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杨子荣x楚留香】四

四、让我带上他


楚留香把人放开,战士连连道谢,马保军从不远处跑过来,训练场一时间寂静无声。

杨子荣看了看四周,苦笑道,“看样子楚兄弟你露的一手,也是麻烦。”

楚留香摸摸鼻子,嘴角挑起来,靠近杨子荣了一点,“子荣想不想我教他们?”

杨子荣眼睛眯了眯,“楚兄弟,”顿了顿,“你想不想?”

楚留香又摸摸鼻子,还没有开口,杨子荣又问道,“楚兄弟鼻子怎么了? ”

楚留香手顿了一下,笑道,“我鼻子闻不到味道。”

杨子荣一愣,楚留香又靠近了一点继续道,“但是却可以闻到想闻的味道。”

杨子荣面色僵了一下,从马保军的角度看去两个人站的位置十分亲密,然后马保军往四周看了看,表情各异。

杨子荣笑起来,退开了一些,对着周围人道,“楚兄弟说要教你们轻功,咱们一起为楚兄弟鼓鼓掌!既救了我们同伴的性命,又愿意无私的教我们功夫!”

四周倒是一片叫好。

楚留香保持着姿势,对着杨子荣微笑道,“子荣,晚上你得请我喝酒才公平。”

不待杨子荣回答,楚留香已从他身边走了过去,对着马保军道,“保军帮忙让大家集中一起行吗?”

马保军“嘿嘿”点头,“楚兄弟想去哪里?”

楚留香四顾一下,道,“去那边,”马保军顺着眼光看过去,看是操练场旁的小山丘,不陡,“在山丘之下就好。”

马保军点头喊开了。

杨子荣走上来,问道,“为什么在那里?楚同志想让他们像你一般,‘飞’上去不成?”

楚留香笑道,“非也非也,子荣我到时自有妙用。那么,现在我们过去罢。”

杨子荣正要说“走吧”,楚留香不妨伸手揽过了杨子荣的腰,提气就那么和杨子荣说的一样,‘飞’了起来。

‘飞’倒是很快,两个人横穿了大半个操练场,底下一排战士只能看到一抹绿色飞过去。

马保军招呼了战士过去,转身倒好了,楚兄弟和排长都不见了。

落地的时候杨子荣惊魂未定的攀着楚留香的脖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楚留香见状微微一笑,倒是难得的没有开口调笑。

待得战士们差不多都来了之后,杨子荣像是才回过魂来一样的猛地放开了手,“楚兄弟你你你……你……啊……对不起……我……我……”

楚留香好笑的看着他,道,“子荣第一次‘飞’起来感觉如何?”

杨子荣突然一下拍了一下楚留香的肩膀,大笑道,“好哇!没想到这么痛快!他nn的!楚兄弟我一定要学会你这一手绝技!”

一群人难得这么认真的在操练场学习,杨子荣终于知道楚留香为什么要选择靠山,得跑。

上上下下跑了很多趟,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楚留香见状倒是一笑,“坚持一下,这对从来没有打通过脉络的人来说是最快的办法。”

跑完也差不多中午了,一群人围着楚留香吃了饭,楚留香说下午就开始教他们运气。

这可是很稀罕的事儿,毕竟一群大老爷们儿只在书上看到过,真真实习起来,所有人终于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天分了。

有人一个小时就学会了,有人却迟迟不明白原理。

楚留香很有耐性的慢慢指点着,终于在艰苦卓绝三个小时奋斗中,大家都能勉强的运气,而且能够用比以前快很多的速度跑圈,楚留香满意的看着带起一片沙尘速度快了很多的影子,当然对于他而言,这并不算够快。

后来晚一点司令来看的时候,训练场的人围着场地在跑步,他只听到了风声却没有看到人影,正疑惑着,还是杨子荣最后微喘着停在他身边说,“司令你看我们是不是比以前跑得更快了?”

司令,“……”

杨子荣继续道,“多亏了楚兄弟……”

司令咳了一声,道,“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杨子荣把训练场留给了楚留香,转身跟走了。

司令道,“我之前派了203小队去威虎山调查那里屯驻的山匪,我估摸着他们去了这么久,现在应该没粮食缺人手,我派你和卫生员白茹去那边支援他们。你是一队班长,又熟悉山匪习性……只是……有困难的话……自己克服。”

杨子荣微愣,随即双脚“啪”的一并,行了一个军礼,“保证完成任务。”杨子荣犹豫了一下,保持着动作,“报告司令,我……我想多带一个人。”

司令老谋深算的一笑,“楚同志吧?他是新来的,又不懂这些,如果你觉得他能帮助你,那就带上他把,只是我们不知道他底细……”

杨子荣自然知道司令言下之意就是说,生死不管,出了事他负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能够带上楚留香之后,他莫名的就高兴了起来,“报告司令,我会照顾好楚兄弟的,保证完成任务!”

司令倒是意外的看了杨子荣一眼,摆摆手表示知道了,道,“明日就动身,这雪也下得挺大,你就和白茹借火车头过去吧,衫岚站。”

杨子荣行了一个军礼,就出去了。

此时已差不多是晚饭饭点。

杨子荣看看天色,刚刚出门就被人拉去了食堂,进门就看到楚留香坐在一堆人中间,面带笑容,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杨子荣就是看出了疲惫和不自在。

于是杨子荣走上前去,对着围着楚留香的一群人吼了一声,“好好吃饭!谁再讲话我就罚他面壁!”

一群人鸟兽群散。

楚留香对着杨子荣一笑,道,“子荣答应我的酒呢?”

杨子荣挑眉,“我带你去拿。”

楚留香站起来,懒懒散散却十分潇洒,杨子荣打量着楚留香背后的一头异常柔顺的长发,楚留香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仿佛闻到一阵若有若无的郁金花香。

军营里明令禁止喝酒,可是杨子荣神神秘秘带楚留香去前几日楚留香站过的松树下挖了半天,挖出两坛酒来。

楚留香摸摸鼻子倒是笑了,“没想到子荣还有私藏的好酒。”

杨子荣撇嘴,“军营里不准喝酒,我倒是爱喝一些,每次驻扎在哪里我就埋两坛酒,偶尔解解馋。楚兄弟你别嫌弃,好歹还是高粱酒。”

楚留香接过一坛,拍开封口,一股带着粮食香味的酒香争先恐后似的溢出来了,不由赞叹了一句,“好香!”

杨子荣勾起嘴角,“所以楚兄弟想在哪里喝酒?”

楚留香笑,“还真有个好去处,子荣愿不愿随我去?”

杨子荣点头,“去哪里?”

楚留香上前一步搂过杨子荣的腰,嘴角咧到很大,“子荣抓紧了。”

后来战士们吃完饭路过操练场的时候,只闻到一阵酒香从上空传来,四下里打探却见不到人。

楚留香正是和杨子荣坐在今日操练的峭壁顶端喝酒。

楚留香难得的没有说话,抱着坛子像胡铁花似的那么喝酒,杨子荣看得出来楚留香有心事,也大概能猜到,便道,“楚兄弟,你别担心,既然能来就能回去,还不如享受一下百年之后的日子。”

楚留香沉默的看了一会儿远处,沉默到杨子荣以为楚留香不会回答他的时候,楚留香低低的道,

“有些人,遇上了,就是一辈子也愿意呆在一起。哪管能不能回去。”

杨子荣不太懂,还没回答,楚留香又道,“子荣,若是我回去了,只恐怕你也不会记得这个人了。”

杨子荣想反驳,楚留香自嘲的笑了笑,没有给他插嘴的机会,

“我有个好朋友说,酒,并不是必需品。但是一旦需要不想事情的时候,酒,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评论(4)
热度(13)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