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文宁】没事我来陪你

赠给文靖昌的长袍礼帽友谊天长地久,让我打你就好。【微笑

文靖昌x宁昊天

一、BE

宁昊天死的时候,文靖昌没能在他身边。

听说是一刀,狠狠的划入背部。

文靖昌觉得昊天肯定很疼,他心心念念这么几十年的人,死的时候竟然如此狼狈不堪。

文靖昌甚至以为他们能够就这样活到百岁。

文靖昌想的是,从前他年少轻狂的时候竟不能明白当时宁昊天对他种种别扭又不着痕迹的表露。

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宁昊天已经走了。

再回来,便是传来他要娶香士奇大师的女儿的消息。

文靖昌站在挂着白绸的宁府门前踟蹰不前,最后一面他未能见到宁昊天,于是余生也仅仅只能在回忆里度过剩下漫漫的人生。

自己的两鬓也凭添了霜白。

宁昊天,你何其残忍。

二、HE

当初年轻的时候文靖昌就喜欢隔壁少年老成的宁昊天。

文靖昌常常想,自己和昊天算不算青梅竹马,甚至还可以白头偕老。但是他不知道如何对着宁昊天表明自己的心意。

文靖昌只能送一些自己制的小东西给宁昊天,但是每次的收尾都是宁昊天气急败坏的赶他出家门。

后来两人各自结婚生子。

再后来宁昊天死了,文靖昌就想方设法的弄来了魔香,他想,昊天, 闻一闻,兴许就活了过来。

他带着宁昊天在原来第一次见面的湖边闻香。

却根本想不到宁昊天再也活不过来。

他摩挲完宁昊天全身,发现一小行字,写在宁昊天的衣袍内侧。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文靖昌想,不能同生,死后长相思也是极好的。

两人躺在湖边的草地上,就像睡着了一样。

魔王岭一夜之间再次失去了另一个香业的传奇。

可是传奇总是要和传奇在一起的。

三、逗比风

“喂,你为什么跟着我?”

“你很香。”

“那你还很臭呢。”

“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

“我喜欢你……”

“……其实……我也喜欢你……”

“你不是才说我臭?”

“没关系,我能接受。”

“……”

“……”

“哦,要不要去我家玩。”

脸颊被亲了一口。

青年宁昊天看着跑掉的身影,微微笑了,“傻子,其实你很香的。明天再去我家好了。估计我爹能接受吧……”

对啊文老爷就是这么任性的追到宁老爷√

删除原文
已有0人打赏

评论(1)
热度(26)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