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十】

除夕快乐~ 本来想写番外~ 只是实在没有很好的梗~ 所以就更一章~ 旧的一年最后一天~ 


十、河畔

酒窖的大门被胡铁花“砰”的一声撞开,坐在院子里的金老夫人和金灵芝猛地回过头来。

胡铁花几乎用上了毕生所学的轻功身法,金灵芝若不是还会一些功夫,简直就要看不清胡铁花进门的身影。

金老夫人只觉得一阵风过,她问金灵芝,“什么大风?”

金灵芝答道,“胡铁花回来了。”

金老夫人道,“还有没有人……”

话音刚落,姬冰雁以一阵同样迅速的身法从门外掠进,又是一阵风过,金灵芝“霍”的站起来,“我进去看看。”

金老夫人伸手拦住金灵芝,道,“我们一起进去。”

姬冰雁进门的时候胡铁花正小心翼翼的放平楚留香,胡铁花转头见姬冰雁进来,低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姬冰雁冷着一张脸,听到问话倒是动了动神情,道,“你变了。”

胡铁花不置可否。

姬冰雁道,“伤口太深,失血过多,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他所中之毒十分罕见,我亦没有办法。”

姬冰雁边说,边走上前将楚留香的外衣拉开,示意胡铁花看楚留香的腹部,已经渗出了一点血迹。

姬冰雁又道,“毒导致伤口一直不能好,而且随着他渐渐恢复,毒慢慢侵入五脏六腑,就是神仙也不能救了。”

胡铁花皱眉,问道,“你给他吃的是什么?”

金灵芝和金老夫人进门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姬冰雁道,“阎罗丹。”

胡铁花神情一松。

阎罗丹,顾名思义,阎罗要你马上死,他偏留你在人世。这据说是当年有名的“鬼书生”雁飞留下的,鬼书生的医术天下知名,只可惜鬼书生踪迹难找,他若是想为你治病,不用你请他自己会来,若是不想,你死之前也未必能见到他一面。

鬼书生据说后来是因为炼药走火入魔而死,只可惜是江湖传闻,没有人见过鬼书生的尸体。而鬼书生的药,成了天下千金难买的东西。

“阎罗丹”,就是他成名的药。

“你哪里来的阎罗丹?”姬冰雁回头看,发现是金灵芝。

姬冰雁答道,“鬼书生留下了十个阎罗丹,我机缘巧合得了两颗。”

金老夫人皱眉,道,“我听你们说的……香帅几乎无药可救?”

胡铁花没有反应,只是道,“公鸡来帮我,我给老臭虫换一个纱布。”

姬冰雁上前来扶起楚留香,胡铁花慢慢的脱下楚留香的里衣,只见楚留香腰腹间已是缠绕了厚厚的一圈纱布,现在纱布上沁出了一大片血,横在纱布上,触目惊心。

胡铁花一圈一圈的取下纱布,边取边看着楚留香的脸,即使是睡梦中,楚留香也轻微的皱着眉头,脸色苍白,胡铁花只觉得这人即将要乘风而去一般。

伤口不宽,但是很深,伤在楚留香的右腹,胡铁花摇摇头,这人倒是聪明,避开了要害。

姬冰雁脸色更冷了。

金灵芝和金老夫人都没有说话。

再仔细一看,楚留香的伤口上泛着一层紫红的光,胡铁花脸色也不太好看,他靠近了一点,拿起纱布闻了闻,金灵芝一愣,正要开口,金老夫人摆了摆手。

胡铁花道,“这个毒……”

姬冰雁一愣,道,“你有办法?”

胡铁花道,“我知道有个人可以解……只是,如果老臭虫知道我找了她……”

金灵芝奇道,“谁啊?”

金老夫人神色一变,“莫非……关于传说……”

胡铁花淡淡看金老夫人一眼,道,“老夫人,有些事,过去的不必再提。”

姬冰雁道,“你带他去,我留下来。”

胡铁花笑了,道,“亏你有心,只是……”

胡铁花站起来从袖子里掏出三个一模一样的木盒子,打开了其中一个,摸了摸瓶底,打开闻了闻,道,“拿一拿。”

姬冰雁接过三个盒子,见胡铁花将小瓶子里的液体倒在楚留香的伤口上,楚留香在昏迷中浑身一抖,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被褥。

姬冰雁问道,“这是什么?”

胡铁花给楚留香缠上纱布,道,“鬼书生有一种药酒,闻起来就像陈年的好酒,全天下只有一坛……”

姬冰雁和金老夫人同时惊呼道,“鬼酒!”

胡铁花似有忧色道,“楚留香能弄到这么一小瓶,已是很不容易。等他醒来,我和他商量一下,公鸡,你告诉我,为什么老臭虫会现在来这里?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几个人坐在了房间里,姬冰雁慢慢道,“大约三月下旬的时候,楚留香来我的府上,红袖和甜儿带他来的。我让他养伤,他说要来找你,后来我说让红袖和甜儿来找你,但是她们一去就没了音讯,这一耽误,楚留香的病情反复发作,就推迟到了现在。”

胡铁花懂了。

为什么姬冰雁不让一个随随便便的家丁来找他,带个音讯,为什么姬冰雁让红袖和甜儿来,红袖和甜儿又去了哪里?胡铁花想,除了红袖和甜儿他不能解释去处,姬冰雁的心思很直接,也很简单。为了让江湖里不知道楚留香还活着,胡铁花的报仇是最好的视线,他姬冰雁,早就是一个退隐的人,没有人会在意他府上来来往往的人,他没有威胁,是楚留香养伤的最好的屏障。

可是胡铁花太了解楚留香了。

楚留香一定不愿意他报仇,或者说,楚留香不喜欢杀人,所以他希望身边人都不要杀人。他急着想告诉胡铁花他没死,可是姬冰雁不会,姬冰雁很识时务,或者换一种说法,姬冰雁平时话少,可是关键时刻胡铁花从来说不过他,因为姬冰雁够狠。

金灵芝还在问,“那你为什么不派个人来找胡铁花呢?”

胡铁花笑了,道,“楚留香是怎么来的?”

姬冰雁道,“不小心,他骑马跑了,我追过来的。”

胡铁花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了。

金老夫人道,“等香帅醒来,我们再问他吧。”

胡铁花道,“你们去休息,我在这儿等着。只有麻烦你们去通知一下张三了。”

姬冰雁冷着脸,道,“我也等。”

金灵芝叹了一口气,站起来道,“我去吧。奶奶你……”

金老夫人笑道,“没关系还早,我也等着。”

众人一等,就是夕阳西下。

楚留香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地看到床前坐着一个人,他慢慢清醒的时候,那个人声音带笑道,“你醒了。”

楚留香听出来是胡铁花的声音。

楚留香嘴角勾了一点笑,道,“我醒了。”

耳边又有一人道,“我以为你又死了。”

楚留香苦笑,他听出来这是姬冰雁。接着又有一人道,“你……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们?!”

楚留香微微侧了一点头,看着张三,道,“对不起,这次是我的错。我应当早一点告诉你们。”

胡铁花道,“老臭虫啊老臭虫,你这样说话,我们就都没有办法责怪你了。”

楚留香笑了,想要起来,胡铁花慢慢扶起他,道,“老臭虫,你不在死公鸡的府上好好养伤,反而跑过来找我,不要命了?”

姬冰雁“哼”了一声。

楚留香想抬手摸摸鼻子,却痛得闷哼一声,手捂上了腹部,胡铁花一急,道,“别乱动!伤的那么深!还乱跑!你……”

楚留香皱眉,手不自在的摸了摸伤口,道,“你用了酒?”

胡铁花道,“我不仅要用酒,我还要带你解毒!”

楚留香咳嗽一声,手捂得紧了些,道,“你……带我去哪里?”

胡铁花眯了眯眼睛,道,“老臭虫,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毒?”

楚留香看了胡铁花一眼,脸色白了一点,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问胡铁花,道,“难道是……”

胡铁花道,“所以只有一个人能解毒。”

金灵芝和张三问道,“到底是什么毒啊?你们到底在说什么?”

姬冰雁突然道,“慕容家有一种毒药,世上无药可解,无药可救,但是慕容家从来没有拿出来用过,所以大家都以为这只是传说。”

金老夫人接道,“青玉之毒,堪比天一神水。只是其发作缓慢,以时间长久而出名。”

楚留香忽然道,“我不去。酒鬼,我不去。”

胡铁花神色变得悲哀,却没说话。

剩下金灵芝兀自问道,“香帅,什么地方竟然你也不敢去?”

楚留香正要回答,却猛的咳嗽起来,抬了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抓紧了腹部的衣服。胡铁花忧心的看着他,姬冰雁的神色也有一丝动容,他惊呼道,“难道阎罗丹没用?!”

楚留香的指缝间渐渐流下血来,他还在咳着,胡铁花扶着楚留香的肩,道,“是不是鬼酒和阎罗丹冲突了?”

金灵芝突然大叫道,“你们看,血,血的颜色……是不是……是不是……”

胡铁花急急看过去,从楚留香指缝间流下的血里有一丝的紫红的颜色。胡铁花和姬冰雁同时松了一口气。

胡铁花轻拍着楚留香的背,道,“老臭虫,你……”

楚留香模模糊糊说出几个字来,“不……酒……不……去……”

胡铁花一愣。

姬冰雁没听清。

金灵芝和张三对视一眼。

金老夫人叹了一口气。

楚留香渐渐止住了咳嗽,胡铁花将他慢慢放平在床榻上,顺手帮他擦着手,道,“老臭虫,阎罗丹和鬼酒的作用有限。”

楚留香半合了眼睛,嘴唇上还留着紫红的血液,衬着他的脸色更加惨白,神色却更加温和,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态度,他慢慢道,“酒鬼……我知道……你为了我……只是……不能找……不能……你知道……”

胡铁花用力的闭了闭眼,道,“老臭虫……这一次……我……不能听你的……”

胡铁花伸手点了楚留香的睡穴。


评论(1)
热度(12)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