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八】

八、兰花梦

胡铁花出口的话让一点红一惊。

但是天一尺好像早就知道,少年的脸上神色波澜不惊,道,“随我来。”说罢天一尺转身进了刚刚他出来的门内,胡铁花要跟上去,一点红拉住胡铁花,皱眉。

胡铁花摆摆手,道,“不必担心。”

已经走近门内的天一尺听到胡铁花的话,转身过来笑道,“若是想杀死你们,你们在第二楼就已经死了。只不过,我对于花蝴蝶的好友,也是感兴趣得很。”

天一尺说完也没有在意后面两个人,转身就进去了。

一点红在瞬息间感觉到胡铁花的杀气放了又收回去。

一点红看向胡铁花,胡铁花神色却已经收好了。

两个人慢慢走进去。

只不过是一个很素雅布置的房间,床放在窗户下,帐幔是白的,桌子上有一盆虞美人正半开,天一尺就坐在虞美人旁边,面前摆了一壶茶。

胡铁花坐下,问道,“什么茶?”

天一尺倒了两杯,递了一杯给胡铁花,道,“决明子茶。”

胡铁花接过刚刚喝了一口,天一尺又道,“清热,明目。”

一点红眯了眯眼睛,慢慢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胡铁花道,“我有三件事拜托你。”

天一尺点头,“前两件你已说过了。”

胡铁花道,“第三件我希望知道你知道的所有的关于一个人的消息。”

天一尺道,“我知道你问的是谁,可是我知道的可能和你知道的差不多。”

胡铁花道,“你要什么?”

天一尺道,“你既然来找我,你就知道,我可以为你备齐人手,甚至可以为你提供最秘密的情报。”

胡铁花道,“我知道。”

天一尺道,“我只要一个人,到时候你把那个人交给我,我们就算两清。”

胡铁花道,“谁?”

天一尺道,“慕容青城。”

胡铁花沉默了一下,和一旁的一点红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于是天一尺又道,“这个交易你并不吃亏,而且我并不需要你把他完整的给我,你只需要留一口气给我。”

胡铁花皱眉道,“你为什么要他?”

天一尺道,“你不必知道,你答应或是不答应?”

胡铁花问道,“你那么多杀手,为什么不随便派几个去抓他来见你?”

天一尺道,“这就是我和他的原因了。”

胡铁花道,“我答应你。”

天一尺的面上便出现了一种似苦似甜似悲似喜的神色,但是他马上又收起了这种神色,对胡铁花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关于那个人所有的消息。”

一点红道,“是谁?”

胡铁花面色一冷,“兰花先生。”

兰花先生是谁,从哪里来,多大年纪,叫什么名字。

这些消息都没有人知道。

见过他样子的人都已经死了。

胡铁花唯一知道的就是,兰花先生只在满月出现,也只在满月杀人,杀人之后会有兰花的香味,并且死人的脸上,往往都是一朵盛开的兰花。

胡铁花闻到楚留香留下的郁金香小瓶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个人,但是他调查了很久,还是只知道这个人。

仿佛这个人乘风而来,随性而去。

胡铁花找天一尺不为别的,只为瞒过兰花先生关于楚留香死后的一切。

是生是死,所有人只需要知道死就好了。

这也是胡铁花为楚留香想方设法留下的退路,虽然楚留香的踪迹在他十二岁那年就已经很难查到。

没有绝对,胡铁花不想冒险,胡铁花只想清净的报仇。

当然这个清净只是相对而言。

 

胡铁花和一点红从天一楼返回松江府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中旬。

天一尺允诺他会在所有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胡铁花相信他。

一点红不太理解,胡铁花于是这么对着一点红道,“你十二三岁的时候在干什么?”

一点红老老实实道,“杀人。”

胡铁花笑道,“他十二三岁也在杀人,只是他十七八岁就已经建立了一个杀手楼。只怕外界对于他和兰花先生都一样的不了解。”

一点红沉默。

胡铁花继续道,“这只能说明他和兰花先生一样,到处都有他们的眼线他们的人。说不定我们说的话,做的事,甚至吃的饭都已经摆在了他们的面前。一举一动都有人注视,可能是街边的乞丐,也可能是端茶的小二。他既然说会在所有的时候出现,我就相信他会在所有的时候出现。”

一点红看着胡铁花道,“还有呢?”

胡铁花凑在一点红的耳边低声道,“总之我们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不必担心,事成之前,他绝不会做对我们不利的事情。”

两个人顺着春天的花开回到松江府。

胡铁花仍旧回到了他的酒馆,雇了一个小二,甚至于在他的酒馆种起了花。

胡铁花也带着一点红去过酒窖。

酒窖种满了各式各样的郁金香。

而四月份,正是郁金香花开的时间。

胡铁花在种花的时候一点红去了哪里?

 

一点红去了江南。

他是来杀一个人的,一个他不认识,但是仇恨深似海的人。

这个人叫做柳上堤。

柳上堤,江南风流第一,剑术第一,风姿第一,有剑如丝,以柔克刚,一剑穿心。 

一点红来的时候胡铁花给了一点红一件素雅的衣裳,虽然配上一点红不苟言笑的神情有点别扭,但是胡铁花拍拍一点红的肩膀道,“去江南嘛,杀人也是要温柔一点的。”

江南四月薰风低。

江南这个时节天气不冷不热,百花斗艳,况且小桥流水,别有一番风味。往来的姑娘眼角眉梢都是带着温柔的微笑。

有一个提着装满桃花串的姑娘笑嘻嘻的挡在一点红的面前,“哎,这位公子,买一朵桃花吧……”

一点红冷冷的瞥了姑娘一眼,突然笑了,“柳上堤在哪里?”

卖花女一惊,“我……我不知道……”

一点红道,“他经常会去哪里?”

卖花女转身就跑,一点红却又站在了她的面前,“为什么跑?”

卖花女知道不小心遇上了个高手,只得小声道,“柳……柳公子……有个喜欢的头牌……在……在写意楼……”

一点红皱眉道,“那是什么地方?妓院?”

卖花女摇头,“是个琴楼……公子我就知道这么多……你……你放过我把……”

一点红转身就走。

无题写意,名字倒是取得很好。

写意楼临江而建,一楼是表演的大堂,二楼是为了那些贵客准备的雅轩,三楼则是姑娘们休息的地方。

一点红提剑进门的时候老鸨拦住他,眼睛不住的往一点红的剑上看,“哎哟,我说这位公子,脸生得很啊。”

一点红点点头道,“我来听曲。”说着就要进去。

老鸨又伸手拦住他,“哎哟公子,你这模样凶巴巴的,可不要吓着我的那些个姑娘了……”

一点红皱眉,正巧旁边有人亦是一身素雅,手中提了一把剑,晃晃悠悠的走了进去。一点红于是道,“我和他,有什么不同?”

老鸨看到来人眼睛已是笑开了花,听到问话,斜了一眼一点红,道,“人家可是江南剑术第一的柳上堤柳公子,你一个无名小辈,怎么能和柳公子相提并论。”

柳上堤听到了问道,倒是停了脚步转过身来,笑道,“妈妈,让他进来罢。你这是折煞我了。”

一点红打量着柳上堤。

生了一张温润的脸,很典型的江南人眉眼,偏一些书生气,但是一点红知道既然此人能成第一,想必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

手里有剑未必是剑。

一点红沉默了一下,笑了,“传闻柳公子有剑如丝,可不知,哪里如丝?”

柳上堤笑道,“人在剑在,心中有丝,手中便是丝了。”

一点红点头,就从柳上堤旁边走过,柳上堤伸手一拦,道,“不知道这位仁兄有没有兴趣和在下交个朋友?”

一点红摇头道,“我仇家太多,会给你带来不便。”

柳上堤倒是一愣,让开了一点,“那不如告知一下在下你的名字,若是他日再见,便做个朋友。”

一点红道,“我叫囚原。”

 

柳上堤死讯传出来的时候胡铁花正在浇花。

胡铁花手也没有抖一下,仍旧慢慢的浇着花。

身后落下一个人。

胡铁花头也没有回,道,“回来了。”

那个人道,“回来了。”

胡铁花笑了,“剑如何?”

那个人道,“只比我慢了一点。”

胡铁花转身过来,和那人一起坐在了石桌边。

这个人赫然是中原一点红。

胡铁花道,“虽然你讲故事很没趣,但是我还是很想听听你怎么杀的他。”

一点红于是道,“他的剑在脖子上,像一根丝线那么围着他。”

胡铁花笑了,“那不是很容易自己杀了自己?”

一点红摇头,“太细,他的动作太快,一条丝就像无数条丝。他可以在任何一个影子下取你性命,因为全都是他的剑。你却打不到任何一把剑,因为全都是影子。”

胡铁花似懂非懂的点头道,“你是说残影太快?”

一点红点头,“但是只有一处破绽。”

胡铁花想了想,道“只有一个是真的。”

一点红微笑道,“对,只有一个是真的,他只要出手,残影就没有了,如果我比他快,更快,他便死了。”

胡铁花笑了,“所以他只比你慢了一点。”


评论(8)
热度(12)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