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杨子荣x楚留香】五、出发

五、出发

第二日楚留香和杨子荣坐了火车头和着一个卫生员白茹,就去了203暂时驻扎的一个小火车站杉岚站,顺路还带上了一些粮食。

楚留香没有坐过这样的交通工具,很是好奇,上车以后就四下看起来。白茹蜷在座位上,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楚留香。

楚留香这样的气度风华,即使在近代,也是翩翩佳公子。更何况和杨子荣虽然沉稳但还是带着一股老谋深算的气质形成了对比。再说,楚留香长得还好。

但是楚留香的身份是绝密,对外只是宣传说楚留香无父无母,入了军队。

白茹就问道,“楚同志,你没有坐过火车?”

楚留香一愣,正摸着火车放媒的动力缸的手一顿,笑道,“在……我是个粗人,什么也觉得新奇。”

正巧杨子荣上来,听到这句话,倒是一笑,“是啊小茹,他生在农村,没有接触过。”

白茹倒是不信,嘟囔道,“这么好看个人竟然是个粗人,我才不信。”只看到楚留香到处摸摸,一双桃花眼认真的看着火车头的构造,不由得不信。于是白茹又问,“那,楚同志父母是怎么死的?”

楚留香道,“我父母……”

杨子荣就道,“鬼子杀死的,一家就剩下他一个,幸亏他出去打柴,才没有遭毒手。”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苦笑一声。

这还是头一回自己被说成一个樵夫。

杨子荣看楚留香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摇摇头,恶作剧般的拍了拍楚留香的肩膀,“楚留香你也别太难过,我们已经替你报了仇。”

楚留香无奈,转身去白茹旁边坐下。想着心事,有些出神。

白茹就仔细的打量起楚留香来。

虽然还是长发,但是楚留香的面容却没有丝毫的女气,反而五官显得很温柔。鼻挺唇薄,穿着一件墨绿色的军大衣,衬得面如冠玉。白茹倒是看痴了,正巧楚留香想完心事转过头来,见白茹看他,就一笑,笑得春风柳绿。杨子荣看到了,只摇摇头,腹诽一句,什么楚留香一来,本来女生就不多的军队里更是全部都跑去看他。

杨子荣“咳咳”一声,楚留香见白茹慌张的回头,便也笑着转头,道,“子荣怎么了?伤寒了?”

杨子荣白他一眼,“要走了。”

楚留香点头,认真又好奇的看着杨子荣开动火车的动作。白茹倒“扑哧”一声笑了,“楚兄弟好奇得紧,不如去学学?”

楚留香摇头,“那个……什么……好脏。”

白茹和杨子荣均一愣,“哈哈”大笑起来。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望天。

火车头开的很快,杨子荣估计第二天傍晚的样子就能到杉岚站。楚留香随意靠着车皮,大部分时候在想心事,小部分时间就认真的看着杨子荣画画。

杨子荣一路上画了白茹睡觉的样子和楚留香出神的样子,楚留香也抢过杨子荣的小本子翻看,本来也想画杨子荣,可是铅笔毕竟不是毛笔,楚留香怎么也拿不习惯,只有放弃。

这傍晚已过,白茹靠着火车头一角睡着了,楚留香看着地面某一处出神。杨子荣加足了燃料,坐到楚留香的旁边,问道,“楚兄弟,你怎么了?这两日我看你一直在想心事。”

楚留香垂了眼,低声道,“昨天你还叫的是楚留香……”

杨子荣没听清,“你说什么?”

楚留香摇头,抬起头来,笑了,“怎么,子荣担心我?”

杨子荣正色,“关心战友是我的职责。”

楚留香仍旧笑着,“我没事,子荣。”

杨子荣看了一眼白茹,又看了一眼楚留香,声音沉得更低了,“是头猪都能看出你有心事,到底怎么回事?”

楚留香看着杨子荣,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息从嘴角滑落,“子荣……不瞒你说……这几日……我……我感觉到上次的伤口隐隐作痛……但是却时有时无……我应该快回去了……”

杨子荣怔住了,随即又笑起来,“楚兄弟,回去是好事啊。你不是想回去吗?”

楚留香认真的看着杨子荣,“子荣真的觉得,我回去是好事?”

杨子荣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是他当时只是以为是舍不得,所以他说,“是啊楚兄弟,你本就不属于现在,历史有历史的轨迹,你有你的生活你的朋友,现在对你而言,你一点也不习惯吧?”

楚留香看了杨子荣良久,杨子荣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楚留香有些失望,可是楚留香又笑起来,道,“也是,子荣说得对,是我想多了。”

杨子荣本想开口多问两句,却听到减速的声音,赶忙站到控制处去拉手闸。

火车渐渐停下来。

铁轨处传来清晰的停车声音,白茹也醒了,看着杨子荣,两人一对视,杨子荣便拿了铁钳在动力缸口敲打,随即那边也回了过来。

白茹在门边看着,确认之后,便打开了门,往下丢了包袱,率先跳了下去。

有人拿枪指着白茹,喝道,“哪儿来的?”

白茹举起手,道,“石门屯,还有两个。”

杨子荣和楚留香也跳了下来,半举着手。楚留香四下一看,眯了眯眼,凑到杨子荣的耳边道,“子荣,你们迎接战友……都是这么多人藏着?”

杨子荣低声回道,“听说这儿前段时间有土匪冒充我们,自然得小心。”

正巧旁边有一人惊叫道,“老杨?!”

杨子荣侧头一看,笑了,和来人一抱,道,“好久不见。”

楚留香和白茹对视一眼,白茹微微摇头。

几人走过来,和杨子荣拥抱那人就对着另一边三人其中一人道,“这是老杨,杨子荣同志。俺两以前是战友。”

又转头对杨子荣道,“老杨,这是二零三首长。”

杨子荣脚步一合,行了一个军礼,道,“报告203,合江军区政治部,敌工科侦察员杨子荣,奉命报到。”

203也回了一个军礼,眼神却不住的往杨子荣身后的楚留香身上看。

杨子荣低头往包里翻调令,边道,“风雪太大过不来,只有调用火车头了。这是调令。”递过去一封信。

203接了。

杨子荣又转头指着白茹道,“这位是野战医院护士白茹同志。”

白茹上前一步,行了一个脆生生的军礼,道,“白茹向首长报道。”

203亦回了一个军礼。

杨子荣再指着楚留香道,“这位是协助我们的楚留香同志,他功夫好,胆大心细,所以我也把他带来了。”

楚留香往前一点,颔首。

203一笑,“你这协助员怎么还留着长头发?”

楚留香也笑了,“我住的地方很偏僻,家里人都是长发,习惯了。”

203点头,转身将调令拿给一个战士,道,“拍个电报和司令部核实一下。”

那小战士“是”了一声,走了。

杨子荣微微一笑,道,“我们还给大家带来了粮食。”

战士们都去搬粮食了。

203将杨子荣拉到一边来道,“我说司令部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派了一个留着长发的山村野夫来?”

杨子荣闻言就笑了,“首长,他的来历我说了估计你也不会信,是……”凑到203耳边,把楚留香的来历说了一遍。

203真的惊讶了,“这种事的确很难让人相信,不过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么他简直是一大帮助。”

杨子荣就道,“首长,楚兄弟的身份不便公开,我们都对外说他父母死于鬼子手下,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还请首长……”

203摆摆手,“哎,我知道,咱们搞革命,都懂。”

杨子荣笑道,“那就好。”

203却又道,“他的功夫……能不能展示一下?我的战士也希望能够……”

杨子荣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楚留香,长发简单的被束在脑后,背影笔直却有些疲倦和孤寂,不知道为什么,便鬼使神差的答道,“好的。”

说完之后又苦笑道,“不过我得问问他,不知道他乐不乐意。”

203点头,“那是自然。”

楚留香正看着搬运的战士们发呆,觉得背上隐约更疼了一些,头却有些晕,他甩甩头,动作一顿,嘴角挂起了一点笑意,道,“子荣找我有什么事?”

杨子荣刚刚走到他身边,听到问话倒笑了,“你怎么知道是我?”

楚留香道,“我就是知道。”

杨子荣无奈摇头,“楚兄弟,首长……首长希望你能抽空展示……展示一下……”

楚留香一脸了然的点头,“轻功?什么时候?”

杨子荣一愣,“你答应了?”

楚留香摸摸鼻子,“左右无事,”却凑近了一点,靠在杨子荣耳边道,“子荣之前不也希望我多交一些朋友吗?”

杨子荣耳根子被吹了热气有些红,他只支支吾吾道,“那, 一会儿吃了饭吧……我先去给首长说……”

楚留香好笑的看着杨子荣落荒而逃的样子,正准备跟着进去,却突然觉得一阵晕眩。

背上的痛一下就感觉被放大了许多,楚留香跌跌撞撞往前两步,口中低低叫了一声,“子荣……”,便往前栽倒。

倒的时候楚留香并没有感觉到预期的冰冷干硬的雪地,却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和一声焦急的呼喊。

“楚留香!你怎么了!喂!楚留香!你别吓我!”

楚留香心满意足的陷入了黑暗。

 

 


评论(8)
热度(18)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