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恭紫】天墉城记【四】

第四章

紫胤睁眼看到的是天花板的一片白。

鼻尖嗖忽闯入一点消毒水的味道。

现在正是眸清目正大脑清晰的最好时候,紫胤略一垂眼,就看到坐在床尾一模一样低着头的两个头顶。

一个是陵越一个是百里屠苏。

耳边响起一声,“你醒了?”

紫胤抬眼,见是涵素正站在他液体袋旁边低头看着他,手扶在控制液体快慢的滑轮上,脸上的表情还算比较平静。

紫胤略略一点头,陵越和屠苏已走到涵素身后,焦急的看着他,“师尊,你没事了吧?……”

“师尊,可还有不适?”

紫胤道,“无妨,睡一觉便好多了。”说着就想坐起来,“我睡了很久?”

涵素伸手扶他起来,屠苏走到另一边在紫胤背后垫下一个靠枕。

涵素就道,“这已经是傍晚了紫胤。你什么时候能好好爱惜一下你自己……医生说……”忽的噤了声。

屠苏正要问,紫胤忽道,“屠苏,今日冲突,是我疏忽了。你……何处受伤?”

屠苏一怔,“师尊,我无事。不过是一点擦破而已。”

紫胤将屠苏剩下的话封在嘴里,“你和陵越去歇着吧,我没事了。”

屠苏咬咬下唇,抬眼见陵越对他使眼色,便道,“师尊你好好休息。我和师兄,就先走了。”

紫胤合眼。

两人出得门去。

涵素往紫胤床畔一坐,就道,“你也是,和那欧阳少恭纠缠什么,他好好的A市不待着,过来抢地盘算怎么回事?”

紫胤叹气,“涵素,莫要再提。我们现在应该想好对策,先把雷严稳住。”

涵素也跟着叹气,“是是是,你说了算。你说当初我为什么放着大好的好人不做,非要和你一起背黑锅被开除。啧啧啧。我一直想不明白,紫胤,你为什么不愿意把巽芳还活着的消息给欧阳少恭说。你让巽芳见了欧阳少恭,岂不是皆大欢喜?”

紫胤半开眼,睫羽闻言一颤,“这是巽芳的意思。她想过普通一些的日子,不想欧阳少恭再找到她。”

涵素恨铁不成钢,“你说你装什么大好人!他们的事情你搀和什么?”

紫胤抬起眼看涵素,嘴角微微一弯,“我若是不装大好人,你也不会陪我在这里混到现在了。不过,”顿了顿,紫胤冷笑起来“他欧阳少恭想要拿我地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涵素看着他,亦微笑,“跟着你混又没有好处,我反而到处替你们擦屁股,报酬还不高。”

紫胤道,“我估计雷严想要的还是‘烛龙之鳞’,他以为我会放在码头上。哈,天真。”说罢又想了想,续道,“你把‘烛龙之麟’拿出来,先把消息放给欧阳少恭,说我要把它送去国外。”

涵素道,“你有什么打算?”

紫胤微笑,眼里一片冷光簌簌,“欧阳少恭想要,雷严也想要,我不如给他们,看他们争抢。欧阳少恭以为打着找我复仇的幌子我就看不出是来了,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巽芳。”

涵素道,“欧阳少恭果真目的不单纯。好歹当年我们一起发现的‘烛龙’的功效。其实我看啊,当初巽芳的事情,说不定也是欧阳少恭为了灭口……”

紫胤摇头打断,“欧阳少恭的确是喜欢巽芳,这一点毋庸置疑。他不过是把利益放在爱情前面罢了。”

涵素沉默。

紫胤伸手扯掉手上的针头,起身披上外套,看着目瞪口呆的涵素道,“去给我办出院手续,我知道你肯定夸大了我的病情。”

涵素无奈,“你还发着高烧,好歹休息一晚。”

紫胤摇头,“不了,你去放消息,我们时间不多。我去找巽芳。”

 

紫胤脚步止在一幢名为“蓬莱医药有限制药公司”的大楼下。

这家公司在C市十分有名,生产的药丸药效好且价格低廉,很受C市各大医院药房的追捧,且这家公司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医药官司,口碑于是好得不得了。近两年更是因为有一个新晋的技术员而越发的做大了起来。

巽芳从灰白大楼出来的时候,第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大门前的背影。

挺拔如松,银发如瀑。

路过的人都不免抬眼看一眼这人,可是那人只是负手站在那里,穿着剪裁合身的西装,透出一股子生人勿近的冷意来。

巽芳几步上前,一把拉过这人,道,“你怎么在这里?”

紫胤转身看巽芳,微微笑,“怎么,我不能来?”

和巽芳一起工作的几个女同事路过的时候打趣道,“哟,寂桐,没看出来你有个这么帅的男朋友啊?”

巽芳只有无奈的笑,道,“我们只是朋友。”拉着紫胤便走。

身后传来几声,“金屋藏娇啊?”

“我看是娇屋藏金吧。”

紫胤仍由她拉着,走出不远,巽芳一拉他,便拐进了一旁的咖啡馆里。

两人落座点好咖啡,巽芳就急急道,“不是说好不要来找我吗?”

紫胤道,“本是如此,可是我没有你的电话号码。只好来找你了。”

巽芳摇头,“你为什么不让兰生来?你知道你多惹眼吗?”

紫胤微笑,“欧阳少恭回来了。”

巽芳一怔。

紫胤见面前的女人穿着干练的白西装,黑发拢在耳后,皮肤洁白光滑,眉眼间却能仿佛能见到当年的温柔。听到欧阳少恭的名字的时候眼里依稀还带着痛楚和不甘。

紫胤于是叹气,“你知道他来做什么,可是我并没有告诉他你还活着。”

巽芳垂眸,“我已经不是巽芳了。连户口本上的我都叫寂桐。”

紫胤道,“你仍旧是不愿见他?”

巽芳微不可见的摇头,“过去的便是过去了,何必还纠缠不清徒增伤感。紫胤,我以为你明白。”

紫胤道,“我只不过是来提醒你,欧阳少恭随时能知道你的事情,我守口如瓶,我手下守口如瓶,可是并不代表欧阳少恭查不到。”

巽芳抬眼,“你是说……”

紫胤微笑点头。

巽芳沉默半晌,见对面那人悠然的端起刚上的咖啡低啜一口,便道,“紫胤,你是不是有办法?”

紫胤不解看她,“什么什么办法?”

巽芳气急反笑,“你说什么办法。我知道你来找过不只是那么简单,你要什么?”

紫胤敛了神情,道,“我有办法让你一劳永逸的避开欧阳少恭,可是我需要你按照‘烛龙之麟’配一个大约差不多的出来。”

巽芳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紫胤!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烛龙之麟’里面记载的配方!是悭谀的心血!我又如何得知?!”

紫胤打断道,“我知道当初你和欧阳少恭在一起的时候亦偷看过烛龙配方。我不要一模一样,能骗到雷严就好。”

巽芳身体微颤,呼吸起起伏伏,半晌才平静下来,“若是我不肯呢?”

紫胤垂眼,轻咳一声道,“很可惜,欧阳少恭一定会很早就发现他的巽芳,便是……”

巽芳咬牙,“你要什么效果?”

紫胤微微一笑,“我要一盒,轻微至幻,时间大约一个小时就好。”

巽芳沉默。

紫胤也不急,端起咖啡慢慢喝着,“其实你也知道,现在C市已经到处都是欧阳少恭的人,要送你出去不是不可以,只是神不知鬼不觉很难。你可要想清楚。毕竟蓬莱也是以前巽芳的梦想,欧阳少恭,一定会想方设法得到它的。”

巽芳端起面前的咖啡杯,喝一口,终是点头道,“如果当初不是你救我,我肯定就死在那里了。这也算是我帮你的。我可以配出来,不过要等三天以后。”

紫胤又咳嗽一声,道,“从此互不相欠。”

巽芳神色复杂的看着紫胤,“互不相欠。”

紫胤起身,路过巽芳身畔的时候巽芳低声道,“谢谢。”

紫胤脚步微顿,闻言道,“谢我什么?我迫你为我配药。”

巽芳低声道,“配药不过是为了让我安全离开罢,若你能自己配药,我便没有存在的价值了,自然应该走了。紫胤,你对身边人都很好。特别是,他身边的人。”

紫胤冷笑,“若是你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我配药不过是为了拿欧阳少恭试药。你不必谢我。”

巽芳微笑,“三日之后,这个时间,我在这里等你。”

紫胤点头,银白长发随着身影消失在咖啡馆门外。

 

第二日。

雷严找到欧阳少恭的时候,欧阳少恭正站在他住的宾馆落地窗前看C市,清晨阳光暖融融的照在C市,照出一片生机勃勃来。

雷严开门见山道,“你知道,‘烛龙之麟’紫胤要送去国外了。”

欧阳少恭微笑,“我知道。”

雷严道,“你难道不准备做什么?”

欧阳少恭道,“我在等。”

雷严站到欧阳少恭身侧,道,“等什么?少恭可是因为紫胤而没法下手了?”

欧阳少恭又微笑,“你在担心什么?我答应过你,要拿到‘烛龙之麟’便会拿到。你有时间在这里担忧我,不如再下一次请帖,说请紫胤吃饭赔罪。一探虚实。”

雷严眉峰蹙起,思虑半晌道,“今晚?”

欧阳少恭微笑,“但凭雷庄家做主。”

 


评论(20)
热度(17)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