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恭紫】天墉城记【五】

我保证下一章讲他们之前的事情。要不然我自己先崩溃了。。。 


---------

第五章

涵素拿着雷严的请帖来的时候紫胤正和屠苏陵越在码头上。放眼望去,此时临近正午时分,码头装卸货物的大船缓缓进出,汽笛呜咽,人声鼎沸。

紫胤背对着涵素,低声对着陵越吩咐道,“陵越,你多找些人来码头,一是要管住那些卸货装货的,不要引起慌乱,二是避免雷严来的人继续捣乱。”

陵越点头答道,“好的,我这就安排下去。”

紫胤略一停顿,看向百里屠苏,亦道,“屠苏,你去找晴雪,就说,我和婆婆有笔交易要做。”

百里屠苏道,“师尊,我这就去。”

紫胤点头,道,“越快越好。”

百里屠苏问道,“师尊,可是因为少恭?”

紫胤正要开口,身后涵素声音急急传来,“紫胤!”

三人回身。

涵素不远处疾步走过来,走到三人面前,伸手一递,紫胤接过来一看,见是一个素白信封,字体是欧阳少恭的飘逸的柳体,书着,“青玉坛”三字。

耳畔涵素喋喋道,“雷严派元勿送来的,我还没有开。紫胤,你说这雷严长了一张糙老爷们儿的脸却搞这些复古文艺的……”

紫胤翻过信封拿出里面的请帖来。

请帖亦是素白,浓墨带着仿佛透纸而出的力道,写着,“今晚八点,千红阁,恭候大驾。”落款是紫胤熟悉的,“欧阳少恭”四字。

紫胤看了半晌,沉默着没有说话,一旁陵越道,“师尊,这不会又是鸿门宴?”

百里屠苏亦道,“师尊,不如不去了。”

涵素皱眉不语。

陵越继续道,“我看那欧阳少恭便没有安好心,看着好像是他们放下面子纡尊降贵,可谁都知道那个千红阁的地方是个三不管的地段。”

紫胤已将请帖装进去,听得陵越话,嘴角微微一勾,“陵越,你果真能独当一面了。此番利害,你已是看的清楚。只是有一点,陵越,你仍差一些。”

百里屠苏便道,“师尊,可是‘烛龙之麟’?”

紫胤点头,示意三人随自己出去,“是。欧阳少恭想要,雷严也想要。欧阳少恭在等我动作,我偏偏就动给他看。弄得他顾外不顾内便是上上之选。”

涵素嘴角勾起来,“我去安排。”

紫胤点头,“我去找婆婆。”

陵越道,“师尊,不如让我和屠苏一起去找晴雪。掌门是否要去安排晚间饭局?”

涵素点头,“你们去罢,两个人终归好些。我去派些人看着比较好,给你们打打掩护还是可以的。雷严是A市强龙,也没法一时间压过我们C市地头蛇。”

紫胤无奈摇头,“涵素,虽然你每次的比喻我都不是很赞同,但是总体来说我觉得还是很对的。”

涵素负手往前走,声音带笑遥遥传来,“紫胤,说的好像你大学毕业了一样。”

陵越和屠苏亦告别紫胤匆匆走了。

紫胤轻咳一声,手揉了揉额角,才觉得有些昏沉。昨晚和巽芳分别之后,他回家却又思虑着未来一段时间的事情,迟迟睡不着。今早也是早早起了,和陵越屠苏来码头看一看。

仍旧是有些低烧,紫胤冰凉指尖触到自己的额头的时候想着,晚一些和晴雪那方还要交涉,不如去休息一会儿。

 

紫胤被电话吵醒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

他接起来,那边陵越声音响着,“师尊,婆婆说现在就可以和你见面。”

紫胤“嗯啊”一声,声音有些嘶哑,“你们在哪里?”

陵越道,“在幽都。”

紫胤起身道,“你将婆婆带来天墉城,我马上过去。”顿了顿,又道,“小心尾巴。”

嘟嘟声传来。

 

说起这幽都,它是C市和A市极其有名的一个的组织,黑白通吃。其相比天墉城和青玉坛的规模只大不小。幽都门下的产业不计其数,各行各业都有涉猎。他们的创建者据说是一个女人,甚至没有人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只是听幽都的人语带敬畏的提起,名为“婆婆”。

然而幽都最好的产业,便是它为各行各业大佬提供的私人运输服务。幽都并不会过问运输为何物,只要出得起钱,幽都便保证货物毫发无损的运输到目的地。它的口碑靠的是人脉和极其精密的保护来积累的。

紫胤开车到的时候,远远便看见天墉城门外停着几辆轿车。

远观这天墉城,不过是一普通四合院落,门匾上书着“韦编三绝”的遒劲字样,落在荒郊野外,实在是非熟悉的人找不到的地方。

紫胤推门而入。

里面一女子清丽声音正道,“屠苏,你们这个地方好偏僻的!”

另一人回答,“这才是不容易被人找到,晴雪,天墉城不比你们幽都,哪能堂而皇之的聚众开会?”

听起来回答的人是陵越。

四合院里的人都坐在庭院中央,陵越和屠苏坐在一边,屠苏身边坐的女子着一身休闲运动衣,长发披肩,一双大眼直直地盯着走进门的紫胤。而那女子身边坐着一人发色黑白参半,盘发,容貌却十分年轻,凤眸上挑,着一身黑色西装,显得干练又沉稳。

陵越和屠苏见紫胤来了,便站起来,道,“师尊。”

紫胤走到几人坐的桌边,对那西装女子略微一点头,道,“婆婆。”

西装女子微笑点头,亦站起来,拉过身边运动衣的女子,道,“紫胤,这是晴雪。是她央求我带她过来,非要见见你,你不会介意吧?”

紫胤微笑摇头,“无妨,我信得过婆婆。”

晴雪早就是听过紫胤名字,却一直没有见过紫胤本人。她甚至问过婆婆,婆婆说紫胤一头银白长发,惹得她更是好奇。但是今日一见,却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冷漠,微笑起来的时候竟十分的温柔,于是大大方方道,“紫胤叔叔好,我是风晴雪。”

几人落座。

陵越在一旁拿过茶壶给几人倒茶。

紫胤道,“我许多年不见晴雪,竟出落得这么亭亭玉立了。”

婆婆微笑,“你以为我们还是那么年轻啊,老了哎。岁月不饶人。就像你当初带云……屠苏来的时候……”

屠苏蓦地抬眼看一眼紫胤,紫胤只是端了茶杯,闻言道,“旧事了,婆婆。”

婆婆笑着摇头,“是啊,我老了,话都不会说了。不如我们说说,紫胤,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紫胤轻啜一口茶,道,“我想送‘烛龙之麟’。”

婆婆微微诧异,“你……”

紫胤道,“婆婆,欧阳少恭回来了。他为的就是‘烛龙之麟’,若是不早日送走,难免生出什么意外来。”

婆婆有些疑惑的看他,“紫胤,欧阳少恭回来便是,他又不是C市的人,说了算的还是你,难道你也怕他?”

紫胤抬眼看婆婆,“婆婆,欧阳少恭带着雷严一起来的。他们志在必得,我想你也听说他们突袭码头的事情,时间急迫,刻不容缓。”说着伸手从西装内侧拿出一个素白信封来,递给婆婆,“这是我今天收到的。”

幽都婆婆接过来,看毕皱眉,“紫胤,欧阳少恭动作这么快,你为何不……”

紫胤道,“婆婆以为,紫胤能如何?”

幽都婆婆垂眸又看了一眼那寥寥几笔的信,道,“紫胤,你……”欲言又止,看了一眼一旁认真听着的三人,对晴雪道,“晴雪,你出去等我。”

风晴雪正以为要听到什么秘辛了,却不料婆婆此话,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婆婆!为什么?”

婆婆微笑道,“晴雪听话,这是我和紫胤的私事,你回避一下。”

陵越亦拉着屠苏站起来,道,“师尊,那我们也先出去了。”

紫胤颔首。

幽都婆婆见三人合上门扉,终是急急道,“紫胤,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到底是为什么?那事情本不是你的错!你为何不说明?”

紫胤凝眸注视婆婆,慢慢道,“并非我不愿,这是巽芳的意思。婆婆,你不必过问这么多,我的事情我自己能拿捏好分寸。并且,我不相信婆婆不懂紫胤的意思。”

婆婆摇头,手指用力的在那素白信封上点着,“紫胤啊紫胤!你说的时候我就明白了,只是风险这么大!你也知道!我幽都一向不接此类要求的!”

紫胤灰白睫羽一颤,看着幽都婆婆,一字一顿道,“婆婆,我们是一条绳上的。如果欧阳少恭得到了‘烛龙之麟’,你觉得会怎么样?他也知道在国内生产的利害,自是还是要来找你的。婆婆,到时候我天墉城没了‘烛龙之麟’,欧阳少恭便会占去C市一大片地域,我不相信,婆婆的日子会比和我合作的时候好过。”

幽都婆婆沉默。

紫胤也不急,一口一口啜着茶,耐心的等着。

婆婆终是妥协道,“仅此一次。”

紫胤放下茶杯微笑,“仅此一次。”

婆婆问道,“你准备送去哪里?”

紫胤合眼,叹了一口气,“送去俄罗斯。”

幽都婆婆浑身一震,似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竟没有再开口。紫胤也由得她,待一杯茶尽,才慢慢起身,略微弯腰,银白长发从耳际滑下,低低道,“如此,有劳了。价码你开,交予涵素,他便会打给你。”

婆婆恍若不闻,只呢喃一句,没头没尾道,“是时候了么紫胤?”

紫胤转身走的脚步一顿,并没有回答。

 


评论
热度(10)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