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恭紫】天墉城记【六】

()
(前面说一下这里面的年纪,大约是陵越屠苏晴雪二十出头,涵素紫胤少恭婆婆三十。涵素紫胤少恭上大学,也约莫在二十出头。)

(图是微博上五元钱好朋友为我做的2333 放一下)

第六章

大约十年前。

这个数字的模糊不清,大约是因为在紫胤自己的脑中,将大学里的事情,分成了遇见欧阳少恭之前和遇见欧阳少恭之后。

A市最有名的大学,在紫胤来C市之前,也是一直叫做天墉城大学。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终是改了名字,变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大学名字。就像xxx A市第一大学如此的不起眼。

说起这个改名字的原因,还和紫胤欧阳少恭有那么一些关系。

紫胤入大学的时候不过二十出头,他是以全额奖金考进天墉城大学的,自是得到了所有老师的青睐。

一路顺风顺水的紫胤,因为俊朗外貌和一头惹眼银发,也因此获得很多女生的爱慕。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紫胤都蝉联在天墉城校草榜首。甚至于后来欧阳少恭入学以后,也仅仅是并列而已。

紫胤大学的课程是主修考古辅修化学,他考古很好,次次满分,但是化学实验却始终不是很满意。因而当他大二的时候虽然他担任了考古系的助教,化学成绩却仍旧徘徊在及格线。

碰上欧阳少恭和巽芳的时候,紫胤是作为考古系的迎接新生的学长,欧阳少恭拉着巽芳笑吟吟问他,“请问这位学长,这里可是化学系报名处?”

紫胤摇头,也未作多打量,伸手一指“那边。”

欧阳少恭拉着巽芳走了两步,又倒回来,“多谢。”

紫胤这才抬眼,见面前的人一头利落短发,穿着一身黑纹白底的运动衫,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带着笑意看着自己,于是点头“无妨。”

欧阳少恭微笑伸出手来,“我是欧阳少恭。”

紫胤伸手一握即收,“紫胤。”

待欧阳少恭走回去的时候,紫胤才看到他身边墨发如瀑的女生,亦是穿了一身黑纹白底运动衫,长得清秀妍丽,两人站一起看着倒是郎才女貌。

一旁涵素凑上来,“看什么?又不是你的学弟学妹。”

紫胤不言。

 

第二次是化学实验课,两人碰面的时候欧阳少恭似是有些惊讶,“紫胤学长。”

紫胤本正苦恼着,听到有人叫自己,便看过去。此时的欧阳少恭穿着一件素白衬衫,外罩一件单线衣,衬得人温润如玉,紫胤对他本就是有几分好感,于是亦点头道,“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欣喜,“学长还记得我。学长为何会来化学系上课?”

紫胤解释,“选辅修的时候,有些兴趣。但没有料到这么难。”

欧阳少恭道,“不如一会儿分组学长和我一组吧?我好歹主修化学,看能不能帮到学长?”

紫胤总之与谁都不是很熟,独来独往惯了的他,也不过一个涵素能和他开开玩笑,和谁组队都是一样,便点头,“嗯,好。”

后来紫胤所有的笨手笨脚都成了欧阳少恭嘲笑他的资本,甚至后来化学老师都会给后来的学生讲,“当时你们的两个学长,一个怎么也学不好,一个却是天才,但是两人就这么磕磕绊绊的组成了一组。后来期末成绩竟然异常的好,所以你们分组要找好组员。”

接触久了紫胤便发现欧阳少恭是个心思极其细腻的人,化学每一样的物什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包括摆放的位置。

真正熟悉起来,是在紫胤将宿舍里的舍友赶了出去之后,欧阳少恭申请搬过来。那时谁都想避开紫胤,于是舍管很快便答应了。

从那时起,紫胤才会开始一一知道欧阳少恭所有的脾气习惯。

欧阳少恭知道紫胤面冷心热,所以总是找了涵素一起取笑紫胤,这还成了他们三人宿舍整整一年的乐趣。

他们亦在这段时日里认识了悭谀。

悭谀是一个化学狂热份子,有事没事便一个人呆在化学实验室鼓捣药物。

有时候紫胤会和欧阳少恭、巽芳一起去实验室陪悭谀。有时候说说话,但是由于紫胤光有化学知识,实践却笨手笨脚得可以,于是悭谀只要一看到紫胤,便嚷嚷让他离自己远一些。

 

紫胤大三的时候欧阳少恭大二。

巽芳和欧阳少恭分手的当晚,欧阳少恭满身酒气回来的时候紫胤正在台灯下看书。门边“砰”的一声巨响。

涵素又正好出去办事,晚间也留话说不回来,于是紫胤只好起身,关好门,将欧阳少恭拉进来。

欧阳少恭几乎挂在紫胤身上,满嘴酒气喷洒在紫胤耳边,“紫胤!你说……你说!为什么她要分手?!为什么……我待她不够好吗?……紫胤……”

紫胤皱眉,“你喝醉了。”

欧阳少恭摇头,一手搭在紫胤肩膀上,一手抓着紫胤腰间衣物,声嘶力竭道,“为什么!!紫胤……你可知道……她说她要分手的时候……我还以……还以为她又在开玩笑……我是不是很不要脸?!……是不是……”

紫胤伸手从腋窝揽过欧阳少恭,将他往床上拖,“少恭,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欧阳少恭仍由他弄着,闻言只是大声的一笑,“哈!好?!……紫胤……你对我说好……我欧阳少恭是谁……怎么会相信……”

紫胤不语,只想尽快将欧阳少恭弄好睡着。

但是竟丝毫没有想到,欧阳少恭躺平在床上,一把抓过紫胤的衣领,迫紫胤靠近自己道,“紫胤……不过……你知道吗……分手……分手了……也好!……我……我才发现……我对你……”

紫胤打断道,“少恭,你醉了。”

欧阳少恭大叫,“我没有!……我很清醒!……我喜欢你……对啊……哈哈哈哈”边说边笑起来,“紫胤……对啊!……我喜欢上你了……我欧阳少恭……竟然喜欢上你了……哈哈哈哈哈……这是不是最搞笑的事情了……”

紫胤皱眉伸手掰开欧阳少恭的手,“你喝醉了,我不和你计较。睡吧。”起身就要走。

欧阳少恭一把又拉住紫胤衣角,大叫道,“紫胤!……你逃避什么……你害怕什么?!……被我欧阳少恭喜欢……是很可耻的事情吗?!……”摇摇晃晃起身抱住了紫胤的腰,“紫胤!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是和其他人不同……巽芳和我的感情……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我却是只喜欢你一个……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喜欢你了!!……哈哈哈哈哈……紫胤……”

欧阳少恭喝醉之后的力气十分的大,紫胤学过跆拳道,竟也一时掰不开欧阳少恭的手臂,只好道,“少恭,我们之间的不是爱情,只是友情。”

欧阳少恭哈哈大笑,“说什么混话!紫胤!……你为什么不懂!……哈哈哈哈……又是我自作多情吗?……我不信!我不信!……”伸手攀上紫胤的肩膀,“紫胤……你不是要安慰我吗……紫胤……”

紫胤不妨被他一扒一趔趄,身子往下沉了一下,便有些怒意,“欧阳少恭!放开我!你喝醉了!”

欧阳少恭却不说话了,继续往上拉着紫胤,自己也不知不觉半跪在床上,将紫胤拉低一点,便凑了上去。

一个酒气的吻。

 


评论
热度(14)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