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十一】

新年快乐~ 

十一、归路

 

这个时候胡铁花准备带楚留香走了。

可是这时候中原一点红在哪里?

中原一点红刚刚走,楚留香就来了。中原一点红又去了江南。

江南有个名妓,叫柳如是。

柳如是,江南第一名妓,艳如桃李,媚若无骨,明珠盈斗,不屑一顾。

一点红自然是去找柳如是的。

一点红走的时候对着胡铁花道,“我曾经对香帅说过,连妓女碰到了喜欢的客人都还要奉送一次,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多救他一次。”

胡铁花笑了,问一点红,“你是想好了怎么找柳如是的麻烦?”

一点红摇头,道,“是想好了柳如是怎么找我的麻烦。”

胡铁花微笑道,“那么,你去罢,若是有事,我让人来找你。”

一点红去到江南正是第二日下午,五月的江南更加的温柔,他先去吃了一个饭,顺便悠悠闲闲的逛了一下街。

待他找到柳如是在的青楼已是傍晚,走进去的时候老鸨扭着腰肢走上来,四下一打量,倒是开口了,“哟,这位爷,来我们这儿,找什么样的姑娘啊?”

一点红道,“柳如是是不是在这儿?”

老鸨掩嘴一笑,“哎哟这位爷,准也是冲着柳姑娘的名气来的。只可惜这位爷不知道吧,柳姑娘一天只接一位客,而且要她指定的客人。”

一点红道,“怎么样才能指定?”

老鸨眼睛一转,“哟,这位爷好大的口气。这……得柳姑娘说了算。”

一点红又问道,“今天是谁?”

老鸨想了想,道,“您看这谁来都是隐私……”

一点红从怀里掏了一张银票给她。

老鸨笑着收下了,凑到一点红的耳边道,“这位爷,我看你也不容易,我这么告诉你吧,上一个月,我们柳姑娘的好友柳上堤死了,柳姑娘伤心欲绝,连着一个月都没有接客,现在她和关东怒在一起。”

一点红点头,道,“那你告诉她,明天我就来,见不到,就杀了你全楼的人。”

老鸨一惊,再想说话,一点红已经不见了。

老鸨兀自跺脚,气愤道,“来了个瘟神! ”转身上楼去了。

 

再说楚留香和胡铁花。

胡铁花给姬冰雁说了一下酒窖和酒香人家,姬冰雁听到一点红的名字,倒是不太吃惊。

胡铁花道,“死公鸡,你为什么不问我老臭虫不想去的地方在哪里?”

姬冰雁神色没有变化,道,“没兴趣。”

胡铁花苦笑道,“我也没有把握能不能找到那个人,只是这里都要交给你了。”

姬冰雁点头,道,“你们一走我就去找一点红。”

胡铁花往楚留香躺的床榻看了一眼,神色复杂难辨,“我估计快则两个月慢则三个月,我就能带着楚留香回来。”

姬冰雁点头,道,“现在是五月初,我等你到八月。”

这时金灵芝从门外走进来,对胡铁花道,“东西都准备好了,马车在等了。”

胡铁花点头,将楚留香从床榻上打横抱起。

这老臭虫的重量还不如两大坛酒。

胡铁花这样想着。

楚留香皱着眉,在睡梦中也能感觉到楚留香的情绪没有那么平静。胡铁花将楚留香放平在马车上。

马车是姬冰雁托人去找的,虽然不如上一次他们去大漠的马车那么华丽,但是空间也足够大,毯子也足够舒适。

外表,如胡铁花所说,足够低调。

一般的人,从外面看,都不会觉得里面能躺下两个人。

马车里面有足够用的纱布和药酒,胡铁花带上了三个盒子,鬼酒自昨天用过之后还剩下一大半。但是胡铁花还并不知道第一个盒子有什么用。

他们出发的时候是夜晚,金灵芝已经和金老夫人回万福万寿园了。张三留下来在酒窖,姬冰雁也随着胡铁花的启程连夜赶往了江南。

楚留香醒来的时候是半夜。

胡铁花坐在一边发呆。

楚留香抬手就要起来,胡铁花一惊,赶忙扶着楚留香,惊讶道,“你不应该这么早醒来!除非……”

楚留香试图甩开胡铁花的手。

胡铁花一把抓住楚留香的手腕,他虽然不是大夫,但是闯江湖的人多多少少都会一些简单的识脉。

果不其然。

胡铁花沉下脸来,“你居然强行破开了穴道,现在你满意了?内伤加外伤,这一路够你受的了。”

楚留香神色淡淡,埋头擦去嘴角溢出的一点血,“你带我去找她?酒鬼,你明知道……”

胡铁花道,“是,我就是要带你去找她!为什么你不去?老臭虫,我们一起长大,我从来不知道你居然怕回去?”

楚留香神色一黯。

胡铁花在他脑后垫了一个垫子。

楚留香掩嘴一阵咳嗽。

胡铁花皱眉,从手边拿了水,扶着楚留香的脑袋,喂了他一口。

楚留香咽下水,才慢慢开口,“酒鬼,你知道为什么我不愿意回去吗?”

胡铁花摇头,表示想听。

楚留香示意胡铁花扶自己坐起来,道,“酒鬼,我们是不是大约十二岁就出来闯江湖了?”

胡铁花道,“差不多。”

楚留香道,“我并不是怕回去,只是酒鬼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不能解毒,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何等的悲伤?”

胡铁花一愣,道,“现在你的死讯传得满江湖,他们也应该知道。”

楚留香摇头,“慕容家其实压下了我的死讯,酒鬼你没有觉得,晓得我的死讯,都是我的好友,或者或多或少和我有关系?”

胡铁花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楚留香道,“对,慕容家怕楚留香没有死,想法设法找人告诉你们我的死讯,从一开始就是。后来你要给我报仇,慕容家族才觉得我是真的死了。从这个时候开始,消息才慢慢扩大了一些。”

胡铁花眼神一凛,道,“所以说我去哪里他们都料到了?那么万福万寿园……”

楚留香道,“金老夫人应该在意料之中,但是一定有什么应该在意料之外。所以现在他们应该也忙着把金老夫人发出的消息封锁了。”

胡铁花叹了一口气,“天一楼,我去找了天一尺。真难以想象。”

楚留香突然微微笑了起来,“所以说,你毕竟没有这方面经验,死公鸡关键时刻做的很好,他牵走了眼光,如果是天一尺,肯定和死公鸡走了。”

胡铁花默了一下,慢慢才道,“所以说,老臭虫,你这么说的意思,表示你还是想通了。”

楚留香点点头,笑了,“既然你执意回去,我这身体也没办法阻止你,我也……好久没见……”

胡铁花笑了,道,“那是你娘,又不是奇奇怪怪的人。”

楚留香半合了眼睛,“酒鬼……可是如果我不能……我不能……你要答应我……不要再杀人……”

胡铁花躺在楚留香身边,慢慢道,“老臭虫,你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

楚留香没有说话。

胡铁花的心意他怎么会不知道。

那是从小到大的情谊。

如果说楚留香的成名有胡铁花,那么胡铁花的存在对于楚留香而言,倒更像一个底线,更是他性格的一半。如果没有胡铁花, 楚留香也不是如今的楚留香。

楚留香和胡铁花的身世没有人知道。

连神水宫都没有百分百猜准胡铁花和楚留香的武功路数和出身。

胡铁花只是模模糊糊认可了神水宫的猜测,但是这并不准确。

而现在,胡铁花说楚留香的娘。

他们又将去哪里。

这些只有他们知道。

 

 

 


评论(6)
热度(11)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