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十五】

嗯,因为沧江一梦写了这么多啦,我也想写一点甜甜的番外233 。

就在我这篇下面留言,可以点梗哟~

我到时候抽一两个喜欢来写233。

要是没有人呢,就,,没有了吧。【手动拜拜】
————————————

十五、

    楚留香本来不叫楚留香,这没有多少人知道。

    但是现在和楚留香在一起的人都知道。

    甚至胡铁花也并不是这个名字。

    有人说这是他根据花蝴蝶改变而来的名字,胡铁花,花蝴蝶。

    取一个谐音而已。

    楚留香的父母既然是铁中棠和水灵光,那么他一定姓铁,而不是楚。

    但是他的父母很多年前在江湖上太出名以至于他不得不化名。

    一是为了避免江湖上人口多杂,二就是为了避免他已经归隐的父母再次遭受到打扰。

    楚留香十二岁出入江湖至今,也大约有十多年了,连铁中棠和水灵光都觉得他们的儿子就是应该叫这个名字。

    十二岁以后他们和楚留香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一是他们行踪诡谲,二是楚留香行踪飘忽。

    甚至连铁中棠和水灵光都已经习惯叫他留香。

    这个名字确实好听,但是除了那个留字,其他都已经不是楚留香的原名。

    楚留香叫铁什么已经不重要,现在他就是楚留香。

    现在他们正在去找铁中棠师父的路上。

    铁中棠的师父是水灵光的生身父亲,亦是当年江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夜帝。

    夜帝和铁中棠的消失在当年确是一大诡案,但是水灵光找到了铁中棠,在最后的山崩地裂擦肩而过之后。

    楚留香从来没有听到水灵光提起过当时找到他爹之前的故事,但是楚留香能够想象这是一条艰辛又看不到终点的路,就像月光一样的朦胧。

    现在楚留香靠着马车内壁,伤处被水灵光重新处理过,感觉好得多。

    水灵光曾经在沼泽深处成长成人,除了悄悄学艺之外,她也要为她和她娘找食物,自然必须想方设法避开沼泽里的毒物。

    所以水灵光一听夜帝提起之后,便准备了一些草药以备不时之需。

    事实证明她是对的,楚留香的精神甚至都好了许多。

    胡铁花能听到他低低的声音安慰着水灵光,能听到他笑,能听到他和夜帝轻描淡写的讲自从他们上一次见过面之后发生的故事。

    楚留香神经上的刺痛已没有前几日那么难受,但是一想到他们要去见夜帝,他便觉得来这里是个错误。

    楚留香一生很少犯错误,因为一旦犯错误,他丢的不仅仅只是面子,甚至有可能是他的性命。

    他曾经对着一个人说,他的命可以为任何一个人留着,但是实际上,他只为了他的家人和朋友留着。

    楚留香在受伤最初,就做好了很多个打算。他料到慕容青城利用林还玉来杀他,他料到林还玉一定会在大婚那天杀他,他甚至料到了那把匕首上一定淬了毒。

    他甚至能知道慕容青城一定会用“青玉”来杀他。

    楚留香在受伤之前就找了能够抵御一部分青玉毒的草药。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重伤昏迷半个多月之后能够醒来就坐起来的缘故。

    他甚至能想到胡铁花为他报仇,能想到他们来找铁中棠水灵光。

    但是他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夜帝。

    夜帝比他父母更早知道这个消息。

    楚留香想不通为什么夜帝会知道,索性便不想。一路上他又看到过一次信鸽,胡铁花将看了的纸条递给了铁中棠。

    铁中棠侧首对着胡铁花说了什么,声音不大,但是胡铁花竟然笑了。

    楚留香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胡铁花的笑容了。

水灵光见他盯着外面坐着赶车的两个人,就轻声道,“留香,你……你是不是……”

楚留香转头看着水灵光,微微摇头,“娘,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外公他老人家,会比你们先知道我受伤的消息?”

水灵光道,“时间来的比较仓促,可能你爹能知道你外公的心思吧,毕竟,他们也在一起了很多年。”

楚留香垂眼,耳畔隐隐约约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叫。

 

林还玉死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找到了夜帝。

夜帝仍旧像以前的那样,长发披肩,霸气凛然。生是一副好模样,笑起来温柔又散漫,带着三分随性七分威严。

他们去的地方在大漠深处。

当初远走塞外不仅仅是想找一处地方,还想找的是一处谁也找不到的世外,不一定是桃源。

铁中棠不想自己的儿女过上他和水灵光以前的日子,日夜漂泊无所依存,饱受骨肉分离之苦。

这也是楚留香不肯回来的原因之一。

他宁愿父母觉得他活得不知所踪,也并不愿意他们觉得自己生命垂危。

大漠风沙滚滚。

岩石般的外貌,褐黄的沙色,夜帝穿着黑衣站在门边,见马车来了,微微笑起来,内力带着声音往外一传,楚留香就听到,“阿留,多久没有回来了?”

林还玉死的时候身边只有林还恩。
慕容青城甚至没有想起来看她。
林还玉是美人,但是美人总要老去,更何况,是一个病痛缠身的美人。
美人迟暮,何其伤感。
林还恩握着他姐姐的手,眼里都是感伤,“姐姐,你何必呢,何必呢。”
林还玉低声道,“还恩,你知道……那些日子是我最美好的日子……”一阵轻微的咳嗽,“可是却葬送在了我的手里……还恩,如果有可能,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活着……”
林还恩勉力微笑,“姐姐,不必再担心我。”
林还玉苍白的脸上亦浮起微笑,“还恩,你可知道……我竟然将你托付与他……我以为……他不会死……”
声音渐渐的低了。
“还恩……我这一辈子没有做过什么大事……随心所欲……不过是嫁给他……却血染嫁衣……我甚至……甚至不能……再见他……”
林还恩脸上浮起亦真亦假的悲切,“姐姐……”
“还恩……”林还玉眼睛渐渐合拢,“好好活着……”
林还恩手里握着的林还玉的手已经冰冷。
他还坐在林还玉的床边,脸上浮着亦真亦假的微笑。
他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已经麻木。
机能失却控制,经脉混乱。
情绪虽然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但是林还恩意识到,自己的出路,只剩下继承慕容家的一切。
好在他的思维还算清晰。
于是林还恩嘴里最后对着他死去的姐姐尸体最后呢喃了几句,“姐姐……楚留香死……或不死……他……一定都会死……”
后人更有评价慕容公子。
“这个慕容外表看起来虽然跟他们一样,可是……”
“可是在他这个躯壳下,总好像有另外一个人隐藏在里面。” 
“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和他外表完全相反的人。”
“一个又卑鄙,又下流,又阴险,又恶毒,又粗俗,又刁钻,又无耻,又残暴的流氓和骗子。”
而林还玉对楚留香曾说:
“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希望你能善待他,只要你活着,你就不能让他受到别人的侮辱欺凌。”
“你只要答应我这件事,我无论死活都感激你。” 
楚留香答应了她。
林还玉死得像个未解之谜。
而楚留香活得,更像一个循环。
生生死死,不过是老天的奕。
 
而胡铁花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铁中棠从内室走出来,见他,便道,“留香的毒,恐怕不是……”
胡铁花出声打断了铁中棠的话,“义父,我想,先回去……”似乎在措辞,“老……留香一点也不可爱的给我留下了很多麻烦,现在最大的麻烦来了,我必须回去替他挡一挡。”
铁中棠眼里似乎能够看透人。
铁中棠道,“留香醒来,我,并不好交代,不如你就留在这里,我找人替你去办这件事。”

胡铁花摇头,“义父,如果我不去,我怕很多人会觉得楚留香没死。那就麻烦了。既然他想退隐,我便帮他一把。也算,对得起他的伤。”

铁中棠闻言长叹,“没有想到,小铁你为他变了这么多。”

胡铁花微笑,“义父,我们互帮互助而已。”

胡铁花正色,深深的作了一个揖,“义父,请不要告诉楚留香我去了哪里,让他好生养伤为上。我,还得先去赴约,再做打算。”

铁中棠点头。

胡铁花又道,“我希望他什么也不要知道。若是……若是他……”

铁中棠微笑,“生离死别,我和你义母,都看得开。只是你,要放下,并,没有那么容易。”

胡铁花第二日就启程回了中原。

姬冰雁和一点红,正在等着他。

评论(4)
热度(7)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