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九】

  • 惊鸿

张三和金灵芝带着金老夫人来的时候,胡铁花正在给一点红倒酒。

金老夫人走进来看到胡铁花,明显的一愣,却马上又大笑着走上前,道,“我快认不出你来了,这大名鼎鼎的花蝴蝶,竟然会有一日成了这般模样。”

金灵芝和张三也是一愣。

一点红慢慢的喝着酒。

胡铁花的变化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想到的。比以前更加削瘦的脸,双目变得温润却有些锋利,眼窝陷了进去,看着你的时候已经看不出这个人在想着什么。

胡铁花站起来,对着金老夫人做了一个揖,道“老夫人别来无恙。”

金老夫人坐下来,金灵芝和张三也坐了下来,金老夫人慢慢道,“你叫我来,我大概知道什么事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楚留香他一定还活着?”

胡铁花苦笑,摇摇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金老夫人叹息似的拍拍胡铁花的肩膀,道,“我看过香帅的命相,并不是短命的人,他能化险为夷那么多次,这次不过只是一个女人,我相信香帅。”

胡铁花道,“老夫人,我并非不愿相信,只是不管老臭虫或者还是死了,伤他的人,都应该付出痛于他几倍的代价。”

金老夫人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来说说兰花先生吧。”

胡铁花给金老夫人倒了一杯酒。

金老夫人缓缓说道,“香帅的死讯传来的时候我就注意了。首先我不相信香帅死了,其次,若是香帅死了,他也绝不会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所以我找我那十个儿子,九个女儿,八个女婿,三十九个孙儿孙女,再加上六十八个外孙和外孙女都来帮我打听消息,当然,我最小的孙女就是灵芝了。我一听说这件事,我就知道灵芝会来找我。果然她去找你了,于是我在家等着消息。”

金老夫人喝了一口酒,金灵芝的脸有些红,但是并不影响她偷偷看胡铁花的目光。

可是胡铁花只是认真的看着金老夫人的酒杯,问了一句,“然后呢?”

金老夫人反问道,“你从天一尺那里得到的消息是什么?”

胡铁花老老实实道,“他知道的和我知道的差不多。”

金老夫人笑道,“所以说你毕竟还没有真正认识到江湖的人心。天一尺比你多知道一样,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你。”

胡铁花道,“为什么?”

金老夫人道,“兰花先生有着全天下最精密的情报网,和全天下最详细的秘密收录地。他甚至知道你从生下来到现在去的每一个地方。”

胡铁花脸色一下就变了,“不可能!”

金老夫人看着胡铁花,道,“兰花先生比你想象中的要可怕许多。天一尺也有秘密,他怕兰花先生泄露出去,所以只好装聋作哑,闭口不谈。”

胡铁花摇头,仍旧不信,“老臭虫的踪迹从他十二岁那年之后就很难查到,若是江湖中有这么一个人,怎么会如此籍籍无名。”

金老夫人笑了,“他兰花先生有藏宝屋,我们也有万福万寿园。”

胡铁花道,“老夫人,抱歉把你牵扯进来。”

金老夫人道,“香帅可是很好的酒友,我还不想失去他。”

胡铁花道,“那么金老夫人可是得好好的和我配合一下了。”

金老夫人笑道,“那是自然。”

-------------------------------

他醒来的时候是正午,初春的阳光打在他床边的竹窗上暖洋洋的,衬着他面无血色的脸,显得一分凄凉。

有人从门外走进来。

他慢慢的转头,开口道,“我睡了……很久?”

来人手里端着一个碗,听到问话手腕一抖,里面洒出了褐色的药汁,碗跌在地上,碎了。

他于是微微笑了,道,“碎碎平安啊红袖。”

李红袖话未说,眼泪已是大把大把的掉了下来,她走到他的床边,坐在床沿上,抹了一把泪,道,“不算太久,半个多月。你……你还知道活着……我和甜儿……以为……”

他微微的笑了,声音带着沉睡之后的沙哑,“若是你们都舍不得我,我又如何舍得你们?”

门外跑进来一个鹅黄轻衫的女子。

女子在他床前站定,也流着泪,并没有说话。

他只是叹了一口气,笑了起来,“那我问你们……酒鬼……他可还好?”

两个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回答,最后还是李红袖闻言软语道,“他……你可别太激动……他去找你了……现在……估计在悬崖外。”

他本就惨白的面色更白了几分,他望了望木门的方向,似乎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便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宋甜儿道,“你的伤……如何了?”

他闭上了眼睛,低低道,“已无大碍。我想去看看他。”

李红袖对着要说话的宋甜儿摆摆手,慢慢的扶起了他,道,“不和他见面?”

他捂着腹部,慢慢的坐起来,闻言笑道,“酒鬼的性子我知道,一点也不可爱。”

宋甜儿忍不住道,“刚刚才醒你就要出去,流血过多倒是一点也没有事?”

李红袖讶异的看了一眼宋甜儿。

她们三个人之中,宋甜儿的性格是最温柔的,她的一口吴侬软语说得极其舒适,更是做得一手的拿手好菜。

宋甜儿很少和别人红脸,更是从未说过重话。

这今日,可是头一次。

他也惊讶的看了一眼宋甜儿。

宋甜儿红着眼眶看着他,他坐在床沿边,倒是真的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

他慢慢道,“甜儿,我不去便是。”

李红袖转过头来看他。

宋甜儿也看他。

他叹气,嘴角却勾起了笑意,“但是你们得代我去看看……不要被他发现……”

-------------------------

金老夫人住在了酒窖。

酒窖若不是因为楚留香的存在,倒是真的是一个很舒适的房子。胡铁花甚至在地下发现了一个真正的酒窖,里面储满了陈年的女儿红。

他也去看过那个鸟窝,角落里有龙飞凤舞的两个字,“鸡窝”。

胡铁花顺手就把张三养的芦花鸡给放到了里面。

江湖上传出万福万寿园要为楚留香报仇的消息正是金老夫人住进来三天之后。甚至有人怀疑前段时间柳上堤的死,也是万福万寿园动的手。

柳上堤死的时候伤口只有心口的一个红点。

江湖都以为是中原一点红,但是江湖又不觉得是中原一点红。江湖都知道,中原一点红的“一点红”,往往都在人的咽喉。

可是如果不是中原一点红,那么还有谁有这么冷酷迅速毫厘不差的身手。

万福万寿园的出现,江湖就能理所当然的将他们所不能解释的东西交给合理的解释。

胡铁花坐在楚留香的躺椅上,眼睛看着放在腿上的三个一模一样的盒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在楚留香的三桅船上已经坐了很久。

门边突然有人说话。

他还没有抬头,听到那人说,“世界上能坐我椅子的人,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了。”

胡铁花忽然手一抖,要去拿盒子的手却把盒子全部掀翻在了地上。世界上能够无声无息到他面前的人只有一个,世界上能够说这把椅子的人也只有一个。

这个人现在站在他的面前,抬眼就可以看到。

胡铁花慢慢笑了,抬起眼睛看着门口的人,道,“可是有人叫我让开了。”

胡铁花慢慢站起来,来人站在门边,精神看着还好,形销骨立形容却也不为过。但是那股气质,那股温和的死亡的气质,再也不能在第二个人身上找出来。

胡铁花刚刚往前走了一步,楚留香笑了笑,却随着门框滑了下去。

胡铁花一愣,“嗖”的一下上前便扶住了楚留香,急道,“老臭虫!老臭虫!你!你怎么了!?”

楚留香眼睛半闭着,额上渐渐渗出冷汗来,嘴唇青白,已是说不出话来。

面前又落下一人,胡铁花抬眼,发现是许久未见的姬冰雁。

姬冰雁看着胡铁花怀里的楚留香,冷了一张脸,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瓶,倒了一粒药丸塞到楚留香的嘴里,然后冷冷道,“带上他,回酒窖。”

 

 

 

 


评论(3)
热度(14)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