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十二】

十二、长夜

 

房间里四处都摆放着鲜花,帐幔随风微动,地毯是波斯的羊绒地毯,风格沉静并不夸躁。由此可见这是一个女人的房间。

事实上床上也确实躺着一个女人。

虽然帐幔重叠并不能看清她的样子,可是光她躺着的姿势,已然能够让人浮想联翩。

女人开口的时候能感觉到她的懒散和温柔,还带着江南女人特有的魅惑,“你找我,既然都来了,为什么只喝茶不说话?”

房间里还有个男人,听到问话却无动于衷,端起手边的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

女人,特别是一个这样的女人,世上只有极少的男人才会不动心,还包括一部分瞎子和没用的男人。

可是这个男人正常得很,眼睛也好看得很。可是他仍旧稳稳的端着茶杯喝水,甚至让人觉得这不是一个聋子,就是一头猪了。

女人竟然也好脾气的又问了一次。

男人笑了。

帐幔随之被打开,男人坐了进来。

而女人浑身上下只穿着薄薄的一层纱,若隐若现的躯体线条润滑且妖娆。

女人低低的讶异了一声,声音入耳,轻且柔。

奇怪的是男人却没有动作,只是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女人的脸。

不能不说女人的脸是万里挑一的美。

但是和平日间的美却不太一样。

若说黑珍珠是飒爽,苏蓉蓉是温柔,李红袖是干练,宋甜儿是甜美,那么这个女人就是魅惑。

她的桃花眼眼波温柔且优雅,看着你的时候像一头优雅的豹子看着你。

蓄势待发,一击必中。

女人被看得微微不自在,于是又问道,“我听妈妈说,你叫囚原?”

男人终于开口道,“是,我叫囚原。”

这个男人竟然是中原一点红。

那么这个女人是谁?

当然是柳如是。

柳如是这时候却笑了,艳若桃李,媚若无骨,她伸了一只手,覆上了一点红的手背,道,“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

一点红抽出了手,侧过头。

柳如是又靠近了一点,手抓住一点红的袖子,“我看得出来,囚公子,并不姓囚。”

一点红这下没有动了,转过头看着柳如是,道“哦,这是奇怪了,连姓什么叫什么,也可以看出来?”

柳如是半支起身体,道,“做我们这一行,察言观色,是基本的能力。更何况,这个人是不是对着我在说谎,我一眼便能看出来。所以囚公子,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

一点红皱眉,“来妓院不做那事做什么,柳姑娘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柳如是“吃吃”的笑起来,“囚公子说笑了。囚公子可知道,我的房间,简直是男人们梦想来的地方,他们一进来除了床眼里便什么也放不下了,更别说,还像囚公子一样,喝了一杯茶。”

一点红凑近了一点,“所以你想我马上……”

柳如是的手慢慢抚上一点红的背,“中原一点,入口变人。不知道一点红公子,是因为囚人而红,亦或者,杀人而红?”

柳如是的话音方落,一点红已闪身避开她放在他后背的手。

柳如是的手还没有落下来,一点红的剑已经到了她的眉尖。

一点红道,“我问你一个问题,答对了,就活下去。”

柳如是皱眉,却慢慢回道,“你说。”

一点红道,“关东怒,在哪里?”

柳如是摇头,“你知道,我不会出卖朋友。”

一点红点点头,“看样子他不在这里。”

柳如是正又要开口,一点红的剑已经刺进了她的心口。

剑抽出来的时候血顺着剑喷涌,一点红挥手一甩,慢慢蹲下来,欣赏着柳如是惊恐和不可置信的表情,慢慢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囚原?我已经不是一点红,一点红不会这样费力的杀一个人,他只会将杀人视作艺术,脖颈上一点红是一种艺术,可惜囚原不懂欣赏,那么只能勉为其难的让你受苦。”

柳如是眼睛已慢慢闭上。

一点红站起来,嗤笑一声,“若是以往,我一定先做了那事,只可惜人模狗样,和慕容青城,没什么分别。”

 

柳如是死亡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江湖震动。

而姬冰雁找到一点红的时候一点红正在画舫上喝酒。

姬冰雁坐在一点红的旁边,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赞叹了一句,“好酒!”

一点红意外的看了一眼姬冰雁,道,“陈年竹叶青。”

姬冰雁笑了。

一点红也笑了。

 

楚留香和胡铁花自然是第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

为什么是第一时间?

胡铁花嘱咐过,若是一点红杀了人,且不说对错,仅仅告诉他就好。

而告诉胡铁花,了解胡铁花的楚留香如何又看不出来。

楚留香气色倒是好了不少,他看着胡铁花接了一个信鸽,看了纸条又看了看自己,神情倒是很轻松。

楚留香有时候会想,若是胡铁花不是他几十年的好友,那么这副样子简直可以骗过任何人。

于是楚留香道,“胡铁花,你是不是又杀了人?”

胡铁花一惊。

楚留香叫他名字不叫他酒鬼的时候,是楚留香最生气的时候。

胡铁花道,“老臭虫……你知道……”

胡铁花的神情小心翼翼却决绝,一双凹陷进去的眼睛像是两个洞,但是能依稀感受到洞中的目光又明又亮。

楚留香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犯错的本来是胡铁花,可是现在搞得好像是楚留香犯了错一样。

于是楚留香只有摇头,“我还活着,酒鬼,你也活着。冤冤相报,酒鬼,你说,何时了?”

胡铁花也摇头,“老臭虫,那这么说,有人砍掉你一条腿,但是那个人马上又找了大夫替你做手术,你活了下来,但是成了残废。你也能这么说出来?”

楚留香道,“酒鬼,我并没有缺胳膊少腿。我们的目的也并不是报仇。我同意和你回来,却并不是让你能远在千里之外的去杀人。”

胡铁花道,“我知道,老臭虫,你的原则总是让你放过杀你的杀手。以前我不计较是因为他们并没有伤到你,你化险为夷的本事我知道。连那次在柳无眉夫妇的剑阵下你也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他们会死在我的手里?他们难道不知道我会找人去报仇?”

楚留香此时怎么会不懂胡铁花的意思!

他竟然无法反驳。

胡铁花竟然想了这么一个办法来让他接受这个事实。

他楚留香也有无言以对的一次。

胡铁花接着说,“我已告诉过一点红,若是那人识破了一点红的身份,那么如果那人任由一点红杀,一点红一定不会杀他,因为敌人的气节已经感动了他。一个人若是还有气节,那么他总算还知道一些好坏的分别。如果那人要杀了一点红,那么一点红一定会杀了他,因为不知悔改的人,是没有留着的必要的。留着也只是助纣为虐而已。”

楚留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胡铁花认真的看着楚留香,道,“老臭虫,我们各退一步,从现在开始,你不要插手我的报仇,而我,也绝不过问你的打算。”

楚留香闭上眼睛,缓缓道,“酒鬼,虽然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你要知道,没有人生下来就愿意做慕容青城,更没有人生下来,就愿意做楚留香。”

胡铁花没有想到楚留香会这么回答。

楚留香继续道,“酒鬼,我答应你,我答应你。”

胡铁花更没有想到,在以后的一次“飞蛾行动”中,楚留香会甘愿去赴一个根本没有生机的死局。

而他除了答应,别无选择。

 

--------------------------

“姐姐,”有人扶起她喂一碗温和的药。

“姐姐,”那人细心的为她擦去嘴角的药汁,“柳公子死了。”

她浑身一颤。

“你说……谁死了?”

那人道,“柳上堤。他的心脏都被剑气给震碎了。临死前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她闭上眼睛,慢慢流下泪来,”这是……谁干的?……不用……不用回答……一定是……一定是花蝴蝶……”

那人居然笑了,“姐姐,你可猜错了。没有人能够在柳公子的剑下一剑毙命他,江南第一的名头,并非只是说说。除非是……那个人……”

她面色惨白,病中的容颜虽然受到气色的影响,但是并没有遮盖住她的美貌,“你是说……搜魂剑无影,中原一点红。”

那人点头道,“是的,姐姐。可是哥哥不相信。”

她惨笑着摇头,“由他去吧,还恩。”

然而林还玉没有想到,半个多月后,传来的竟是柳如是的死讯。

她简直不敢相信楚留香告诉她,在大漠边陲小镇里遇到的连一只马车下的猫都要救的胡铁花,那个爱喝酒的胡铁花,竟然有朝一日,如此心狠手辣。

她忽然想起她对楚留香说过。

你爱的并非是我。

当时她认定楚留香爱着天下。

楚留香仍旧爱着天下。

而胡铁花,

却只认真的对着一个人。

林还玉此时才彻彻底底相信,楚留香是死了,否则若是楚留香在,胡铁花怎么可能杀得了这两个人?

------------------

 

 


评论(5)
热度(9)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