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十九】

沧江一梦 十九

 

中秋的晚上总是思念家人的。

然而第二日总是还要忙碌的,总不应该让昨日的愁思带走今日的生意,所以梁有生开门的时候,仍旧是个好心情。

而他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她的女儿曾经为他做过什么,然而世界上很多事情总是,不知道来得比知道要幸福。

慕容府却也仍旧对外宣称,慕容玉和如意郎君游历天下去了。

楚留香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胡铁花端了一杯茶给他,慢慢道,“梁琴和慕容玉死在房间里。没有外伤。”

而楚留香只是端过茶杯,喝了一口清香扑鼻的花茶。

胡铁花坐在楚留香旁边,“你不怪我?”

楚留香道,“你并没有让梁琴杀人,梁琴此番做法也没有受你唆使。我为什么要怪你?”

胡铁花道,“老臭虫啊老臭虫,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操心别人家的事情?”

楚留香反而笑了,“酒鬼,我什么时候又在操心别人的事情?”

胡铁花叹气,“那好,那我告诉你一件事。”

楚留香道,“你说。”

胡铁花道,“你可知道慕容家有个慕容十三?”

楚留香道,“是不是那个‘非要买马,十三起卖’的慕容十三?”

胡铁花道,“是的,就是他,然而最近他没法十三匹十三匹的卖了。”

楚留香道,“是因为什么?”

胡铁花道,“那是因为,来了一个呼延木。这个呼延木十分的有本事,短短半年便占了慕容十三的三成产业客户来源。”

楚留香道,“三成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胡铁花道,“的确不是,可是相比慕容家庞大的产业,这一点简直微不足道。”

楚留香道,“所以你想说,你和呼延木成了好朋友?”

胡铁花削瘦凹陷的脸颊上,勉强的堆起了一些肉,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所以世界上如果没有老臭虫你,我该是多么寂寞无聊。”

楚留香笑道,“酒鬼,你这顶高帽子我受不起,我还想再多活几年。”

胡铁花拍拍楚留香肩膀,“呼延木是我的朋友,可并不是好朋友。我的好朋友从来都只有一个。”

 

慕容青城曾经见到过呼延木,就在慕容十三和他交过账本之后。

作为家主,虽然并不必过目每一本账目,但是自从慕容玉死去之后,玉织坊的生意大不如前,使得慕容青城总是很在意这些小小的对手。

包括呼延木。

呼延木的马匹很好,呼延木的价格很公道,呼延木的信誉很高。

这些都是慕容青城从慕容十三嘴里听来的。

慕容十三说起呼延木反倒没有那么的咬牙切齿,慕容青城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甚至能够从慕容十三眼里看出惺惺相惜。

慕容家的产业遍布天下,在江南更是一家独大。

慕容十三的生意一直很好,并不是因为慕容十三十分适合做马匹生意,而是慕容家没有对手敢来挑战他们的垄断地位。

呼延木的是慕容家的例外。

可是慕容青城不喜欢例外,慕容青城喜欢高高在上掌握一切的优越感。就像他总是喜欢手里捏着生杀大权,仿佛判别别人的生死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慕容青城的模样和性格简直是南辕北辙,然而当他见到呼延木的时候,也觉得这个呼延木和他想的那个呼延木不太一样。

呼延木很高,比慕容青城高半个头。呼延木没有他名字的粗狂,反而长得十分优雅舒适,却不是楚留香的俊美风流,也不是慕容青城的深沉内敛。呼延木长得眉目深刻,典型的胡人轮廓,没有马匹商人的精明算计,礼貌进退十分得当。

慕容青城不喜欢他。

就像慕容青城不喜欢楚留香一样。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的原因。

就像后来胡铁花终于有一天想起问楚留香,“为什么慕容青城这么恨你?”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我也不知道。有很多人都想我死,然而他们杀不死我就要自杀,我救了他们,他们却不肯告诉我为什么想我死。”

 

楚留香问胡铁花,“所以你希望将帮助呼延木作为一个打垮慕容家的方式?”

胡铁花道,“起初我和他认识,并不是因为马匹生意。他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然而……”胡铁花沉默。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然而如果每一个碰上值得深交的人都要深交的话,你也不是你了。”

胡铁花笑起来,“我怕给人家带去麻烦,也怕别人给我带来麻烦。我身边的麻烦不多,有你这么一个就够我受了。”

楚留香摇头,“酒鬼,你别忘了你还有你自己的麻烦。”

胡铁花道,“可是你的麻烦总是更要麻烦一些,和你的麻烦比起来,我的麻烦就不算麻烦了。”

楚留香只好道,“是是是,我最麻烦。”

胡铁花又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这些是并不想你操心,我既然答应你那三个人死了之后不再杀人,就是不会再杀人。”顿了顿,“呼延木知道我的意思,我和他坦坦白白讲了。”

楚留香又摸鼻子,“哦,老胡你又知道什么了?”

胡铁花“哈哈”大笑,“老臭虫啊老臭虫,我有时候真觉得你装得了傻子,做得了聪明人。”

楚留香摇摇头,笑道,“不,我本来就是个傻子。”

胡铁花道,“的确是。”

 

慕容青城和呼延木不欢而散。

呼延木的生意日益好起来的同时,慕容青城如同上次一般,去了慕容十三的主铺上。

慕容十三不是因为排名十三而名为十三,而是因为他喜欢十三,连慕容青城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他喜欢十三。

慕容十三改名为十三,每年只亲自过手十三笔单子,每笔单子只卖十三匹马。他在江南开了十三家分店。

慕容十三将马匹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他经营的马匹全都是上好的品种,每一匹都毛鲜皮亮,口碑极好。

可是呼延木不一样。

呼延木卖的马匹不算十分好,可是好在呼延木的经营范围很广。如果说慕容十三经营的是达官贵胄,那么呼延木卖的就是平民百姓。

呼延木占的那三成,不是别的,就是最根本的人家需要的马匹。

然而呼延木却又慢慢占了一成。

慕容青城去的时候慕容十三和呼延木正在说话。

慕容十三道,“你卖平民,我不介意,可是为什么今日竟有两个妓院也来退了订单?”

呼延木道,“我只是说,我能够提供更耐力更节省的马匹。”

慕容十三怒道,“枉我当你是好朋友!”

呼延木道,“我自然也是当你做好友的,可是生意上从来就不分朋友,你是你,我是我,然而私底下,你又是你,我又是我了。”

呼延木说的有点绕口,可是慕容十三懂了,“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还要抢我慕容家的生意?”

呼延木笑道,“不是抢,抢不是光明正大的,我是拿,光明正大的拿过来。”

慕容十三愤恨道,“我竟不知呼延公子也是如此的不择手段!”

呼延木道,“你没法分辨在生意上的敌人是否私底下还是你的朋友,我也是,所以,我若是想继续和你做朋友,那么我一定得将你所有生意拿过来。”

慕容十三实在不明白这个胡人的逻辑,然而此时慕容青城走进来,只说了一句话,然而就是这句话,让慕容十三恍然大悟。

慕容青城道,“你是不是胡铁花派来的?”

呼延木又笑,“不是,我不认识胡铁花。如果你非要把我光明正大的拿走你们客户的罪名,安到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你们的仇家的头上,我也不介意。”

慕容十三道,“既然如此,那么想必也不必再见了。”

呼延木又笑笑,“再见。”

 

胡铁花口干舌燥的给楚留香讲了一天他和呼延木的认识。

最后楚留香总结道,“呼延木卖的第一匹马被你看上了,所以你们就认识了。”

胡铁花道,“也不是。”仿佛恍然大悟般,“不对,我明明在告诉你另外一件事。为什么倒反而说起我和呼延木的事情来了?”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不知道,有可能是因为你话比较多,而我又正好比较好奇。”

胡铁花叹气道,“老臭虫啊老臭虫,你真是让我又爱又恨。”

楚留香道,“噢?在下竟能得胡大侠如此青睐,是在下的福气。”

胡铁花哭笑不得,“老臭虫你知道,现在慕容家除了玉织坊不景气之外,就是慕容十三的马匹,还有慕容长越的药材。”

楚留香又摸了摸鼻子,“药材?”

胡铁花就道,“呼延木一边忙着和每一个与慕容家有合作或者没有合作的人家订立契约,慕容的马匹产业自然也慢慢压缩了。然而慕容家涉猎的产业太广,除了布匹马匹还有药材,布匹已经说过了,马匹也说过了,自然就只有药材了。老臭虫,你可知道鬼十八?”

楚留香点头道,“药王鬼十八。”

胡铁花道,“是啊,药王鬼十八。姬冰雁认识鬼十八,然而正好鬼十八又不喜欢慕容长越。”

楚留香沉默了。

胡铁花恍若不觉道,“他们联手是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老臭虫,当初伤你的时候,或者说你自己心甘情愿被伤的时候,就应该能够想到今天。慕容家的毁灭,非你,非我,而是时势。”

 

【可能沧江一梦再有两三章就完结了 我会尽快更新的2333 】

评论(6)
热度(11)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