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文宁】【变小梗 】 咄!还我的衣服!

------清奇脑洞慎入。

 

今日不过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和魔王岭春日一般风和日丽的天气并无不同。可是每每开头一般是这种天气的时候,后面便总是会发生一些事情。

比如,福林来找宁昊天说门外有个小孩子找他。

宁昊天彼时正在书房里坐着调香,闻言倒是觉得有些蹊跷,便问道,“福林啊,你描述一下那小孩子的样子。”

福林支吾道,“看着呆呆的吧,约莫三四岁,戴着一个比他头都大的礼帽……”

宁昊天皱眉,“所以你连人家一个小孩子的脸都没有看清?”

福林慌忙摇头,“不是的,老爷,他说话的时候一直抓着那个帽檐,并说‘不见到宁昊天我不会给你们看的’。我……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宁昊天好奇心大起,“哦?他叫我宁昊天?”

福林慌不迭道,“是啊是啊,那童音虽然听着脆生生的悦耳,说出来的话却十分老成。”

宁昊天站起身往外边走边道,“那他穿的,可是好人家的孩子?”

福林在宁昊天身后沉默了一下,才道,“老爷……那个……衣服很大……不好辨认……”

宁昊天的好奇心简直像雨后春笋一样蹭蹭蹭的长了起来。

然而当宁昊天见到这个小孩子的时候,小孩子正负手站在门边。衣着打扮,怎么说呢----那小孩帽子委实比他脑袋大了许多,斜着挂在脑袋后面,身上的衣物已是曳地,层层堆叠在小孩子的身边,全靠小孩子机智的打了几个硕大的几乎有他半个人高的结,才得紧紧的贴在小孩子的身上。

宁昊天觉得那衣服颜色怎么看怎么眼熟。

米黄色的衣物,乌黑的圆礼帽。

小孩子听到背后脚步声,于是往后转身,却没有料到那衣物太重,被拖了一下, 宁昊天只听到那小孩子一声脆生生的“呀!”,便见那小孩跌倒在了衣服堆上。

帽子还把他的后脑勺扣住了。

宁昊天忍笑,往前蹲下扶起小孩子,笑道,“哎,你是哪家走散了的小……”边说边把扣在小孩子后脑勺的帽子拿开,转眼看到小孩子的脸,后半句话便噎在了那里。

福林垂眼看那小孩子长的那叫一个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只是表情有些呆。见宁昊天看着自己,眼神一瞪----当然这点年纪的孩子瞪眼睛可是十分可爱的-----福林当下就微笑了起来,心道,“哟,哪家小少爷啊,真可爱。”

宁昊天呆呆的看着那小孩子半晌,突然伸手往前,捏上了小孩子脸,边揉边道,“哎,小屁孩,你是谁家的啊?我说……你长得和那文……”

那小孩子猛的往前一蹿,伸了双手便捂住宁昊天的嘴,童音带着一些气愤响起来,“闭嘴!”

宁昊天一愣,身后福林也是一愣。

小孩子见宁昊天呆住了,便收回手来,自己伸手开始拍起身上的灰尘来。

宁昊天蹲着愣愣看着面前与他平头的小孩子一本正经地掸灰尘,突然猛的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你居然是……哈哈哈哈哈……你怎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文……”

小孩子气急败坏的又去捂他嘴,“宁!昊!天!我来找你不是让你嘲笑我的!”

宁昊天笑着冲小孩摆手,示意自己不会说出来。

福林和小孩一脸嫌弃的看着蹲在地上笑个不停的宁昊天。

等宁昊天终于笑好了,站起身来,见小孩才不过齐膝高度,又是微微一笑,“喂,我说,你多少岁啊?”

小孩子一愣,不情不愿道,“四岁……吧……”

宁昊天摇头,“你连你几岁都不知道?啧啧啧,真笨。来,宁叔叔带你进去换件衣服。”

福林就见那小孩子涨红了脸,一字一顿,用了他以为很是狠绝的语气道,“那!就!谢!谢!宁!叔!叔!了!”

宁昊天大大方方一伸手,“没事没事,做叔叔的应该的。来,我牵你进去。”

那小孩一看面前几乎拦腰的门槛,眯眼,不情不愿的伸手给了宁昊天。

宁昊天握着柔软的小手的时候,心里几乎是开心的,于是他嘱咐福林道,“福林,叫水房烧一桶水来,给这位小少爷洗澡。”

福林点头去了。

一大一小就往宁昊天的房间走去,宁昊天见四周无人,趁机低声问道,“喂!你是文靖昌吗?!你怎么了?!变这么小?”

这小孩子竟然是魔王岭上另一家大户的老爷文靖昌。

宁昊天见到这个小孩的时候,只是觉得和文靖昌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也没有多想。但是这个小孩子种种异常的举止说话,让他不得不接受面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身高刚刚到他膝盖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小屁孩,就是那个魔王岭上,号称儒商之家最重信义的文府老爷文靖昌的事实。

怪不得那一件米黄米黄的外套和帽子都那么眼熟。

这缩小版文靖昌闻言撇嘴,落在宁昊天眼里却又是嘟嘴得可爱,“文某怎么知道!文某今日不过去香坊看看,路上一阵晕眩,醒来仆从都不见了。只剩下……”

宁昊天摸着手里柔软的小手,笑了,“所以你只好来我这里了?不想你那一大一小两个姨太看见是么?”

小文靖昌摇头,脆生生道“才不是,文某岂是那种怕……怕……哼!反正文某只是暂住你宁府!等文某恢复了!再回去也不迟!”

宁昊天觉得好笑,“我要是不让你住你怎么办?文靖昌,别以为你变小了,我就以为你一肚子坏墨水变少了。”

小文靖昌抬头瞪眼,“宁昊天!你不留也得留!”

宁昊天做沉思状,“恩,看你表现啊……你说对外我怎么说……你是我侄儿?”

小文靖昌跳脚,“宁昊天你!你!你!得寸进尺!”

宁昊天垂眸看他,“我哪里了,文老爷啊,我这是在帮你。要不然我放出消息说文老爷变小了,那魔王岭还不得天翻地覆。再说了,我宁府来了一个不明不白的小孩子,流言蜚语又要说我贩卖小孩了。文老爷!宁某可承担不起!”

小文靖昌小小一张脸皱成了一团。

宁昊天几乎是垂着脖子在看齐膝高的文靖昌,想到小时候两个人也算是好朋友,可是现在文靖昌变小了,自己从前就想……

宁昊天想到这里眉头一挑就笑起来,见小文靖昌皱眉还在思考,于是只好提着小文靖昌的领口,将他提起来,边走边道,“哎,我说文靖昌,你没变小之前也就比我大多少岁啊。可是现在你不叫我叔叔,出去没人信啊。啧啧啧,我看你也脏得很,从那边一路拖着衣服过来不容易吧……来来来叔叔带你去洗个澡。”

可怜文靖昌短手短脚悬在半空中,想打也打不到宁昊天,想骂又不知道骂什么。只好垂着手脚垂着头,无奈的仍由宁昊天提着,声音闷闷,“宁昊天!算你走运!文某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暂且让你一次……”

宁昊天没听清,“你说什么?”

文靖昌摇晃起手脚,“没什么!你快放文某下来!”

宁昊天斜睨他一眼,“为什么?你这短手短脚……哎,我们到了。我说文靖昌,你好歹也是来过本大爷房间的人了,以后记得对本大爷好一点。”

文靖昌被提得头昏脑涨,哪里还顾得上宁昊天在说什么,嘴里只“嗯嗯”“嗯嗯”着。突然领子后面力气一空,文靖昌便落了下来。

文靖昌晃晃脑袋一看,见自己已是坐在床上,宁昊天坐在他面前---尽管宁昊天坐着文靖昌也需要勉力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正伸手帮他解开他打的那几个衣服疙瘩,于是文靖昌很惊慌,伸手一扯,却忘了自己变小力气也是十分的小,扯了两次,居然纹丝不动。

然而宁昊天还皱眉,“文靖昌!你动什么动!真是的……身子变小了智商也变低了啊?”

文靖昌一阵气结,童音脆生生,“宁昊天!文某!文某自己可以脱!”

宁昊天收回手,坐着,努嘴,“那你弄啊,你有本事打疙瘩自然有本事解咯。宁某就看着你弄。”

可怜文靖昌短手短脚小小力气,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的小脸上汗水一滴一滴落下,却还是没能解开他的结。

但是作为一个刚刚被嘲笑了的小朋友,文靖昌自然不会去求助宁昊天。

宁昊天笑吟吟去倒了一杯水,坐在床沿垂眸看面前这小屁孩解扣,端的是悠然自得,还趁机一旁道,“哟,快了快了啊,哟,小侄子不错么!”

文靖昌一阵气闷。

文靖昌力气渐渐变小,手脚酸软,只是时不时用那双带些琥珀透明的双眼看宁昊天,细眉皱起,咬着下唇。

宁昊天怎么会不知道小文靖昌在看自己,只是他早就想捉弄一下文靖昌了,小时候没有机会,现在天大的好机会摆在眼前,何乐而不为!

门外福林敲门,“老爷,洗澡水备好了。”

宁昊天微笑,“噢,让他们搬到我房间里来。记得,用我的浴桶。”

福林低声应了。

而此时文靖昌已经没有力气了,只剩喘气,手软软搭在衣服上,呆呆的出神。

宁昊天好笑,伸手揉文靖昌的脸,道,“文靖昌,你的皮肤还不错么!”

文靖昌无奈,看面前这人难得童心大起,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而非总是剑拔弩张的看着,倒也不想理他,仍由他去了。

门外福林敲门。

宁昊天道,“进来罢。”

几人抬着一大木桶的热水进来,放下的同时却不忘往宁昊天床上看。

宁昊天已是放开了文靖昌,文靖昌此时往前倾身看着那个木桶皱眉,双手无意识撑在面前,几人见到,只觉得是一个小孩子裹在一堆衣物里,显得十分可爱。

宁昊天往文靖昌身前一挡,“看什么看!放下便出去!没我的吩咐不准任何人进来!”

几人出去了。

宁昊天往前伸手试了试水温,转身看到文靖昌,便笑了,“你确定不要我帮你脱衣服?”

文靖昌撇嘴不说话。

宁昊天好笑,往前三下五除二便将文靖昌脱了个干干净净。

连条亵裤也没有留下。

文靖昌好羞涩。

文靖昌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虽然是小孩身,但是他思维里自己还是个大人。成熟的思维让他一张小脸透红,但是却不忘谩骂宁昊天,“喂!文某自己可以洗澡!你干什么!”边说边拉起宁昊天床上的被褥裹自己。

宁昊天好气又好笑,“我说文靖昌,你羞什么啊?就你这小屁孩的身子,宁某一点也没有兴趣。”

文靖昌红了一张小脸,“那……那你让文某自己洗……”

宁昊天撇嘴,“好啊,你去啊。”说着就坐在了一旁木桶屏风后。

文靖昌往前蠕动,小手紧紧抓着身上的被褥,也不管被褥拖到地上。他先坐在床沿,再又是往下一蹦,宁昊天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只见那文靖昌被被褥埋了进去,落在地上,拱成一个蠕动的球。

宁昊天道,“我说文靖昌啊,你是不是傻啊!你不知道问我拿衣服给你穿着啊!”

文靖昌好容易找了一个空隙出来,听到这句话,对着宁昊天就是翻白眼,“宁昊天你就是故意的!”

宁昊天喝茶,“是啊,没办法,我是个大人。”

文靖昌伸出自己的手,长叹一口气。

那手又白又嫩又短。

 

文靖昌站在自己仰头也看不到桶沿的浴桶前,一阵郁闷。

这宁昊天一定是故意的!没有梯子!自己怎么上去!

于是宁昊天听到屏风那一边传来一声委委屈屈的,但是文靖昌以为自己说的很正气凛然的,“喂,文某上不去。”

宁昊天好笑,“喂谁呢?我有名字。”

文靖昌气急,“宁昊天!你就是故意的!”

宁昊天喝茶,“是啊,那你怎么办?打我啊?叫叔叔我就过来。”

“……”

“宁!叔!叔!”

宁昊天堆起笑脸,“哎!叔叔来了!”起身转过去。

宁昊天将文靖昌抱起来,往浴桶中已垫高的木座放去,伸手边扯了文靖昌一路上磕磕绊绊也不忘的被褥,边道,“害羞什么啊,我也是给我儿子洗过澡的,你们构造又差不多!怕什么?!”

文靖昌懒得理他。

水温很合适。

宁昊天看着文靖昌,道,“我帮你搓澡吧?”

文靖昌正要拒绝,却发现自己的双手酸软,只好不情不愿的撇嘴,“哼。”

宁昊天好笑,拿过搓澡物什,便细心的给文靖昌洗起澡来。

文靖昌脸不知道是因为水温还是因为宁昊天而一直红彤彤的,却不影响他年纪小小便能看出来的俊秀。

宁昊天边洗澡便道,“我说文靖昌,你这身子一看就是娇生贵养,啧啧啧,这身细皮嫩肉。”

文靖昌很羞涩很不想说话。

当宁昊天要将他抱起来站直洗……的时候,文靖昌面色一变,童音带着一些嘶哑,“啊!宁昊天!我自己来!”

宁昊天好笑,“好啊,你来啊。”

文靖昌转身用白白的屁股对着宁昊天,伸手,“喂,给我洗澡的。”

宁昊天装作不懂,“什么?”

文靖昌背着小手,小小个子站在浴桶里也是勉强和宁昊天一样高,“装什么傻!文某要洗澡的物什!”

宁昊天摇头,“哎,不行,我有洁癖,而且我家穷,买不起第二个。只有麻烦文老爷自己搓……”

文靖昌背对着宁昊天的小小身子气得发抖。

宁昊天转到他面前,“我说文靖昌,羞涩个什么啊?你有我也有啊!你难道小时候没让你娘给你洗过澡啊?”

文靖昌小脸更红了。

只得败下阵来,“你……宁昊天!你给我记着!”

宁昊天笑眯眯凑上前洗,“哦,为文老爷洗澡嘛,我会记住的。以后若是文老爷变回来了,要报答我,我自是很愉快的。”

文靖昌伸脚踢了一簇洗澡水到宁昊天衣服上。

 

且说后来宁昊天找了宁致远小时候的衣服给文靖昌穿上,只对福林说这是多年不见的小侄子,今晚和自己一起睡。

晚上睡觉的时候宁昊天把文靖昌放在自己里侧,就像抱着宁致远小时候一样的,双手一手揽着肩膀一手揽着腰部地抱着文靖昌睡。

文靖昌自然不乐意,“宁昊天!文某可以自己睡觉!”

宁昊天不干了,“我怕你晚上被我挤死了。”

“……”

----------------

第二日醒来的文靖昌觉得自己手肘处被一个什么热乎乎的肉球抱着,很舒服,也很柔软。

文靖昌一下就惊醒了。

伸手到自己眼前,见自己已是变回了成人身。

那么抱着自己的……

文靖昌转头一看,见一个穿着对于他自己而言硕大无比的白色里衣,嘴角挂着笑的小孩子正睡得香。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32)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