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二十一】

胡铁花突然问楚留香,“既然天一尺是一个慕容府的高手,那么为什么我和一点红见他的时候,他会毫无内力?我不相信是因为他内力太高以至于我感受不到,只要是杀手,只要杀人,那么除了气质,一定有一股子难以隐匿的杀气。”

楚留香闻言笑道,“老胡啊老胡,你忘了他曾经是多么高傲的一个人。即使他爱着慕容青城,但是那样扫地出门的耻辱,在他那个时候的年纪,一定是难以看懂慕容青城的想法的,更或者,是难以理解的。所以……”

胡铁花道,“所以他自己自废了武功?”

楚留香道,“是的,自然是的,除了这个解释,好像没有其他的解释了。”


金老夫人欣慰的看着楚留香和胡铁花。

在她看来,这两人的心思和阅历都已经能够和她相比了。但是金老夫人来的原因,的确不是因为天一尺和慕容青城的往事。但又恰恰如她所说一般,用这个作为开头,并没有什么浪费。

慕容家的家主,死之前本就是要找人接替自己的。慕容青城死了之后,谁接替他,这便是一个问题。

如果是外人来接替的话,那么慕容家内部可能就会分裂,但是如果是内部人的话,又有可能斗个鱼死网破。但是慕容青城的接任者做到了,他不仅平息了内部的不满,还以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这个人当然是林还恩。

林还恩继任的时候拿了慕容青城的遗书,上面清清楚楚吐露了慕容青城在位时两个人的关系,他不仅是林还玉唯一的弟弟,还是慕容青城的影子。他的确行动不便,但是当他说话的时候,堂下诸人仿佛又看到了慕容青城的一般。


胡铁花插嘴道,“所以,有可能我见到的慕容青城是林还恩?”

金太夫人道,“是的,但是谁也不知道。”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所以,其实这个林还恩上位,还借助了一些故去的慕容家主的威仪。”

金太夫人赞许道,“香帅果真看得透彻。事实却是如此,还有一点更是,慕容家对外宣称慕容青城染病而亡,也不过说上一任慕容家主染病而亡,这一任的,对外仍旧称为慕容家主。”

一点红道,“我倒是有点好奇了,想要杀香帅的,究竟是哪个?”

金太夫人道,“你是怕林还恩给林还玉下的命令?”

一点红道,“不错。”

姬冰雁冷笑一声,“我看两个人都是!一个杀,一个毒,总之没一个好东西。”

金太夫人道,“正是冰雁所说,和我听闻的相差无几。”


林还恩将慕容家的产业上上下下开始全部整顿。然而此时胡铁花却只是老老实实呆在酒窖,光是他从呼延木和鬼十八那里的分成,就已经能够供他过上很好的生活。

他能喝上松江府最好的酒,能睡松江府最好的床,能住松江府最好的客栈,甚至能睡松江府最贵的女人。

正如胡铁花之前说的一样,那些都是姬冰雁的,他也会有的。

可是胡铁花不需要这些。

胡铁花只想陪着楚留香,只想将这件事彻彻底底解决,一劳永逸。他甚至都没有和楚留香提起兰花先生,但是他知道楚留香一定知道兰花先生。

因为楚留香自从见到他之后都没有问过他那三位红颜知己苏蓉蓉、李红袖、宋甜儿的去向。仿佛李红袖和宋甜儿的消失他胸有成竹,仿佛苏蓉蓉的去向他已清楚得很。

但是胡铁花想起了一个人,第一个楚留香留下的瓶子指引他去找的人。

陆无香。

胡铁花就问,“你知不知道陆无香去了哪里?你为什么要陆无香送我走?”

在场的那么多人,谁都知道这是问楚留香的问题。

楚留香道,“我不知道陆无香去了哪里,但是我知道你去了之后一定会有人找麻烦,所以我让他连夜送你走。”

胡铁花道,“是谁找我麻烦?”

楚留香温柔的一笑,映着冷峭的寒风,胡铁花就又感觉到了中秋节那个时候的楚留香,温和的、死亡的、乘风而去的气质。

楚留香却没有再回答他。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中秋很久很久,慕容产业正是因为衰落使得慕容青城自杀。

这个时候已是第二年的二月份,春寒料峭。

我们寥寥几笔带过的慕容家族的衰落,其中包含的艰辛、刺杀、较量、斗智斗勇都是难以想象的。

甚至于后来有人见到胡铁花,会这样形容他--------

“一张非常特别的脸,非常瘦,轮廓非常突出,颧骨非常高,使得他脸上看起来好像有两个洞一样──在颧骨阴影下深陷下去的那一部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洞。

一张非常大的嘴,不笑的时候,好像很坚毅,而且很凶,笑起来的时候却像是个菱角,甚至是个元宝。

一双非常大的眼,眼神清澈而锐利,可是往往又会在一瞬间有一种非常仁慈而可爱的表情出现,就好像刚刚吹过将溶的冰河那种春风一样。

一个非常大的骨架,手长,脚长,头大,肩宽,就好像一个上古人类的标本。

──这个人多么奇怪。”


楚留香穿一件蓝色的长衫,非常非常蓝,式样非常非常简单。可是此时的楚留香很瘦,脸色是一种海浪翻起时那种泡沫的颜色。又好像是初夏蓝天中飘过的那种浮云。

谁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颜色,谁也无法形容。

他的神态气质和风度也是无法形容的。

后来亦有人如此形容楚留香的样子-----

“那么飘逸的一个人,那么飘逸灵动秀出,坐在那里却像是一座山。”

楚留香静静的站在胡铁花的门前,等着门开。好像如果胡铁花不开门,他就会一直等下去一般,然而又像他在等一个红颜知己,一个打扮很久的女人,要用她最精致的妆容来见楚留香的女人。

把胡铁花比做女人当然不好,可是此时的比喻又十分恰当。

因为姬冰雁就是这么想的。

他们都知道胡铁花要做什么。

楚留香等着胡铁花,姬冰雁等着楚留香。

胡铁花终于开门出来,见到楚留香仿佛一点也不吃惊,“有什么事吗?”

“有什么事吗?”

这样温柔的话从胡铁花的口里说出来,竟然让楚留香哑口无言。楚留香能说什么?你要去见林还恩,小心一点?你要去见慕容家主,多带两个人?你要去慕容府上,不如让姬冰雁偷偷跟着你?

还是说,慕容家现在很可怜,你要不要还一些给他们?

楚留香被一句温柔的话赌住了所有的话,然而楚留香又是楚留香,他立马伸手拍拍胡铁花的肩膀,道,“没什么,早点回来。”

胡铁花笑了,却没说什么,拍拍楚留香的肩膀,走了。

姬冰雁从一旁走上来,站在楚留香身边,“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楚留香回头,“老姬,你是不是要走了?”

姬冰雁点头,“是的,但是一点红会留下来。已经接近尾声,我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楚留香道,“你知道红袖和甜儿去了哪里对吧?”

姬冰雁道,“知道又如何?你不是已经让她们走了么。”

楚留香不语。

姬冰雁道,“可能以后见面的机会更少了,珍重。”

楚留香和姬冰雁一起走出去,楚留香道,“珍重。”


正如楚留香和姬冰雁所说的一样,李红袖和宋甜儿走,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他也的的确确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兰花先生。

他唯一一件事没有告诉胡铁花的就是,那个找陆无香麻烦的人,就是兰花先生。

但是他不知道兰花先生要陆无香做什么,此事无关紧要,但是楚留香知道,兰花先生一定不会亏待陆无香。

这种莫名的信任,这种莫名的熟悉感,反而是使楚留香最后义无反顾赴“死”局的支持。

自然,李红袖和宋甜儿也是因为兰花先生为她们安排的“家里事”而走。

她们自然不是不分轻重的人,然而那个时候,兰花先生一定告诉她们了另外一个更威胁到楚留香的事情,从而不得不走。

那个事情自然是李蓝衫和苏佩蓉。

“李蓝衫就是李红袖的早夭的哥哥,苏佩蓉就是苏蓉蓉异母的妹妹。”


苏蓉蓉那个时候已经不见,那么代替她去的,自然就是宋甜儿。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心意相通,相互照顾。


评论(5)
热度(7)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