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恭紫】天墉城记

你们要前情提要吗?…… 我仿佛觉得我很久没有更新了


直达贴→http://tieba.baidu.com/p/3655040004?pn=3


--------









第七章


紫胤猛然间一愣,条件反射的伸手往欧阳少恭脑后一劈。


欧阳少恭身子便软软倒了下去。


紫胤将他放平,站起来,看那人半隐在黑暗里的睡容极其不安分,眉头高高皱起。紫胤叹气,却不料听到一阵震动。


紫胤坐在欧阳少恭身边,从他口袋里掏出手机,见名字是巽芳,便站到门外接了,“喂?”


那边声音急匆匆传来,“少恭!你听我说……”


紫胤低声道,“我是紫胤,少恭他……睡了……”


那边声音一顿,呼吸渐渐平息,“紫胤,少恭他……可还好?”


“……”


那边轻声问道,“紫胤,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和少恭分手?”


紫胤想的是那个酒气的吻,口中却道,“不知。”


巽芳的声音带着一些沙哑,缓缓道,“紫胤,我们可以见一面吗?”


紫胤抬眼往走廊尽头的窗看去,此时已是深夜,外面路灯昏黄的光打在暗黑的空中,无端生出一丝萧瑟和寂寥来。


巽芳没有得到答案,又问了一遍,“紫胤?”


紫胤微微叹息,“好,我去你宿舍楼下。”


 


第二日欧阳少恭醒来的时候紫胤已起了,正坐在桌前看书,欧阳少恭扶着宿醉后欲裂的额头,和隐隐作痛的后颈,问道,“昨晚……”


翻书的修长手指一顿,“你喝醉了。”


欧阳少恭半合了眼,下床来,“我可说了什么……”猛然间一顿,“紫胤,我……”


紫胤侧过头,看向欧阳少恭,一双静夜般的眸子什么情绪也没有,“你想说什么?”


欧阳少恭以为自己记错了,醉意的表白,蜻蜓点水般的吻,冰凉的唇,仿佛都是一场梦。于是欧阳少恭只好笑,“没什么,是我记错了。”


紫胤回过眼。欧阳少恭便在一旁洗漱,水声哗哗中紫胤道,“少恭,若是有一日,我做的事情,我无法对你解释,你也无法理解,你会如何?”


欧阳少恭没听清,“紫胤,你说什么?”


紫胤合垂眼,“没什么,少恭,你为什么和巽芳分手?”


欧阳少恭摇着头坐到紫胤身边,闻言浑身一震,双手慢慢握成拳,“她没有给我理由,说分就分了。”


“……”


紫胤低声道,“你可还会回去找她?”


欧阳少恭眼里星火明明灭灭,“我们还没有结束,为何不?”


 


欧阳少恭的日子在围追截堵巽芳和上课里渐渐过去,他去找巽芳的次数越来越少,和紫胤在一起的时间渐渐变得更多。


只是紫胤越来越沉默寡言,亦有意无意的避开欧阳少恭。有时候是坐在悭谀的实验室发呆,有时却又是在图书馆看书到夜深。


欧阳少恭察觉到了,但是每一次紫胤都会以适当的借口将他打发。直到最后眼看着寒假临近,期末考试已是结束,欧阳少恭终是尾随了紫胤一次,却发现他和悭谀见面,悭谀将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交给紫胤。


欧阳少恭待悭谀离开了,见紫胤往自己这边走来,便靠在教学楼墙边等着。伸手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听得那人不急不缓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开口低声道“你避开我,就是为了和悭谀偷偷拿走我们一起研究的心血?”


紫胤思虑着事情,不妨耳边声音一响,便是一惊,鼻尖传来丝丝缕缕的烟味,皱眉道“少恭?你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少恭打断,站直了看紫胤,“我为什么在这里并不重要,为什么你和悭谀交换东西要偷偷背着我?”


紫胤下意识将手里捏着的盒子一收,“把烟灭了。”


欧阳少恭冷笑,“为何你不敢把盒子给我看?”


紫胤犹豫一下,“你想看?”


欧阳少恭迫近,“怎么?被我说准了?可是‘烛龙’?”


紫胤摇头,伸手递给他,欧阳少恭接过来一看,就愣了,耳边紫胤声音又低又沉“并不是‘烛龙’。悭谀给我的,是想我转交给你的。”


盒子打开,入眼的便是一张照片。


照片上紫胤面无表情,欧阳少恭揽着巽芳微笑,悭谀在一旁靠着涵素,背景是实验室的大门,然而虽然每个人表情各异,可是都能从眼里看出一些喜悦来。


欧阳少恭依稀记得,这是第一次他们发现“烛龙”的时候,几个人都十分开心,悭谀提议照相留念,若是没有记错,照片背后还有紫胤的字。


欧阳少恭翻过照片,果真见背后字迹潇洒又肆意的写着,“xxxx年xx月x日,圆梦,以此纪念。”


再看照片底下,却是放着一个小小的袋子,里面装满了不知名的类似种子的小颗粒。


紫胤看着背后的字迹,难得的微笑,“悭谀让我先不要告诉你,他和我在实验室找了很久才找到……那个种子……”紫胤见欧阳少恭拿起来看,“他想着你从前也爱种一些花花草草,就去找了来,本想毕业再给你……”


欧阳少恭指腹在种子上划过,带起一片酥麻的感觉,“这是……什么种子?”


紫胤道,“烛龙的。”


欧阳少恭将种子和照片又放进去,“所以,你最近躲着我,是因为要毕业了?”


紫胤低低“嗯”一声。


“为什么?”


紫胤微笑,“是不是我最近准备毕业论文,和悭谀呆在一起时间久了,你也疑心我干什么?”


欧阳少恭抬头看向他,此时已是昏暗交替的时候,阳光很少,面前的紫胤半身笼罩在迷醉般的光线里,银白长发束在身后,薄唇微勾,纯黑的眸子里欧阳少恭甚至能够看到自己清晰的影子。


欧阳少恭身体里仿佛有什么“砰”地一声打破了。


他拉过紫胤欺身就吻。


紫胤本有些怔忡,然而很快便反应过来,伸手一推,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推开到一步之外,怒道,“欧阳少恭!你干什么?!”


欧阳少恭伸出舌尖围着唇瓣湿漉漉的舔舐一圈,褐色眸子里沉沉灭灭着最后一丝的理智,“紫胤,你老实告诉我,那晚,我是不是……”


紫胤打断道,“我想你需要静一静。”转身就走。


欧阳少恭眼直直的盯着紫胤随着转身而飞扬的发尾,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挺拔又修长,却因为急促的脚步而莫名生出了一些逃避来。


 


这就要放假了。


考试已经结束了,最后还有两三日的时间给大四即将毕业的学生收拾一下东西,欧阳少恭在宿舍看着紫胤收拾,问道,“你准备以后做什么?考研?还是……”


紫胤叠着衣服,道,“我可能会去考古队实习吧,到时候再考研也不迟。”


欧阳少恭便不再问了,只看着他收拾。


紫胤的东西其实不多,一些衣物,和几本书。紫胤收拾罢了,站起身道,“少恭,我要去找悭谀拿一下毕业论文的素材。涵素没带宿舍钥匙,你等等他吧,我很快就回来。”


欧阳少恭点头,“你去吧,我等着。”


紫胤走到门边的脚步一顿,回头微微笑了,“走之前一起聚个餐?”


欧阳少恭转过身来,见那人侧脸温柔又缱绻,于是也笑了,“好,你请客?”


紫胤边出门边道,“好啊,等我回来再说。”


欧阳少恭顿了顿,回身走去了窗边,看着那人身影出了宿舍楼笔直的往前走,碰上了涵素,紫胤停下来略微说了两句,两人都抬眼看向欧阳少恭站的窗前,欧阳少恭竟不自觉的笑了笑,半晌才想起来那人根本看不见。


涵素进门的时候,欧阳少恭靠在窗边,闻声也没有转头,“回来了。”


涵素点头,“是啊,学校估计就剩下我们这一批了吧。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快毕业了还要让留下来谈话。”


欧阳少恭笑了,“你和紫胤都是好材,自然得想法设法留下来,做个教授也好。”


涵素撇嘴道,“好什么啊,我看是好菜才对,你不知道我今天见那个教授,说起紫胤的时候就像说一盘他喜欢的五花肉一样,啧啧啧,特别的……”


欧阳少恭回头笑了,听着涵素絮絮叨叨的吐槽,道,“涵素……”


整个宿舍楼猛地摇了摇。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声“轰隆”的响声。


欧阳少恭和涵素对眼,涵素眼神往窗外一看,低低的叫道,“啊!爆炸了!”


欧阳少恭也回头,认出了爆炸的地方之后,转身就跑了出去,身后涵素还在道,“那是不是化学实验室……糟了糟了!紫胤和巽芳都在那里!!”


 


整个化学实验室火海一片,欧阳少恭赶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都围在外围,大部分是保安,还有些没有离校的教授。


欧阳少恭看了一个机会,从保安身边溜了进去。


化学实验室是一幢独立的大楼,身周四个出入口,悭谀的实验室在二楼,然而欧阳少恭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火光正是从二楼的那个教室冒出来的。


他脑子里管不上巽芳,管不上悭谀,只在烟尘里跑着,依稀记得紫胤还在里面。


果然是悭谀的2-23实验室,铁门内正冒着浓烟,火苗依稀可见,欧阳少恭猛地一推门,被烫得一收手,只好脱了外套,一端护在手上,一端捂住口鼻,拍门大叫,“紫胤?!紫胤?!悭谀?!你们在吗?!”


里面仿佛隐约有人答应他。


他于是转身又往下跑,拉了人便道,“上面人还活着!你和我去……你和我去……”


几人拿了一二楼的灭火器便往上随着欧阳少恭跑,边跑边道,“小伙子,你要确定啊……”


“我们应该等消防队来的。”


欧阳少恭道,“我很确定。等他们来就来不及了!”


人多很快就撞开了门,火浪仿佛是得了释放一般的往前猛的一卷,几人均是弯腰。


欧阳少恭率先进门,见火势其实集中在门边,其余一旁有零星的小火光,地上也有少量试管破裂之后的碎渣。


欧阳少恭凭着模模糊糊的视野和记忆往里面走,其他人已是在门边开始灭火。


他低声叫,“紫胤?!悭谀?!”


不远一点有人隐约问,“少恭?”


欧阳少恭大喜,回身叫“这边!这边有人!”


然而欧阳少恭如果那个时候等一等,或者说停一停,那么也许不会看见紫胤抱着巽芳坐在那里,一旁的悭谀额上满是鲜血,紫胤手上也是,巽芳的脸上却有严重的烫伤。


欧阳少恭靠近的时候,只是模模糊糊见那人仿佛缩了缩,想把怀里的人藏着,或者说想将手里什么东西藏起来。


 


紫胤坐在救护车敞开的后备箱前,披着毯子,看着一旁医生用白布盖上悭谀和巽芳的脸。欧阳少恭站在一旁,冷着眼看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似是要将他瞪穿。


一旁有警察走过来,低声询问道,“这位同学,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紫胤抬眼看警察,点头,轻声开口,“爆炸是因为化学药剂配方过量,结果引起了其他化学药品的爆炸,悭谀和巽芳因为站的很近,所以……”


警察拿着笔在本子上飞速的写着。


欧阳少恭冷冷开口,“我听见了。”


紫胤浑身一颤,那警察却抬眼看他,“这位同学,你听见什么?”


欧阳少恭冷笑一声,“是他和悭谀杀了巽芳,然后他再杀了悭谀。”


 


 


 


 


 


 



评论(4)
热度(13)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