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二十】

沧江一梦 二十

鬼十八的生意很好,好到令他每日都开口笑着。

慕容家的药材市场被鬼十八一点点侵占的时候,仿佛这个江南世家,天下名门的气数已走到了尽头一般。

所有的商家似乎都在抢慕容家的生意,然而抢生意的同时却又义正言辞的说着崇拜慕容家的鬼话。

用胡铁花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好像所有的牛皮都被吹上了天,但是牛还在地上看着自己皮一样。”

楚留香问道,“为什么牛还看着?”

胡铁花就道,“没脸没皮,也只有自欺欺人。”

此时此刻楚留香被胡铁花禁足在酒窖,出门时辰必得有胡铁花陪着,他身上的“青玉”虽只剩下了点滴,但是胡铁花仍旧不放心。

不放心“青玉”的毒性-----天下闻名的毒药,即使有了准备,但是仍旧会使人虚弱。胡铁花不相信楚留香的什么“酒鬼啊,我已经好了。”“老胡啊,你可以做你的事,我不会插手”之类之类的鬼话。

虽然他也愿意相信楚留香是要好了。

因为铁中棠和水灵光并没有随着楚留香而来,说明他们一是知道自家儿子的脾气秉性,二是毒性已不足为患。

胡铁花就是胡铁花,若是说天底下还有人能够将楚留香管住,那么这个人即使不是楚留香的父母,也一定是胡铁花。

 

慕容家的衰败也正像胡铁花所说,顺着“时势”而亡。似乎每一个慕容家的产业都在衰败,也似乎每一个慕容家的人都在焦头烂额。

当然最焦头烂额的还是慕容青城。

可是此时此刻多了一个林还恩。

林还恩虽然已经生了重病不能再剧烈的运动,或者情绪波动,然而他脑袋还在的,他的思维还很清楚,甚至他的直觉比以前更加灵敏。

林还恩对慕容青城说,“这一切一定都是胡铁花的计谋。”

慕容青城却说,“他一个人,肯定不行。”

林还恩就笑了,“哥哥啊,你忘记了天一尺啊?”

慕容青城不语。

慕容青城知道天一楼,也知道天一尺,可是天一尺除了他自己来找胡铁花,胡铁花一般是找不到他的,这也直接导致了慕容家亦找不到他。

天一尺和慕容青城的纠葛自慕容青城的培养死士那年开始。

天一尺是一柄慕容家最好的剑,锋刃上是最冽的寒光,一击必杀,慕容青城从前一直都很满意天一尺。

天一尺是自己从小培养到大的,少年的容貌下保持着一颗年老的心。或者说,用慕容青城自己的话来说,天一尺简直没有心。

从天一尺四岁那年起,他就开始拿剑,当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天一尺能做到,和你微笑的下一秒伸手拔剑一击刺穿你的心脏。

他的刺杀只为刺杀而生。

若说一点红的杀人是艺术,那么天一尺的杀人就是生存。

胡铁花记得楚留香曾经遇到过两个东瀛的忍者,他们称“轻功”为“逃跑术”,然而他们的居合术在楚留香看来,就仿佛一击而泄的剑,从拔剑的一刹那便已经输了。

可是天一尺不一样。

 

楚留香告诉胡铁花,若说曾经的无花是他一生最大的敌人,也许是因为他没有碰到天一尺。

楚留香道,“我在来找你的路上碰到过天一尺,他让我好生修养,也让我提醒你别忘了把慕容青城交给他。”

胡铁花此刻和楚留香坐在庭院中,一旁坐着姬冰雁和一点红,闻言一点红便问,“我不能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慕容青城活着?”

胡铁花道,“也许是因为天一尺心怀怨怼,当年他被赶出来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只是说某一日慕容青城大怒,就将他赶了出来。”

门外一个声音道,“那是因为他见不得人的心思,然而慕容青城又没有办法舍弃他。”

几人回头,见是许久不见的金太夫人和张三走了进来。金太夫人面色带着风尘,但是仿佛没有什么能够磨平她经历世事带来的一股子豪气,甚至连金灵芝的死亡也不能。

这么说并非金太夫人不喜爱金灵芝,反而她喜欢得很,她觉得金灵芝就好像从前的自己一样,嚣张跋扈,却情根深种。

但是金太夫人年纪太大了,见过的事情太多了,若是每一个她所喜爱的人她都要十分憔悴伤心,想必她也活不到这个年纪了。

她只是收拾好一切负面的情绪,将回忆收在酒醉的梦境里。

金太夫人走进来,坐在几人中间,笑道,“怎么,还见不得我这个老婆子?”

楚留香微笑,“非也,金老夫人这么说就折煞我们了。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天一尺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

金太夫人半老徐娘的面上忽然现出了一种似苦似悲似喜似欣慰的表情,胡铁花和一点红均是一愣。

这个同样的表情出现在过他们第一次见的天一尺脸上。

那是他们第一次问有关于天一尺和慕容青城的关系。

然而金太夫人却往楚留香和胡铁花脸上看去,微微迟疑,便又道,“那是因为,天一尺喜欢慕容青城。”

在场的除了张三都愣住了。

金太夫人柔和又舒缓的声音,缓缓展开一个少年红尘爱恨故事的一角。

 

天一尺发觉自己的爱意是在十二岁,在某个夜晚想到慕容青城情不自禁的自泄开始。

他隐忍了十年,直到自己二十二岁,才有勇气对着慕容青城提出这一荒唐过分的要求。

天一尺甚至以为慕容青城会看在自己这么多年的“刀剑”上,还留着自己。

然而那是谁,那是慕容青城。

慕容青城闻言先是沉默,天一尺跪在堂下,微微抬眼可以看见慕容青城精致的衣摆下的鞋面,然而他看着这双脚站起来,靠近自己。

他以为会有一双手伴着所爱之人最温柔的声音扶他起来。

可是天一尺此生第一次错误犯得十分离谱。

为什么说第一次。

因为天一尺一生只犯过两次错误,却都错的离谱。

慕容青城走到他的面前,抬脚狠狠的将他从跪地的姿势踹成了斜躺在地上。

天一尺日思夜想的,睡梦里交合,现实里一人床榻上意淫的,慕容青城俊朗的面容正看着他,眼里满是嫌恶和可怜。

可是天一尺此时竟然还在想的是,慕容青城终于有这么一次,一心一意的,眼里只有他一个人了。

那个好看的薄唇上下一合,吐出令天一尺浑身冰凉的语句。

慕容青城说,“你不仅又臭又脏,还妄图喜欢我?浑身血污的人,为什么令你觉得可以躺上我的床榻?还是说,你仗着自己是我最利的那柄利剑而觉得我可以让你留下来?”

天一尺浑身冒出冷汗。

慕容青城靠近天一尺,温热气息吐在天一尺耳畔。然而以往这一张在他梦里呢喃出最美情话的薄唇,此刻却毫不留情的,毫不在意的,撇弃了他十年的隐忍不发。

慕容青城道,“阿一,我希望你为我做的最后一件事便是,远远的滚出慕容府,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在我视线里出现。我念在你这么多年的情分上,饶你不死。”

 

金太夫人说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正常。她端起茶杯,和楚留香恰好抬起的眼睛对视。

两个人嘴角挂起不同意味的笑意。

胡铁花沉默的喝茶。

一点红忽然想起了远在天边的曲无容和他的孩子。

只有姬冰雁声音又沉又冷的响起来,“想必金老夫人并不是来这里,为我们讲慕容家的秘史的吧?”

金太夫人嘴角竟然挑了起来,“是的,我并不是因为这个。但是我相信你们肯定需要知道这个故事。所以将它作为开场并没有什么浪费。”

楚留香颔首道,“那么,不知道金老夫人还有什么消息?”

金太夫人眼波往在场的人脸上流转过,停在楚留香的脸上的时候仿佛带着一丝丝的欣慰,她道,“可能你们还不知道,慕容青城已经死了。”

胡铁花首先不信,“怎么可能?!如果他死了,为什么天一尺还没有来找我拼命?”

楚留香道,“正是因为他没有来找你,才显得这条消息的真实可信。”

胡铁花道,“为什么?”

楚留香道,“小胡,你想,如果你是一个和别人联手只是为了将最爱的人带来你身边的人,那么会不会时时刻刻都注意着你最爱的人和别人的动静?你会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爱人?或者,你会不会让你的爱人和你合作的人正面交锋?”

胡铁花有些不明白,“我当然不会!可是这个慕容青城死有什么关系?!”

楚留香道,“天一尺多久没有来找你了?”

胡铁花道,“自从上次帮我联系了鬼十八和呼延木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

楚留香道,“我相信天一尺一定已经带着慕容青城一起回了蜀中。”顿了顿,“我更相信,慕容青城一定是在天一尺面前自杀的。”

胡铁花似懂非懂,“你的意思是……”

楚留香道,“是的。天一尺一定找过慕容青城了。可是慕容青城这样的人,我相信他并非不喜欢天一尺,只是可能碍于身份和地位,明知道留在身边是一个牵挂,所以不如快刀斩乱。他赶走天一尺,一定是为了天一尺好。我相信,那个时候他也不好过。”

胡铁花道,“所以,天一尺找到慕容青城,一定会坦白这一切,坦白这一切之后,天一尺一定想带慕容青城走,但是慕容家不是慕容青城说丢就能丢,况且现在的慕容家不能再多出一条丑闻。于是慕容青城只好自杀,一方面是成全了慕容家在他身上留下的面子,一方面是成全了天一尺的爱意。”

楚留香微微笑起来,道,“所以这也是一个在一起。酒鬼,你说对不对?”

胡铁花道,“简直对极了。”


评论
热度(20)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