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文宁】【变小梗】咄!还我的衣服来!【完结】

---------------

第二日醒来的文靖昌觉得自己手肘处被一个什么热乎乎的肉球抱着,很舒服,也很柔软。

文靖昌一下就惊醒了。

伸手到自己眼前,见自己已是变回了成人身。

那么抱着自己的……

文靖昌转头一看,见一个穿着对于他自己而言硕大无比的白色里衣,嘴角挂着笑的小孩子正睡得香。

那个小孩子正是白白胖胖,从文靖昌这头顶看去还能看到小孩子白嫩嫩的脸。

文靖昌转头看自己。

全裸啊。

昨晚睡前穿的小衣裳已是因为自己的变大而撑破了。文靖昌有些羞涩地想了想,也许这小胖子是宁昊天府里的小孩子,那么看那衣服应该是宁昊天的里衣,自己应该能穿。

可是这不是说明!宁昊天已经起了!还!看!了!自!己!……

可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的文靖昌伸手掰开小胖子的手,小心翼翼从小胖子身上脱下了那件衣物。慢慢地起身,越过小胖子站起来去宁昊天衣柜里拿出一整套衣物穿上。

转过身来的时候,却见那床榻上没有来得及仔细看的小胖子用小胖手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嘴里嘟囔道,“文靖昌你起来了?你变回来了?”

文靖昌猛然一惊。

那小胖子也是一惊。

福林在大堂听到自家老爷房间里传来一阵长笑。

文靖昌已是笑来直不起腰,“哈哈哈哈哈,宁昊天!哈哈哈哈哈!宁昊天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胖子正是宁昊天。

他们两人睡了一晚起来,文靖昌变正常了,可是宁昊天却变小了。

等文靖昌笑好了,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坐在床上,百思不得其解,这难以遇见的突如其来的变大变小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这小时候的宁昊天啊,白白胖胖不假,虽不是文靖昌的眉清目秀,但也算唇红齿白,一双黑眸又黑又亮,倒是很可爱,且脸颊肉嘟嘟,即使就看着你,仍也会觉得他透着一股子机灵。

现在这个脸蛋冲着文靖昌皱眉,身上裹着昨晚换过的被褥,唉声叹气。

文靖昌细细听去,那半慢半软的童音正嘟囔着,“好你个文靖昌!我就知道不应该收留你!”“我现在变小了都是你害的!”“这怎么出去见人!”

文靖昌觉得配上这张脸真是绝配。

于是文靖昌伸手就开始搓揉宁昊天的脸,边揉边道,“宁昊天,昨日你怎么对文某的,文某今日便一一给你还回来。”

宁昊天一张小包子脸被揉红了,文靖昌才罢手,道,“走,我带你出去。”

小宁昊天“哼”一声,“去哪儿?你怎么解释你在我房间里?”

文靖昌变回了原身心情很是高兴,晃悠悠去找到昨晚宁昊天本是为变小的他准备的衣裳,拿过来,道,“这你担心什么?哎,你没变小之前也就比我小多少岁啊。可是现在你不叫我叔叔,出去没人信啊。啧啧啧,我看你也无聊得很,来来来叔叔带你去洗个澡。”

这语气断句和之前宁昊天对他说的话简直一模一样。

小宁昊天气急败坏,拖着半长的音调愤恨道,“文靖昌!你!你!你!要不是宁某昨天好心收留你!哪能留到你今天嘚瑟!!!!”

文靖昌摇头,“这不是你说了算的。而且,宁老爷,文某对你的身子没兴趣。不如,你看,”起身推开窗户,“今日天气甚好,我带你出去听戏如何?”

小宁昊天皱着一张包子脸摇头,“我!不!去!”

文靖昌提起宁昊天后领----就像宁昊天对他的一样---提到自己眼前,任由宁昊天双手双脚在空中无奈的抓狂,看着宁昊天一双眼睛,笑眯眯,“宁侄子,这可由不得你。”

话音刚落,便把宁昊天往床上一丢,三下五除二的便为宁昊天换好了衣裳,双手将他抱起在自己眼前,“你可够沉啊,不过我勉强能够抱着。”

宁小胖子一脸不情愿的看着文靖昌。

文靖昌笑眯眯,“我好歹也是有过两个小孩的人了,我知道怎么带小孩。”

 

福林呆呆的看着文靖昌从宁昊天的房间里走出来,手臂边还夹着一个小孩子,看起来和昨日的小孩子差不多年纪,只是……

胖一些?

福林赶忙上去,“文……文老爷……你……”

文靖昌点头,一本正经道,“我今日来找宁老爷的时候太早,便没有叫人通报。你们宁老爷说暂时有事出去一两日,把他的侄子托付给我照顾。文某这就带他回文府。”

福林赶忙让开路。

看到那被文靖昌夹着的小胖子的时候,小胖子一脸幽怨的表情,还真是有点像自家老爷小时候。

可是福林不敢多看,只能低头送文靖昌出门。

文靖昌刚刚踏出门去,夹着的宁小胖子便用胖手捶他,“喂!文靖昌!放我下来!”

文靖昌难道笑眯眯,“好啊,但是你得乖乖听我话。免得到时候街上人看你像怪物一样。”

宁小胖子脚一落地,便往一旁退了两步,仰头看文靖昌,童音又软又长“怕什么!文靖昌!是你要带宁某出来的!作为宁某的‘叔叔’,宁某要什么你得买什么!”

文靖昌低头看齐膝的宁昊天,忍笑,“是是是,可是小侄子你别忘了,文某身上的钱还是你给的。”

小胖子一脸不情愿,撇嘴,“文靖昌你不要太得意!宁某总有一日会变回来的!”

文靖昌伸手给小胖子,“哎,别走丢了。”

小胖子“哼”一声,负手就往前走。文靖昌看那小小背影背着手,倒是显出一股和年纪不同的老成来,但是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做这个,只会让人觉得……

有一股睿智的呆傻。

文靖昌正微笑,便见那小胖子一个不稳,往前一栽,文靖昌连忙上前,在宁昊天要和大地来个亲吻之前提住了他的衣领,然后提到自己眼前来,“宁昊天你可够笨啊……”

小胖子的眼帘耷着,撇嘴,“那是宁某不小心!你放宁某下来!”

文靖昌把他放下来,强制拉起他的手,“喏,文某是好心好意的,你这么一点大,魔王岭上虽然没有拐卖小孩子的……可是……”

欲言又止。

宁昊天仰起小胖脸,“什么?”

文靖昌眉眼弯弯,“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宁昊天终是体会到了一把文靖昌的欲言又止。

街上不论长幼不论男女,只要是和文靖昌打招呼的,都会凑上来抱起他捏脸逗一逗。可是想他堂堂魔王岭上一代香业霸主,小孩身装的却是将近五十岁的思想,自是不喜别人捏他脸,但是他短手短脚,童音稚嫩,文靖昌又一个劲在一旁看好戏,丝毫不帮他。

于是堂堂宁府老爷就这么被人抱着来抱着去,还被夸,“啊,好可爱啊,文老爷你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可爱的侄子?”

“文老爷,你这侄子怎么不笑啊?”

“哎,小朋友,叫叔叔。”

“叫阿姨。”

“叫姐姐。”

宁昊天“……”

宁昊天只能紧紧闭着嘴,然后尽量做出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来。所幸文靖昌在宁昊天要暴走的时候及时的在围观众人手中将他抱了回来,赔笑道,“不好意思,文某的小侄子有些怕生。他一般不是这样的。”

说着伸手掐了宁昊天胖嘟嘟的屁股一把。

宁昊天顿时一声“啊!”,转头看文靖昌的眼里带了七分怒气,三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哀怨。

随即宁昊天将头深深的埋在了文靖昌的肩膀上,并狠狠的咬上了文靖昌的肩膀不松口。

文靖昌浑身一抖,皮笑肉不笑“啊,文某先走一步。文某这侄儿想去看戏,文某怕错过时间。告辞。”

身后高兴的众人摆手,“文老爷,下次将你的侄子再带来玩啊!”

文靖昌走远,对着肩膀上趴着不起来的宁昊天一拍屁股,“喂!我说宁昊天!你松口啊!痛痛痛!”

宁昊天被拍得一惊,条件反射直起身来,包子脸纠结成一团,“文靖昌我不想去看戏!”

文靖昌把沉甸甸的宁昊天放在地上,揉肩,“你想去干嘛?”

宁昊天撇嘴,“不知道,就是不想看戏!”

文靖昌瞥眼见两人站的一旁有一家服装店,玩心一起,“好啊,走吧,我带你……”牵起宁昊天,“买衣服可好?”

小胖子一点也不乐意。

可是文靖昌已经将他拉进到卖衣服的店里,挑来挑去,却选中一匹白色为底,上有黑色斑点的丝绸,拿起来的时候,因为宁昊天太矮了,被文靖昌衣袍和柜台挡着根本看不见,只听到那老板笑道,“文老爷好眼光!这种布匹是本店新进的,就这么一匹。再适合不过小孩子了!”

文靖昌声音温柔传来,“那就有劳老板了。我就在这里等着。”

宁昊天伸出小短腿一踢文靖昌小腿,“文靖昌给我看!”

文靖昌侧首,往下低头,“哎,你和店家进去量尺寸,可要听话!”

宁昊天后背一冷,还没有说话,双脚已经离地,被人抱起,还被人翻过身来打量,“哎哟,这小胖子可真沉啊!文老爷,你侄儿这模样,可爱得紧!长大以后必定是帅气的小伙!”

宁昊天简直懒得理。

胖点怎么了!胖点好看!

宁昊天别扭的甩着小手出来的时候,文靖昌正在喝茶,看见宁昊天,一口茶水都喷了出来,“哈哈哈哈哈,不错!不错!”

宁昊天纠结的皱起眉头。

只见一个小胖子穿着白底黑点的小长衫,别扭的站在那里,一张胖脸上都是不情愿。显得,怎么说呢,文靖昌觉得就像那街上卖的麻圆,白一些,再好看一些。

宁昊天气急败坏“喂!文靖昌!笑什么笑!”

文靖昌笑着招呼老板过来付钱,“哈哈哈哈哈,老板啊,这衣服很不错!很不错!”

老板乐呵呵接了银票。

文靖昌蹲在小胖子面前,终于忍不住伸手戳戳他胖鼓鼓的小肚子,道,“我说,小侄子啊,你很适合这种衣服嘛。”

宁昊天一脸惊恐的伸手捂住小肚子,童音微颤,“文靖昌!我和你没完!这笔账我记下了!”

文靖昌笑眯眯牵着宁昊天出门,道,“我带你去吃点东西吧。”

宁昊天正想拒绝,但是却觉得自己饿了,于是只能以一声“哼”来代替回答。

文靖昌笑眯眯的牵着小胖子去茶馆。

小胖子身高刚刚板凳差不多,坐都坐不上去,只好看文靖昌。只见文靖昌侧身站着,在那里低声点点心,身形修长儒雅,倒是觉得有那么几分好看的,于是小胖子看呆了。

文靖昌点好了,转头见宁昊天痴痴的看着自己,不由觉得好笑,伸手一捏宁昊天的脸,“想什么?”

宁昊天回过神,暗骂自己傻,撇嘴道,“我上不去。”

文靖昌抱他起来,将他放来站在椅子上。

宁昊天有点尴尬。

宁昊天有点羞涩。

坐着的话桌子边际正好和自己眼睛齐平,可是站着,却又觉得别扭。正好此时一旁伙计上来,搬了一个高脚椅子来,道,“文老爷,我看您侄子坐着个刚刚合适,这是小店专门为小孩子准备的板凳,坐着正好,又不会乱跑。”

文靖昌和宁昊天回头。

文靖昌哈哈大笑,宁昊天眉角一跳。

那板凳几乎有桌子那么高,木制,中间挖空了,做了两个可以放脚的空洞,就像圈着小孩子一样。

宁昊天正要开口拒绝,身子已是一轻,文靖昌笑吟吟,“劳烦小二哥了,谢谢。”然后自己就被放了进去。

宁昊天怒道,“文靖昌!你干什么!宁……我不坐!我不坐!让我出来!”

文靖昌端茶,“哟,小侄子别任性,那么多人看着呢。”

宁昊天往四周一看。

真真是怕了那种泛滥着母爱父爱的眼光。

于是宁昊天只好吃瘪闭嘴。

两人一时无话,文靖昌只看着坐在椅子里面气鼓鼓的宁昊天,在点心上来之前时不时戳一戳宁昊天的胖脸,也不说话,只笑着。

宁昊天无奈,“我说文靖昌,能不摸我脸吗?大爷我的脸好歹也是很金贵的。”

文靖昌听那又软又长的童音嘟囔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眯着,浅浅的眉毛半斜着,文靖昌戳那脸一次,那小胖子眉头就抖一次。

当真可爱。

文靖昌反思,自己从前怎么没有觉得宁昊天小时候这么可爱。

点心上来之后,文靖昌捏了一块桂花糕,递到宁昊天嘴边,“吃么?”

宁昊天正要伸出小胖手拿,却见那桂花糕飞起来,文靖昌道,“哎,既然侄子这么累了,理应由做叔叔的来喂你。”

宁昊天气急败坏,“文靖昌!你!你!臭不要脸!”

文靖昌微笑,“哦?文某不要脸?”手拿着桂花糕在宁昊天鼻子前一晃,却送到自己嘴里“侄子可……不能如此……说……恩……这桂花糕甜而不腻!”

宁昊天气焰顿时消了一半,半晌无奈,张嘴,“啊”

四周一片抽气声。

文靖昌笑眯眯,“这才是文某的好侄儿。”伸手递过去。

一大一小就这么一来一往,很快糕点便见了底。

宁昊天很多年没有享受过这么被照顾的感觉了,虽然现在是个小孩身,但见文靖昌细心照顾倒是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宁昊天道,“喂,文靖昌。”

文靖昌正拿最后一块糕点,闻言抬眉,“嗯?”

小宁昊天一字一顿道,“等我变回来,我们握手言和。”

文靖昌一愣,“什么?”

小宁昊天皱眉,“你听清了!”

文靖昌拿过糕点,眉眼弯弯,“好。”

 

 

 

 

 

 


评论(3)
热度(43)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