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黑化】【恭紫】天墉城记【二】

第二章

C市,某小区。

门被“砰”的一声被撞开。

屋里的人被惊得齐齐转过头来。

只见屋里坐着三男一女,其中一男的年纪看着稍大,约莫三十来岁,黑短发,旁边坐着的女的和他八分相似,一双大眼睛,神色间倒是很沉稳,长得清秀靓丽。他们的对面坐着两男子,看着约莫二十来岁,一个年纪稍微大些,眉宇间神色沉稳,鼻挺唇薄,面目看着让人觉得舒服。另一人年纪稍年轻,双眉之间一点朱砂红胎记,莫名带些媚人的邪气来。

现在这四人都看着靠在门边的男子。

男子的西装整洁,但是可以窥见某些地方的撕裂,银白长发散在耳畔,神色峻冷,但是在看到屋中人的时候,明显柔和了几分。

这人自然是紫胤。

那么屋中的人,年纪稍大的是涵素,挨着涵素的便是他的女儿芙蕖,对着两人坐的,一是陵越,眉间一点朱砂胎记的便是紫胤最小的徒儿,百里屠苏。

涵素最先站起来,皱着眉头疾步上前,拉着紫胤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才略略松了一口气,责备道,“你和欧阳少恭竟去了那么久!没事吧?”

紫胤抿着嘴,竭力让自己站得稳一些,低低道,“我没事,少……欧阳他……并没有为难我。”说着便慢慢往沙发走去。

百里屠苏想开口问什么,陵越一把抓了他的手,冲他摇头。涵素伸手扶了紫胤,几人在沙发又坐下。

陵越自然没有忽略掉紫胤坐下的时候皱起的眉头。

紫胤慢慢道,“近段时间……我们好好休整一下。既然青玉坛要来,我们就要做好充足的准备……”

百里屠苏便道,“师尊,我们刚刚经历了一场交锋,欧阳少恭他,岂会轻易放过这个好时机?”

芙蕖在一旁,似乎是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心口。

涵素也皱眉,“我们这时候休养,只怕来不及吧?”

紫胤往前微倾,沉默了一下,声线出来得又沉又哑,“这点你们放心即可……他……近段时间并不会……”

陵越看着紫胤,皱眉,低声问道,“师尊,莫不是你和少恭……做了什么交易……”

紫胤淡然抬眼,“这不是你们需要操心的事,陵越,你是师兄,现在最重要的是你把屠苏带好,照顾好芙蕖。”说罢慢慢站起来,用力的闭了闭眼,“这是我和欧阳少恭之间的事,你不必操心。”

百里屠苏“噌”的站起来,看着紫胤,语气有些激动,“师尊!不能每次什么事你都一个人担着!那我们岂不是什么忙也帮不上?这C市地盘打拼起来多么不容易,你和涵素老师打拼起来的东西,凭什么就他一个欧阳少恭和一个A市的青玉坛说要占就要占?”

芙蕖看了看父亲,见父亲没有反对的意思,又看了看紫胤,也急道,“是啊师尊!既然当初您能和我爸打拼下来,我们就能守护好C市。不如说出来,我们一起应对?”

涵素坐着,没说话。

紫胤站着,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深深的看着百里屠苏,百里屠苏甚至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眉间的朱砂胎记因为皱眉而更深了一些。

房间里静得只听得见呼吸声。

半晌,紫胤的声音才又轻又静的传来,渐渐占满整个冷寂的空间,“屠苏,我可以不计较你刚刚说的意气话。但是关于青玉坛这件事,我们既然失了主动权,却并不意味着我门要放弃C市。”说罢顿了顿,又道,“我怎么换来的时间你们并不需要知道,你们只需要知道,既然你能说出刚刚那一番的话,那么不如回去叫陵越教你好好的用用脑子,看看能不能保住我们的地盘。欧阳少恭来了一次,他估计也没有把握,只是试探,下面我们更要小心万分。屠苏,不可意气用事。”

百里屠苏一时有些发怔,不知道说什么,嘴里呢喃出两个字来,“师尊……”语毕又像是反应过来了一样,张口又急急的就道,“可是师尊……”

陵越猛地拉了一把百里屠苏,站起来,低声道,“我知道了师尊,我会照顾好师弟和师妹的。”

紫胤侧首点头,转身往房间走去。

涵素起身,示意陵越把另外两人带走,跟着也去了。

紫胤听到身后百里屠苏低声不满,“师兄!为什么拦着我!师尊这样下去迟早会累坏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和欧阳少恭……”

脚步一顿。

陵越声音低低传来,“屠苏,师尊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不要让师尊在这个节骨眼上分心。”顿了顿,又道,“屠苏,芙蕖,我先送你们回去,夜深了,我们明日再做打算。让师尊好好休息。”

关门声响。

紫胤站在房间门边,低声道,“涵素,你为什么还不走。”

涵素站在紫胤背后几步开外,神色复杂的看着白发披肩的背影,思虑半晌,才道,“为什么不解释?”

紫胤冷哼一声,“如若他肯听,便不是欧阳少恭了。”

涵素往前一步,“可是巽芳根本没死,你为什么不让巽芳出来作证?”又几步上前,站在紫胤背后,急急道,“我看你衣衫破裂……”

紫胤声音一沉,“涵素!”长叹一口气,“这是我的事,你不必管。”

门在涵素面前关上,涵素摇头,站了半晌,终是走了。

紫胤听到外面门响,脱力般的靠在了墙壁上,双腿才细微的颤抖起来。他想到刚才差一点就站不住了,心里也是有些慌张。

眼前都是之前的硝烟弥漫。

说起欧阳少恭所在的青玉坛,他们来C市也是有一段时间,但是一直和C市地头蛇天墉城处得极好,甚至邀约天墉城上上下下有些名气的人一同吃饭。

昨晚的试探在紫胤的意料之内,也在之外。

吃饭的地方位于码头,是C市有名的水上饭店。紫胤涵素带着陵越屠苏芙蕖去赴宴,见到的是对方的雷严和欧阳少恭瑾娘元勿。

开饭直到中间都是和和气气,却在饭局上欧阳少恭轻描淡写的一句,“紫胤,不如,你们给我们个码头暂时居住可好?”陷入僵局。

谁不知道C市唯一一座码头,每日货物吞吐量直达上万,天墉城光是这一项的收入,就是一笔很可观的数目。

谁都没想到欧阳少恭张口就是要地盘。

紫胤回绝得干脆利落,“不如少恭将A市的码头也给我们暂住?双赢么。”

欧阳少恭神色倒是淡淡,“紫胤,你别忘了,你欠着我的,还没有还清。”

紫胤便道,“少恭说笑了,紫胤欠你什么,我如何得知?”说罢似恍然大悟般道,“哦,少恭说的可是当时你我同校的那个……”

话未完,欧阳少恭突然伸手拍桌而起,“紫胤!你试试说她的名字?!”

紫胤微笑,“少恭不必惊慌,紫胤欠你的,紫胤自己知道,少恭又何必和天墉城扯上关系呢?”

欧阳少恭神色一沉,“雷严,你还在等什么。”

雷严伸手就是一拍。

四周迅速围满了黑洞洞的枪口。

欧阳少恭重又坐下,神色已平静许多,“不知紫胤现在可否答应?”

紫胤皱眉。

既然能来赴宴,自然他也是做了准备的,两个原本连城市交集都算不上的帮派,突然和和睦睦在同一城市生活,不免有些奇怪。

但是他没有料到欧阳少恭竟然一点都没有顾及从前他的半分面子。

迅速在心里盘算了硬碰硬生还的可能,和谈判的可能,紫胤就道,“少恭,要如何放过我天墉城众人?”

欧阳少恭一笑,“很简单,你跟我走,把码头留给雷严。”

紫胤冷笑,“做梦。我可以和你走,但是码头,你休想要得到。”

一直没说话的雷严开口了,“紫胤,我知道这要求可能是有些急迫了,只是我们来了C市这么长时间了,连个真正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不免有些害怕。”

百里屠苏就是冷哼,“C市这么大,哪个宾馆住不下你非要来一个码头?雷先生,只怕C市地方小,乘不下你这尊大佛!”

雷严神色一沉。

紫胤皱眉,欧阳少恭却笑,“紫胤,你的好徒弟,竟然半分都不及你。如此说话,岂不是给你难堪么?回头啊,得好好教训一下。”

紫胤神色就是一冷,“我的徒弟,还轮不到你来说话。欧阳少恭,你想要码头,可以,拿出点真本事来,不要以为来这么多人就可以强迫我分出这块地方,就像当年你……”

欧阳少恭怒道,“紫胤!你敢说!”

紫胤冷笑,“我有何不敢!就像当年你虽然人多但是根本救不出她来!是一样的道理。”

欧阳少恭连笑三声,“紫胤!哈!哈!哈!你很好!你很好!”转头就是一声,“都下去!”转头看紫胤,“但是你,必须跟我走。”

紫胤冷笑,“先放他们走。”

自然放了。

雷严走的时候的眼神,看着紫胤是阴冷的,甚至有些志在必得的得意。

仿佛就连雷严都能知道欧阳少恭对紫胤的恨之入骨。

紫胤几乎不能站稳。

后方的疼痛有些撕裂般的感受,他跄踉两步往前,伸手扶着床沿慢慢躺下。

现在是深夜。

连路灯都似恍恍惚惚的都似要映入紫胤的梦里。

他已经太久没有好好的休息过了。

甚至不知道是应该感谢欧阳少恭让他精疲力竭,还是应该说他自己让自己彻底的放松。


评论
热度(17)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