有你吗?”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5)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