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十七】

十七


慕容家有个慕容玉。


慕容家有个玉织坊。


说起这个玉织坊,不得不提一段不为人知的秘辛。


那还要从慕容青城和林还玉林还恩交好的时候说起。慕容家主都是每一代慕容里最杰出的那一个,他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必须有一个十分聪明的脑子。


但是天下聪明人好像多多少少都要有一些怪癖一样,所以慕容青城也不例外。慕容青城明明比林还玉大一些,可是当他见到林还玉第一眼,便开口笑吟吟叫,“姐姐好。”


这是不是个可怕的怪癖?


这是不是个没有办法纠正的怪癖?


甚至于后来慕容青城让林还恩偶尔代替他出去见一些他根本不想见面,却不得不见的人,比如胡铁花。


接待胡铁花的是林还恩,但是胡铁花以为是慕容青城。


天底下都知道有一个慕容家主,但是都不知道有两个慕容青城。甚至于有时候林还恩都分不清到底他是不是慕容青城了。


林还玉死的时候亦说分不清林还恩和慕容青城。


然而他们一开始见面的时候,慕容青城仰慕林还玉的才情和容貌,日日夜夜同林还玉吟诗作对,不进一步。


甚至后来为林还玉建了这个玉织坊。


慕容青城让自己的妹妹慕容玉去管理这个玉织坊,每一年为林还玉都定制一套衣裳。端的是天下无双。


但是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因此生出半分的爱意。


反而慕容青城将所有的秘辛都吐诉给林还玉听。


看起来好像和慕容玉一点关系也没有。


慕容玉管理的玉织坊已是慢慢成了天下第一的布匹衣物大坊,在慕容玉的管理之下井井有条的运行着,玉织坊的人都知道慕容玉是个很美的老板,可是没有人知道慕容玉不好男色。


慕容青城一开始让慕容玉照管玉织坊是因为她是个女人。


慕容青城不能忍受男人接近林还玉。


可是偏偏他看错了慕容玉。


可是偏偏他又不知道慕容玉好女色。


可是慕容玉对着林还玉并没有更进一步,反而只是成为了林还玉的闺阁好友。自然,当她知道林还玉和楚留香归隐的消息之后,立马和她的哥哥站在了同一条阵线上。


杀死楚留香的计划从林还玉第一次喜上眉梢对着慕容玉说要为楚留香定制一套衣物开始,直到后来慕容青城要挟林还玉杀死楚留香之后,慕容玉一直充当着林还玉倾诉的好对象,和义愤填膺的白脸。


甚至慕容玉和林还恩亦达成了共识。


这些都是天一尺告诉胡铁花的。


此时天一尺坐在酒窖里,一杯一杯的倒着酒,细细诉着这等胡铁花以前会觉得十分下酒的秘辛。身畔坐着的张三和姬冰雁一人一杯酒,一点红远远提着剑靠在树下。


这已是金灵芝死去的三日之后。


胡铁花皱眉道,“所以……”


天一尺点头,“给她一个女人。”


姬冰雁道,“说得好听,慕容玉难道没有私藏女人吗?”


 


天一尺在金灵芝发丧的那一天来过,胡铁花将他狠狠掼到墙上,问,“你为什么不去救金灵芝?!”


少年的脸上一片冷静,“慕容关押金灵芝的地方在慕容府,要过三个堂口十六个守卫五道丝,进房间门之前要说四句暗号敲五下不同的砖块走过六道机关。我派人去试过,没人能够把中了软筋散的金灵芝拉出来。”


胡铁花怒道,“你既然知道得如此清楚,为什么不能进去?”


天一尺道,“因为我的手下打不过丝。我暂时还不想他们白白送死。”


胡铁花冷笑,“你若是还想要慕容青城的一口气,就不要留有余地。”


天一尺神色一变,“胡铁花,后面你的路还长,若是我为了一个女人就倾巢而动,以后能干什么?”


胡铁花没有理他。


 


天一尺听得姬冰雁的话,才道,“若是那些女人一夜间都请假了呢?”


张三嚷嚷,“你是要找人做了她们?”


胡铁花叹气,“张三,你能不能安静点。你的脑袋能想什么。天一尺的意思是,让她身边无人可用。”


姬冰雁道,“这好办,让谁去?”


天一尺缓缓笑,“你们可知,天下第二的布匹大家叫什么?”


姬冰雁道,“梁有生。”


天一尺笑道,“姬大侠懂的还真不少。”


梁有生,生生不息,有始有终。


姬冰雁冷哼,“谬赞。”


天一尺就道,“梁有生有个女儿。”


胡铁花道,“梁有生怎么可能将他的女儿给我们送去慕容玉手下。你是不是疯了?如果梁有生愿意,我看他也是疯了。”


天一尺道,“我没疯,梁有生更没疯。梁有生虽然是个名声很好的人,但是他女儿名声不好,他一直想把女儿逐出家门,我们只是给他一个帮助而已。”


胡铁花“哦”了一声,道,“我倒是有点兴趣了。他女儿是谁?”


姬冰雁突然道,“江湖上有一个女人,只要给钱就能做事,无论什么事,价格越高,她越服帖。”


天一尺笑眯眯,“还是姬大侠懂的多。”


胡铁花和张三不约而同脸色一变。


一旁的一直没有开口的一点红道,“霍,梁琴啊。”


胡铁花看他,“你也知道?”


一点红道,“她只接熟人生意,算是认识。若是你们需要,我可以去。”


 


楚留香醒来的时候正是胡铁花走后的半个月。


他睁眼第一眼看到的是红岩石壁顶端吊着的帐幔。


他慢慢坐起来,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好像忘了一些什么。


水灵光端着一碗药水进来,见楚留香醒了,便微笑起来,“你终于醒了。”


楚留香道,“娘,我睡了很久?”


水灵光端给他药水,道,“大约半个多月吧。”


楚留香摸摸鼻子,端过药碗喝下,“这已经是睡够了我人生一半的觉了,娘,外公在哪里?”


门外传来一声大笑,“不愧我照顾了半个多月的孙儿,还是记得我这个外公的。”


夜帝踏进门来。


水灵光便道,“你们聊一聊,我去把中棠找来。”


夜帝坐在楚留香身畔,伸手给他把脉,道,“你的伤口的毒我已经洗得七七八八了,伤处恢复得还不错,只是毒要慢慢逼出,这段时间便好好在这里养伤。”


楚留香伸手抚上缠裹着干净纱布的腰腹,闻言,笑道,“谢谢外公了。”


夜帝大笑,“你我之间,说什么谢!”


楚留香微笑,“我想问外公一个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


夜帝点头,“你问吧。”


楚留香道,“外公为何比我父母还先知道我受伤的消息?”


夜帝微笑,“不过是恰好。”


楚留香道,“外公时常踪迹不见,为何这次竟提前准备好了这许多珍贵药材……”摸了摸鼻子,“仿佛知道阿留会受伤一样。”


夜帝笑着拍拍他肩膀,“阿留你不也是提前做好了准备的吗?”


楚留香一怔,“外公你……”


夜帝嘴角笑意渐隐,“我和从前的慕容家主算是有些交情,听闻你和那小女子退隐,我便觉得有些不对。你感觉到了,我也感觉到了,便先回来准备。这路途漫漫,本是我应该直接带你走,可是当时我去的时候只有那小女子在,那小女子对我言道对你是真心,恳求给她一个机会。你也知道……”


楚留香摸摸鼻子。


所以林还玉和夜帝见过,但是他不知道。现在夜帝的后悔和不安,都是因为他对于林还玉的惺惺相惜之情,林还玉竟利用了此番难得的情谊。


楚留香便道,“外公,我毕竟,还活着不是吗?”


夜帝叹气,“也是我的疏忽,我以为来回一趟赶得及,但是竟没有想到这么快。”


楚留香微笑,“外公你……”


铁中棠一声“留香!”生生打断了楚留香的话。


铁中棠和水灵光一齐走进来。


铁中棠见楚留香坐着,便道,“你可还有什么不适?”


楚留香摇头,“爹,我没事了。外公尽心尽力为我驱毒,我已是大好。”


铁中棠笑着拍他肩膀,“那你好好留在这里修养。”


楚留香蓦地想起,问道,“胡铁花在哪里?”


三人沉默。


还是夜帝不耐烦道,“虽然我没有正儿八经做过一次父母,但是你们这么婆婆妈妈算什么事。小胡走了,走了大约半个多月了。”


楚留香默然。


铁中棠道,“小胡走之前给我说不要让你知道,若是问起,也叫你不要去。”


楚留香道,“他一定是接到什么十分紧急的消息,否则不会走的。”


水灵光道,“留香,你不要焦急,你外公说你这伤不能奔波不能运气,你还是好好养伤为上。小胡奔波还不是为了你,你莫要让他担心。”


楚留香转眼看夜帝,“外公,我……”


夜帝无奈,“不能一个人去,否则我们都和你一起去。”


楚留香哭笑不得,只好道,“那我留在这里好了。只是有一点,你们不能对我隐瞒关于胡铁花的事情。”


铁中棠点头。


楚留香微笑,“所以,爹,酒鬼到底做什么去了?”


铁中棠沉默,看一眼水灵光,见水灵光一双眼温柔看他,便也道,“我看小胡接到的消息上说,金灵芝被抓。”


楚留香沉默。



评论(12)
热度(10)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