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楚留香】沧江一梦【七】

七、还君明珠双泪垂


胡铁花和中原一点红去了成都府。


去找天一楼。


天一楼是什么?


天一楼是个楼。


就像太白居在松江府一样出名,天一楼在成都府也十分出名。


什么人都可以进去,什么人都可以在里面找到你所需要的东西。


那么天一楼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它就是一座楼,一座仿佛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楼。它在成都府的西北角上,整座楼只有三层,可是从来没有人去过第二层。


更别说第三层。


第一层的大门敞开,欢迎着各式各样的人来,即使你只是一个乞丐,大门的少年也会将你当做最尊贵的客人迎进去。


他们的笑容恰到好处,真诚却不显得过分虚假。


天一楼第一楼,只要你有钱,随时随地都能进去,你可以找到最昂贵的杀手,你也可以找到最漂亮的女人。服务的少年们尽心尽力的满足着客人的所有要求。


那么胡铁花他们是不是到了第一楼就足够了?


可是胡铁花偏偏要去第三楼。


那么我们来说说第二楼。


能够进去第二楼的只有一楼服务的少年,二楼有着全天下最灵敏昂贵的消息,也有着全天下最不为人知的秘密。


胡铁花想去第三楼是不是疯了?


恰恰相反,胡铁花认真得很,也清醒得很。


那么第三楼是什么地方?


第三楼是最最隐蔽所在的地方,里面只有一个人,那个人能帮你做任何事情。


如果你要做皇帝,那个人可以想方设法为你筹备一支军队,如果你想要复仇,那个人可以想方设法为你筹备杀手。


这样一个人是不是简直像神话一样。


这个人是天一楼的主人。


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是男是女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胡铁花只知道他的名字。


天一尺。


差天一尺,离地九十。


第二楼和第三楼的功能是不是差不多。


可是只有亲眼见过的人才知道,第二楼和第三楼比起来,简直只是一个游乐园。


第二楼的消息足以满足大多数找上门来的人,这些人不过是为了寻仇抢夺秘籍或者发财。


真正的消息藏在第三楼。


第三楼满足所有灭世阴谋开始的开头。


包括楚留香的死亡。


“要价呢?”中原一点红问,“你并没有说怎么才能去第三楼。”


胡铁花笑道,“那个人不要价,只要他高兴,可以免费为你准备一切,只要他看你不顺眼,连见也不会见你。”


中原一点红道,“听起来不像杀手楼。”


胡铁花道,“可却又偏偏是最贵的杀手楼。”


中原一点红道,“你有把握?”


胡铁花摇头道,“没有,但是遇人说人话遇鬼说鬼话我还是会的。”


中原一点红不说话了。


胡铁花道,“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叫姬冰雁?”


中原一点红摇头,又点头,“你觉得我比较在行。”


胡铁花摇头,“我们还没有见到楚留香的尸体,不能断定他死了。”


中原一点红恍然大悟似道,“你说楚留香可能会去找姬冰雁?”


胡铁花往北边望去,半晌道“如果……老臭虫真的没死,他应该已经找到姬冰雁了。”


中原一点红随着胡铁花眼神望过去,眼里存着淡淡疑惑,并没开口。他知道胡铁花和楚留香的交情,但是他不能理解这一份信任,或者说,心意相通。


中原一点红前半生是杀手,冷酷无情,且视杀人如艺术。


中原一点红觉得自己后半生倒也不会有一个胡铁花。


可是他们已然是好朋友,这点已经使中原一点红很满足了。


--------------------------


“还恩,”女人的声音带着说不出的柔情蜜意,但是只要是人一听,就知道女人只是温柔的叫着这个名字而已,“我有时竟分不清你和慕容。”


“姐姐,”男子的声音带着一些稚气,亦有一些叹息,“本就分不清,何必勉强?”


女人挣扎了一下,似乎在措辞,“天下人都觉得我们感情好得不得了,却想不到风流倜傥的慕容家主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男子沉默了一下,却慢慢道,“姐姐不解释,也就没有人知道我了。”


“还恩,你可是怪我了?”


“姐姐,我明白你的心思。”男子笑了,“天下人都知道有一个慕容青城,慕容青城是林还玉表哥,可是哪里知道,慕容青城时常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


女人也笑了,“慕容家待我们极好,极好,”声音却淡淡,慢慢低下去,“可是哪里比得上他……”


男子缓缓念了一首诗,“还君明珠双泪垂,还君宝玉君已死。君死妾丧情亦绝,天上地下永不聚。”男子顿了顿,又慢慢道,“姐姐可曾告诉过他?”


女人浑身一颤,“我没来得及……世人皆道我狠毒,殊不知,最狠毒的反而是世人所道的君子。”罢了她又紧紧拉住男子的衣袖,道,“他是如此的想置他于死地。”


男子站起来,轻轻扶女人躺好,“姐姐,你累了,睡一会儿吧。”


待安抚好女人入睡,男子静静才道,“姐姐,若是你知道,那毒是我给慕容的,会作何感想?”罢了男子又慢慢道,“姐姐,若是他没死,那么我必要让他死。而这一次,我必要留下他的尸体。”


-------------------------------


胡铁花和中原一点红到成都府的时候已经是四月份。


四月的成都府春暖花开,不冷不热正是最好的时候。只可惜来的两个人都没有心思游山玩水。他们一进成都府就直奔天一楼。


胡铁花在进府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天一楼。


西北角上飞檐高飞,檐铃在风中叮当作响。


他们进门的时候,那些引路的少年果真如胡铁花所说的一样,笑容满面,真心诚恳。胡铁花却看也不看这些少年,直奔楼梯而去。


有一个少年拦住胡铁花,“先生您好,这里是不能去的。”


胡铁花看着那少年,一双黑亮的眼睛里满是不屑,“楼梯建造出来就是给人走的,为什么不能去?莫非你们的楼梯不是给人走的,是给猪走的?”


少年遭了一顿抢白居然也不恼,仍旧挡在胡铁花的面前,“主人有规定,除了我们,谁也不能上去。当然,猪,更不可能。”


胡铁花吃惊的往少年的身后看去,道,“那为什么那个人可以上去?”


少年居然没有回头,慢慢道,“根本没有人。”


胡铁花神情焦急的指着少年身后,“你们还讲不讲道理了!他可以上去偏偏我不能上去!”说着就要去推开少年的手。


少年此时倒是有些动摇了,他想着侧头看一眼,就一眼,就知道胡铁花是不是在骗他了。


少年毕竟是少年,待回过头来的时候胡铁花早就不见了。


不过天一楼也奇怪,竟然没有其他少年来帮这个少年,都似笑非笑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个少年。


少年脸颊泛起一片羞赧的红晕,对着周围人大吼道,“看什么看!没看过上当受骗的!”


倒也是个诚实可爱的少年。


胡铁花和中原一点红趁此机上了二楼,二楼空空荡荡,除了一些书架,什么东西也没有。


胡铁花道,“我还以为有舌头。”


中原一点红道,“为什么是舌头?”


胡铁花道,“消息传的最多最快的就是人的舌头,割下人的舌头,就可以知道很多消息。”


中原一点红道,“舌头割下来还会说话?”


胡铁花道,“你这个人就是什么都太较真,一点也不可爱。”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上了去往第三楼的楼梯。


这只怕是天底下最怪的两个人了,说不定天下千金难买的消息都藏在那些书架里,他们却看也不看,视若无睹。


第三楼除了窗户却什么也没有了。


胡铁花甚至都疑心是不是消息有误,这里甚至不像有人住过的地方。


中原一点红道,“这怎么可能有人?”


胡铁花道,“若是没人,”胡铁花跺了跺脚,“怎么做生意。”


墙上忽的打开了一扇门。


有个人拍着手慢慢的走了出来,笑声洪亮胡铁花却觉得有点耳熟。那个人道,“胡铁花就是胡铁花,这都被你发现了。”


胡铁花一挑眉,道,“是你!”


那个人道,“不错,是我!”


中原一点红此时也听出了这个声音,他提着剑看着那个人慢慢从阴影里走出来。


这个人是谁?


走出来的赫然就是之前拦他们的少年。


胡铁花道,“你是天一尺?”


少年笑道,“世上有很多天一尺吗?”


中原一点红道,“刚刚我试探过,你根本没有内力。”


天一尺又笑了,“为什么杀手楼的主人一定是杀手?就好比为什么酒馆的老板一定要会喝酒一样。我不会武功,但是有这个。”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胡铁花实在不能明白天一尺的逻辑,觉得好像有些道理,又好像说不通。


胡铁花摇摇脑袋,道,“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


天一尺笑道,“我知道,可是你知不知道我这里的规矩?”


胡铁花道,“我知道。”


天一尺道,“我有那个人的消息,但是我不能保证还能查到什么。”


胡铁花道,“我不需要你查到什么,我只要最好的杀手,和最快的消息。”


天一尺道,“这些一楼都可以办到,为什么上三楼?”


胡铁花道,“因为死的是楚留香。”


天一尺不说话了。


因为死的是楚留香,所以要最好的人。


中原一点红在一旁叹了一口气。


天一尺马上转头过来看着中原一点红道,“阁下就是中原一点红?”


中原一点红点头,“是我。”


天一尺像是很疑惑的样子道,“有了搜魂剑无影的一点红,为什么还来天一楼?”


中原一点红知道他这句话虽然看着自己,但是问的是胡铁花。


胡铁花道,“因为我们要对付的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庞大的组织。”



评论(2)
热度(14)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