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杨子荣x楚留香】夹皮沟【六】


待楚留香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日清晨,窗外有微曦照进来,透着一股子大雪的冷意。

身边侧靠着的杨子荣还在熟睡中。

楚留香没动,只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见四周被白布围了起来,有几个破烂的木柜。他再一细细探查周身的情况,倒是没有再觉得背痛。只是心里有一股子不安的感觉,强烈的想要拉他去某个地方。

眼前几幅画面一闪而过。

杨子荣脸上有灰,对着他声嘶力竭的在叫着什么。

杨子荣穿着貂皮大氅,被枪指着额头。

杨子荣站在山巅……

都是杨子荣。

楚留香叹气,心里却觉得是障。他叹气的时候声音也不算小,杨子荣本就是浅眠,立马就醒了,见楚留香醒着,半睁半闭的眼睛立马睁开,问道,“你醒了?身上还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楚留香笑,“我没事,不过可能是水土不服。”说着就要起来。

杨子荣扶他,手挨手,楚留香的手温暖,杨子荣的手却有些冰,楚留香下意识的抓了一把,杨子荣一惊,在楚留香背后的手一松,楚留香顺势又倒了下去。

楚留香无奈的看着杨子荣。

杨子荣尴尬的摸头,“那什么……楚兄弟……我不是……”

楚留香摇头,笑着自己坐起来,“我睡了一晚上了?”

杨子荣点头,站起来,“差不多吧,现在还早,你可以再休息会儿,一会儿我就要走了。”

楚留香一愣,“你要去哪里?”

杨子荣没答,撩帘去了外面,进来时捧着一碗白粥,还热腾腾的,拿给楚留香之后,才道,“我得和他们去夹皮沟看看情况,203下的命令,你留在这里养伤,到时候随着大部队来就好了。”

楚留香端着碗喝粥,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子荣坐在一旁,看这人的侧脸,长发拢在背后,鼻挺唇薄,有些削瘦,但是仍旧俊朗得惊人。

杨子荣就在一旁想,若是楚留香不是因为穿越过来,也许是个很受欢迎的人。他本就不属于这里,留在这里……

不知道是好是坏。

特别是楚留香的一身功夫,若是被别人知道了……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杨子荣的心里又矛盾又失落。

若是楚留香回去了,我……

楚留香喝完粥,侧过头看见双眼放空看着他的杨子荣,笑了,“子荣,”没有反应,“子荣?”

杨子荣一惊,“啊,什么事?”

楚留香道,“想什么?”

杨子荣拿过碗,立马站起来,“没什么,你……你好好休息……我……我要走了……”

楚留香好笑的看着慌慌张张的杨子荣,道,“子荣,你等等。”

杨子荣看他,“还有什么事?”

楚留香咧开嘴笑,“带我一起去吧?我没事了。”

两人对视半晌。

杨子荣垂头,“好……好吧……我去和203说一说……”

楚留香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杨子荣正在不远处和203说着什么,203眼神往他这边看着,皱着眉,似乎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然后又侧头对杨子荣说了什么,杨子荣双脚“啪”的一合,行了一个军礼,转身走了。

203远远的和楚留香对视,楚留香冲他微微一点头。

203也点头。

杨子荣走过来看到楚留香,一笑,“走吧,但是走之前……得……”

楚留香一副我懂的表情,“好的,子荣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一次一起去夹皮沟的人有李鸿义,坦克,白茹,杨子荣,和楚留香。前两人是本地人,后面两个,纯粹是因为接地气才去的,当然最后一个完全是因为死皮赖脸。

但是没人宠他怎么死皮赖脸?

走之前当然是203之前要求的,楚留香展示一下他作为不可思议的穿越者的能力。

大家都围在杉岚站的外围,楚留香穿着一身藏青的棉服站在中央,长发散着,几十个大老爷们儿就这么看着他,他倒是悠悠闲闲的,转头问203,“想看轻功?”

203就笑,“我们也都是没看过的,随便都行。”

楚留香声音带笑,“看好了!”足尖一点,像叶子般轻轻落在了杉岚站的车棚上,一点雪都没有震下来。

一群人看呆了。

楚留香又笑笑,从顶上飞身下来,落地亦是一片雪都没有激起来,“献丑了。”然后又看着203,“你放不放心我和他们去?”

203皱眉,似乎在想着什么,却看杨子荣从一旁站上来,半拉了楚留香在身后,“报告203,楚兄弟不是外人,我会看着他的。”

203看了杨子荣半晌,终于点头,“好吧,你们先去,我们随后便到。”

五个人骑马便去了夹皮沟。

一片萧瑟,明明是接近午饭的时间,却一点炊烟也没有。没有人铲过雪,门口屋顶堆积着厚厚的雪层,门扉有些甚至是坏的,在一阵一阵的风里发着破碎又狰狞的响声。

几人牵着马走进去的时候,甚至会有自己是天地间唯一的活物的错觉。

坦克匆匆的往前跑到一扇门前,大力的扣起门来。

楚留香在最后,侧着头对杨子荣低声道,“里面有人。两个人。”

杨子荣讶异的看向他。

坦克还在用力的拍门。

楚留香闪身就去了坦克身边,在他身后拉了他一把,顺手还推了一旁的李鸿义一把,三人退开的同时,门被大力的拉开,从门里凌厉的砍出一把斧头来,伴着一个嘶哑的吼声,“我和你们拼了!!!!”

楚留香把坦克往李鸿义身边一丢,侧身上前,劈手就夺了那人的斧头,顺手点了那人的穴。

那人保持着往前挥斧的姿势站在门口,其他四人围上来,啧啧称奇。

那人是一个浓眉大眼的汉子,穿着破烂的棉袄,有些削瘦,脸上都是黑黑的煤灰,神情有些狰狞。

李鸿义上前就道,“勇奇!是我!我和苍哥回来了!”

坦克也往前,“我是勋苍啊!”

那汉子虽然不能动,但是看了两人半晌,还是叫道,“苍哥!鸿义!!你们怎么来了?我……我这是怎么了?”

几人都回头看向楚留香。

楚留香一旁摸了摸鼻子,道,“我只是点了他的穴……如果你们认识……我解了便是。”说着往前几步,冲李勇奇肩膀处拍几下,李勇奇便能动了,手一放下来,往前就拉住了李鸿义的手。

而白茹已经和杨子荣进了房间。

楚留香走进去之前却听到李勇奇问李鸿义,“刚刚那个人……说点俺的啥啊?俺不能动……他还留长发……”

李勇奇声音真的一点也不大。

李鸿义就道,“哎,那是楚留香楚兄弟,他的功夫很好,是帮助我们的。”

李勇奇还是不解,“这长发不是娘们才干的事吗……”

楚留香眉头一跳。

里面白茹一声叫,“大娘!”

李勇奇一惊,“娘!”冲的就进去。跟着的就是李鸿义和刘勋苍。

楚留香走在最后,却见杨子荣站在外间灶台前,揭开锅盖看了看。楚留香就低声道,“怎么了?”

杨子荣看他一眼,“没粮食,都被土匪抢走了。”

楚留香道,“所以整个村庄都是……”

杨子荣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小袋米来,又从一旁捡了仅有的几支柴火,冲楚留香点了点下巴,“来帮忙。”

楚留香眯眼,“煮饭?”

杨子荣蹲下去点柴火,“是啊,你不会不会吧?”

楚留香正想说自己确实不会,杨子荣已不由分说的把米塞给了他,“我去化点雪水来。”,转身就出门了。

楚留香正又想说什么,抬头就看到一屋子的人都看着他,他掂了掂手里的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呃……其实……”

白茹就笑,“哎呀楚兄弟,怎么了?你别说你从山里出来的不会煮饭啊。”

杨子荣从门外探头进来,“哎,楚兄弟的能力净烤肉去了。”

楚留香无言以对。

 

 

 

 

 

 

 

 

 

 

 

 

 

 

 

 

 

 


评论(16)
热度(14)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