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杨子荣x楚留香】二 【下】

觉得自己唠唠叨叨写了好多,,, 

我这里说一下,我带入的楚留香是张智尧版本的楚留香。千万别带入其他版本的。

其实我TAG都有打的。


二、轻功让我们见识见识 【下】

楚留香站在庭院的中间,穿着军队里杨子荣拿给他的棉衣,长发随意束了一下。四周都围满了好奇的一班和军队里其他班里的战士。

一班自从开了一个小会以后,一群大老爷们儿不论吃饭还是休息,全都围在楚留香身边好奇的问这问那。战士们倒是将信将疑,且听说楚留香还有两下子之后,都纷纷举手表示要切磋切磋。

倒是美名其曰说要和楚留香建立默契和友谊,杨子荣只能扶额长叹。

楚留香答应着,人和和气气的给大家解释明朝的事情,他也解释说自己是个江湖人,皇帝宫里的秘闻倒是什么也不知道,只能讲一些什么江湖报仇雪恨或者风花雪月的故事。

李定就说了,“楚兄弟,你不要回去了,不如留下来给我们讲故事得了。”

楚留香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他们准备切磋手上功夫,一是单打独斗,二是以少胜多,最后当然还是看杨子荣和楚留香打。

只是本来说也想用枪的,或者木棍,楚留香说自己不习惯用那些,一群糙汉子也觉得不能欺负这么白面皮的人。

于是楚留香站在场地中间,先是和一班选出来的人试试身手。

第一个是马保军。

此人是尖刀班的单打独斗第一,最适合近身战。紫红色面皮,浓眉大眼,楚留香倒是觉得有点像胡铁花。

马保军冲上来第一件事就是攻击楚留香的左边,楚留香头一偏,右手一格,马保军只觉得手上传来一阵麻意的同时只觉得一阵风扫过面膛。马保军倒是条件反射的往前面一躬身,背却上被人用手轻轻拍了一下,拍的力度刚刚好,马保军往前栽了一下,楚留香已经将手比了一个枪的样子,放在他抬起来的额头前。

四周一片叫好。

楚留香摸摸鼻子,伸手拉了马保军起来,抱了个拳,道,“承让,没事吧?”

马保军“嘿嘿”一笑,“都是皮糙肉厚的老爷们儿,没事。楚兄弟,你这功夫可神了啊, 回头你教教我。”

楚留香也笑,“一言为定。”

马保军又退到人群里,杨子荣站在旁边,听到李定对马保军说,“保军!你那是没看清!我们都没有看清楚啊!他娘的!楚兄弟动作太快了!我们只看到他挡了一下你的手,眨了眨眼睛,你就已经输了!”

马保军又是“嘿嘿”一笑,“人家那是叫什么……什么……内功来着?我们怎么比得上人家……楚兄弟也是真本事……”

接下来楚留香看了看杨子荣,杨子荣一笑,对着一班的人就道,“你们一起上!不要单打独斗!给他看看咱们尖刀班的本事!”

大约又上来了六个人,把楚留香围在中间。

各是擅长近身和持久战,还有擅长偷袭的,都是一班尖刀中的尖刀。几个人配合也很默契,出手就封死了楚留香周身路数。

可是还是一眨眼的功夫,楚留香就像没有动过一样,围上来的六个人已经不动了。

杨子荣一惊,心里却是又惊又喜,“哎哟我的亲娘哎,我捡到了一个宝啊。”

周围没有人明白是怎么回事,楚留香摸摸鼻子,对着六个人一一抱拳,嘴里道,“多有得罪多有得罪,承让了。”

一一走过去给六人拍开了穴道。

杨子荣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六人站起来,却浑然不知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他冲着楚留香道,“楚同志,你这个点穴手法用得可是算作弊啊。”

楚留香摸摸鼻子,笑了,“这不是子荣所说,‘生擒’的精髓吗?”

杨子荣愣住了,一旁观战的司令抚掌大笑,“对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不算作弊。”

所有的战士都高兴的笑了起来。

杨子荣取了帽子,走上前去,对着楚留香道,“我们就定个规矩,”边说边在地上画了一个圈,“脚步不能出了这个圈子,谁踏出一步就算输。不许点穴。”

楚留香又摸了摸鼻子,“好。”

两个人在圈内站定,杨子荣出手就直取楚留香的下盘。他刚刚在一旁看得清楚,楚留香下盘稳是稳,可是轻。

楚留香一跃而起,顺着杨子荣的头顶翻了过去。

杨子荣回身就是一拳打向楚留香的腰腹,想的是用力之处,要让他没法用力。

楚留香侧身一闪,就又闪到了杨子荣的背后,伸手就是一掌拍向杨子荣的背。

杨子荣躬身顺势转身,就又和楚留香站来面对面。

杨子荣起左手攻向楚留香的面颊,楚留香侧脸,左手攻向杨子荣的腰腹。杨子荣嘴角勾起一点笑意,侧身一闪,矮身便扫向楚留香的脚步。

楚留香一跃而起,杨子荣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便听到一阵哗然,背上似乎被什么点了一下,一股力道灌了进来,杨子荣步伐一踉跄,眼看就要脚和身体一起栽出圈外,楚留香落在杨子荣背后,伸手拉了一把杨子荣的大衣,杨子荣就站了回来。

楚留香又摸摸鼻子,笑道,“承让。”

杨子荣也笑了,“还被你骗了,我说不能用点穴,你就用轻功。不过到头来输赢不论过程。还是楚同志更胜一筹。”

四周欢呼声此起彼伏。

司令咳了一声,杨子荣示意安静,司令便道,“楚同志的身手很好,只是不知道愿不愿意为我们单独展示一下轻功?我们这些战士们,平日里也不怎么识字,倒是从小听什么轻功上绝壁这样的故事长大。碰上了楚同志是我们的缘分,不知道可不可以?”

楚留香笑道,“这本并不是什么难事。”然后他左右看了看,唯独庭院中一棵松树挺拔得挺高,于是足尖点地,“嗖”的就从杨子荣的旁边站上了松树的顶端。

松树却并没有因为楚留香的重量而被压弯,却反而动也未动。

院子里寂静了。

杨子荣看着树顶的楚留香,站在松树上的身影,他心里骂了一句,“真他娘的好看。”

 

 

 


评论(5)
热度(13)

My lover is far beyond the galaxy.

With @六个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