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十四】

十四 远方

掀开门帘的女人竟然同楚留香有七分相似,眉眼神情,皆是温柔。神情间虽有为母的爱意,但是仍旧清丽灵动。

玉盏清露幽然立,凌波仙子落凡尘。

女人只是叫了一声,身后胡铁花的声音就道,“老臭虫这一路都……”

却有另一男人声音插嘴道,“这一路倒是多亏你照顾他。”

楚留香看着女人,神情有些无奈有些惊讶,慢慢道,“你们怎么在这里?”

女人进得马车来,没回答,手搭上楚留香的脉,只关切道,“留香你能站起来吗?”

楚留香点头,慢慢坐起来,女人皱眉,将他扶下马车。

马车外站了两个男人。

一个是胡铁花。

另外一个穿着黑色广袖长袍,年纪看着比胡铁花稍大,但是却十分俊秀,和楚留香眉眼亦相似,只是更坚韧一些。

见楚留香下来,男人看向女人,女人眼色堪忧的看着他。

男人往前几步抓起楚留香的手腕,也开始把起脉来。楚留香便道,“我……”

男人眯眼,“不叫人啊。”

楚留香只好老老实实叫道,“爹。”

男人冲着一旁的女人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楚留香。

楚留香只好又老老实实道,“娘。”

这两人竟然是楚留香的亲身爹娘。

虽然江湖上人都知道楚留香必定有个亲身爹娘,但是实际上根本没人能查到他和胡铁花的身世。他们十二岁出道,不过区区几年便名动天下。但是鲜少有人知道他的过去,除了胡铁花,还有就是和楚留香一起长大的李红袖、宋甜儿、苏蓉蓉。

而楚留香的爹娘是谁,江湖上没人能说清。

现在站在楚留香两侧的人不正是他的爹娘吗?

那么这两人是谁?

一个是铁中棠,一个是水灵光。

这两人当年亦是名动天下,铁中棠更是和夜帝学了一身的本领。但是天下人都知道水灵光武功不错,但是天下人都不知道水灵光最好的武功,就是轻功。

这一点楚留香绝对是遗传母亲。

而铁中棠的正直讲义气,也是造就楚留香的一个原因。

年少成名除了武功胆识,还必要的就是义气。

要不然彩蝶双飞翼,花香满人间是为何来的。

两人一左一右拉着楚留香的手腕,眉头倒越皱越紧。

水灵光就问道,“中棠,是不是那个?”

铁中棠点头,“是的,青玉。”说罢又长叹一声,“想不到当年并没有出世的毒药,竟然第一次用在了我的孩儿身上!”

胡铁花看着楚留香,楚留香也看着胡铁花,不必说话都已交流。

他们早已心意相通。

胡铁花就道,“天下只有阿娘能解毒,所以我才带着老……咳……小香来找阿娘。”

铁中棠摇头。

水灵光就道,“这青玉之前我也仅仅只是略有耳闻,不如去找我爹看看。”

楚留香没说话。

胡铁花道,“传闻夜帝他老人家行踪诡谲,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他?”

铁中棠向胡铁花指指马车,道,“小胡,要不然你以为我和你阿娘是怎么找到你们的?还是师父听说了你们的事,这才让我和你阿娘出来找你们。没有想到半路上差点撞到你们的马车,也是天意。”

楚留香叹气,道,“所以我是非留在这里不可?”

胡铁花瞪着楚留香,几乎和铁中棠一起脱口而出,“非留下不可!”

 

而此时,一点红躲在茅房的横梁上,盯着急匆匆进来方便的男人,瞧准时机,飞身掠下,男人便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

一点红刚刚换上男人的衣物,外面便来了一人,他却没有像平常人开口问茅房里的人,他只是敲了敲门,张口沉闷的低声发出了几个模糊的音节。

这是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也是慕容青城以防万一而特意训练出来的。

他们没有舌头,只会说着他们之间才能明白的音节,旁人若想要替代,简直毫无办法。

可是一点红做到了。

一点红在里面也张了张口,沉闷的发了几个音节,外面的人似乎有些不耐烦,又急促的回了他。

于是一点红装作才方便好的样子,从里面走出来。

这些人都蒙着面,一是怕偷梁换柱,二是怕浑水摸鱼。但是一点红走出来的时候那人不疑有他,转身也便走了。

一点红于是跟了上去。

这些都是姬冰雁教给他的。

姬冰雁从一开始就开始教一点红学习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姬冰雁是从哪里学来的,一点红曾问过,但是姬冰雁只是笑笑,道,“每个人会的本事越多,活命的机会也就大些。”

一点红明白,于是一点红不再问了。

不知道天一尺要求他们的推迟半个月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半个月的时间确实能做很多事情。

姬冰雁选择的那人和一点红身形八分相似,而且一点红模仿的声音也比较像此人。一点红曾以为姬冰雁没办法从防备森严的慕容府上偷天换日,但是姬冰雁总是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

就像楚留香总是活着。

是一种生活的习惯,或者说,是一种生命的态度。

一点红走到关东怒的房间的时候,简直要为姬冰雁的本事拍手称快。一丝一毫的步骤姬冰雁都没有料错,而一点红相信自已见到姬冰雁的第一印象。

冷如冰,热如火,心思缜密,难以对付。

这种人,一点红以前没有朋友的时候总是想方设法的杀死。可是一点红在以前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和这样的人做了朋友。

说不上是好朋友,但是是朋友。

一点红开门便见到了关东怒。

关东怒和姬冰雁告诉他的一模一样,不仅不是个络腮胡子大汉,反而斯文儒雅,长身玉立。一点红甚至开始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关东怒。

年纪看着有些老,约莫五六十岁。

没有想到这人和慕容青城、柳如是、柳上堤竟然会是好朋友。

一点红知道这幅身躯下藏的是巨大的力量,于是收敛了心思,站到屋中关东怒的背后,低头。

太阳渐渐偏过正午。

关东怒也到了每日都要出门的时候。

一点红听到关东怒道,“去派个人告诉青城,我去散步了。”

围着关东怒的几人有一人从窗户走了。

一点红看他身手,竟不在他之下。

然而让一点红惊讶的不是这人的身手,而是关东怒的声音。关东怒看着就似一介儒生,声音却浑厚低沉,若只听声音,便仍会以为他是一个彪形大汉。

那人很快便回来了,凑到关东怒耳边说了什么,关东怒皱眉,有些发火,“你告诉青城,我不需要了。”

那人点头,却没走了。

关东怒冷哼一声,出了门。

他们去了河边散步。

关东怒之前的怒气早已在看到河边的景色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随意的走着,看似很放松,但是一点红知道,这个人绝不是在放松,反而时时做着准备要杀死要杀他的人。

关东怒转了个弯,出门还没有一个时辰,便道,“回去罢,今日没心情。”

也没有人回答他,他仿佛在自言自语。

黑衣人都是他的影子。

一点红竟然还是没有找到机会下手。

然而此时,有一个小孩子从旁冲了出来,正好撞到关东怒的身上。四周的人就要上去,可是关东怒手一挥,“别动。”又笑眯眯的问道,“你没事吧?”

小孩约莫五六岁的年纪,白白胖胖,一双眼又黑又亮。

小孩子摇头,一双大眼睛直直的看着关东怒,“叔叔对不起。”

关东怒弯下腰,“没事,快回去吧。”

小孩子又道,“叔叔你的嗓子好哑。”

关东怒看着小孩子的眼睛,愣了。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小孩子见关东怒不理他,于是转身又颠颠的跑了。关东怒慢慢直起身来,突然道,“你们先走。”

没有人动。

关东怒大怒,“我叫你们先走!不走别怪我不客气!”

还是没有人动。

关东怒内劲一泻出来,一点红只觉得四周狂风骤起,关东一怒,当真天昏地暗山河失色。

一点红站在距离关东怒最近的地方,此时是最好的时机,但是一点红竟然没有下手。

一点红竟然不怕死的开口,沉闷的低吼了几声。

关东怒显然能够听懂他们的话,之前那人回报的时候关东怒就懂了,现在一点红说的,关东怒也懂。

一点红说,“杀了我们也不会走,为什么?”

一点红本就没有指望能够让关东怒不发怒,但是关东怒奇迹般的停了下来,看着一点红,竟然有些悲伤,“你们怎么会懂?!你们又不会懂!!他曾经是我崇拜的人,但是我竟然做了一个人的帮凶!!我本不是这样的人!”说完他又变回了那个儒雅的书生,沉声道,“谁也不要告诉青城今天的事。回去罢。”

没有人明白关东怒说的话,但是一点红明白。

一点红终于没有下手。

回去之后姬冰雁问他,“当时是那个孩子?”

一点红道,“是的,我相信他那一瞬间从孩子眼里看到了丑陋的自己。”

姬冰雁道,“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感性的人。”

一点红道,“我以前并不是,想必你也知道我第一次和香帅见面的场景。但是是香帅的观念改变了我一些,但是改变我更多的,是无容。”

姬冰雁叹气道,“却没有想到感性让你变得更锋利。”

一点红微笑,“是啊,况且我觉得关东怒会在自责和悔恨中度过余下一生,也是更好。”


评论(2)
热度(12)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