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afundleBay | Powered by LOFTER

【杨子荣x楚留香】

火速马了一段…… 

背景大概在杨子荣智取威虎山之前的一个小战役上面。

脑洞果真和写出来的不能相比。脑洞我想了很多,可是写了这么多我还没有写到我想好的地方我也是醉了……

【都是话唠惹得错

啊啊啊啊,好喜欢这一对怎么办,如果有ooc , 也是难免的,毕竟杨子荣的形象来自于电影和百度百科。

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


一、天上掉下个挡箭牌


“你们跟我出去吧。”

说话的人穿着普通村民的衣物,上面缝满了大大小小的补丁。毡帽看着比较完好,也是深灰的颜色,衬得这人的面容刚毅,眼角眉梢带着诚恳和认真。

这是一间普通农村人家的茅草屋,里里外外站满了抱着长枪身着黑袄的土匪。

这个人说话说完之后,人们便是陆陆续续的丢下了枪,说话的人也是慢慢指挥者房间里的人走出来,从院外也涌进来一些穿着军绿色大衣的军人,肩背上扣着枪,围好了缴械投降的土匪,并挨个收着出门的土匪的枪械。

“班长!你太厉害了!”

“班长!我们可是老担心你了!”

“班长……”

劝服土匪的那人刚刚走出来,四周便围上了四五个军人,嘴里七七八八, 都在开心的说着话。

此人便是牡丹江军区二团三营七连一排一班新上任的班长,杨子荣。

杨子荣嘴角微微挂了一点笑容,挨个拍了拍几个军人的肩膀,“我这也是为了村里人着想,还是得有你们大部队的支持才行啊。”

几人有说有笑的往门外走着。

随即一声冲天枪响。

小小的农家院内立马混乱了起来,土匪不是蹲下抱头就是扯开嗓子骂娘,收缴枪械的顺序也乱了,门口站着的两个军人只好将门暂时的封闭。

杨子荣被推搡了几下,又退到了院中,身边的几个战友已经帮忙维护秩序去了,杨子荣四周打量着,觉得听到的枪响离自己很近。

“班长----- 小心!-------”

杨子荣刚刚回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屋顶,枪声随即响了第二次,他躲也躲不开,只闭上了眼睛。

枪响之后预料中的疼痛却并没有传来,四周反而安静得过分了。

杨子荣立马睁眼一看,面前正正站着一个奇怪打扮的男人,广袖白衣,发髻绾在头上,面色苍白却带着惊讶。

杨子荣正开口道,“你……”

那个人便直直的向着他倒了下来,杨子荣手忙脚乱的接好男人,一看男人的背上,右蝴蝶骨的地方晕开了一片血。

 

将男人带回医务室抢救之后,杨子荣站在门外,百思不得其解,他怎么也想不通之前他在院子里劝降土匪们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过这个人?

“班长,”身后有人低低的喊他,“我给你说个事儿。”

杨子荣扭头,认出来人是一班的李定,也低声道,“什么事?”

“那个人,”李定努努嘴,“躺着急救那个,我看到他是凭空落下来的!”

杨子荣道,“胡说!大白天怎么会落下一个人来!你框我呢?”

李定连忙摇头,“不不不,班长,我们好多人都看见了,那个人从空中就那么,‘嗖’的一下,就落在你的面前,我们眼睛都还没有来得及眨,他就被子弹打伤了!”

杨子荣白他一眼,“你当我们在搞什么地形侦查呢,哪有人从空中掉下来还不会摔死站在我面前的?!再说了,那个人穿的很奇怪,指不定是哪家乱跑的……”

李定愣了一愣,“班长……你是说……”

杨子荣指指脑袋,又摇摇头,“我们虽然要亲近老百姓,但是也不是没来由的让人家白白挨了一弹子,等他醒来我问问他,如果是走错了,我就亲自带他回去。”

李定叹了一口气,“班长,你可是相信一下我啊……”

杨子荣摆手让他别说了,正巧医生从门里走出来,杨子荣随医生走了两步,问道,“医生,他怎么样了?”

医生摘了口罩,道,“没什么大碍,倒是已经醒了。刚刚取了子弹,还不能自由活动,不过过两天就好了,伤的不深,算他福大命大,正好打在他骨缝上。你要去就去看看吧。”

杨子荣点头,转身就准备进去,医生“哦”了一声,又道“对了,我还没有见过穿的这么奇怪的人,剪开他衣料的时候看他层层叠叠穿了好多。”

杨子荣一呆,又谢过医生,开门进去了。

 

楚留香正趴在他和胡铁花小时候建好的狗窝上面看着里面的情形,胡铁花被四个美女左拥右抱,楚留香倒是摸摸鼻子了然一笑,正准备跳到狗窝的门里去,却脚下一滑,等他正提气准备轻轻的站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在了半空中。

四周都是茅草屋,农家小院,楚留香在半空中听到一声大喊,“班长----- 小心!-------”,并伴着一声像是烟花爆开的声响。

楚留香落在了一个人的面前。

他还没有来得及打量便觉得右背一阵剧痛。

面前的那个黑黝黝的男人好像想问自己什么问题,这个人,穿的怎么如此奇怪……

楚留香被痛晕过去的最后一个念头却是,为什么这个暗器如此厉害,声音传来的时候自己却躲也躲不开?

 

楚留香再次醒来的时候平躺在屋子里,扭头便看见有个人穿着白衣,戴着一个奇怪的口罩,正在收拾一些他见也没有见过的东西。

是银的吧?怎么如此光滑,回头让红袖看看才好。

楚留香顺势打量起四周。

他简直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白色的顶白色的墙,有个像双层柜子一样的东西,却可以推来推去。怎么还有那个绿色罩子罩着的可以发光的东西?

楚留香只觉得他好像来到了一个很土豪的世界。

这个世界的人居然用银来做一个可以动的架子?

然后那个戴着白口罩的人看他醒了,便道,“你先别动啊,你运气还算好,子弹打的地方不深,正好在你的骨缝那里,不过这两天不能沾水不能剧烈运动。每天换一次药,很快就好了。”

楚留香一愣,心道,“那个暗器,叫做‘子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点点头。

医生又道,“你等等,我去帮你把杨子荣叫进来。”

 

杨子荣进来的时候楚留香正看着门口,杨子荣拉过椅子坐在楚留香的床边,对着楚留香道,“杨子荣。谢谢你挺身而出为我挡了一弹,否则,我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了。”

楚留香一愣,“呃……在下楚留香。”

杨子荣也是一愣,“哈哈哈,同志这什么年代了你还自称在下……楚留香……这名字一听就是个有文化的家里取的名字,哎,你家在哪里啊?”

楚留香又是一愣,“在下……哦……我……我也不知道……”

杨子荣道,“楚同志,你是不是忘记了?没关系,你可以暂时住在我们军队里,吃穿用的我可以暂时分给你!”

楚留香摇头,“四海为家。”

“……”杨子荣沉默了一下,“兄弟你还好吧?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我看你也不像什么难民家里的儿子,虽然打扮有些奇怪了……”

楚留香一愣,才想起自己的衣物和鞋袜都已经被换掉了,穿上的衣服虽然没有他从前的衣物舒服,但还是将就着能用。

就是袖子好窄小好奇怪。

杨子荣见他没有说话,又道,“兄弟,我看你头发长这么长也不说剪剪,是不是去四旧的时候你不在啊?没关系这个我可以帮你!”

楚留香摸摸鼻子,嘴角挂起一点笑,“不劳兄台费心了,我想问一下兄台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杨子荣别扭的答道,“你是问现在?现在是1946年啊,正是内战的时候。”

楚留香呆住了,“1946……那明朝是……”

杨子荣一笑,“明朝啊,距离现在已经三百多年了吧……兄弟,你问这个做什么?”

楚留香真真正正的愣住了,这个带来的冲击可比这个小房间的要大得多了。

他不小心失足竟然落在了三百年之后?

面前这个穿着奇怪像游牧民族的人,竟然是三百年之后的人?


评论(16)
热度(19)

一般吃无差的,写不无差的。


With @六个莓球